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米开朗
    (鞠躬感谢“丧物玩志”的月票支持!)

    切尔尼瞪大了眼睛看着周铭,眼里怒火满满,他现在很想要掐死周铭,因为随着刚才的那番话他真的以为周铭是心疼那两千万法郎,是要放弃通过自己联络电视台高管的想法了,怎么原来你打的是认识现在同样在杜丽餐厅里那位电视台高管这个主意吗?

    可是如果你真的是这样打算,那么也拜托你趁我不在的时候自己去找好吗?现在拿出这两百法郎然后问我那位高管在哪里?

    “你是白痴吗?还是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蠢呢?”切尔尼有些恼羞成怒道。

    周铭两眼无辜的说:“我说切尔尼先生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呢?我这可是完全为你着想啊,毕竟不是你说要为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考虑吗?所以我就让你撇清关系好了,不过也不好让你白跑一趟,也很感谢你的牵线搭桥,这二百法郎还是要支付的……”

    周铭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道:“哦我明白啦,切尔尼先生你是想说我其实可以不需要通过你的牵线搭桥,我更不需要支付这二百法郎吗?哎呀我真是太笨了,居然没有领会这个意思。”

    切尔尼看着周铭又收回了那二百法郎,还笑着懊恼着拍着自己的额头,让他十分抓狂。

    “原来切尔尼先生这么高风亮节吗?真是让人自惭形秽呀!”

    周铭说着伸手出去要和切尔尼握手,这让他再也忍不了了,切尔尼直接拍掉周铭的手,指着周铭的鼻子怒骂道:“你这个无耻的家伙!今天过来的时候,本来就是商量由我带你接触国家电视台的,可是现在你听到了有其他电视台的高管也在这里,就要直接把我撇在一边,你简直没有底限是个垃圾!”

    周铭脸上的笑容也冷下来了:“无耻没有底限是个垃圾吗?切尔尼先生你形容的可真贴切呀。”

    随后周铭的话锋陡然一转:“只是这些形容的都是你切尔尼先生自己吧!”

    切尔尼被周铭突然爆发的气势震住了,说不出话来,周铭接着说道:“你以为我真的看不出来你的想法吗?你无非就是认为我在遭遇封杀的时候,迫切的需要电视台的曝光,所以你才敢开出两千万法郎的天价,什么狗屁的家庭妻子和孩子,你根本就是为了自己的贪欲!”

    “结果现在我找到了其他方法,你看两千万法郎要飞走了,你害怕了,所以你要不惜一切的进行阻挠,所以你不顾一切在指责我。”

    周铭最后说:“那么请你好好想想,这无耻没有底限是个垃圾这样的形容是不是你自己的形容!”

    周铭这一句句话就如同一柄柄重锤,狠狠捶打在切尔尼身上,最后让他如同斗败了的公鸡一般瘫在了椅子上。

    旁边安列斯也摇头叹息道:“切尔尼你已经不是那个学生了,请你以后不要再叫我老师!”

    切尔尼这时却突然如同回光返照般又坐起来了:“不是这样的!我说的是你们,不是在说我自己。”

    说着切尔尼又呵呵冷笑起来:“你们很能强词夺理,但是你们不要以为这样你们就赢了!不要以为你们知道有国家电视台的高管在杜丽餐厅,你们就可以找到他,就可以让他给你们帮忙了,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你知道他究竟有怎样的职位和背景,知道应该怎样说服他吗?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切尔尼最后咆哮完顿了一顿才又说道:“结果到最后,你们还是要来求我的。”

    “那么你不妨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位高管?”周铭问。

    随着周铭这个问题,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因为要是切尔尼不给他们介绍,那谁知道那位高管有什么?可他要介绍了,那他刚才的表现岂不成了笑话?

    就这样,场面僵持了一会,最后还是周铭先说道:“切尔尼先生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很不好,不过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起起伏伏像过山车一样,所以你得接受,有些话该说就得说,否则一直憋在心里很难受的。”

    在这一刻,切尔尼真想破口大骂,但最后他还是忍住了。

    “既然周铭先生你那么想知道,我也可以告诉你,今天同样在这杜丽餐厅的那位电视台高管,他是总编室的副总编辑,不过他分管的只是电视剧中心,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

    切尔尼对周铭说,他的嘴角带着不屑的冷笑,在他看来这样的高管对他们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就算他们自己能找到也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帮助,最后他们还是只能寄希望在自己身上。

    可当他这么想着,却看见周铭突然就拍着手喜笑颜开了:“这太好了,正好是我需要的,那么切尔尼先生你还要告诉我他在哪吗?”

