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跟着我去撒币
    就在说服曼加拉换掉衣服的计划遭到了博纳的破坏以后,周铭并没有放弃,他第二天很早就开车出发来到了巴黎的第93省,由于法国这边的行政规划和国内并不一样,这个所谓的巴黎第93省,其实也相当于是一个面积略小一些的地级市了。

    这个93省位于大巴黎地区的市郊,尽管面积不大,但他的知名度却不低,只不过是让人谈之色变就是了,因为这里是一个以贫穷和治安混乱而著名的地方,当街的偷盗抢劫甚至是鸣枪杀人都是很稀松平常的事,他还有一个著名的别称——暴力街区。

    曾经周铭因为要去墨西哥选保镖来过这里,至于**也算是轻车熟路了,不过这一次周铭并没有直入贫民窟,而是先来到了93省靠近旁边富人区的地方。

    这里是第93省的经销商莱特的住所,由于第93省的贫穷,销量平庸的莱特并没有被博纳的那个小团体所接受,甚至就连时装展的最后一场都拿不到邀请函。

    也正是因为如此,周铭在实施自己的计划前,想最后再找他试一试,看看他有没有可能接受自己的想法。

    于是带着这样的想法,周铭按响了莱特的门铃,很快他的佣人接通并询问周铭是谁。

    周铭报出了自己的身份,并表示自己有一份很好的合作生意要和莱特商量,佣人那边听到马上表示没问题,他随即去禀报了莱特。

    莱特匆匆走过来,不等周铭说话,他就先炮语连珠一般说道:“你这个不知所谓的华夏人马上给我离开!我知道你遭到了博纳先生的封杀,我也知道你找我是想解决这个事情,但是我告诉你,你不要想来害我,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你去找别人吧!”

    从他的这番话,周铭明白他已经知道自己的事情了,这并不让人惊讶,毕竟巴黎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周铭等莱特说完,他很及时的见缝插针道:“莱特先生,我希望你能首先明白一点,我并不是来害你的,而是来帮助你赚钱的。我之前和同样是经销商的曼加拉先生见面了,我从他那里得知你们在博纳和路易集团他们那里拿货的定价非常高,仍然和奢侈品价格无二。”

    “或许这个家伙对其他地方没所谓,但我想对莱特先生你来说却是不希望见到的,毕竟第93省是一个很贫穷的地方,那么贵的服装是很难卖出去的,所以我这里可以给你提供一些价格更加低廉,能让你更好在第93省卖出去的服装。”周铭强调。

    不得不说周铭的话已经完全说到了重点,莱特那边也有些动心了,但他最后仍然说道:“我不会听你的这些话,我就是喜欢博纳他们的服装,对你的服装没有任何一点好感,93省也有富人!你这个混账华夏人,我要你马上从我的门前离开,我告诉你你再多说一句话我就会报警了!”

    周铭叹口气摇了摇头,从莱特这样的口气,已经很明白告诉周铭他这条路已经基本走不通了,于是周铭只得放弃。

    在房间里,莱特看着周铭坐上车离开,他并没有松口气,放下电话继续骂骂咧咧。

    “这个蠢笨的华夏人,他凭什么敢到我这里来行骗,他以为就他那些说辞就能让我背叛博纳先生去相信他了吗?什么东西,博纳先生至少身后还有路易集团还有香奈儿公司,还有那么庞大的资金,他的货源至少的安全可靠的,但你只不过是个投机客,你有什么资格根本谈合作?不自量力!”

    莱特冷哼着说,这时身旁他的佣人却有不同意见:“先生,我却觉得刚才那位先生说的很好呀,如果您在博纳先生那里的订单的确很贵,又为什么不试一试他的货呢?”

    佣人这突如其来的反问让莱特第一时间愣住了,不过随后他马上瞪起了眼睛。

    “这个问题是你一个佣人可以插嘴的吗?你和那个华夏人一样只是什么都不懂的垃圾,好好去做你们自己的事情,这不是你们所要考虑的!”莱特很恼羞成怒的狠狠一巴掌打在了他的佣人脸上。

    “今天先生您拒绝他您一定会后悔的!”莱特的佣人小声咬牙切齿道。

    ……

    另一边周铭在吃了莱特的闭门羹以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挫败感,毕竟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反而要是莱特很热情的答应了才是意外之喜。

    **驾驶着车辆带着他很快来到了93省伸出的贫民区,无数如同国内二三十年前的那种筒子楼,还有很多窝棚,以及各个在角落里聚集了眼神里全是不怀好意的人们,这些都很好的表明了这里的贫穷和危险。

    **没有停下,他直接开到了北非裔的聚居区,也就是他们曾打过交道的食尸鬼佣兵团所在。

    前面一个满脸络腮胡看上去和狗熊一样强壮高大的北非白人站在那里,他的身旁还有一些很强壮的佣兵。他看到了周铭的汽车立即高兴的挥手欢呼,他就是周铭的老熟人鬣狗。

    曾经周铭和鬣狗是一起去的墨西哥,并且在回来法国以后,鬣狗仍然跟了周铭很长一段时间,不过任务毕竟是会结束的,后来由于佣兵团有其他任务召唤他回去,周铭也就没有再多留他了。

