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米歇尔劝诫
    “怎么会?你确定真的是米歇尔本人吗?他怎么会来这里?”

    凯特琳很着急的询问管家,显得十分紧张,当然不仅是她,还有陈树叶凝也都很紧张,毕竟他们都知道博纳是米歇尔的人,那么这样说起来米歇尔就应该算是对手才是,可一个对手突然上门拜访,尤其这个对手还是有着法王之称的米歇尔,怎么能不让他们感到紧张呢?天知道他这个时候突然来访是有什么阴谋。

    周铭却让他们稍安勿躁,他表示:“不管远近既然来了都是客人,就欢迎他请进。”

    “可是老师,他可是米歇尔呀!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弄清楚他的目的呢?”叶凝说。

    周铭摇头:“我们坐在这里是没办法弄清楚的。况且,难道就因为他是米歇尔,我们连面对他的勇气都没有了吗?他可不是什么吃人的怪兽。”

    “好!什么米歇尔,我们现在就去请他进来!”嘴快的李阳说着就起身和老管家一起去迎接米歇尔了。

    “周铭你真是一个天生的领袖!”凯特琳突然说道,这让周铭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凯特琳会突然没来由的这么夸赞自己。

    凯特琳微笑道:“我可不是没来由的夸奖,其实刚才陈树和叶凝他们无疑都很害怕米歇尔,但就因为你的一句话,就让他们战胜了害怕,敢于去面对了,如果不是一个天生的领袖恐怕并做不到这点。你可知道在法国乃至全世界有多少人听到米歇尔这个名字都要吓的腿哆嗦吗?”

    周铭耸了耸肩:“或许是我这个人没有信仰吧,我并不觉得他就真比我厉害多少。”

    “没有人能比得上你。”凯特琳说。

    很快米歇尔就被带进了城堡,那是一个身材中等,看上去十分儒雅的中年人,如果戴上一顶小帽子,再出现在卢浮宫这样的地方,人们会很理所应当的认为他是个艺术家,而不是什么超级家族的首领。

    见到米歇尔进来,周铭微笑对他说:“非常高兴见到你,米歇尔王子。”

    米歇尔笑着摆手说:“我的年纪大了,可并不喜欢这么年轻化的称呼了,你称呼我的名字就可以。”

    周铭点头:“好吧,我觉得米歇尔先生这样的称呼也很不错,那么请坐吧,米歇尔先生。”

    随后周铭和米歇尔一起坐下,米歇尔对周铭说:“恕我直言,周铭先生,我没想到自己会能那么快进来,因为在我的预估中,我应该还要再等上一会的,毕竟你们战胜自己的胆怯需要时间。”

    米歇尔的轻蔑让凯特琳和陈树叶凝他们感到愤慨,不过周铭却不动声色说道:“米歇尔先生,你似乎忘记了我是从红色华夏来的,我们党员可是不会害怕一切妖魔鬼怪的。”

    随着周铭这话说出来,能明显看到米歇尔的脸色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显然他也听的出来周铭这么说就是在嘲讽他了。

    不过米歇尔毕竟是米歇尔,只是瞬间就恢复如常了。

    周铭对此也并不奇怪,要是米歇尔这样的人只是因为自己一句嘲讽就愤怒的大发雷霆,那才不正常了。

    “那么不知道米歇尔先生现在是否愿意告诉我你现在来的目的呢?”周铭问。

    “资本世界大战。”米歇尔对周铭说,“刚才我看到胡安和查理从这里离开,我想你一定从他们那里了解到了这个对吗?”

