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谁是正义?
    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

    安德烈和伊法曼如同见到了鬼一样的都瞪大了眼睛,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这些人,如果只是露易丝王妃一个人还好理解,毕竟她是凯特琳的姑姑,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再加上魏腾庄园那边那么大动静,她临时找来镇场也正常。但胡安公爵和查理王子是怎么回事?

    看到他们,这让安德烈他们顿时觉得今天的事情超出预计了。

    要知道任何身份地位到了一定高度的人都不会随便去做掉身份的事,就像一个电视台主持人不会随便去接婚庆司仪,或者一个总裁司机去开出租车一样,任何人都会尽可能保证自己的身份价值。

    更不要说胡安公爵和查理王子了,他们可分别代表着西班牙最富有的家族和英国王室,他们出现在这里也是代表了他们家族的。

    正因为这样才更让人不可思议,也更让安德烈他们惶恐,那意味着他们将失去优势。

    原本在安德烈的计划内,今天他们是要和周铭凯特琳摊牌来一场鱼死网破的,但如果胡安公爵的阿拉贡家族和英国王室要是支持周铭,那么就算自己带着这些人集体出走,以他们两家家族的实力,也能马上把人补上,顶多需要一些磨合,公司的业务无法处理好,但却能保证家族企业最低限度的运营不崩溃。

    什么是最让人绝望的?那就是当你随时准备好了鱼死网破,并且对此信心满满的时候,却突然发现鱼肯定死了,但网却不一定会破。

    周铭这个时候走出来,他显然看出了他们的想法:“看来现在情况已经超出你们的计划了,你们肯定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胡安公爵和查理王子对吗?”

    安德烈脸色阴沉站在那里,伊法曼和梅特涅则很茫然无助,周铭的话就像是一根根针扎进了他们心里。

    “你这个华夏人你不要太嚣张了!我告诉你今天就算有胡安公爵和查理王子在这里,正义也仍然是站在我这边的!”安德烈大声说,显然有些想要先声夺人的架势。

    这是非常聪明的做法,因为开弓没有回头箭,事情既然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了,总不可能认错再带着人退出去吧?如果真这样做了那毫无疑问会成为笑柄,失去对身后那些人的号召力,这样等于放弃了再夺回家族权力的打算。安德烈不能这么做,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上了。

    尽管是赶鸭子上架,但安德烈却表现的气势十足,就好像自己身后还有依仗一样,更重要的是他一句话就把自己放在了正义的那一方,这样一来,即便胡安公爵和查理王子要插手,也要多思考了。

    说到底没有人不想为自己捞一个好名声,尤其是像阿拉贡和英国王室这种。

    果不其然,当安德烈喊出这声以后那边胡安公爵和查理王子就都皱起了眉头,事情似乎变得难办了。

    见他们这样,伊法曼和梅特涅也都有了信心,他们站出来说:“没错,都是他们用卑鄙的手段从我们手里抢走了家族的产业,结果把家族弄的一团糟,巴黎的事情居然惹到全行业封杀,这真是恶劣至极,他们根本就没有继续领导的权力,我们才是正义的!”

    随着伊法曼和梅特涅的话,也让后面其他人也都越来越有信心了,他们也纷纷叫喊着让凯特琳和周铭滚出哈鲁斯堡,他们是正义的!

    面对他们的汹汹宣言,周铭却笑了,他慢慢走出来说:“看来你们是想先发制人,抢占领正义制高点了。”

    那边安德烈却很不屑道:“这还需要抢占吗?我们原本就是正义的。”

    伊法曼和梅特涅还有其他人在跟着安德烈叫嚣,指责周铭才是恶魔,指责周铭就是图谋哈鲁斯堡家族财产的,还说周铭根本不懂哈鲁斯堡的家族产业!

    面对这些指责,周铭没有动怒反而笑了:“你们骂我是恶魔是图谋家族产业这还好,但你们要说我不懂哈鲁斯堡的家族产业?我觉得就有失公允了,要说真正不懂的,其实是你们才对。”

    那边伊法曼和梅特涅先是一愣,随后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

    “周铭先生你是在说天方夜谭吗?你的话真是太让人发笑了,你可知道我们就是哈鲁斯堡家族的主人,我们出生就在哈鲁斯堡,可以说哈鲁斯堡家族就是我们的一切,这样的情况,如果我们都还不懂,难道你这个才接手几个月的家伙还能懂吗?”

