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搞不清楚身份的家伙最悲哀
    面对安列斯和波雅小姑娘他们那么坚定的支持,让周铭意外也很感动,毕竟说起来周铭和他们非亲非故的,他们已经完成了和自己的合作,并不需要继续帮助自己的,尤其还是在这种糟糕透顶的时候。

    “你们要支持我支持贝鲁科公司,我很欢迎,不过订单这种东西就免了,总不能让你们去做销售不是。你们可以以投资的方式进行,那么我想我有些事情也需要和你们说清楚了。”

    周铭做出了决定:“随着现在法国经济增长的放缓,所有的时装也会该从奢侈品牌转回到中低端品牌服饰了,我想那位博纳以及他身后的势力显然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才会这么不惜代价的要和我争夺这一次的时装展,现在谁能先一步通过这次时装展掌握那些经销商,谁能先铺开市场,谁就能掌握接下来的市场主动。”

    安列斯倒吸了一口气:“这太可怕了,以博纳还有他身后势力的各项资源优势,如果再让他们掌握了市场的主动,那么我们将没有任何翻盘的希望。”

    周铭点头表示:“的确如此,所以我希望你们谨慎……”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小姑娘波雅就说道:“我知道,所以我要投资贝鲁科公司,一亿法郎够吗?”

    小姑娘根本不等周铭说话就拉上了安列斯一起:“老师我觉得要对付博纳还有他身后的那些可恶势力,一亿法郎肯定不够,要不您再投资十亿进来吧。”

    安列斯咳嗽两声,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坑爹经常能听说,不过现在头一回听说还有坑老师了,怎么回事就一开口报十亿法郎,你以为这十亿法郎只是一个可以随便喊出来的数字吗?况且现在的形势那么严峻,没听周铭自己都说要我们谨慎考虑吗?

    不过小姑娘可不给老师反悔和说教的机会,她接着说道:“我知道老师您有很多钱的,况且老师您不经常说周铭先生是个很厉害的人才,只要有机会投资他,就一定不会亏吗?现在就是机会呀!”

    随后小姑娘又一脸鄙夷怀疑的表情:“不会是老师你平时都在吹牛,其实你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吧?”

    “我怎么可能会拿不出……”

    安列斯脱口而出这句话就立即后悔了,他作为那么有身份的人,总不好直接推翻自己的话吧,于是他只好说:“十亿法郎我当然能拿的出来,但问题是贝鲁科公司并不像路易集团或者香奈儿那样,他过去只是一个小纺织厂,他所能利用的资金十分有限。”

    小姑娘问周铭:“是这样吗?如果我们投资那么多给你,这些资金会得不到有效的利用,会造成资金浪费?”

    “当然不会!”周铭毫不犹豫回答,“别说只是十亿法郎,就算再加十亿,我也能全部利用起来!”

    安列斯傻眼了,他本以为周铭多少会配合他一下,稍微谦虚的表示十亿太多了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合理利用,却没想周铭居然这么不要脸的接受了,并且还表示可以再加十亿?

    大哥你认真的吗?难怪你敢和博纳还有路易集团他们叫板,难怪昨天你能想出拼接的设计思路,是因为冒险是刻在你骨子里的精神呀!

    安列斯想着这些,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上了贼船了。

    这时周铭又说:“虽然十亿二十亿三十亿我都能有效利用上,不过却不是现在,对于现在的贝鲁科公司来说,能有两千万法郎的资金注入让工厂全部开动起来就足够了。”

    听周铭这么说,安列斯才终于松了口气,他表示这两千万法郎他可以马上写支票。

    面对安列斯的这么个表示,旁边的乔丹诺也是懵逼的状态,因为其他人雇设计师都是出钱的,怎么到了周铭这竟然还可以往回拿钱呢?尽管只是以投资的名义,但也是把钱从外面拿到了自己手上不是?

