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九章 你们懂个屁
    ;

    随着老路易这个问题问出口,让香奈儿和埃布里他们的眼睛一下都亮了,同时他们的腰板也都像一个个看到了美女的丁丁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立了起来。



    “路易先生的问题太关键了!这也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的确周铭先生你说你有价格优势,你说你有销售模式的创新优势,你说现在这种销售模式十分火热,这些我都承认,可是这仍然无法掩盖你小工厂的先天劣势。”有人很兴奋的拍手说道。



    “正如你自己之前说过的,法国乃至全世界的服装市场很大,各种各样的人都有,那么这样算来所需要的服装数量和种类也必然很多,可你的贝鲁科公司真的太小了,尤其你还是代工厂出身的,不管你们承认与否,这都给你们施加了非常大的限制,让你们根本无法做到像一个正常的服装公司那样。”



    “简单说来,我想购买t恤你有我想买风衣你有,那么我想买衬衣我想买连衣裙或者吊带裤呢?你就拿不出来了。”



    “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你们只是一个代工厂,你们的生产线所能出产的服装也就只有那么一些种类,据我所知不管路易集团还是香奈儿,都没有在你们的工厂里拿到过连衣裙,这就是很大的问题,你说你想要全部的市场,我们也可以给你,可是你自己却没办法拿出相应的产品,这就很难办了。”



    “还有你们的销售模式,这种传销模式我在学校的时候就曾听说过并进行过研究,我能承认他确实能带动节奏,但这种模式毕竟太依靠一股热情了,很多人甚至都不明白传销究竟是什么,他们只是看到别人赚钱了自己就跟风过去,根本没有任何规划的。那么等到他们的热情退去,他们发现自己并赚不到他们想象的那么多钱,他们就会退出了。”



    “这是非常有可能的,很简单说法国六千万人,要让每个人都成为经销商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能赚钱的注定只是很少一部分,那么当他们看清了形势,当他们都离开了,你又该怎么办呢?所以你们就没什么考虑,我们真的不敢相信就你们这样的水平怎么就敢说要全部的市场,真实不知天高地厚!”



    听着这些人说出的这些话,乔丹诺再也忍不住的大吼出来:“你们这些人怎么能这么无耻?说出这些不负责任的话呢?”



    乔丹诺突然的吼声让这些人都愣了一下,显然他们谁都没想到乔丹诺会在这个时候突然爆发。不过他们也毕竟都是商界豪门,只是愣了片刻就反应过来了。



    “我真是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为什么要骂我们无耻和不负责任呢?”



    香奈儿做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在她之后埃布里也积极跟上,并且还有些揶揄的说:“我也不明白,难道就因为我们说出了你们实力不够的实话,你们就恼羞成怒了吗?”



    这些话让乔丹诺更愤怒了,他指责道:“你们是真的无耻!你们难道忘记了贝鲁科公司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还不是因为你们,是你们之前故意打压我们,是你们不允许我们生产其他种类的服装,也不断压低订单价格,迫使我们没有办法进行扩大生产,更别提还要有更多更新的服装了!”



    “所以你想要说明什么问题,想说是我们的责任吗?”



    香奈儿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饶有意味的教育起了他:“你叫乔丹诺对吗?看你这样子也已经四十岁了,怎么说话却还是和三岁小孩一样幼稚呢?居然会想到把你们的问题全推到别人身上,真是笑死人了。”



    “而且你们本来就只是一个代工厂,我们给不同代工厂也是有不同任务分配的,都是一直固定的,这是很正常的商业行为,怎么能你们想生产什么就生产什么呢?你们也是商人,难道你们会去找养猪的去买羊毛吗?这太荒诞了,可现在你说的就是这种牛头不对马嘴的蠢话!”



    埃布里接着也说:“至于打压你们,这是没有道理的,只不过我们并不是你爹,没那个义务去帮你提升生产,难道就因为这样你又要怪我们了吗?真不知道究竟是谁无耻了。”



    还有人说:“大家都是商人,谁不是为了利益最大化呢?你要这么说贝鲁科公司怎么不直接并入我们公司好啦,那样你们就有资金支持去扩大生产啦,你说的这些话简直幼稚到让人发笑。”



    乔丹诺紧握着双拳,牙关紧咬,气得浑身发抖,他无法想象这些人怎么能这样无耻,明明贝鲁科公司现在的情况就是他们造成的,结果到了他们嘴里就成了正常的商业行为,还说是自己推卸责任?



