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多此一举和刚刚开始
    晚上十二点,卢浮宫的时装展结束,博纳并没有回去酒店,而是连夜乘坐飞机去往波尔多,并且到了波尔多以后,博纳也没有任何停留来到了康帝古堡,博纳不敢有任何懈怠,因为米歇尔正在等他。

    “米歇尔先生,我的罪孽巨大,我不配再进康帝古堡,并且还让您这么晚了都不能睡觉,我真是该死!”

    才走进米歇尔的书房,博纳就直接低头躬身在他面前,因为博纳知道原本作为米歇尔这样的人,他们都很注重养生的,一般情况都会保证自己的睡眠,以便保持自己随时的精力充沛,但是今天都已经凌晨三点多了,米歇尔却仍然没有休息,这就表示情况很严重,博纳不得不谨慎对待了。

    只是没想到区区一个华夏人周铭,还有他那个贝鲁科公司,居然能让米歇尔如此重视,几乎是巴黎那边的时装展才结束,米歇尔这边的电话就打来了。

    正是如此,与其等着米歇尔劈头盖脸大骂自己,还不如自己主动道歉要更好。

    不过很显然博纳这个小心思并瞒不过米歇尔,米歇尔二话不说直接把自己喝的那杯咖啡泼到了博纳的脸上。

    “怎么样?现在是否清醒了一点?”米歇尔问,“很多人都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以为自己的幻想就是整个世界,你不觉得这是一种很愚蠢的行为吗?”

    只一句问话,就把博纳给吓得跪下来了,诚惶诚恐的拼命给米歇尔道歉表示自己刚才的行为太过幼稚,他并没有任何要欺骗,也绝对不敢欺骗米歇尔。

    面对在自己面前怕成了瑟瑟发抖的小喵喵的博纳,米歇尔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

    “够了,我连夜等你过来并不是要看你表演的,还是先说说时装展是怎么回事吧。”米歇尔问。

    尽管米歇尔只是随意这么一说,但博纳可不敢随意那么一听,他马上收起了自己刚才的姿态,然后把时装展上的事情都告诉了米歇尔。

    “先生,我是真没想到会这样,我没想到安列斯居然连那些碎布条都能再拿出来做衣服,我更没想到只是一个拼接设计,居然就能引起那么大的反响,我以为只要破坏了他们准备好的时装我们就稳操胜券啦!却没想到……”

    博纳拼命给米歇尔解释着,不过米歇尔却根本没听,他只是自己在说:“其实这就是你毁坏了他的时装,他又拿出来了东西,这反而给了他无与伦比的加分,或许他原本拿出的时装还不会有这样的压制力。后来你居然还蠢到要去抢占展台,你以为这是找回面子,结果丢了更大的面子。”

    说完到最后,米歇尔看着博纳问他:“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博纳下意识的摇头表示不知道,米歇尔毫不犹豫伸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啪!

    米歇尔轻轻甩甩手然后说:“我问你,如果你要打死一只蚊子,究竟是直接伸手打死好,还是要用枪用匕首,还是用大炮更好呢?”

    “当然是伸手拍死要好,用其他的不是多此一举吗?”博纳说。

    “没错就是多此一举!”

    米歇尔说着突然站起来狠狠一脚把博纳给踹倒在地,表情突然恶狠狠的对他说:“而你现在就是这么多此一举!明明你已经占尽了优势,明明你伸手就可以拍死的蚊子,可你还要去多此一举的做那些事情,去拿枪那匕首,看起来很威猛,但其实是很愚蠢的!也给了他一条活路的!”

    面对米歇尔的怒火,博纳匍匐在地上不敢有任何怨言,只能战战兢兢的听着。

    不过米歇尔的怒火到这里却突然停住了,他轻轻坐回自己的椅子上,居高临下看着仍然匍匐在那里的博纳问他:“所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吗?”

    博纳忙不迭的点头回答:“当然明白,不要多此一举,就凭着我现在所掌握的渠道还有其他资源压死他!”

    米歇尔皱起了眉头:“这太笼统了,我需要听细节。”

    米歇尔突然的皱眉险些吓到博纳魂飞魄散,他马上开动脑筋回答:“我会找到所有的媒体,不管是国内的大媒体还是一些小报社,只要是参加了时装展的媒体,我都会想尽办法让他们不报道贝鲁科公司和周铭,电视台和户外也会禁止他们做广告!”

