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身败名裂
    周铭的话如同在现场引爆了一颗重磅炸弹,一下子把所有人都给炸懵了,所有人瞪大了眼睛看着这边,怎么也不敢相信。

    对于多米尼克在这里,所有人其实都知道,不过他们原本以为他只不过是像胡安公爵和查理王子一样受邀过来的宾客,却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样的身份,他居然就是哈鲁斯堡家族培养起来的明星吗?这外人不知道很正常,可那边安德烈和伊法曼那些自诩哈鲁斯堡正统继承人,并且还继承了十多年家族的家伙,怎么居然也不知道吗?

    这就太不可思议了,不过更让人心惊的是多米尼克此刻出现的意义。

    要知道安德烈他们自诩自己才是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人,可他们在执掌家族事务的这十多年来,居然不知道外面还有一个多米尼克,或者他们知道却没办法联系,不管哪一种都是十分丢人的;反而周铭和凯特琳才不过几个月时间就把他请来了哈鲁斯堡,这至少说明安德烈他们是不够负责的。

    结果他们刚才还敢在周铭面前自诩正义,现在多米尼克的出现则狠狠打了他的脸。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他能找到多米尼克这样的人呢?这太丢人了,难道我们在哈鲁斯堡十多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

    “什么多米尼克,我们从来就没听说过有这么个人和名字,居然还是那么有名气的国际巨星,如果早知道我们家族还有这么一位明星,何苦家族企业的明星代言还要被别人掐着脖子呢?如果早能请来多米尼克,我们很多事情都能更顺利了,难道我们所在的是一个假的哈鲁斯堡吗?”

    安德烈身后,伊法曼和梅特涅在呜呼哀哉,而其他人则在不可思议的讨论着,这让安德烈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不对!你说这多米尼克是哈鲁斯堡家族的人他就是吗?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你故意设计的剧目?”安德烈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周铭却笑了:“安德烈你自己不觉得刚才的话很可笑吗?想要证明多米尼克是否属于哈鲁斯堡家族,我想有很多办法不是吗?而一个非常容易被拆穿的事情往往不可能会是谎言,你应该能明白这个逻辑。”

    安德烈的脸色更难看了,他感觉自己的脸被打的火辣辣的,的确就像周铭所说那样,这个事情是很容易证明的,别说是他们了,就是胡安公爵他们这些外人,也都有办法证明。那么一个如此简单的事情,但凡一个脑子正常的人,就不会在这上面造假,因此安德烈的质疑完全是在打自己的脸。

    可恶!这个该死的家伙,但是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夺回我的哈鲁斯堡!

    安德烈内心狂吼,不过还没等他有动作,那边周铭却又说道:“今天多米尼克过来,除了证明这个家伙根本不尽职……”

    周铭指着安德烈说,这让安德烈瞪的眼睛都要裂开了,一种很不安的感觉笼罩了过来。

    “多米尼克自己也有话要说。”周铭这么说着回身对多米尼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安德烈心头顿时一跳,他的眼神里露出了深深的恐惧,如果可以的话他绝不会让周铭再继续下去了。

    那边多米尼克先向周铭道了声谢,随后走出来指着安德烈说:“今天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控诉安德烈这个家伙!”

    现场哗然一片,所有人都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想不到多米尼克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尽管当周铭请出多米尼克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准备要搞事情的,但却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这么直接,搞的事情还这么大,多米尼克上来就直接要控诉安德烈了?

    要知道他用的可是‘控诉’这个词,这是非常严重的,难道今天并不仅仅只是一次简单的会议,还牵扯道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吗?

    然而多米尼克带给大家的震惊却还并没有结束,他接着说道:“当年就是因为他,我们才和家族断绝往来的!”

    又是一颗重磅炸弹,炸的所有人目瞪口呆,他们没想到多米尼克居然是为了控诉当年一些事情,原来他们一直没有回归家族还有什么隐情吗?而且肯定还是天大的秘密,毕竟哈鲁斯堡也是一个拥有上千年历史的大家族,能让多米尼克他们这一支断绝联系,绝不是一般的事情。

    所有人的八卦之火在熊熊燃烧,可安德烈那边却脸色惨白。

    “哪有什么当年的事情,当年我还小,这些家族的事情就不要在这里说了。”

    安德烈试图阻止多米尼克说出来,不过多米尼克却冷冷一笑,反问他道:“怎么?难道你害怕了吗?”

