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一法郎乞丐
    乔丹诺立即跑回工作室里去向周铭禀报了博纳要过来投靠的消息,尽管乔丹诺恨不能要打死博纳,但现在当博纳真的来了,他却并不敢隐瞒这个消息,毕竟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所知的范围了。

    正如博纳打算的那样,乔丹诺知道博纳之前给自己带来了很多的麻烦,但这也正说明了他的优秀,而现在他们别看他们的传销已经传出了93省,眼看就要传遍了全法国,但却是在崛起的关键时刻,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显然博纳就是最适合的。

    更重要一点,如果他们能接纳了博纳,就会给其他人传递一个他们是很大度的信息,这对他们以后的扩充是有很大好处的。

    正是这些想法,让乔丹诺飞快的跑回屋内告诉周铭消息了,毕竟他可没有代替周铭做决定的权力。

    周铭得到了这个消息也第一时间赶到了门口,随后他就看到了一个浑身破破烂烂的家伙站在那里:他蓬头垢面的,嘴角和衣服上都有些血迹,佝偻着身子,能很明显看出他的腿脚也有些跛。

    终于见到了周铭,博纳突然哇一声大哭起来:“周铭先生,我终于见到您啦!”

    周铭对此颇有些感到意外,事实上周铭在来之前就曾设想过他可能的样子,也想过他会有些狼狈,但却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能惨到这个样子。

    “博纳先生我很高兴能见到你,那么你能告诉我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吗?”周铭直接问。

    “我遭到了最无耻的背叛!”博纳咬牙切齿说,“由于我之前的失败,所以我的助理背叛了我,然后我的老板也放弃了我,最后我的助理害怕我重新威胁他的地位,所以他用最狠毒的办法对待我,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博纳的语气阴冷,让乔丹诺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乔丹诺的态度让博纳很放心,不过他实际上也并不算表演,毕竟他对助理的恨是货真价实的。

    周铭多看了他几眼问他:“那么你现在来找我,是准备投靠我吗?”

    博纳点头回答:“我想要报仇!而现在也就只有周铭先生您有这个能力能这样做了!”

    博纳见周铭似乎在犹豫,于是他接着又说道:“当然我绝不可能让周铭您白做这些事的,我曾经是老板的左右手,所以我知道他很多的商业机密,甚至还知道一些公司的股份流动情况,我都可以交给周铭先生您!”

    周铭依然还是没有回答,博纳这下是真的急了,他狠狠咬牙继续说道:“还有最重要一点,我知道他的很多公司的财务漏洞,只要周铭先生您愿意进场,我就能让您倒逼他们,让您有机会以一个超低价格收购一些超级企业。”

    乔丹诺倒吸了一口冷气,毕竟博纳的条件太好了,尽管他知道博纳过来肯定会带来一些投名状,但却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彻底。不仅是乔丹诺,就连旁边听着的安列斯也都瞪大了眼睛感到很不可思议。

    不过周铭却并没有任何表情,他只是看着博纳问:“那么你想从我这交换一些什么呢?”

    “报仇!”博纳狠狠的说,“我会帮你拿到那些企业,我也可以帮你的企业进行快速扩张,我可以用我的管理知识帮你把企业管理的井井有条,只要我能打败米歇尔,把他最重要的家族企业打垮!”

    “听起来这样的交换似乎并没有问题,但是我很好奇一点,你为什么要报仇?”周铭问。

    博纳愣住了,他的眼神迷惑:“我不明白,这是一个什么问题?我说了我受到了背叛,他还把我打成了这样,难道我连复仇的权力都没有了吗?”

    面对博纳反过来的质问,周铭不慌不忙:“你当然有复仇的权力,那么我也有拒绝接纳你的权力,所以你可以离开了。”

    周铭的决定震惊了所有人,安列斯和小姑娘波雅一脸迷茫不明白周铭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难道是因为记恨博纳此前的所作所为吗?但那都是各为其主,周铭并不是一个那么小心眼的人呀!乔丹诺很着急的在拼命给周铭使眼色,在他看来,博纳是多么优秀的一个人才,怎么能这么放弃。

    而博纳那边则在震惊过后表现得有些愤怒有些不知所措:“周铭先生,我是尊敬你才来的,我希望你不要开这种毫无意义的玩笑。”

    周铭摇头告诉他:“很抱歉我并不是在开玩笑。”

    “为什么?难道你还在怨恨我之前的做法吗?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是一个如此小心眼的人,我原本还对你抱有希望,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博纳说。

    周铭笑了:“你不用这么激我,那没用,我只是觉得你心术不正而已。”

    “心术不正?”博纳显然对这个来自东方的词汇感到迷惑不解。

    周铭点头对他说:“让我来猜一猜吧,你会想要报复米歇尔先生,不是因为他找人打了你,而是他拿走了原本你管理的财富,让你丧失了原本的身份和社会地位对吗?”