    听到周铭这话,切尔尼心里一阵草泥马的狂奔:我曹!不会这么巧吧?

    “你先别高兴的太早了!”切尔尼咬咬牙又说道,“就算他分管的电视剧正好是你所需要的,但是你以为你能那么容易接近他和他说上话吗?我告诉你,他是我们国家电视台某一位老董事的儿子,身边都带着保镖,就你这样的身份,根本没有和他说话的资格!”

    咚咚咚!

    切尔尼的话音还没落,就听他们包间的门被敲开了。

    “这是谁那么不长眼睛吗?没看到这里是有人在发脾气……”

    切尔尼没好气的直接吼道,可当他看清楚进来的人时,顿时又怂成了一只小喵喵,堆出无比灿烂的笑脸说:“呀!尊敬的米开朗先生您好,上帝作证,我简直不敢相信您如此尊贵的身份居然会来我的包厢!”

    进来的那人当场愣住了,他迷茫的看着切尔尼,显然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个朋友。

    切尔尼见他这样有点着急了:“米开朗先生您不记得我吗?我是切尔尼,我也是国家电视台的员工,只是并不在您的部门。”

    对于切尔尼这前言有些不搭后语的解释,米开朗只是简单哦了一声,说了一句你好,然后就转向了安列斯。

    “尊敬的安列斯老师您好,我是米开朗,我知道您并不认识我,但您却是我的偶像,我非常喜欢您的时装作品,几乎您的每一件作品我都有收藏,甚至包括一些很特别的作品!”米开朗说,“所以请原谅我的冒昧,当我知道您也在这间餐厅用餐,我就抑制不住我自己的冲动过来向您问好。”

    “米开朗?请问你是国家电视台的人吗?”安列斯问,他们也是在这个时候才认真打量了他,他留着一头精干的短发,五官棱角分明,留着淡淡的络腮胡,是那种典型的法国绅士面孔。

    他点头回答:“我是国家电视台的副总编,主要负责电视剧中心的工作。”

    得到了这个答案,周铭和安列斯都下意识看了切尔尼一眼,对他很是同情。

    而切尔尼自己则要哭了,很显然这位突然进来的米开朗就是他刚才一直推崇介绍的那位电视台高管,最关键的是他前脚才吹b说了这位高管的地位很高,他们不可能和他说的上话,后脚这位高管就自己主动过来要认识他们了,这打脸也太快太直接了吧?一点也不带拐弯的,你确定你们不是串通好的吗?

    周铭也有些同情这个家伙了,其实自己原本已经打算好要主动去找了,却没想居然他还是安列斯的粉丝,也只能怪切尔尼不走运了。

    “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或者还是我来的并不是时候,打扰了你们的事情?”米开朗问,显然他也注意到了眼前的氛围有些奇怪。

    安列斯摇头回答:“打扰?那并没有,只是你的这位同僚……”

    切尔尼马上急急忙忙打断安列斯的话道:“我老师是想说刚才我一直在介绍您,是因为他有些事情想要请您帮忙,结果却没想您就正好过来了,真是太巧了!”

    周铭和安列斯都知道切尔尼这么说不过就是一种挽回和掩饰,或许刚才他的确是在介绍吧,不过他所谓的介绍或许用炫耀来解释会更好一些。

    周铭和安列斯现在也懒得和他计较,安列斯就对米开朗说:“米开朗先生你来的不仅是时候,还很是时候,或者说正好是在我们需要你的时候,正如这位切尔尼所言,我们有事情需要你的帮助。”

    随后米开朗和他们都坐下来了,安列斯给他介绍:“这位是周铭先生,我想有些事情你应该已经听说了,我现在是他雇佣的设计师,负责他的贝鲁科公司的时装设计工作,参加了之前的时装展。”

    米开朗点点头:“我的确知道关于你们的事情,我很遗憾没有参加这次时装展,但是我却知道安列斯老师您非常厉害,居然在后台遭到暴徒冲击,时装受到损毁的情况下,还能坚持不退出,并且临时拿出了更好的作品,简直让人叹为观止,不愧是我崇拜的安列斯老师!”

    安列斯却摇头表示:“非常感谢,不过时装展的成功更多的是因为周铭先生,那是他的坚持和智慧,不是我。”

    米开朗很意外的看了周铭一眼,周铭这才有机会说话道:“不过那都已经过去了,而后来的事情我想米开朗先生你已经知道了,我们遭到了封杀,所以我希望能借助到国家电视台的帮助。”

    “虽然我很崇拜安列斯先生,但是很抱歉,你们的事情我恐怕并帮不上忙。”米开朗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