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忘掉他们吧
    曼加拉是来自戛纳的一名时装经销商,提起戛纳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世界最著名的电影节之一,也由于这样,戛纳也一直走在时尚潮流的前沿,而曼加拉因此也富有非常敏感的时尚嗅觉和商业嗅觉。

    12月23日这天早上,他早早的就来到了卢浮宫,因为今天是昨天时装展的延续,如果说昨天只是时装展,更多的侧重于设计师和经销商们谈艺术,那么今天就更多的侧重于公司的负责人来和经销商们谈营销了。

    正是如此,对于大多数经销商来说,今天的见面会比昨天的展会更加重要。

    听说贝鲁科公司的负责人是乔丹诺和一个华夏人,乔丹诺这个人我了解过,他过去只是纺织厂的负责人,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看来肯定是这个华夏人带来的这些精彩。也听说华夏人都有着东方的神秘思想,最近时装行业并不景气,销售量在节节下滑,或许他能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想法。

    抱着这样的想法,曼加拉来到了卢浮宫的卡鲁塞大厅,可他转来转去却并没有看到有贝鲁科公司的展台。

    奇怪了,怎么找不到呢?难道是又被赶到某个角落里吗?那些该死的时装协会,就会做这种让人愤恨的事情!

    曼加拉在心里怒骂着,在他看来之所以找不到肯定是被时装协会给‘藏’起来了,就像昨天晚上一样,毕竟时装协会就是路易集团和香奈儿爱马仕他们养的一条狗嘛,现在出现了竞争对手,这条狗当然会为了主人吼叫,当然会想尽一切办法对对手进行排挤打压。

    至于难找?那你就不要找了嘛,他们的目的就是不想让你找到。

    这时曼加拉碰到了自己一位朋友,那是一位又高又胖还有着一头地中海发行的中年人,曼加拉主动上前打招呼询问:“嘿西贝,我最亲爱的朋友,你有见到贝鲁科公司在哪里吗?就是安列斯设计师所在的,一个华夏人带领的公司,我找不到他了。”

    那边西贝听到他的话,马上三两步的跑过来,身上的肉都在颤动。

    “嘿!伙计你疯了吗?在这里可不能乱说贝鲁科公司!”西贝很严肃对他说。

    曼加拉很诧异:“为什么,难道他们参加了纳粹,并且支持屠杀了犹太人吗?”

    西贝也感到惊讶,他瞪着眼睛看着曼加拉:“你难道还什么都不知道,你没有看今天的报纸吗?”

    曼加拉挠着头:“我今天早上还没有来得及,那是报纸上登出了什么消息吗?”

    西贝摇头:“并不是登了什么消息,而是什么消息都没有登。”

    曼加拉感到有点晕菜,不明白西贝这番绕口令是什么意思,西贝只好接着解释:“我的朋友,我问你在你看来昨天贝鲁科公司和安列斯他们的表现精不精彩?”

    曼加拉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精彩,他们在后台遭到冲击,时装全部被破坏的情况下还能临时拿出拼接这样的设计理念,那绝对是非常精彩的,我记得当时都是全场雷动,绝不会只有我一个人认为精彩的!”

    西贝也点头说:“没错就是这样,他们的表现非常精彩,不仅征服了我们经销商们,绝对还征服了媒体征服了所有人,那么按道理来说他们今天应该是各个报纸的头版头条,可现实却是我在任何一张报纸上都看不到有他们的消息,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有人在封杀他们!”曼加拉倒吸了一口气。

    “那么谁有能力这样做,谁又要这样做呢?”西贝又问。

    曼加拉张张嘴想说什么但最后却又没说出口,其实这个问题也并不需要回答,是很显而易见的,答案只能是那个新冒出来要垄断中低端市场的克莱勒公司和他的总裁博纳,以及站在他们背后的路易集团和香奈儿爱马仕,还有其他那些超级品牌了。

    毕竟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贝鲁科公司昨天晚上那么出彩,他们自然要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压他了,媒体上封杀是很常用的一种手段,不管你多么优秀,只要没有人报道你,你没有话语权,就等于空白。

    这些该死的垄断厂商,简直无耻至极!