    博纳心里阵阵心惊,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他想解释:“这并没有关系。”

    不过周铭却说:“不,这才是我做决定的关键。”

    博纳愣住了,他根本不明白周铭口中的关键在哪,周铭只好又问他:“听说过一个法郎乞丐的故事吗?”

    博纳摇头表示没听过,周铭告诉他那是一个快要饿死的乞丐,有个好心人人看他很可怜,就给了他一法郎去买面包吃,并且在随后的一个礼拜时间里,这个人每天都给了他一法郎买面包。但是在一星期后的一天,这个人告诉乞丐他忘记带了零钱,所以今天就不给他了,然后那个乞丐就暴怒的砍死了那个好心人,因为这个乞丐认为那个好心人就应该给他一法郎或者更多。

    “博纳先生你听明白了这个故事吗?你觉得那个乞丐是不是个混蛋呢?”

    面对周铭这个问题,博纳没有回答,周铭接着说道:“我想博纳先生你似乎忘记了,你原本管理的那些财富并不属于你,你原本依附这些财富的身份和社会地位因此也并不属于你,都是米歇尔先生给你的,你只是那个每天从好心人那里领一法郎的乞丐。那么有一天当这个好心人不再给你钱了,你就去怨恨他甚至是要报复他,这种观念是不对的。”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下才又说:“那么现在我接纳你帮你报仇,你会很感激我,也会尽心尽力,但是如果有一天我也放弃你了呢?你是不是也要报复我呢?”

    “当然不会,因为我知道周铭先生你是我非常重要的恩人!”博纳说。

    周铭伸出手指着博纳:“看看,你自己说话都已经心虚了,所以你回去吧,我想凭你自己的学历还有你的聪明和过去的履历,是肯定能找到好工作的。”

    周铭的话,一字一句都像是捶在了博纳的心上。

    博纳无法理解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和自己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了,这个华夏人为什么对自己的那些条件完全不动心呢?为什么他还那么执意的放弃自己呢?

    不对,肯定不是这样的,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博纳想到这里突然抬起头来大声对周铭说:“你这个虚伪的华夏人,什么一法郎乞丐,什么恩人和报仇,根本就是你编造出来的谎言,其实就是你这个人自私心眼小,你仍然还在怨恨我过去做的那些事对不对?”

    “如果这么想你心里会好受一些的话,那么就算是吧。”周铭耸耸肩很不在意的说。

    但博纳却不依不饶继续怒吼道:“什么叫就算是?还有你这种态度,你以为你表现的漫不经心或者无所谓的态度,就可以掩盖自己内心的惶恐和扭曲了吗?这是不可能的!”

    怒吼过后博纳又笑着嘲讽起来:“这可太让我失望了,我之前还以为周铭先生是一位值得信赖,心胸宽广的大人物,但现在看来,他也不过就是一个报复心和嫉妒心都很强,心胸非常狭隘的垃圾!”

    面对博纳这话,周铭还没有表态,小姑娘波雅和乔丹诺就忍不住了。

    “博纳你在说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批评周铭先生?报复心和嫉妒心很强,心胸很狭窄的明明就是你!”乔丹诺说。

    “没有人必须要帮你!你就是那个一法郎乞丐,你认为全世界都应该给你那一法郎,只要谁不给你就是你的仇人,你这样的想法才是最无耻和恶心的,说周铭先生心胸狭隘,你先好好想想自己好吗?”小姑娘波雅说。

    听着他们的呵斥,博纳冷笑道:“你们说的再多也无法掩盖他目光短浅的事实!”

    博纳说着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接着说道:“哦除了目光短浅,你们还会想尽说辞来解释自己的目光短浅,这是什么?像鸵鸟一样掩埋自己的缺陷吗?这样的方式就更愚蠢了好吗!”

    对于博纳的话,小姑娘波雅和乔丹诺都很为周铭生气,不过周铭却突然问他:“博纳先生,你似乎很着急要到我这里来,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一句话直刺进博纳心底,让他整个人到灵魂都颤栗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