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在周铭面前,博纳离开时的背影看上去是很潇洒和放肆的,但实际上和周铭料想的一样,他并不轻松,博纳离开以后马上打电话找到了曼加拉。

    博纳在曼加拉面前的表情十分严肃,他的眼神阴鸷看着曼加拉说:“知道吗?今天的事情让我很愤怒,我非常信任你,从来没有想过曼加拉你居然会背叛我,私底下和那个华夏人进行接触。”

    博纳冰冷的语气让曼加拉忍不住的浑身打颤,他急忙解释道:“博纳先生您误会了,我并没有和周铭……那个华夏人进行任何私底下的接触,今天只是我在这里散布,正巧碰见了他,只是一个巧合!毕竟您知道我的侄子洛朗也在他那,我不能断绝这份关系呀!”

    这是周铭和曼加拉事先早就准备好的说辞,也是周铭选在公园最重要的原因,这是周铭的习惯,他总会先做好应对最差结果的准备,不至于到时候手足无措。

    博纳冷哼一声,他很玩味的看着曼加拉:“巧合?你觉得我会相信这种无聊的说辞吗?”

    这句反问让曼加拉心里猛然一紧,毕竟如果换成他,也同样不会相信的,哪可能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自己正好来了这个公园里散布,又刚好碰到了那个华夏人,要知道自己的酒店可并不在这附近的。

    要不然自己干脆就全部坦白?可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

    正当曼加拉心里无比纠结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远处传来洛朗的声音,他放眼看去就见那边洛朗急急跑过来小声在曼加拉的耳边告诉他不要怕博纳,他那边的情况也并不好。

    曼加拉作为一名老商人,他自然不笨,刚才只是被博纳吓住了,现在听洛朗跑过来这么说,他立即明白了。

    于是曼加拉抬头看着博纳说:“我知道这种说辞很难让你相信,但这却是事实。”

    面对曼加拉突然出现的底气,博纳皱起了眉头,他看向洛朗,知道肯定是这个家伙的出现才让曼加拉有了底气。

    该死的,肯定又是那个华夏人,是他担心曼加拉这边会出问题,才会让洛朗过来的!

    博纳在心里破口大骂,不过他也明白现在再怎么骂也没用了,于是他只好跳过这个话题:“既然如此,那这个事情我们暂且不谈,我问你,周铭和你究竟说了什么?他是不是给了你他的报价单,要你从他那里拿和我们一样的服装,然后代替我们的进行售卖呢?”

    曼加拉点头说是,洛朗立即炸了锅,他惊讶到都要跳起来了。

    “叔叔你怎么能这么回答呢?你这不是对周铭先生的背叛吗?”洛朗说。

    博纳听到洛朗的话,他哈哈大笑起来:“看来曼加拉先生这一次可是被你的侄子害惨啦!”

    曼加拉也老脸通红,他回头怒斥道:“什么都不懂,你给我闭嘴吧!”

    洛朗也这才反应过来,他的话等于是把他叔叔给出卖了,毕竟前面曼加拉才表示是和周铭巧合碰上的,那既然是巧合,哪里还有什么背叛这种说法呢?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真的太蠢了!

    博纳摆摆手:“不过也无所谓了,我已经得到了答案,这就不重要了。那么我只最后再说一句,曼加拉先生,你应该明白法国的市场究竟是谁在主宰,或许有些人可以制造出一些吸引人的噱头,但他这种方式是注定不会长久的,藤蔓注定还是要依靠在一颗大树的,好好想想吧。”

    留下这句话给曼加拉,博纳就离开了,回到自己加长的豪车上,他忍不住的摔了杯子。

    “该死的曼加拉,不过就是戛纳地区的一个小经销商,你就只配匍匐在我的脚下颤抖!”

    博纳恨恨说着,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拿出来看居然是米歇尔的电话,这让他的脸色当即变了,整个人也完成了从霸道总裁向狗腿子的完美转变,小心翼翼的接通电话:“米歇尔先生您好,没想到您居然打电话来了,我这有一件事情正准备向您汇报。”

    米歇尔那边好奇问道:“要向我汇报事情?别又是向我伸手要钱就好。”

    米歇尔的话听起来只是一句很稀松平常的调侃,但听在博纳耳朵里却让他紧张万分,因为这段时间米歇尔已经明里暗里向他表示这次的费用已经超支很多,必须要节省,并且开始收回一些支出了。如果现在米歇尔真的又提起了这话,那就是真的对他的做法表示不满,这绝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于是博纳急忙解释:“米歇尔先生我当然不是伸手要钱的,我是真有事情,还是很让人愉快的事情要向您汇报,就在刚才我揭穿并阻止了那个华夏人的又一个阴谋!”