    曼加拉在心里痛骂着。

    西贝拍拍曼加拉的肩膀对他说:“所以我的朋友你现在应该明白了,但其实据我所知这件事背后还有更复杂和深层次的原因,不过不管怎么说,都和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我们只是普通的经销商,只要能拿到足够优秀的时装,我们能够赚钱就好了,这种神仙打架我们是顾及不到的。”

    “既然有人想要封杀,那么我们就当从来没有听说过贝鲁科公司,也不知道什么拼接时装好了。”

    西贝留下这句话就离开,曼加拉留在原地感到十分惆怅。

    的确,如果作为一个普通的经销商,那么他就只需要在这里瞎订单拿走一些还不错的时装就好了,但是自己不想这么做呀!

    于是曼加拉找到了时装协会的现场负责人玛德兰。

    “玛德兰先生我想请问贝鲁科公司的展台在哪里?我到处也找不到。”曼加拉见到玛德兰直接询问。

    “哦你问这个公司呀,他们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由于今天早上我联系不上他们,他们似乎也并没有来参加的意思,所以到了时间我就认为他们是自己放弃了这一次的见面会,按规定把他们的展台转让给其他公司了。”玛德兰漫不经心的回答。

    “玛德兰先生是不是哪里弄错了?他们怎么可能会放弃呢?如果他们会放弃的话,昨天后台受到了冲击,他们的时装全被损毁以后他们就应该放弃了,怎么会到了今天才想要放弃呢?”曼加拉不解问道。

    玛德兰皱起了眉头很不耐烦的说:“你觉得很不正常吗?我也不知道他们这是为什么,或许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又或者安列斯老师对他们更改方案的行为反感拒绝参加今天的见面,又或者他们也终于发现自己昨天的什么拼接方案只能骗得了一时,他们心虚了等等,反正他们就是这么做了。”

    面对这些理由,曼加拉感到有些无语,这些都是什么理由啊,有点太敷衍了吧?

    玛德兰那边又说:“你叫曼加拉对吧?我觉得你与其总是关注这个没有到场的贝鲁科公司,你为什么不去关注其他的参展商呢?你看有路易集团香奈儿爱马仕他们联合注资的克莱勒公司,还有路易集团他们本身的参展,他们的时装都很不错!为了一朵牵牛花去放弃整片郁金香花园,这种行为是很可笑的。”

    “但是这朵牵牛花却是我想要的!”曼加拉仍然坚持道,“我知道路易集团和香奈儿或者是新的克莱勒公司,他们请的是世界顶级设计师,他们的时装也都很漂亮,但我们这一次是要的中低端时装,他们的并不适合。”

    “哪里有什么不适合的,是你自己不懂得销售吧。”玛德兰随意的摆摆手,一副不想再说了的样子,“你出去吧,挑选你喜欢时装,大家都是这么选的。”

    曼加拉还想说什么,但看玛德兰现在的样子,知道他再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只得重重叹口气然后离开了。

    不过才打开门,却看到一位棱角分明的男人站在门口,这个人曼加拉有印象,他是克莱勒公司的总裁博纳,于是曼加拉主动打招呼问好。

    博纳微笑一下,重新把曼加拉请回了屋里:“很不好意思,刚才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曼加拉先生你似乎对我们的时装有些不满意对吗?”

    曼加拉摇头:“不是不满意,而是不太适合中低端市场,您的时装还有其他设计的时装都很好看,但是价格都太过于昂贵,这种品牌时装过去几年的销量很好,但是在最近几年,他的销量都在节节下滑,所以这一次我是想进一批价格低廉一些的时装。”

    “有这样的事情吗?或许这只是你们戛纳当地的特例吧,毕竟电影节那种东西会带起很多不一样的风气,过一段时间有了不一样的电影风格就好了。”

    博纳给他解释:“毕竟除了你,我并没有听到其他人谁还这么说了,不仅如此,我看到路易集团和香奈儿爱马仕的报表,都是呈上升趋势的,怎么会要走低呢?况且就算是要中低端时装,我们也有啊。”

    博纳最后对曼加拉说:“我知道你们这些经销商,说来说去就是想赚钱嘛,你想想就那些粗俗低廉的时装,那不是在砸你的牌子吗?而且这些时装都是有底价的,越是品牌时装,利润越高,你卖一件品牌,有时候就抵得上你卖好几件垃圾了,何必去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博纳拍拍曼加拉的肩膀:“所以忘掉那个什么贝鲁科公司和拼接时装吧,只有我们的才是最好的!”

    “这……我知道了。”曼加拉无奈道。

    随后曼加拉才就离开了房间,在今天一天,不知道有多少经销商和曼加拉一样都和博纳玛德兰聊天过了,他们的结果也都是让他们忘掉贝鲁科公司和他们的时装,忘掉那个该死的华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