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 道歉是风尚吗?
    随着安列斯说出了周铭的名字,现场顿时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安列斯在这个时候居然会说出另外一个名字,这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毕竟对大家来说,安列斯是时装设计的大咖,那么他这样的人能想出利用拼接的设计手法来挽救已经到了绝境的局面,这是理所应当的;就算和其他人有关系,那也是其他人提醒了他,安列斯依然还是居首功,他也完全有理由这样做的,根本没必要再推一个人出来。

    然而安列斯现在就是这样做了,那么就不能不让人好奇,这个叫周铭的华夏人究竟是谁?他凭什么能得到安列斯的推崇?居然在这种时候也一定要说出他的名字?

    难道真的和安列斯所说的那样,这一次能做出这样的奇迹,就是这个周铭的功劳吗?

    无数人心里涌起了这个疑问,不过谁也没有答案,但谁都明白,随着安列斯说出周铭这个名字,他就将成为这次时装展上最响亮的明星;如果说此前人们的目光都聚焦在安列斯身上,那么这一刻开始,就将全部转移到了这个新出来的周铭身上了。

    在后台,就连法国时装协会的现场负责人玛德兰和这次时装展的主持人托尼,他们都用无比羡慕的眼光看着周铭。

    “真是没想到原来安列斯老师那么喜欢周铭先生你,居然会在现场这样为你这样造势,这太让人意外了,也让人羡慕嫉妒恨!”玛德兰说。

    “是呀!别人想上一回头条都是费尽了心机的,甚至我还见过有故意去夜店找刺激的超模,也就为了能上一次头条,但却始终没办法,但是周铭先生你却什么都不用做,自然有人把你抬上了头条。”主持人托尼也说,“我想有了安列斯老师的话,你肯定能上头条。”

    但周铭却耸了耸肩:“如果我想说我其实并不想上头条你信吗?”

    玛德兰和主持人托尼都是嘴巴一歪,皮笑肉不不笑的说:“嘴巴是周铭先生你的,当然想怎么说都可以,只是你的话未免对不起上帝。”

    虚伪!

    如果不是顾及大家还有安列斯老师的面子,玛德兰和托尼就要指着周铭的鼻子大声骂出这句话了。在他们看来周铭就是很虚伪的,明明现在都被安列斯给抬出来,直接盖过了安列斯的风头,肯定会成为第二天的头条,而上了头条以后的好处自不用说,必然身价倍增,还可以连带着自己的公司也能蹭着热点打一波免费广告了。

    你们来参加这次的时装展不就是为了打开知名度吗?现在安列斯直接把你给抬上了头条,你就在后台偷着乐就好了,还装什么大尾巴狼啊?这种装b行为不就和某位娶了网红老婆的企业说自己分不清美丑,某位首富说自己讨厌金钱还不如去当老师快乐的言论那样令人作呕。

    然而紧接着,就见安列斯结束了他的发言走下了台,玛德兰和主持人托尼都不自觉鄙视了周铭一下,正要迎接安列斯,却见安列斯突然对周铭道歉起来。

    “周铭先生非常抱歉,我在明知道你并不喜欢高调出名的情况下,仍然说出了你的名字,是因为我认为你应当要被人知道,否则这些荣誉都加在我一个人的身上,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小偷。”

    安列斯这番话突如其来的话如同一辆迎面敲响的黄钟大吕,直接把他俩给震懵了。

    握草这什么情况?

    安列斯老师你这搞错了吧?刚才是你在台上抬出了周铭的名字,是要给他抬上头条,是要扩大他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这不是他该偷着乐,他该对你千恩万谢的事情吗?怎么反而你还要给他道歉呢?

    玛德兰和主持人托尼感觉自己有些凌乱,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要崩溃了,他们简直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说这位周铭真的不想要上头条,是安列斯自己做主强行要这么做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也未免太离谱了!

    这位周铭先生为什么不想上头条?是他根本不需要,还是他有其他的想法?不管是哪一种,都表示周铭的身份不是他们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这俩人顿时想哭死的心情都有了,于是他们马上挤出笑脸来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您果然是很了不起的人物呀!我们要为刚才的愚蠢向您道歉!”

    周铭这边因为安列斯很突然的道歉弄的措手不及,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就见玛德兰和托尼两张比哭还难看的脸又凑过来向自己道歉了,这让周铭搞不清楚状况了:什么情况?难道道歉是法国很流行的一种风尚吗?

