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一个有追求有骨气的导演
    (鞠躬感谢“风神羽少”的三张月票支持!)

    两天时间很快过去,就在第三天早上,周铭和小姑娘波雅还有乔丹诺一起,按照约定,带着做好的服装找到了米开朗。

    “这些就是你们做出来的服装吗?能对应上剧情,不会是为了宣传而宣传吧?如果要是在剧情里显得很突兀,那可是会被放弃的。”米开朗调侃道。

    对此,周铭十分严肃对他说:“如果安列斯先生真是你的偶像,你就不该对他产生这种怀疑,因为他对待时装艺术是非常认真的,不管这件服装是拿来给电视剧做道具,还是放在t台上展出,他都会力求做到最好!而米开朗先生你居然怀疑自己的偶像,这种行为真是太肤浅了!”

    一番话说得米开朗哑口无言,的确既然安列斯是他的偶像,那么他对安列斯的艺术素养和人品都应该是有信心的。否则试想一个人一边口口声声喊着谁是自己的偶像,却又另一边不断的诋毁他,那岂不很幼稚很肤浅吗?就算小学生都不会这么打自己脸的。

    “我知道米开朗先生是要对答应了安列斯先生的事情负责对吗?”周铭又问。

    很显然周铭接下来这句是在给米开朗台阶下了,毕竟周铭还需要米开朗把这些衣服拿去剧组,总不能见面就把关系搞僵了,稍微敲打一下就可以了,要是米开朗撂了挑子,那还真是一件很难办的事。

    那边米开朗显然没有那么小气,或者说他还很想要周铭的钱,总之他很懂事的借坡下驴了:“当然,我是很希望能帮助安列斯老师的,我是本着负责的态度在做的,如果出现了什么差错,我会非常内疚的!”

    周铭可没兴趣听米开朗的这些屁话,随后周铭拿出了一张支票给米开朗。

    “这是我们说好的酬劳。”周铭告诉他。

    米开朗看了上面的数字皱起了眉头:“这个数字可和我们说好的并不一样,少了很多。”

    周铭对此解释:“这只是一大半,剩下的等电视剧播出以后我会结清的,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合作,但我并不希望成为最后一次,所以是对双方的信任。”

    交易完成,米开朗带着这些服装回去了电视台,他直接找到了电视剧的导演吕克松。

    此时吕克松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继续修改剧本,当米开朗来到他的办公室时,却看见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他的脸庞棱角分明就是博纳。

    “吕克松你……”

    见到博纳在这里,原本要和吕克松谈服装事情的米开朗犹豫了,他不知道博纳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他却知道博纳是米歇尔的人,也是他在封杀周铭的,那么显然在他面前说出自己的想法是很不明智的。

    米开朗这么想着,他想要先退出去,但博纳却先说道:“米开朗先生你好非常高兴能见到您,让我猜猜你是有服装要交给吕克松导演,希望放在现在接下来要播出的那个杀手有点冷的剧集里对吗?”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米开朗心里猛然一紧,尽管他有想到过这个结果,但真当他听到博纳说出来,还是感到十分头疼。

    “看来你好像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我希望你能管住自己的嘴巴,有些事情可不是能随便说说的,我的父亲和米歇尔先生的交情很好,如果你的话传出去了,你只会自找麻烦!”米开朗警告他道。

    博纳面不改色道:“我想米开朗先生一定是误会什么了,因为我可并没有对你的那些服装有任何意见,正好相反我不仅不会阻挠反而还很支持,哪怕那些服装的来源并不那么简单。”

    米开朗皱起了眉头,搞不明白博纳是什么意思,显然从博纳的话中,米开朗能判断他是肯定明白这些服装是来自哪里,并且自己带着这些服装要做什么的,但也正是这样,才更让他迷惑了。

    因为博纳不是要封杀周铭和他的贝鲁科公司吗?甚至为此都不惜给各大媒体的总编分别寄去一百万的支票,怎么现在居然会支持呢?