    尽管这个邋遢的家伙不知道多长时间没刮胡子了,但现在周铭看着还是有些亲切,至少这个单纯的壮汉可要比博纳那些人可爱多了。

    “嘿!鬣狗兄弟,我们终于又见面了,看起来你可比上次离开时瘦多了,难道你的肉吃的不够多吗?”周铭笑着跟他打招呼。

    鬣狗对此不好意思说:“周铭先生您给我的那些钱,我都拿去给我们领养的孩子们了。”

    “原来是这样吗?这可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并且还是非常高尚的事情,如果你开口的话,我不介意以私人的名义再给你一百万法郎。”周铭说。

    鬣狗还没来得及说话,有人突然插嘴说:“尊敬的周铭先生,我代表孩子们非常感谢您的慷慨,只是我们食尸鬼佣兵团向来不接受无理由的馈赠,所以你又要我们的鬣狗兄弟去出什么任务呢?如果太过危险我们可不接受,毕竟上一次墨西哥之行已经让我们损失惨重了。”

    说话的人站在鬣狗身旁,那是一个看上去很阴气的家伙,他最显眼的特征就是他的一只耳朵上穿了十个耳环。

    鬣狗向周铭解释他是妖鬼的弟弟撒旦,现在也是食尸鬼佣兵团的首领。

    周铭点头向他问好,毕竟在墨西哥,妖鬼拼死保护自己的情分,周铭是不会忘记的,当然食尸鬼佣兵团的元气大伤也和自己逃不了干系,说到底周铭并不是什么冷血的人,不会真的把那只当成是一场交易。

    那边撒旦见到了周铭的眼神,他抢在周铭前面说道:“嘿!华夏人你听着,我们佣兵可不需要什么狗屁的怜悯,那是对我们尊严的践踏!我的哥哥的确是因为你的任务而死的,但那也是我们的任务,我们既然选择了当佣兵,就得有死在任务中的觉悟,为金钱而死是我们的宿命!”

    周铭没想到这些家伙们的荣誉感倒是挺强,不过要是没有这样强的荣誉感,只怕食尸鬼佣兵团也不会有那么强的原则性,宁愿贫穷也不愿接那些违背道德的任务了。

    想到这里周铭又说:“好吧我明白了,那么我这一次的确找你们是有任务的。”

    撒旦摇摇头:“周铭先生您似乎忘了我刚才说过的话吗?我们食尸鬼佣兵团现在并不想接任务,尤其是周铭先生您的。”

    最后他又摆摆手:“我不知道周铭先生您是否明白,如果明白就请离开吧!”

    鬣狗小声对周铭解释,撒旦虽然表面上说妖鬼的死是佣兵的宿命,但实际上他还是很责怪那次的雇主周铭的。

    周铭点头表示并不意外,随后他问:“那么撒旦先生你是否先听听我这次的任务呢?”

    “我说过了,很抱歉我并不想听!”撒旦很坚决的说。

    “周铭先生,您或许不了解撒旦,他是一个很固执的人,您是无法说服他的。”

    鬣狗在劝周铭,周铭却执意接着问撒旦道:“那么看来撒旦先生很希望食尸鬼佣兵团解散了对吗?”

    这个问题一下子正中了撒旦心里,他急忙认真起来:“你在说什么?”

    “还用我在多说吗?食尸鬼佣兵团就快要完了,就因为你愚蠢的固执!”周铭说,“撒旦先生,我需要告诉你,现代社会是一个金钱社会,没有钱你什么都做不了,你没办法让鬣狗顿顿吃肉,没办法给你的孩子们买新衣服,甚至连你们的武器生锈了都没办法换新的,你仔细想想这样下去还会有多少人会为了你的理想坚持下去?”

    周铭最后问:“那么如果这些人都坚持不下去了食尸鬼佣兵团又会怎么样?”

    周铭的话如同一柄重锤,狠狠砸在了撒旦心上,他惶恐的问周铭:“那我该怎么办?”

    “接下我的任务,有钱就赚,只要不违背你们的道德就可以!”周铭又说,“而且请你放心,我这一次的任务会很安全,不会离开这93省。”

    撒旦和鬣狗都很惊讶,他们完全不明白不出这93省还能有什么任务呢?

    “不管怎么说为了我的佣兵团兄弟们考虑,我想请问周铭先生,你究竟有什么任务呢?”撒旦问。

    “很简单,就在93省内你们跟着我保护去撒币!”周铭说。

    所有人都傻眼懵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