    这句反问如同一根钢针,让安德烈不知该如何回答。

    “虽然你们永远不懂这个道理,但现在我还是要对你们说,不管任何人做错了事情,都必须要自己面对!”

    多米尼克说:“在十八年前,就是安德烈他的父亲联合其他几个人,用很卑鄙的办法把家族产业从凯特琳的父亲斐迪南大公手上抢走,最后还制造他要复辟的假象,逼得斐迪南大公不得不离开阿尔萨斯,永远不能再回来。甚至连最后斐迪南大公去世的消息也隐瞒了,不允许任何人出席葬礼!”

    多米尼克愤怒的在控诉着:“也正是因为他对斐迪南大公做的那些事情,让我们这一支、奥地利那一支和瑞士那一支等几大旁系全都断了联系,为此让家族险些分崩离析!”

    “当年的哈鲁斯堡尽管失去了王冠,但也仍还是首屈一指的强大家族,但就是因为你的贪心,才让这个家族沦落至此!”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和我并没有关系!”安德烈最后还要争辩。

    多米尼克冷冷一笑:“如果只是过去的事情,那或许和你没有关系,但在这十八年时间里呢?你为了自己能继续坐好首领的位置,你不惜出卖家族企业给其他家族来换取他们对你的支持!如果不是周铭先生那次要回股份的做法,恐怕现在的家族企业至少有三分之一的股份是掌握在其他人手上吧?”

    “这就是你安德烈首领所做的事情?”多米尼克说,“所以这说明你和你父亲一样,都只是想要权力和虚名的卑鄙家伙,你们只会破坏和出卖家族,我很难想象,你多无耻才敢在这里说正义?”

    轰!

    多米尼克的话如同五雷轰顶一般砸在安德烈的头上,他失魂落魄后退着,他摇着头喃喃的叨叨着怎么会这样,而在他身后,伊法曼梅特涅还有其他人则都彻底傻眼了,他们都看着安德烈,问他这是真的吗?

    “根本没有这些事,这都是他们对我的污蔑!”

    安德烈咆哮着否认,但他这样也只是做姿态给自己看,是在骗自己罢了,实际问题的答案是谁都知道的,否则当初周铭又为什么要找其他家族要股份呢?

    随后安德烈反应了过来,面对伊法曼和梅特涅怀疑的目光,他又改口道:“我或许的确出让了一些家族企业的股份,但这都是被逼的呀!如果不是他们分裂家族,如果不是他们带走了家族的很多财富,致使家族产业面临资金问题,我怎么会寻求其他家族的合作?”

    “这十年以来我所做的一切你们都是看到的,这个家族一直都是我在撑持着,都是他们太卑鄙啦,是他们宁愿家族沦落也不愿交给我,是他们的错啊!”安德烈大吼着。

    “无耻!”露易丝怒骂道,“如果不是我亲耳听到我无法想象你居然说出这么无耻的话!”

    “一切都是他们的错?你也真敢这样说,你真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吗?”

    露易丝说:“当年是你的父亲觊觎家族的财富和权力,所以才做出那些卑鄙的事情,他甚至看着非常重要的家族产业被其他人夺走,也要给斐迪南大公泼脏水。”

    露易丝顿了顿才又说:“当然这或许和安德烈你并没有关系,但是后来呢?在你父亲把家族交给你以后你是怎么做的?”

    安德烈被质问的浑身一颤,他眼神惊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当年的哈鲁斯堡是多么兴旺,但是你根本没有发展家族的本事,并且由于你的财富和权力都是抢来的,你也很害怕其他人也会这么对你,所以你为了保证自己的权力,就不断的出卖家族的利益,把重要企业的股份以极低的价格卖给其他家族,以换取他们对你的支持。”

    露易丝说:“就因为你的这些做法,导致家族变得越来越衰败,你就是罪魁祸首!”

    “不是的!”

    安德烈突然大吼出声,他疯狂的叫喊着:“我这么做是为了保全家族,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在针对哈鲁斯堡,所有人都比我们强,我只有这么做才能保护家族……”

    不等他说完,凯特琳就打断他道:“你说谎,你分明只是为了保护你自己的权力和财富!”

    “没错,你只是为了你自己,你欺骗了我们!”

    这时伊法曼突然站出来大喊道,然后挥出拳头打在了安德烈的脸上,同时怒骂道:“你这个该死的混蛋,危害家族沦落的凶手,欺骗了我们的骗子,我打死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