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 轻佻浮躁的小丑
    不管老路易香奈儿还是爱马仕的埃布里,他们都惊呆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似乎怎么也不敢相信周铭居然会说出这话来。

    “我想我一定是听错了,或者是你的英语不够熟练,在用词上存在问题。”

    爱马仕的埃布里试图为周铭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不过周铭却告诉他:“这些问题都并不存在,我没有用词错误,我就是在说我的贝鲁科公司的市场定位,就是所有市场需要的,我都会去做,不管是简约时尚青春还是正式严肃复古,任何风格我都不会放过。”

    这一次周铭的回答非常细致,如果说之前还存在一些模棱两可的词汇,可能造成误会的话,那么现在就没有这个可能了。

    霎时间,会议室里的气氛陡然发生了变化,或许刚才还有些轻松,那么现在则开始变得紧张了。

    “我开始有些好奇了,难道周铭先生你是华夏的皇帝吗?如果不是的话怎么会如此霸道,居然让我们各自负责一部分的风格市场,但是到了你这里,你却要拿走全部的市场呢?看来你是真把我们当成是你的家臣了吗?”香奈儿率先向周铭发难道。

    其实一直香奈儿就为之前被周铭怼了的事情耿耿于怀,在她看来自己居然被这么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华夏人当面呵斥指责,那是不可饶恕的。可之前由于周铭一直掌控着局势,包括老路易在内的所有人都在围着他转,香奈儿就算有气也不可能表现出来,因此她一直忍着直到现在。

    而随着香奈儿的率先发难,爱马仕的埃布里立即紧随其后的说:“周铭,你这么做的确太过分了!我们今天的会面主要是谈合作的,并且你刚才也说了是要分享要合作的,可是你现在却又说要所有的市场,甚至还包括我们已经定位了的市场,你的胃口也未免太大了!”

    其他人也都你一言他一语的跟着说道:“要我说他这可不是单纯的胃口太大,而是一种愚蠢的自负,恐怕他以为刚才我们围着他说了几句好话,他以为自己说出了一个什么榴莲战略,他就可以化身成查理大帝,我们所有人都必须要跪伏在他面前啦!”

    “这种想法真是太可笑了,我都无法想象你怎么能做出这种无聊的幻想,我想在你面前那位大名鼎鼎的堂吉诃德骑士都算是正常啦!”

    “要拿走全部的市场?上帝啊,我求求你救救这个愚蠢到无可救药的孩子吧,这样的想法太荒诞了,你难道就没想过你凭什么能占有这些市场吗?就凭你那一个月前还在破产边缘的纺织厂吗?”

    “老天,我认为比起你这个疯狂的想法,我觉得我能收购全世界的服装企业还要靠谱一些。华夏人你从来没想过吗?为什么这一百多年,就没有任何一家服装企业能占有全部的市场呢?就是因为没有谁可以真正吃得下这么大的市场,也没有任何服装企业能完全兼顾所有的服装风格!”

    听着周围这些评价,香奈儿高兴的就像个八十岁的孩子,她看着周铭,脸上满是得意。

    在她看来,周铭还是太年轻啦,或许刚才他能掌握局势是很厉害,但也就那样了,自己这些人随便夸奖两句就飘飘然,居然还想要走所有市场,这下犯了众怒了吧?

    香奈儿想到这里决定再在所有人的怒火上浇一把油,她说:“我觉得你们也不要对他太挑剔了,毕竟他只是一个对时装以及市场一无所知的白痴,我们要给予白痴应有的宽容,因为他能给我们带来欢乐。”

    香奈儿说着哈哈大笑起来,其他人也都对周铭嘲笑起来,而在嘲笑声中,周铭却一点也不为所动。

    还有老路易也没有跟着他们嘲笑,他顿了顿手杖示意他们安静。

    “通过你们刚才的表现,我觉得我自己定位全部市场是非常正确的决定,你们都是一群轻佻浮躁没有眼光的小丑。”周铭说。

    “你才是小丑你们全家都是小丑!就你那样的决定居然也敢称之为正确,你这是一种对智商的侮辱,那是一种蠢货的行为!贱人奴隶烂货,你的出现就是一个错误,我简直不能想象你怎么敢在我们面前这样说,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就是一坨我们不想去踩的臭狗屎吗?”

