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演技太差
    周铭突然抛出的这个问题让博纳感到非常紧张,他不知道周铭是不是看出了什么,毕竟自己是来这边卧底的。可随后博纳自己却又怀疑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表现并没有问题,周铭不应该能看出什么才对。

    越想博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这些华夏人就会虚张声势!

    博纳想到这里心里有底了,他很从容的做出一副十分迷茫的样子:“我没有很着急呀,我也没有必须要到你这里来呀,我都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随后博纳又表现的非常不屑道:“我只是很看好你这个人,觉得你有可能帮我报仇,但却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一个小心眼的家伙,如果你还怨恨我之前的所作所为,你大可以直接说出来,没想到你居然还要借口说什么心术不正,真是太可笑了!”

    见博纳这样,让乔丹诺和小姑娘波雅他们都觉得周铭是不是有些谨慎过头了。

    但这时却见周铭微微一笑问他:“你听说过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吗?”

    博纳愣住了,瞪大了眼睛一脸莫名的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周铭怎么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不光是博纳,就连这边乔丹诺和小姑娘波雅也同样一脸懵逼,他们都认为自己已经对周铭有一定了解了,怎么也没想到周铭会这么问,我们现在谈的是是否应该接纳博纳,你扯什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啊?

    周铭似乎没有看到这些人的惊诧,自顾自的说下去道:“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是北俄著名的戏剧大师,由他整理而成的表演体系影响着全世界的很多演员……”

    见周铭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博纳急忙打断了他:“嘿!亲爱的周铭先生,我们现在可并不是在喜剧学院的课堂上,所以我并不需要了解这位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对于世界表演体系的贡献,因为这和我们现在所要讨论的并没有任何关系,我也完全不需要这种马戏团里的小丑理论!”

    周铭却摇头告诉他:“可我觉得你很需要!因为你的演技太差!”

    演技太差这句话就像刻章一般重重盖在了博纳心里,让博纳有了一些慌乱:“这……什么意思?”

    “不明白吗?每一个演员都需要演技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根据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说法,他要求演员与角色的合二为一,也就是忘记自我完全投入到设定的情境当中去,不要把自己当成是角色,而是自己就是这个角色!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通过自己的情绪表达,引导观众一起进入自己的情绪。”

    说到这里,周铭抬头看了博纳一眼:“但是很可惜,你并没有达到要求。”

    博纳深吸了一口气也皱起了眉,在细细思考周铭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周铭这时却随意的摆了摆手:“你也不用去仔细想了,就是你没有骗过我,被我看出了破绽,我刚才之所以给你说一个法郎的故事,是因为我并不想戳穿你,但你既然那么执着,我就只好坦白了。”

    坦白什么?我没有在演戏,你这个家伙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几句话博纳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了,不过在最后他还是硬生生忍住了,他做出一副很无奈的态度:“我没想到都到了这时候,周铭先生你居然还想着编造这种谎言欺骗我,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说完博纳还重重叹了口气,那种失望和蔑视让乔丹诺和小姑娘波雅想反驳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因为他们也不明白周铭怎么就会突然做出这种表现,虽然周铭说博纳的演技太差,但他们却不明白周铭这句演技太差背后指代的是什么,只是感觉很莫名其妙。

    博纳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从乔丹诺还有其他人的表情,他能感觉到自己再一次掌握了局面。

    “既然很失望,那你为什么不离开呢?”周铭反问道。

    简单一个问题让所有人都愣住了,是呀!既然你博纳一直都在bb周铭又是目光短浅又是记仇,还说周铭让你失望,那你为什么还要那么不直接走还要执意投靠过来?难不成你还有什么目的吗?

    博纳很快慌了,他急忙解释:“我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机会,更想给周铭你一个机会……”

    不等他说完周铭就打断他道:“我不需要这个机会,那么你可以离开了吗?”