    “除此之外还有各大经销商那边,我也会让他们不要去接触贝鲁科公司,只要他们无法宣传没有订单,只要我们全面封杀他们,他们就将不可能会再翻身了!”博纳很有信心的说。

    米歇尔突然笑了:“对嘛,这才是正确的方式,我们明明手里掌握着那么优势的资源,为什么还要去动那些多此一举的脑筋呢?所以你快去做吧,现在已经快四点钟了,一般报纸都是凌晨五点左右出印刷厂,但是我一天也不希望能看到那些糟糕的消息,你要尽快了。”

    米歇尔最后这番话刺激的博纳全身的寒毛都要竖起来了,作为米歇尔的心腹,他很清楚米歇尔的手段,也很清楚如果自己完不成任务会有怎样的后果:在自己之前还有一位职业经理人,他现在就疯疯癫癫的在贫民区里生不如死,他的妻子孩子则被卖到了哥伦比亚的毒贩组织里,更悲惨。

    我不要步这样的后尘!

    博纳心里疯狂在呐喊着,他马上告辞了米歇尔离开了康帝古堡。

    盘算着还有一个多小时报纸就要出炉了,不用想也知道昨天周铭他们造成了那么大的轰动影响,今天必然会是头版头条,因此自己必须想办法阻止报纸发售。

    现在回去找米歇尔借助旁波家族的渠道帮忙,博纳可没那个胆量,万一触怒了米歇尔就麻烦了。

    可是凭自己该怎么办呢?

    博纳感觉自己正在经历一个最艰难的时刻,因为要是他现在人在巴黎还好说,还能去各大报社的总编那里登门拜访,或许还能求到转机,但现在他还在波尔多,从波尔多飞巴黎最快也要一个小时的时间,等他到了巴黎就已经五点了,时间根本不够。如果用电话呢?只怕别人会根本不听。

    博纳坐在车里苦思冥想着,他所乘坐的是一辆礼宾车,是驾驶室和后面隔绝的,博纳靠在椅子上,他突然听到了什么,连忙翘着连接驾驶室的车窗。

    “你们在听收音机吗?把声音放大一点!”博纳说。

    前面愣了一下,然后试探性的说:“是我们的收音机声音太大了吗?我们马上关小。”

    博纳立即拒绝道:“不,我是让你们把声音开大,让我听听刚才究竟放了什么!”

    驾驶室里的司机和保镖尽管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还是照做了,原来收音机里是法国内政部进行**整治的新闻,又有一位受贿官员被抓了。

    仔细听着这条新闻,博纳的眼睛突然亮了,他高呼道:“我想到办法了!”

    随后博纳狠狠关上车窗,他掏出自己的手机打给自己在巴黎的助手:“我是博纳,你马上给我准备二十份一百万法郎的支票,分别送给昨天所有参加了时装展的媒体总编送去!”

    他的助手迷迷糊糊的:“老板,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要准备这些支票?”

    博纳大吼道:“不要问为什么了,马上给我去做!而且一定要在五点以前送到,否则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博纳的大吼让那边一个激灵,马上回答:“好的我明白了,我马上做!”

    挂断了电话,博纳甚至都没时间放下电话,他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你好请问是国家电视台的台长吗?我希望你马上下了关于贝鲁科公司和周铭的所有新闻,否则你讲面临受贿一百万法郎的指控,而如果你答应了这个条件,你就将收到一百万法郎的酬金。”

    博纳说着,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极为疯狂的神色……

    与此同时在康帝古堡内,米歇尔送走了博纳,但他却依然没睡,他只是站在窗台看着漫天繁星的夜空。

    身后,他的管家敲门进来询问:“先生您还不休息,还要等着博纳的消息吗?”

    米歇尔转过身来:“你认为他会成功吗?还是你觉得我应该给他一些帮助,毕竟让他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去说服那些媒体,这个任务太难了。”

    那边管家摇头回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先生您真的担心,或许是应该出手的,如果您不出售,那么就说明您还是对博纳有信心的。”

    米歇尔掏掏耳朵:“你说的很拗口,但也的确如此,当初我招揽他的时候,就是因为我看到了他身上的智慧,他是一个能让人放心的会办事的家伙。”

    这时米歇尔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响了,管家顺手帮米歇尔接通,然后满脸惊喜的把手机递给米歇尔:“先生,我想你是对的,博纳的确是一个很聪明的家伙,就在刚才,他打电话要他的助手准备了二十张一百万法郎的支票,要分别送给昨天参加时装展的主要媒体总编。”

    米歇尔接过手机,他也很高兴的笑:“这个家伙真的很聪明,居然能想到拿这个办法去逼那些总编做出选择,百分百的指控或者是一百万法郎,我想那些总编会做出让我们满意的选择的。”

    米歇尔哈哈看着窗外的夜空:“那个华夏人,你以为昨天你赢了时装展就是赢了吗?其实真正的较量从现在才正式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