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榴莲战略
    “恩?那边那个谁,你帮我把榴莲给买来了吗?真是太好了,请快点把榴莲拿过来!”

    周铭注意到了门口的乐高,于是向他招手说道,那边乐高没二话的提着榴莲过来了,开玩笑,这边这么多大人物都围着周铭转,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还能怎样呢?

    “路易先生很抱歉我让你的助理去帮我买榴莲了,所以现在才过来。”周铭歉意对老路易说。

    “原来周铭先生你很喜欢吃榴莲吗?这样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告诉我们,我们让酒店方面提前准备的。”老路易很好奇道,对于周铭让乐高去做事他没意见,他只是不明白周铭为什么要这么做,并且不仅是他,其他人也都和老路易有着相同的好奇。

    周铭没有回答,他先从乐高手上接过了榴莲,不过打开袋子却看到一个被保鲜膜层层包裹着的东西,那厚厚的一层让里面榴莲的颜色都几乎要看不到了。

    周铭看了乐高一眼:“看来路易先生你的助理似乎并不喜欢榴莲的味道。”

    这话让乐高尴尬得脸通红,他的确很讨厌榴莲的味道,可他却忘记了自己这是要在这样会议室里在老路易面前打开的。

    好在周铭并不在意,他只是随意提了一句,随后他把榴莲又交给乐高让他切开了。

    “我知道你们肯定都很好奇我为什么要他去买榴莲,或许有人会认为是我喜欢吃,我只能说会这么想的人是非常悲哀的,因为你们的眼睛只能看到食物,而实际上这个榴莲却是我们合作的保证!”

    周铭接过乐高切好的榴莲说,他的话让包括老路易和香奈儿在内的很多人都尴尬了一下,很显然他们都是这么想的。

    不过他们毕竟作为豪门掌门人,他们的养气功夫或者说脸皮厚度都还是很厉害的,因此他们的脸色只是一瞬就恢复了正常,甚至老路易都还很好奇的反问周铭道:“我不明白,榴莲和我们的合作有什么关系吗?或者是我的消息不够准确,你还有榴莲的生意吗?”

    周铭摇头回答:“我当然不是要卖榴莲的,只是我要通过榴莲来告诉你们一些东西,这就叫榴莲战略,比如我知道你们跟我合作并不情愿。”

    周铭说完这句话以后故意顿了一下才又说道:“从你们的表情我能知道我说对了,这并不奇怪,毕竟我们之前才闹出过很多矛盾,那些矛盾就像是榴莲的臭味还有它身上扎人的尖刺一样,很多人都不能接受。”

    “那么这就很奇怪了,我们明明是要吃里面的果肉,又不是外面的硬壳,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在意那些被扔掉的部分,而不是去接受里面好吃的果肉呢?”

    周铭接着说:“这就像是我们之间的合作,明明我们是要一起分享市场分享这个市场所产生的财富,为什么却还要纠结过去的矛盾呢?我们一起赚钱不好吗?总是纠结过去就会像厌恶榴莲的硬壳一样,你难道要一直拿自己的手去敲打外壳,直到把他打的稀碎吗?可那样一来,里面的果肉也碎了吧?”

    老路易和香奈儿他们的眼睛当时就亮了,对呀!他们为什么要不断纠结那些东西,合作共赢不好吗?

    的确如果能打败对手独霸市场,那当然能获得最大的收益,可问题就在于现在的对手他们并没办法打败,就像榴莲那又臭又硬的外壳一样,如果非要去打碎外壳,那么不仅连累自己会受伤不说,更重要还可能会打碎里面的果肉,同样无法吃到。

    那么既然这样,大家就好好合作就好了嘛!

    “我认为周铭先生说的很对,既然大家都想要吃榴莲,我们就一起坐下来吃榴莲好啦,何必要搞得那么箭弩拔张呢?”老路易说。

    老路易这句话直接就定下了基调,随后香奈儿和埃布里也纷纷说道:“其实我们也都是这么想的,大家一起好好的吃榴莲,我们努力合作分享市场,就能赚到更多的钱,像之前博纳那种对抗的行为是最愚蠢的!”