    周铭这话就像是一记巴掌狠狠抽在了博纳脸上,让他站在那里极其尴尬。

    摇摇头,周铭告诉他:“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呀!简单说来如果是我要投靠谁,借助他帮我报仇,那么我一定会首先把姿态摆的很低,然后会把我所能做的和拥有的全部摊开摆出来,这样才叫交投名状。”

    周铭看着博纳很严肃说:“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虽然你身上破烂腿也被打折了,但从你的话里我并没有听出你对米歇尔的恨,反而我感受到了对我的恨。”

    “那么让我来猜猜看吧,这应该是你在最后一次失败以后,你的主子给了你一些惩戒,你保证能找回场子,但他已经不再给你任何支持了,所以你没有办法,只能选择到我这里来当卧底了,表面上是帮我对付他,但实际上你却是要找我的破绽对吗?”周铭饶有意味的问他。

    博纳仿佛被人推了一把后退了一步,一脸惊恐看着周铭,不敢相信周铭会猜出这些。

    “所以明白了吗?我说你的演技太差,尽管你身上的伤还有你装出来的愤怒看上去很有说服力,但实际上你根本没有走心啊!你连自己都骗不了,怎么骗我呢?”

    说到最后周铭叹息道:“所以你还是回去吧,或者去戏剧学院锻炼几年演技再说了。”

    听着周铭这番话,旁边的乔丹诺和小姑娘波雅才终于明白过来。

    “什么原来你真的另有所图吗?你这该死的家伙,亏我刚才还那么同情你,还想帮你说话来着,但你却是个该死的骗子!”小姑娘怒气冲冲道。

    相比小姑娘,把博纳领进来的乔丹诺更恼火:“你这个可恶的骗子混蛋!亏竟然还相信你,我真是瞎了自己的眼睛!”

    博纳失魂落魄的又后退了几步,是被周铭震慑也是被乔丹诺和小姑娘逼的,他摇着头喃喃的说:“这不可能啊!为什么你能看出来,我做的都很好,你不应该会看出来才对……”

    从博纳现在这态度,答案已经很明显,周铭都猜对了,于是他又说道:“你说对了,我的确没看出来,刚才我都只是在诈你罢了。”

    博纳立即瞪圆了眼睛,很不可置信:“什么?你刚才说你并没有确定,只是在诈我?”

    周铭点头回答:“其实你演的还不错,虽然不怎么走心,但仅凭感觉我是不能完全确定的,我总要找更多的证据出来才行。”

    “其实刚才到最后我也有些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如果你能再坚持一两个回合,恐怕你就真能骗过我了。”周铭补充说,“说到底你的剧本还是写的很不错,我对你掌握的米歇尔的资料也很感兴趣,而我要想振兴哈鲁斯堡家族,也的确需要你这样人才的协助。”

    博纳是真的要吐血了,他现在很想拿刀出来捅死自己,他怎么也没想到刚才周铭那么信誓旦旦那么有条理的分析,居然都是在诈自己吗?只要自己再坚持两个回合就能赢了吗?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很显然就是博纳你的演技太差了,如果你不能把自己代入角色,那你又怎么能说服和打败你的对手呢?所以博纳先生你有空还是去戏剧学院学习一下表演吧,有好处的。”周铭说。

    博纳看着周铭,他浑身颤抖额头的青筋直冒,就像是一座发怒的火山。

    “该死的家伙,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来炫耀自己的胜利吗?”博纳最后还是爆发了,他伸手指着周铭继续怒吼,“你这个低贱的华夏人,你凭什么和我竞争,你又凭什么还想去对付米歇尔先生?你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

    “在这个世界上,贵族就是应该要住在城堡里,看着舞台上戏剧的,而你这种奴隶就应该住在肮脏的下水道里!为什么你知道我成立了克莱勒公司你不乖乖的避让,为什么你知道我要市场你不乖乖的交出来给我,然后求求我赦免你的罪?为什么你还要反抗?”博纳疯狂的咆哮着,就像是一条疯狗。

    相比疯狂的博纳,周铭则很平静的站在那里淡淡对他说:“我只能向你说声抱歉了,因为不服输是我刻在骨子里的骄傲,除了父母,我可不会跪在任何人面前。”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就算你的主子那位法王米歇尔,信不信有一天我也会打败他?”周铭问。

    “打败米歇尔先生?你是在讲天方夜谭故事吗?而且还是一个非常怪诞和奇幻的童话故事,我可以告诉你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博纳很斩钉截铁的说,“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多么可怕,现在我只拿着他百分之一的资源,就可以压的你抬不起头来,你凭什么还能对他有什么想法?现在他愿意放过你,你就应该庆幸才对!”

    周铭淡淡微笑:“庆幸吗?的确应该,因为或许有机会皇帝轮流坐今年到我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