    米歇尔来了兴趣:“这还真是让我很高兴的事情,那么你说说看吧。”

    “就在刚才,我发现了那个华夏人和某一位经销商的私底下接触,并且还带了同样商品的报价单!”博纳回答。

    对于这个答案米歇尔立即警惕起来:“他在被封杀的情况下肯定想要急于去打破现状,所以他私底下接触经销商我并不意外,只是他为什么带了报价单?”

    随后米歇尔又说:“我明白了,他是想以他的低价格来和我们竞争,或者是想要拿他的低价货源直接替换掉我们的货物,这样这些经销商以后就会找他们下订单了。”

    “米歇尔先生您不愧是站在法国顶点的男人,那个华夏人苦思冥想的计划,您只一眼就看明白了!”博纳称赞道。

    博纳这番话并不仅仅只是在拍马屁,毕竟米歇尔只是听自己笼统的说了两点,他就马上意识到了周铭的计划,这的确需要很强的联想能力,即便是自己,也是事后想了好一会才真正明白过来的。

    “比起这些恭维的废话,我更想听你的解决方案。”米歇尔提醒他道。

    博纳点头表示明白:“请米歇尔先生您放心,我刚才已经找过了那位经销商,他在我面前坚决表示和那个华夏人划清了界限,并也把报价单交到了我手里,他是被我当场撞见的,所以我相信他不会愚蠢的出尔反尔。”

    “至于其他人。”博纳又说,“我会找他们一起开个会,直接把那个华夏人的计划告诉他们,并警告他们不要和那个华夏人有任何牵扯,我相信现在他们并不会公开违逆我。”

    米歇尔那边沉默了一下:“现在你的确要让他们知道你才是掌握了局面的人,他们也必须依靠你和路易集团的联盟,才能赚到钱,否则他们或许连经销商都会做不下去!”

    博纳点头表示:“米歇尔先生您请放心,这些就是我接下来所要做的。”

    “这很好,果然是很让我高兴的事情!”

    米歇尔笑着说道,不过博纳那边还来不及高兴,就听米歇尔紧接着转了话锋说:“但是博纳我很希望你能记住一点,到目前为止你已经花了太多的钱,但是却并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那个华夏人仍然还有能力做反击,服装的中低端市场也并没有被我们掌握在手里。”

    博纳立即紧张起来:“米歇尔先生我对此感到非常抱歉,不过请您放心,现在的形势已经被我牢牢掌握在手上了,我可以保证不会再出任何意外!”

    “我很希望如此,毕竟为了一个市场持续不断的花钱是毫无意义的,你好好想想吧。”

    留下这句话,米歇尔就挂断了电话,而博纳听着电话里传来持续不断的忙音,却仍然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等不知道多久以后博纳回神过来,他发现自己背后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以博纳对米歇尔的了解,他很清楚米歇尔是对自己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业绩感到不满了。

    这也难怪,要知道为了和那个华夏人争夺服装的中低端市场,他从请出路易集团和香奈儿他们的最好设计师参加时装展,再到绿色动保组织冲击后台,以及最后对周铭和贝鲁科公司的全面封杀,其中还包括对那位殿堂级的安列斯老师的消息封杀。

    这些事情所要调动的资源都太大了,就算最后得到了市场,也未必能把这个窟窿堵上。

    一群穷人能创造多少价值?只怕路易集团那边随便一件衣服的利润就能抵得上中低端市场上百件了,其中的差别不是一点半点。

    正是这样的原因,让米歇尔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能力。

    博纳对此感到十分惶恐,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米歇尔给的,如果他开始怀疑了自己,他就会开始为自己寻找替代品,最后会把自己从身边踢开。

    这样的结果博纳只是想想就觉得不寒而栗。

    不行不能这样!我不要被米歇尔先生所放弃!

    博纳在心里呐喊,他随后又想道:那个华夏人周铭,都是你害的,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被米歇尔先生怀疑,我怎么会面临失业的风险呢?为什么你不能在绝望面前认输,非要不停地寻找机会,你太可恶了!

    博纳紧握着双拳最后松开了,嘴里狠狠说道:“不过也仅限于此了,毕竟我的资源就是比你多,不管你想到了什么办法,最终都是失败的!就像现在一样,我承认你的想法很让人惊讶,但是那又能怎样呢?我还是知道并赶来破坏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上帝也是站在我这一边的!”博纳脸上的笑容十分狰狞,“希望你自己能好好想想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