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尊敬的客人好
    做完了动员,安德烈就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朝着哈鲁斯堡出发了,他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骄傲的扬着头,整个人意气风发。

    在这一刻,安德烈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带着队伍反抗野蛮人暴君,要夺回属于自己国家的英雄。

    回想着过去当自己是哈鲁斯堡的家族领袖的时候,是多么的受人尊敬,每天当自己睁眼就会有管家帮自己准备好了一切,有美丽的处女仆人为自己更衣擦脸,哈鲁斯堡银行里的钱自己可以随意支配投资,多少人为了那一点点的贷款投资要哄着自己。

    然而这一切现在都没有了,自己只能在魏腾城堡里,每个月领那么一点点钱,但是自己可不是乞丐呀!

    最可恶的是在半个月前,自己居然要自己动手洗脸了,这是不可饶恕的!

    安德烈在心里咆哮着,他好恨凯特琳和周铭,他们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抢走这一切,既然滚出去了就像斐迪南那个家伙一样死在百慕大就好了,哈鲁斯堡是属于我的!

    安德烈每每想着这些就怒不可遏,不过现在好了,自己终于可以回来夺回这一切了。

    想到这里,他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自己身后的队伍十分庞大,甚至都一眼看不到尾,要知道这些人还都是哈鲁斯堡家族企业的核心成员,如果罢工就会让企业陷入瘫痪,任何业务都开展不了的那种。那么不用想,今天当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就能让哈鲁斯堡这个家族陷入瘫痪。

    这让安德烈信心十足!

    伊法曼和梅特涅俩人就跟在安德烈的身后,看着前面安德烈的昂首挺胸,他们跟在后面自然也信心满满。

    “今天我们带来的这些人,是足以能毁了哈鲁斯堡家族的,一个离开家族二十年的继承人,和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华夏人,还真以为能随便能继承了哈鲁斯堡吗?真是太天真了!今天我们就要用事实告诉他们,能继承家族的就只有安德烈。”伊法曼说。

    的确正如伊法曼所说这样,今天跟着安德烈过来的人都是家族产业的中坚力量,别说在家族产业里,就算是像旁波这样的超级家族,也都需要慎重掂量的。

    不过这时梅特涅却还有一些担心:“但是安德烈,我承认我们这样做确实占尽了优势,却存在一个问题,毕竟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是过来空手套白狼的,这个家族根本不属于他们,他们会不会不在乎家族产业是否崩溃呢?”

    伊法曼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下子慌张起来,显然他也立即反应过来了。

    对呀!他们这么逼宫是要建立在对方有所顾忌的基础上,可现在问题在于对方或许并不会顾忌呢?因为这个家族说到底并不属于他们,崩溃就崩溃了,反正也不是他们的东西,正所谓慷他人之慨不心疼,可他们却并不希望这样呀!难道反而自己还要束手束脚了吗?

    安德烈看了梅特涅一眼微笑道:“你能在这个时候想到这个问题很不错,不过这却并不是问题。”

    伊法曼和梅特涅的眼睛都亮了,显然安德烈会这么说,他早就想好了办法。

    “其实我倒很希望他们会这么做,那样反而省去了我很多麻烦。”

    安德烈才开口就让伊法曼和梅特涅感到无比震惊,因为安德烈这话也太过自信了吧?但随后想想好像也的确是这么回事,要知道今天哈鲁斯堡所有产业的负责人都来了,如果他们表现出一副要鱼死网破的架势,那么就会让所有人明白他们只是想来捡便宜,并不是真心要发展哈鲁斯堡家族的。

    这会让他们寒心,而原本这些负责人都是跟着自己这边的,现在一旦让他们失望,再加上自己这边又表现的这么坚决,就能让他们倒戈向自己这边。

    那么自己只要得到了所有家族企业的支持,那他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还有什么资格坐在城堡里发号施令呢?

    尽管这种想法谁转念一想都能想到,但在这种时候还能这么想敢这么想的,恐怕就只有安德烈了,看来这么长时间的蛰伏,反而磨砺他更加强大了,他们知道如果是过去的安德烈,是不会这样的。

    伊法曼和梅特涅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兴奋,他们都很明白,哈鲁斯堡就要回到他们手上了。

    ……

    从魏腾庄园到哈鲁斯堡并不愿,因此安德烈他们才不过十分钟就到了。

    安德烈这么浩浩荡荡的队伍显然瞒不过,哈鲁斯堡的仆人很远就看到了,于是请出了管家在门口,那位管家很小心翼翼的迎上去问:“安德烈大人,您怎么过来了?而且还带着这么多人,是有什么事情吗?”