    “不过既然这样,我们要怎样合作呢?”老路易又问。

    老路易的问题又问在了关键上,尽管大家能最终达成合作的意愿,但怎样合作却也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甚至关乎到了合作的基础。毕竟混凝土要在一定的框架内才能发挥最大的粘合作用,否则要是这一块想这样那一块想那样,那就成了一盘散沙,最终也没有什么合作了。

    这对于他们同行之间的合作更是如此,原本他们之间就存在竞争,要是再没有一个合作方略,那很快就会再打起来的,一如之前那样。

    随着老路易的问题,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了周铭身上,周铭突然问道:“你们知道榴莲有几种吃法吗?”

    这个问题让所有人都傻眼了,他们不明白周铭怎么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样的问题。

    怎么又是那该死的榴莲?可我们现在明明就是在探讨关于合作的事宜,怎么又扯到榴莲那里去了呢?

    这些人感觉自己要抓狂了,而乐高则更加凌乱了,因为他原本以为周铭要自己去买榴莲就只是为了帮他的人出口气,却没想到这个榴莲居然真的对这次会议有着最根本的作用吗?这位周铭先生从那时就已经预料到了现在的情况吗?这太可怕了!

    乐高想着感觉有一种从心底发出的恐惧,他感觉自己那时居然还敢嘲笑这样的人,自己真是蠢到家了!

    不仅是乐高,就连跟着周铭一起进来的乔丹诺也是同样的想法,并且他比乐高知道的更清楚,周铭之前根本没有做任何准备,他完全是在下面给那些经销商开会完了以后,就被直接叫上来的,甚至在此之前他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现在一切却都像是计划好的一样。

    乔丹诺想到这里兴奋到几乎都要跳起来了,他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天才,管你们有怎样的阴谋,都不是周铭先生的对手,他随便看一眼就能破解了!

    只是他们都并不知道,周铭这个时候心里也是完全没底的,因为正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周铭根本一点准备没有,这个榴莲也是那时的心血来潮,周铭也没想后面的还能怎样,只是走一步算一步的,毕竟他只是一个重生的普通人,又不是开了全图挂的先知,面对老路易这个老狐狸突然抛出的难题,他能怎么办呢?

    正是这些原因,当周铭突然看到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乐高提着榴莲站在门口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因为他几乎都已经忘记这件事了,不过好在周铭沉住了气,主动招手让乐高过来了,再加上乐高的配合,总算没有出什么纰漏。

    该死的!自己重生这几年来什么狗屁突发事情没见过,现在不就是一个榴莲吗?小意思!

    这就是周铭当时的想法,其实后来周铭又细细想了下,或许这些家伙要是不这么着急找自己上来,又或者这些事情没有那么急着凑到一起,自己解决起来恐怕还不一定有这么顺畅了,毕竟想的越多错的越多,还不如就像现在这样完全跟着直接走了。

    最终的结果是自己的意外之喜,自己不仅走一步看一步的把事情给圆起来了,甚至一环扣一环就像自己早就计划好了一样,一切都很严谨。

    或许一般人这时候就该松口气了,但周铭却明白危机仍没有过去,自己必须坚持到底。

    “据我所知榴莲可以直接生吃,或者是做成蛋糕饼干,还可以做成榴莲酥,这样一个简单的榴莲就能有很多不同的吃法了,那么我们之间的合作也是如此。我们所有公司在各个区域的侧重点不同,对于市场定位的不同,以及销售方式的不同,也可以有很多种方式的。”

    周铭首先指向了老路易:“路易集团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奢侈品牌,一般来自路易集团的服装都带有华贵典雅的风格,他很尊重传统更有对古典主义的仰慕,时尚杂志甚至给出了服装界彬彬绅士这样的评价,那么路易集团会更偏向正式一些的服装。”

    周铭随后指向了香奈儿:“而香奈儿最近主打的风格样式是轻松的外套搭配牛仔下装,是一种非常迎合年轻人的时尚特点,轻松活泼。”

    “最后是爱马仕。”周铭说,“一直以来爱马仕的服装都是十分低调,他秉承着品位高尚和思想深邃的特点,因此更受一些文艺青年或者小资的欢迎。”

    听着周铭在一条条的介绍,那边香奈儿忍不住问道:“我们自己的风格和市场定位当然是很清楚的,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你那边才对吧?”

    埃布里还有其他人也纷纷问道:“对呀!我们这边的情况是很清楚的,反倒是你那边的风格和市场定位是怎么样的我们却还不知道,况且之前我们相互之间一直以来都是很平静相处的,一直到你的出现才出了问题,所以现在周铭先生你那边的定位才是最重要的。”

    听着这些直指向自己的问题,周铭告诉他们:“我的市场定位非常简单,就是市场需要的我就会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