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关键的佣兵团
    “莱特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方式就是自己不动手,只是一个电话就有人来帮你解决事情,当然如果再不需要自己的任何资源,那才是最完美的,就像我现在这样,只要报警就好了。”

    博纳和莱特还在车上,博纳放下手机笑脸狰狞的对莱特说着:“我可以承认这些家伙的贪心超出了我的预计,但也就只有那么一点点而已,说到底他们还是没有得到法律认可的,那么这个时候我只要告诉警察先生他们在这里非法售卖的事实,自然就能结束他们的闹剧,让那些该死的蠢货们明白只有我们才是真正的卖家!”

    博纳说到最后又强调:“并且最重要一点,通过这样的方式可让我们省下很多的力气,我们不必再做什么,只需要等待警察上门来找那些该死家伙的麻烦就好了。”

    相比博纳的胸有成竹,莱特却有些担心,他小心翼翼说:“博纳先生,您确定警察来了一定会把他们全抓走吗?”

    面对莱特的质疑,博纳狠狠看了他一眼突然问他:“你认识这里的警察局长吗?”

    作为93省的地头蛇,莱特当然知道,不过他还是愣愣的点头:“我知道是利特尔局长,可这有什么关系呢?”

    “既然莱特先生你认识这位利特尔局长,那么我想你肯定也知道他是一位害怕麻烦的人,你觉得现在这里有这么大的非法集会,这位局长先生会不会害怕,又会不会拼命都要结束这种事情呢?”博纳说。

    莱特这才恍然大悟,可他随后又疑惑了:“可是博纳先生,就算利特尔局长很大可能会抓走他们,但这种非法集会也并不是很大的罪名,只要那个华夏人请了一位稍有水准的律师就能解决了。”

    博纳重重的叹了口气,似乎是在对莱特的智商表示失望:“莱特先生,你要知道我只是一名商人,我想要做的只是抢占市场,我可从没有表示要把那位周铭先生一辈子送进监狱里,那么现在只要那个华夏人能在监狱里待上一段时间,等我占领了市场,那就足够了。”

    “知道吗?亲爱的莱特,上帝在创造世界的时候,之所以会分男人女人和花草树木,就是为了让大家各司其职的,而那个华夏人他越界了,那么他就必然会面对上帝的惩罚,至于我们就只需要静静的看着他倒霉,然后再开一瓶香槟酒,就是这么惬意。”博纳自以为很优雅的对莱特说。

    博纳的话说完,就听外面警笛呼啸而至,博纳立即高兴的拍起手来:“太好了,我们的警察先生到了!”

    可随后博纳的笑容就僵住了,随即变得惊恐起来:“那是什么?”

    那边博纳看到不知从哪突然冒出了一群带着白头巾的家伙,甚至还有些人身上挂着枪械子弹。

    博纳看到这些立即明白了,那是要故意把这里伪装成宗教礼拜的集会。

    “那个该死的华夏人,太卑鄙了!”

    博纳破口大骂,不过他并来不及骂多几句,就见那边一位警官模样的人径直朝自己这边过来了。

    莱特面对这种情况感到十分慌张,他对博纳说:“博纳先生我们该怎么办?要不我们先离开这里表示和我们没关系吧?否则我们就要倒霉啦!”

    博纳却说:“你这个胆小鬼!难道这点困难我们就要退缩了吗?我是不会放弃的!”

    莱特还想说什么,但那位警长却已经过来趴在博纳打开的车窗前了:“尊敬的先生们你好,我是警长罗兰德,我想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你们报警的对吗?”

    “没错罗兰德警长,就是我报的警,上帝说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有制止罪恶的责任,我看到那边一个华夏人带着很多人在非法集会,我怀疑他们在密谋进行什么犯罪行为,你知道那些华夏人都是很野蛮和邪恶的,我认为我很有必要这么做!”博纳回答。

    罗兰德警长微笑着指着那边一群白头巾问:“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先确认一下,你在报警电话里说的非法集会,应该不会是指那个吧?”

    “就是那个!”博纳说,“罗兰德警长请你相信我,那边根本不是什么礼拜不是宗教行为,那边就是在非法集会!”

    罗兰德警长的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他朝着博纳冷喝一声道:“你当我是白痴吗?”

    莱特马上出来打圆场表示他们只是看错了,他们并不懂那边的宗教,可博纳却并不松口:“那边就是在非法集会,你这个警长是要包庇他们吗?我会投诉你的!”

    一句投诉让罗兰德警长变得愤怒起来,他冷笑一声:“很好,那么为了避免投诉,我想我只能依法带走你们两个报假案的混蛋了。”

    莱特当即惊叫起来:“罗兰德警长不要啊!我们已经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们!”