    不过周铭这话可没说出口,否则玛德兰和托尼就真要吐血了。

    谁也没有在后台耽搁太长时间,因为随着安列斯的讲话结束,这次的时装展也到了该结束的时候。

    根据这次时装展的安排,当每天各个公司的时装展出结束以后,他们就会组织一次展出公司面向所有经销商的活动。在这次活动上,所有经销商可以自由挑选各个时装公司询问自己的问题,以便自己做出最后的决定,在这次时装展上向哪家时装公司下订单,或者都不满意不下订单。

    今天这次活动也依然照常,不过当周铭带着安列斯他们去到旁边的活动场地时却愣住了。

    “玛德兰先生,你确定这是面向所有时装公司的活动,而不是面向大牌联盟的活动吗?”周铭问。

    玛德兰面对周铭这个问题有些尴尬,因为不怪周铭会这么问,因为这个大厅很像是人才市场那种格局,而博纳联合路易集团、香奈儿还有爱马仕他们直接垄断了正对门的一整条窗口。也就是说,不管任何人只要走进大门,第一眼就能看到他们的展台。

    “其实最初我并不是这样安排的,所有的展台也都是出租给不同公司的,但是今天博纳他们花钱从其他公司手上买下了那边全部的展台,是正当的竞争手法,我也没办法呀。”玛德兰回答。

    周铭呵呵一笑,玛德兰这答案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实际上却是漏洞百出的。

    首先且不说这些展台位置都是临时搭建起来的,所有公司也都并不是每天都在这里,因此这里的展台都是每天都要重新出售的,周铭他们就是快到了下午的时候才买下的展台,那显然就是时装协会给博纳开的后门。

    不过周铭现在也没空和他们计较这些,毕竟这种情况也早就预料到的。

    摇摇头,周铭带着安列斯他们才坐进自己买下的那个角落里的小展台,博纳就带着他的设计师走了过来。

    “非常欢迎安列斯老师和周铭先生来到卡鲁塞展台,你们刚才的展出非常精彩,我很希望你们待会能收到自己的订单。不过我有必要提醒你们一句,那些经销商们可都是非常狡猾的,不管刚才他们的表现如何,但到了最后要咨询要下订单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改变主意的。”

    留下这番话,博纳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只留下小姑娘波雅和乔丹诺他们的愤怒。

    “这个博纳真是太可恶了!这一次明明就是他的阴谋,结果现在还敢来这么挑衅,他真是坏透了!”小姑娘咬牙说道。

    乔丹诺则询问周铭:“要不我去门口做个向导?我们好不容易在时装展上打响了自己的名气,不能就这么给他们抢走啦!”

    周铭仔细想了一下:“还是先不着急,等看情况再说,我觉得刚才我们展出的效果这么好,就算位置不好,也不应该没人的,太过着急的想拉人过来的话,反而会让我们落在了下乘。”

    于是他们就忐忑的等着活动开始了,可让他们所没想到的,随着活动开始,所有进来的经销商都如同赛跑一般通通都朝着周铭这边过来了,对于博纳那边偌大的展台熟视无睹。

    结果不过十分钟以后,这整个大厅里就形成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就是在一个角落里的小展台面前,排了一长条的队伍,但在博纳那个超级展台那边,人数却寥寥无几。

    这种情况让小姑娘波雅高兴极了:“看那个波雅刚才那么嚣张,结果现在被自己诅咒了吧!搞那么大展台干什么,结果还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那边博纳对于这种情况也要吐血了,他原本这么做是想通过展台的恢弘来挽回他们大品牌的颜面,其实他这种想法没问题,但可惜遇到了周铭,他忘记了刚才最后周铭让大家记忆深刻的拼接作品,也正是因为这样,在最后的问询活动上,大家很自然而然的就去找周铭了。

    那些设计师包括路易集团他们的现场负责人也都在哀声叹气:“早知道就不这么做了,如果和其他那些小公司一样说不定还不会那么丢人。也都是博纳出的主意,先是冲击后台配合他们扩大影响力,现在又把我们捆绑在一起去给他做对比,你确定你不是周铭派来的逗比吗?”

    这些话有意无意的都传到了博纳的耳朵里,也让他更愤怒了,不过他也没办法,只能拼命也不知道是第几次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了,浑然不觉自己再这样下去就真要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