    周铭点头回答:“我知道,他们就是来邀请我跟他们合作的,而且我已经答应了。”

    米歇尔摇头:“知道吗?你不该答应的。”

    周铭笑着问他:“理由呢?总不能说他们和你是敌对关系吧?你知道那样太牵强了。”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米歇尔不慌不忙的说,“从前有一只老虎,他在森林里非常厉害,不管是兔子还是山羊都要绕着他走,他也自称是森林王,后来他觉得自己就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动物了,于是他准备走出森林去看看,然后他来到了大草原上,就被一头路过的犀牛给顶死了。”

    米歇尔看着周铭:“你能明白这个故事吗?或许你在森林里很强,但是一旦你要进入另外一片天地,或许随便一个你不知道的东西就能杀了你。”

    “就像是这次的资本世界大战一样。”米歇尔说,“所有参展的无不是传承百年以上的世界豪门,任何人出手就是几十上百亿美元的,你觉得你在这种级别的战场上能做什么呢?你不觉得自己就是那只自大的老虎吗?”

    米歇尔的话很让凯特琳和陈树叶凝他们感到愤怒,因为他这么说显然就是在嘲讽周铭的不自量力,不过随后周铭的反击却又让他们要笑出声来。

    “或许我的确是那只自大的老虎吧,那么米歇尔先生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呢?”周铭问。

    这个问题让米歇尔脸色尴尬,因为你既然这么看不起周铭,那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劝他呢?直接等着碾碎他不就好了?

    “我只是不想那么麻烦,并且我们”

    米歇尔还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摆手打断了他的话:“米歇尔先生,我知道你是一位非常注重身份的人,那么既然如此就请不要找这种无聊的借口了,那只会让我们越来越质疑你的智商。”

    米歇尔脸上的愤怒一闪即逝,随后又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年轻人永远是这样毛毛躁躁的,其实我是很乐意和你多聊一会的。”

    “很抱歉,我的时间非常值钱,所以我们还是直接讲重点吧。”周铭说。

    “那好吧,我的第一个目的是阻止你和胡安他们的合作,现在似乎晚了一步,你也并不会拒绝,那么我另外一个目的,是要带给你一个消息。”米歇尔说。

    这个答案让周铭感到诧异,凯特琳和陈树叶凝他们也都瞪大了眼睛,他们也不是没想过米歇尔来这里的原因,但是要说带给他们一个消息,这却有些不能理解了,他们不是对手吗?那他还要带什么消息呢?

    “对于你们惊讶的表情我很满意。”米歇尔说,“我的消息很简单,是关于这次资本世界大战的,并且和你们密切相关!”

    听他这么说,凯特琳和陈树叶凝他们的表情都紧绷起来,周铭也严肃道:“愿闻其详。”

    “我知道刚才胡安和查理来邀请你合作了对吗?你觉得他们是带有几分真诚呢?或者直接一点,你觉得你对他们的利用价值在哪?”米歇尔问。

    听到这里,最快的李阳忍不住说道:“你想要在这里挑拨离间吗?这不可能!”

    “挑拨离间?你也把我想的太简单了,我才不屑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米歇尔说,“我今天来这里,的确是为了你们着想的,毕竟胡安他们可不是什么老好人,或者说就算他们是真的很真诚要跟你们合作,但你又如何保证其他人也会是同样的想法呢?”

    “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华夏人,一个没落的哈鲁斯堡家族?恐怕这是你们在他们那里最深的印象吧。”米歇尔说。

    陈树叶凝他们都很不服气,但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因为事实就是如此,尽管周铭在他们眼里很厉害,可对于那些真正的豪门家族而言,他们还是很看不起的,要知道,就是一个博纳,都能把周铭逼入绝地了。

    “所以他们很有可能会把你们当成是炮灰来随意使用,这是我所不愿意见到的。”

    米歇尔说:“因为周铭你打败了我的人,我知道你的本事,所以我不希望你被这样随意使用,所以我决定告诉你,他们这一次的计划和他们准备进攻的方向。”

    “泰国,他们选好的战场是从东南亚开始的对吗?”周铭问。

    “你怎么知道?”

    刚才还信心满满要教周铭的米歇尔瞬间懵逼了,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周铭,他不敢相信周铭是怎么知道这个答案的,难道是胡安他们告诉他的?

    这不可能啊!

    同样作为传统豪门,米歇尔很清楚那些家伙的傲慢,他们是绝对不可能会愿意跟周铭平起平坐的,而既然不是平等的,他们就自然不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