    博纳站起来了:“我知道米开朗先生你肯定会有所疑惑,你不相信我,不过这并不重要的,你只需要知道一点,现在我故意挑拨你和米歇尔先生之间的关系,对我自己甚至是对我封杀那个华夏人和贝鲁科公司,都是没有任何帮助,就算我真的反对,我也不敢在这其中做手脚。”

    米开朗心下了然,事情的确就是这样,尽管米歇尔被称为“法王”,但自己家族也并不怕他,尤其是对于现在他要封杀周铭和贝鲁科公司而言,他不可能会分出大部分精力再来对付自己,反而还会怪博纳多事。那么如果博纳足够聪明,就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来触这个霉头。

    然而这些事情越想却越不明白,因为这些原因,博纳只需要假装不知道这个事情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过来找自己,并对自己说支持呢?

    带着这些疑问,米开朗忍不住的问:“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你可知道他刚才给了我一大笔钱,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一定要把这些服装塞进接下来的电视剧里。”

    博纳正要离开,这个时候都已经走到了门口,听到了米开朗的疑问他才回头过来。

    “我虽然支持你这么做,但如果你还想要向我再要一笔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博纳笑着调侃道。

    “那么你就不担心这么做会随着电视剧的火热,这些时装真的引领起了潮流吗?”米开朗问,“你可知道那个华夏人的打算是等这些服装火了以后,再偷偷把他们全卖给各地的经销商,打破你的封杀吗?”

    “我为什么要担心,难道整个法国就只有贝鲁科公司可以生产这些服装吗?”博纳反问。

    听到这句反问,米开朗立刻意识到了博纳的打算:“原来你是准备抢先生产这些服装,并把他们卖给经销商?”

    博纳点头表示就是如此,随后他又想起了什么说:“所以我需要先给那些服装拍照,不知道米开朗先生是否愿意再与我进行一次交易呢?我也会愿意出和那个华夏人一样的价钱,我希望米开朗先生你不要拒绝,因为我随后在片场或者在其他地方让吕克松导演给个方便还是很简单的。”

    米开朗根本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点头同意。

    随后博纳就叫人去帮米开朗把服装全都拿上来了,看着那一大包的衣服被抬进办公室,一直得不到发言权的导演吕克松终于忍不住了。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有没有一点对艺术的尊重了?你们说让我用什么服装就用什么服装吗?究竟这部电视剧谁是导演了?”吕克松大声质问道。

    米开朗和博纳都皱起了眉头,他们很不满吕克松的质问,但却又没办法直接一巴掌呼回去,毕竟这是法国新生代很有实力的导演,这部这个杀手不太冷也是因为他的优秀才赋予的成功,如果他罢了工,电视剧可能就要搁浅,服装也更没办法发挥了,这是米开朗和博纳都不愿看到的。

    于是他们只能好好哄着他:“吕克松导演,我们当然是非常尊重你的,但这些服装也都是非常优秀的,他们都是安列斯老师亲手制作的。”

    吕克松却并不买账,他的态度十分坚决:“安列斯老师都已经十年没有参展和制作时装的经历了,现在怎么可能会突然拿出来那么服装,而且还是做的电视剧道具服装,这不符合常理,肯定是你们要打广告,我是一个对艺术有执着追求的人,是一个有骨气,不会向资本妥协的导演,我绝对不接受!”

    米开朗和博纳继续劝道:“吕克松导演你真的误会了,我们并没有任何要打广告的意思,我们只是这部电视剧找到了更加适合的服装,仅此而已!”

    “我不相信,你们这些家伙就是喜欢干预电影电视的拍摄,这是不可饶恕的!”

    吕克松十分执着的说,不过随后当他看到了米开朗打开了袋子,拿出了周铭交给他的服装,吕克松却又眼睛瞪直了。

    “这就是你们准备好的服装吗?”吕克松很惊讶的问,他很不确定。

    “这当然就是了,我们刚从米开朗先生的车上搬下来的。”博纳说。

    “这些服装真是太棒了!完全就是我最想要的,我决定了,这个杀手不太冷的未来剧集就定下来是这些服装了!”吕克松说着快步上前抚摸着那些服装,轻柔的就像是在抚摸情人一般,“真是太可惜了,如果我能早一点拿到这些服装,这部剧集一定会更精彩!”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米开朗和博纳都懵逼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刚才还那么坚决的吕克松导演,一转眼这态度就来了一个180°的大转弯,说好的对艺术的执着呢?说好的艺术家的骨气,不会向资本妥协呢?

    不过吕克松这样的转变也进一步的证明了这些服装的优秀。

    博纳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他说道:“虽然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既然吕克松导演你既然已经想明白了,那么我想我们可以带着这些服装去让演员们视镜了,只不过我也会在现场拍一些照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