    香奈儿和埃布里他们都冲着周铭愤怒的咆哮道,如果刚才他们还只是不屑的嘲讽,那么现在就变成了最愤怒的谩骂,这位平时温文尔雅的贵族们,此刻都在极尽所能的用他们最恶毒的词汇在骂着周铭。

    不过面对他们毫不留情的谩骂,周铭却只是抱着双臂冷笑的看着他们,就像是在看一群小丑的表演。

    “这就是路易集团这就是香奈儿,这就是法国时装品牌的豪门吗?我怎么看着就像是一群在街头骂街的泼妇呢?我现在算是明白你们为什么会跟着博纳去做那些无聊的事情了,因为你们只有这点水平。”

    周铭失望的摇头:“只有最中二的小学生才会像你们一样莽撞,被别人说一句就立即要百倍千倍的还回去,受不得一点激,完全就是一根筋的,而成年人之所以成熟,是因为他会在面对事情的时候多问一句为什么?不会听到一点自己不满的话就会立即像疯狗一样的狂喷回去,不给自己留一点转圜余地的。”

    “我虽然对这次会议并不抱有什么希望,但至少和我谈判的也该是一群成年人,而不是一群只会咋咋呼呼的小学生。”周铭突然最后又问道,“所以你们现在还觉得我说你们轻佻浮躁是没有眼光的小丑有错吗?”

    随着周铭的问题,香奈儿和埃布里他们尽管都很想反驳,但最后都低下了头。

    的确正如周铭所说的那样,他们作为豪门贵族作为大企业大家族的掌门人,按理来说都应该是成熟稳重,对待各种事情都能有一个很理智表现,不可能会像现在这样毛毛躁躁和一个小学生喷子一样。

    这样的想法让他们感到恐惧,因为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怎么会那样失态。

    周铭当然不会告诉他们自己就是故意挑拨他们情绪的,毕竟他们对自己有很大偏见,简单说来就是他们都不服自己。尤其是香奈儿,她在被自己怼了以后必然会对自己怀恨在心,那么自己何不好好利用一下呢?

    周铭也必须要这么做,因为如果不打掉这些家伙的骄傲,那么天知道在以后的合作里这些家伙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麻烦,现在哈鲁斯堡家族非常虚弱,可没空没精力来应对这些狗屁事情。

    “看来你们都已经明白了,那么我告诉你们我这么做的原因吧,这并不复杂,还是市场!”

    周铭说:“我知道我这么说你们会不高兴,但事实就是这样,你们好好想想我们现在所面对的市场,那是一个月收入可能只有几百上千法郎的群体,可你们的服装价格可能降低到几十或者一百多法郎吗?”

    那边所有人都一致摇头,他们从没有卖过这么低价格的服装,或者说对他们而言,这就是一种耻辱。

    “可是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卖的,并没有什么问题,那种低端市场根本不存在收益,因为那些人他们完全可以去垃圾堆里捡衣服穿,而不是去商店里购买。”埃布里提出异议,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

    周铭点头告诉他们:“看起来是这样没错,但你们似乎忘记了过去是法国整体的经济形势很好,再加上信用卡的普及,是中产阶级的透支消费,才撑起了你们华而不实的奢侈品市场,难道你们都没有发现,在这几年,你们各项产品的销量都在逐年下降吗?”

    “我知道你们都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你们才会和博纳合作利用他的克莱勒公司进入中低端市场,但是你们长久以来的布局,以及你们的品牌价值还有各种中间商的利益,让你们没办法将价格真正降低下去。”

    周铭随后话锋一转:“但是贝鲁科公司就没有这样的负担,因为我们就是做代工厂的,我们知道我们的成本是多少,所以我们的价格可以在保证质量的同时,降低到几十法郎甚至更低。而这个价格区间是你们不可能涉足的,那么我说所有市场需要的我都可以进入,还有问题吗?”

    这个问题让香奈儿和埃布里他们听起来觉得异常刺耳,他们前不久才那么信誓旦旦表示周铭要涉足所有市场并不可能,结果转眼就被周铭给打脸了。

    “可是你的服装风格没办法保证,我承认安列斯老师很厉害,但要是让他一个人负责所有风格的服装设计,还是很难保证……”

    香奈儿最后还想再挣扎一下,但周铭却嗤笑打断了她:“香奈儿女士你是在说笑话吗?我们的市场是面对那些低收入人群,对于他们来说,他们能买到一件衣服就够了,他们还会去在乎风格吗?”

    香奈儿的脸被打的噼啪响,让埃布里他们都对她同情起来。

    “所以你就准备销售所有种类的服装,不管是街头嘻哈的衣服,还是正装西服?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就是你的销售模式。”

    一直没有说话的老路易突然开口,不像香奈儿他们,老路易的话直指问题核心:“贝鲁科现在的销售模式是人对人的传销,我承认这很新颖,但同样的也存在很大的问题,就是效率低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这种没有售后,完全凭着一股热情的销售模式。”

    “当然,现在你的衣服量少,而且又有电视剧的潮流,让你规避了问题,但却不代表问题不存在了,但是如果你以后出了更多的服装,你又该怎么办呢?”老路易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