    但莱特的求情罗兰德警长并没有理会,随着他的命令,几名警察三两步跑过来像拖死猪一般把博纳和莱特从车上拖下来带走了。

    这一切都被人看在了眼里,那边一群带着白头巾的人,其他人都在装模作样的做着礼拜,但其中有俩却在惬意的嗑着瓜子。

    “嘿鬣狗,不得不说这个叫瓜子的东西还挺香的,华夏那边居然还有这么好吃的零食。”

    一人吃着瓜子对身旁的大汉说:“话说那边那个叫博纳的家伙居然还要跟罗兰德警长吵架吗?那个懦夫可是出了名的欺软怕硬,他怕惹麻烦,但也并不是随便谁都能给他找麻烦的,这个家伙居然这个时候还和他这样叫板,被带回警局恐怕有他受了,罗兰德那个家伙还是一个出了名的小心眼。”

    “撒旦你说的没错,如果我没记错刚才我们拦住罗兰德警车的时候,那个家伙好像被吓到尿裤子了吧?”大汉说。

    “尿裤子没有我不知道,不过就你那样扛着rpg走上去,我想任谁都要被吓尿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那大汉突然爆喝一声:“该死撒旦,你这个家伙居然快把瓜子给吃完了,都不给我留一些吗?不行,剩下的我要吃!”

    于是这俩人就开始为了瓜子争抢起来,这样的情况让那些原本装模作样在做礼拜的人也都装不下去了,纷纷笑着看他们争抢了。

    这个时候随便一个视力正常的人在这里,都一定能看出来他们根本不是什么做礼拜的信徒,他们就是一群佣兵!在他们被撕扯开的白袍子里,甚至都露出了一排排的子弹和枪械。

    事实上他们就是在93省的食尸鬼佣兵组织,这两个吃瓜子的家伙就是佣兵团的现首领撒旦和曾经在墨西哥保护周铭的鬣狗。

    今天这么重要,周铭既然来了93省,那么他肯定要通知这里地头蛇的,所以他很早就联系了撒旦和鬣狗。不过明着要他们持枪保护那肯定不行,毕竟周铭要发展的经销商都是普通人,他们可不懂发生了什么,要是把他们都吓跑那就得不偿失了。

    正是这个原因,在一开始的时候周铭并没有让佣兵们直接出场,先观望一下再说。

    后来当路易集团和香奈儿的广播车出现,周铭知道博纳肯定要来阻止了,但仅凭一个广播车的宣传并比不过传销模式下的利益,那些顾客们都又跑回来了。

    如果是其他人,那么既然今天失败了,就回去好好琢磨一下,等着下一次再找回场子了,但周铭和博纳这段时间的交手,周铭很清楚他不会就这么放弃的。于是周铭换位思考了一下,想到了几种博纳可能会拿出的手段,就马上联系撒旦和鬣狗让他们准备了。

    报警就是其中之一,毕竟没有哪个国家会真正允许这样大规模的集会,这和自由无关,完全是为了公共安全考虑,邪教组织和后来国内的传销,不都是这种模式吗?所以直接报警是最方便也是最简单的方式,在目前博纳已经浪费了大量资源的情况下,周铭认为他有很大可能会这样做,因此食尸鬼佣兵团他们主要防着的也是这一手。

    于是按照周铭之前的布置,撒旦和鬣狗组织佣兵们换上了白头巾和长袍。

    很简单,这个团体给大多数人的感觉就是抱团和激进的,尤其再加上这一片区的警长又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那么利用激进宗教压住他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还不够,撒旦和鬣狗还带着佣兵们全副武装的在必经之路上拦住了警长的车,先给了他一个警告,这边在进行礼拜让他不要打扰,为此鬣狗还特意扛上了一杆rpg,直接把罗兰德警长给吓尿了。

    正是这样,罗兰德警长过来以后根本不敢找周铭的麻烦,直接过去质问报警的博纳了。

    “周铭先生就像是写剧本的上帝,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么的行云流水,我真庆幸是他的朋友!”撒旦感慨道,“我也很同情那个博纳了,如果他聪明一点就该直接走人的,那样罗兰德也不会把他怎么样,却没想到他居然被气昏了头,那就要被教做人了,这么想来我们佣兵团可是帮了周铭先生的大忙啦!”

    撒旦在感慨,旁边的鬣狗却暴怒道:“你这该死的混蛋不要再假意的说什么了,你根本就是在偷吃瓜子!”

    于是撒旦和鬣狗又开始为了瓜子而撕扯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