    乔丹诺想争辩,但却知道自己根本说不过这些人。



    不得不说,老路易不愧是世界豪门路易集团的百年传承人,年过八十的他也经历过了各种场面。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包括香奈儿和埃布里在内的其他人都在被周铭疯狂打脸以后,只有他能站出来了,并且和其他人的无脑嘲讽所不同的,老路易的问题直接砸在了最关键的位置上。



    也正是老路易的一句质疑,直接让才被周铭按哑火了的香奈儿他们又跳起来了,饶是周铭也不能不在心里暗赞一句老狐狸。



    周铭能感觉到那边老路易看着自己的眼神,他心里在说:你老路易厉害,老子也是在国内和杨老,也和美国总统甚至是财团首脑过了招的。



    周铭这么想着,然后重重的一声:“你们懂个屁!”



    一句冷哼听在香奈儿他们耳朵里,让他们感觉像吃了死苍蝇一样难受,因为他们知道周铭这么说是又要打他们的脸了。



    只有老路易冷哼一声:“我们不懂?我倒是很想听听你的想法,我们怎么就懂个屁了。”



    “很简单,尊敬的路易先生,你知道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中低端市场,那你真的了解中低端市场的消费习惯和消费心理吗?”周铭问。



    那边老路易面对周铭这个问题深深皱起了眉,显然是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或许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豪门真不知道吧,在你们眼里,任何服装就是应该要有品位,要出自名家设计师,对面料有要求对款式有要求,甚至还可能对风格和文化底蕴也会有要求。”周铭随后话锋一转,“对于中低端市场的消费者来说,由于他们的收入低生存压力大,所以他们根本不会有那么多要求。”



    “或者说他们只有唯一的要求,那就是价格!”周铭强调,“只要价格足够低,他们可以不在乎任何要求。”



    周铭的话迎来了香奈儿的嘲讽:“你在开玩笑吗?我们每一家公司都针对所有市场进行过调查,任何人都爱美,都想穿上更优秀的服装,难道你觉得只要价格足够便宜,就可以让原本要买连衣裙的消费者,转而去买一条牛仔裤吗?你不觉得这太离谱了吗?”



    “这的确很离谱,不过离谱的是你说的这些话。”周铭指出道。



    香奈儿瞪大了眼睛,不明白周铭这话的意思,周铭告诉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我只想问你们谁有亲自下来93省这样的地方视察过,了解过这里真正的消费者情况?”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有香奈儿小心翼翼说:“我们根本没必要下来,这很危险,只要有人下来调查,最后把结果告诉我们也是一样的。”



    周铭笑了:“原来如此,那么我现在去厨房做菜给你们吃,等我端上来我很好奇你们怎么能判断我有没有在你们的菜里面放一坨翔进去呢?”



    香奈儿拍案而起:“你这是在侮辱我们,我们并没有这样说!”



    周铭指回去说:“我就是在侮辱你们,因为你们自己首先侮辱了自己的智商!”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是最基本的道理,只凭着下面的一些调查报告就妄做判断,你们不觉得这是很可笑的事情吗?”



    周铭接着说:“那么我现在在这里告诉你们,我就住在93省,我对这里的情况非常了解,甚至我之前也是一个你们口中的平民,所以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对于中低端的消费者而言,他们对服装款式和风格的要求是很低的,只要衣服看上去很时髦,并且价格很低,那就够了!”



    “什么面料什么款式风格搭配?那都是你们这些豪门的无聊玩意,如果你们觉得坚持你们的看法那么你们就去做吧,我会很乐意看到你们最后失败的,并且那样还可以给我腾出更多的市场,我会很感谢你们的。”



    周铭看着他们最后问:“怎么样?你们最后的决定?”



    那边所有人陷入了沉默,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周铭,从他们主观上来说,他们都很厌恶周铭很不想和他合作,但是他们真的能这样吗?



    最后还是老路易首先表了态,他说:“我想我已经被你说服了,周铭先生,别人我不知道,但我的路易集团会很愿意和你进行合作,这中低端的全部市场,就都交给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