    “资金的问题很好解决,但现在最关键在于你的订单和市场要怎么解决?”安列斯问。

    这个问题相当关键,也是安列斯最好奇的,毕竟钱他硬要拿也能拿出十亿来,放到贝鲁科公司让他开足马力生产,也能做出十亿法郎的订单来,但问题在于这十亿的订单生产出来,在现在遭到博纳和他身后势力的全面封杀下,他能卖给谁呢?总不能放在仓库里烂掉吧?再有钱也不是这么挥霍的。

    周铭点头表示理解,他说:“知道吗?从博纳开始在我找设计师就开始针对我,昨天冲击我们的后台,把我们赶去不起眼的小展台,今天全面封杀我,尽管最后我都赢了,但这种被人不断找茬的日子我真是受够了,所以今天我有了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

    随着周铭这话,安列斯和乔丹诺不知为何的,突然感觉菊花一紧。

    周铭露出了‘很和蔼’的微笑:“我知道博纳和他背后势力的想法,他们认为通过自身的资源绝对优势碾压,想让我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不过我却想说,我真想把这些资源优势都放到我这边来,如果他们发现他们的资源结果到最后都给我了,我想他们一定会气到要吐血了吧。”

    果然!

    安列斯小姑娘和乔丹诺他们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周铭具体的想法,但就他这么说来,他的想法不仅是大胆,简直就是大胆!

    要知道到了这种地步,一般人就算是安列斯,他也是想着该如何摆脱目前的困境,或者有办法能坚持下去等待下一个机会就好,但周铭却不想等待所谓的机会,他的野心显然更大,他想自己创造机会,他甚至还想反过来利用博纳和他背后势力的那些绝对优势的资源。

    这太可怕了!

    如果是其他人,安列斯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嘲笑这是痴心妄想,但是周铭,他却隐隐觉得他真有那种不可思议的办法。

    只是……他会怎么做呢?

    ……

    与此同时,时装协会的玛德兰已经回到了卢浮宫,他掏出手机拨通了博纳的号码。

    “我刚才已经见过那个华夏人了,和你预料的一样,他们很想来参加今天和经销商们的见面会,他们没有在报纸上看到他们的新闻,已经非常着急了。”玛德兰悠闲的把腿抬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早上能听到这个消息会让人一天的心情都无比愉悦!”博纳那边显得很高兴,“所以玛德兰先生请你准备好,我想他们或许会想其他办法联系这些经销商,比如在卢浮宫外面接触这样,还请你做好防范措施。”

    玛德兰点头:“这边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他们自己撞上来了,如果运气好一点,就能让他们身败名裂,包括那位安列斯老师。”

    博纳显得很意外:“居然还有这样的意外之喜吗?不过这也算是一种惩罚吧,谁让那个老家伙敢帮助那个可恶的华夏人呢?他就是我们法国的叛徒,但是想想能让一位殿堂级的时装设计师身败名裂,这也是让人很兴奋的事情嘛,他在那个位置太久了,该挪一挪他的屁股了!”

    最后博纳对玛德兰说:“那么我很期待听到你的好消息,我这边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五百万法郎的支票,并且已经把他装在信封里了。”

    玛德兰表示感谢:“不过如果能把这些钱换成是让我的孩子去旁波家族的私立中学读书,我会更努力!”

    “看来玛德兰先生很上进嘛,这个事情我会和米歇尔先生提起的,请放心。”博纳说。

    玛德兰对博纳表示无与伦比的感谢,随后博纳和他又寒暄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不过可惜他们的电话并没有视频,否则玛德兰一定能看到博纳在最后露出的不屑表情。

    “就你也想去旁波家族的私立学校读书?就只是做了这点事情?玛德兰先生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吧,要知道就是我都没那个资格,那个学校可是面向真正贵族圈的,如果你的孩子踏进了那个学校,就代表你真正进入了那个圈子了,但你只是一个手下,搞不清楚自己身份的家伙是最悲哀的!”

    博纳叹息道,他随后又拨通了米歇尔的电话,把这边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全向他汇报了。

    “米歇尔先生情况就是这样,我已经在媒体和渠道两方面全部封杀了那个华夏人,我已经把中低端时装市场握在了手里,他除了嚎啕大哭以外不会再有任何机会!”

    相比和玛德兰通话的傲慢,在米歇尔面前,博纳恭敬的就像是一位老仆人。

    “早上听到这个消息,我相信我一整天的心情都会很好。”米歇尔说,“那么你给我带来了这么好的消息,你觉得我该如何奖赏你呢?”

    博纳的心脏猛然跳动了几下:“米歇尔先生,我是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能让我的孩子去您的家族的学校上学,那么我一辈子都会是您的家臣。”

    “原来是这个事情,我会和家族的长老们商量的。”米歇尔说。

    他们又寒暄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可惜他们的电话也并不是视频的,否则博纳也一定能看到米歇尔最后的冷笑。

    “一个家臣奴隶,也想来我们的学校上学?一个搞不清楚自己身份的家伙是最悲哀的。”米歇尔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