    安德烈都懒得正眼看他,只是冷哼一声:“科尔,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在离开的时候就曾对你说过,我永远都是哈鲁斯堡的主人,你也曾对上帝发誓要效忠于我,但是现在你似乎却背叛了你的誓言。”

    那位老管家浑身抖了一下急忙解释自己并没有背叛,但安德烈却摆手打断他道:“我并不想听你无聊的解释,现在我回来了,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不配住在这里!”

    说着安德烈就抬脚要进去,老管家下意识的伸手阻拦。

    见他这样,后面的伊法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的冲上来揪住他的衣领,口沫横飞的怒骂道:“科尔你这条老狗,真是谁给你骨头你就为谁看门吗?”

    科尔被吓的浑身发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安德烈不想和他计较,伊法曼就丢他在一边,最后还啐一口骂了一句。

    他们接着要往里走,不过又有人跑出来拦在了门口。

    那是金融班的李阳和叶凝,他们带着几个同学张开双手很坚定的堵在门口:“你们不可以进去,老师他们在里面有很重要的事情!”

    安德烈呵呵一笑:“只不过是一个分赃大会罢了,我们今天过来就是阻止这肮脏的一幕!”

    伊法曼和梅特涅双双上前怒视着李阳和叶凝:“两个小杂种给我让开!”

    “我们是不会让的,你们这些坏蛋,休想去给老师捣乱!”李阳和叶凝都十分坚定。

    “捣乱?真正是你们那个该死的老师在给我们捣乱!是他抢走了我们的产业,这个家族是属于我们的!”梅特涅大吼道。

    而伊法曼则直接带人上前:“跟这些小杂种费什么话,我们要快点进去要紧。”

    “你们干什么?我们不会让你们去捣乱的,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我和你们拼了!”

    李阳和叶凝他们拼命挣扎着,但双拳难敌四手,伊法曼和他的人很快就把他们拉开了,安德烈抬腿就走了进去,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你们这些小杂碎,等着看吧,再过几分钟,你们的所谓的老师,就会像丧家犬一样从这里被赶出去了。”伊法曼表情狰狞的对李阳和叶凝他们说,随后也跟着安德烈走进了城堡。

    李阳和叶凝他们则很不服气的叫骂:“你们这些可恶的混蛋,你们不会得逞的,最后像丧家犬一样被赶出来的一定是你们!老师是不会输的!”

    叶凝则更愤怒:“你们这些可恶的家伙!老师和凯特琳姐姐天天在想办法怎么让家族再次兴旺,怎么把家族企业重新发展,甚至还遭到了封杀,反而你们什么都不做,却总想着要搞破坏,你们不觉得羞愧吗?还说的那么大义凛然,你们真是太无耻了!”

    李阳和叶凝拼命的在骂着,不过安德烈和伊法曼他们却根本连回头的意思都没有。

    “看来凯特琳和这华夏人他们也是真没办法了,居然派这么几个小杂碎守在门口,看来今天注定是我们的幸运日了!”

    伊法曼自语着,他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发灿烂了,他觉得自己能跟着安德烈真是太幸运了!

    很快他们走进了城堡大厅,就听里面周铭的声音响起:“安德烈,是谁允许你们过来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并没有向你们发出邀请。”

    伊法曼很有狗腿的自觉,不等前面安德烈有反应,他主动站出来说道:“这真是滑稽的表演呀,我从来不知道拿回自己的东西还需要邀请,你这个华夏人还有凯特琳你们都觉悟吧,只有安德烈才是哈鲁斯堡的真正主人,你们今天就要从这里滚出去……”

    伊法曼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他看到了那边慢慢悠悠走出来的人,顿时傻眼了。

    其实傻眼的不仅是伊法曼,还有安德烈,其实当他意气风发的走进城堡大厅,之所以第一时间没有说话,就是因为他看到了那边的情况,这顿时让他有了很不好的感觉,他觉得今天的事情恐怕没想的那么简单了。

    “露……露易丝王妃您好!”

    伊法曼看到了那位是凯特琳姑姑的露易丝王妃,不过如果只是露易丝王妃一人,还不至于让他这样,他更看到了露易丝王妃身旁那更熟悉的脸孔。

    “那是……胡安公爵您好!还有查理王子您好!”伊法曼郑重的向那边问好。

    安德烈也阵阵心惊,他完全没有想到,为什么一个西班牙公爵和英国的储君王子会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