    他们非常自负,而安德烈虽然没有像他们一样夸张,却也满脸不屑的嘲笑。

    就连其他人也都对周铭投去了不解的神色,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虽然安德烈他们再不如你,但他们好歹他们曾经是哈鲁斯堡家族的主人啊,而你们只是一个才接触了几个月的外人,你怎么敢说他们不懂呢?

    很多人都在心里摇头:看来这周铭是慌不择路在乱说话了,否则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这样说的。看来我们是白白对他有所期待了,本来还以为他能带来什么惊喜,但现在看来他只是个笑话了。

    在所有人的目光里,安德烈如同一个胜者般站在那里,昂首挺胸,他摇摇头:“枉我居然拿你当对手,真是一种讽刺呀!”

    随后安德烈对周铭说:“那么现在就请你们自己离开这里吧,不要把场面闹的太难看。”

    周铭叹口气说:“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那么说吗?”

    安德里对此很不屑:“对于这种愚蠢至极的问题,没有询问的必要……”

    不过安德烈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周铭从身后请出了一个人。

    “先给大家介绍一位明星培养,我想这位明星朋友大家一定都认识,他是非常著名的德国明星多米尼克,他被称为最忧郁的日耳曼人,是所有女人的情人模板,他还入驻了杜莎夫人蜡像馆……”

    周铭的介绍还没说完就被安德烈给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你给我介绍这种无聊的东西干什么?难不成你还想依靠这位明星来给我们家族打广告吗?你不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幼稚至极吗?”

    伊法曼和梅特涅也都在跟着嘲讽:“要我看他恐怕是根本不懂一个大家族的意义吧,他就只把大家族当成是一个大集团公司来经营了。”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他就只是一个可怜的华夏人,恐怕在听说哈鲁斯堡以前,他都不知道有这些家族的存在吧!不得不说这样的人是最可悲的,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只能靠着自己那一点贫瘠的想象力在揣摩这个世界,所以他居然还会找来明星!”

    还有更多的人也都在嘲笑周铭起来,但周铭面对这些却并不慌张,他只是接着说完了自己的话。

    “这位明星的全名是多米尼克哈鲁斯堡。”周铭说。

    当这句话说出来,立即让所有人都愣住了,显然很多人都意识到了问题。

    就连安德烈他们也都皱起了眉,但他们却依然嘴硬道:“你想说明什么?他是我们哈鲁斯堡遗弃在外的孩子吗?这也是正常的,毕竟哈鲁斯堡过去是很辉煌的!”

    只是安德烈他们尽管嘴上还这样说,但实际上他们的语气却已经不那么确定了。

    周铭冷笑道:“很可惜,多米尼克并不是被遗弃在外的孩子,而是他自己自愿和家族断了联系的。”

    安德烈想反驳什么,不过周铭却并不给他机会,周铭接着说道:“既然你说到家族,那么我就再和你聊聊财团家族吧,像哈鲁斯堡这样拥有古老传承的大家族,的确一般不喜欢暴露在公众视野里,但无论任何家族,也都有必须暴露在公众视野里的东西,比如英国王室的戴安娜王妃,阿拉贡家族控制的豪门巴萨,也就是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

    “这样做的理由是为了培养明星,并在必要的时候为自己的家族产业代言,或者是制造其他的宣传,毕竟一个家族如果一味的低调隐世,那就会和世界脱节,最后必定被世界淘汰!”周铭说。

    随着周铭的话,包括胡安公爵和查理王子都不住的点头,他们都觉得周铭虽然是从华夏过来的,但对他们西方的家族处世之道却也研究很透。

    就像他说的那样,不光是他们,还有其他家族,他们都暗中控制着自己的娱乐产业,不管是体育还是影视传媒,或者是报社杂志,他们总要能保证自己拥有一个对外的窗口,能够引导舆论才行,这样不仅能接收外面的变化回来,同时还能把自己的消息放出去。

    “所以安德烈,你们掌握了家族十几年,难道你们就从来没有发现这个哈鲁斯堡家族的产业少了点什么吗?”周铭凝视着安德烈他们问道。

    安德烈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意识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指着那个多米尼克:“难道说他就是属于我们哈鲁斯堡家族的明星吗?”

    “没错,多米尼克就是由我们哈鲁斯堡家族的经纪公司所培养出来的明星!”

    周铭看着安德烈问道:“现在,安德烈先生还觉得你们是正义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