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哪来的神经病
    一月二十日当上午,很多隶属于哈鲁斯堡家族企业的高管被清理,这让所有人惊呼:哈鲁斯堡要干什么?风暴就要来了吗?

    不过渐渐的,人们发现所有被清理出企业的高管都是那安德烈的支持者。。: 。

    原来这就是一次普通的报复行动!或者他也有不普通的一面,仅仅只在半内,那所有安德烈的支持者就全被清理了干净,人们不得不惊呼现在这个哈鲁斯堡的惊人效率,以及行动的果断。更有一些很有眼光的人,觉得现在的哈鲁斯堡,真的重生了。

    “那该死的凯特琳还有那个华夏人,他们就是出尔反尔的‘混’蛋,‘诱’骗我们归顺他们,然后再对我们下手,他们真是太卑鄙了!他们一定会下地狱的,他们会有最恶毒的诅咒!”

    “其实我们早在这样做的时候就知道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们,只是我没想到他们居然会这么快动手,一点也不想维持一段欣欣向荣的合作吗?难道他不怕这样做会导致所有人都人人自危,会害了家族吗?”

    “只有哈鲁斯堡人才会在乎,你觉得一群强盗他们会在乎这些吗?”

    “我真是悔恨呀!当初我们为什么要做出那样的决定,如果我们可以再坚决一些,我们就可以更好的保护我们的家族啦!”

    在伊法曼的别墅里,所有被清理的人都聚集在这,他们都在七嘴八舌的抱怨着叫骂着,甚至还对周铭和凯特琳发出最恶毒的诅咒。

    “一群蠢货!现在你们才知道后悔吗?”

    这时突然一声冷哼震惊了所有人,伊法曼和梅特涅还有其他人都回头看去,顿时瞪大了眼睛,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居然是安德烈。

    “从你们惊讶的表情看来,你们似乎都没想到我会回来,你们也肯定认为我糟糕透了,但是很抱歉,我得到了神秘人的资助,或许我有能力再带领你们去找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复仇了。”安德烈十分自信的,“所以你们怎么样?愿意跟着我干吗?”

    如果是过去,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愿意,不过现在他们却有些迟疑。

    “安德烈,我们曾经背叛了你,现在你还愿意相信我们吗?”有人询问。

    “的确,当你们背叛我的时候,我非常愤怒,我也想杀了你们所有人,但不管怎么,我们首先还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不是吗?除非你们想看到那个该死的华夏人指着我们看啊,那些人好像丧家之犬啊!”安德烈。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摇头,随后安德烈又问他们:“那么回答我吧,你们愿意跟着我向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复仇吗?”

    “我们愿意!”所有人这一次异口同声的振臂高呼道。

    面对这个情况,安德烈扬起了嘴角:既然你希望我这么做,那么或许我会比你想的更出‘色’!

    不过周铭并不知道这些情况了,因为就当哈鲁斯堡开始清理所有高管的时候,周铭已经和苏涵坐上了回国的航班。周铭其实是有资格坐‘私’人飞机回国的,但由于国内的开放现在才刚刚起步,因此对航空这方面的管理会非常严格,‘私’人飞机需要很长时间进行报备,而周铭并不想把时间‘花’在等待上,所以他就乘坐航班回国了。

    “周铭你先休息一会吧,这一次会要有十四个时,我从凯特琳姐姐那里都听了,你在欧洲那边很辛苦,你需要休息。”

    周铭和苏涵并排坐在头等舱的座位上,苏涵一边为周铭做着头部按摩一边担忧的对周铭:“我知道现在哈鲁斯堡家族肯定开始清理那些人了,不过凯特琳姐姐很聪明,还有陈树和叶凝他们的帮忙,我相信不会有问题的!”

    苏涵随后又想起什么:“况且周铭你不是也找了安德烈吗?那个家伙傻乎乎的,都在你和凯特琳姐姐手上输了那么多次了,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周铭轻轻摇头:“对于哈鲁斯堡的事情我并没有担心……或者短期内并不需要担心,安德烈是个聪明人,他不会去做愚蠢的事,这一点从他之前能隐忍那么久才发作就很明显了。我现在反而有些担心国内的情况了。”

    苏涵沉默了,好半以后才:“周铭,国内的情况或许需要一些心理准备……”

    周铭有些惊讶的抬头看她一眼,但还没等苏涵开口明情况,就听身后传来一阵嘈杂。

    “嘿!美丽的‘女’孩,你的美丽超出了我的预计,我觉得我已经完全被你的美貌所征服了,所以等我们到了华夏,我想邀请你共进晚餐,在华丽的酒店,我相信你并不会拒绝我吧?”

    “先生非常感谢您的盛情邀请,但恐怕我并没有时间,所以非常抱歉……啊!先生您干什么,请你放尊重一些……”

    周铭和苏涵回头,就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正在调戏为他服务的空姐。

    周铭皱起了眉:这什么情况?

    不过这并不需要周铭出马,毕竟这里是头等舱,出现了这样的嘈杂,乘务长第一时间就赶到了。

    “这发生什么事了吗?这位先生请你放尊重一些好吗?”乘务长很严肃道。

    但这种严肃显然对那外国人并没有作用,他仍然大大咧咧的拽着空姐的手,一脸毫不在意的:“尊重?我没有直接掀她的裙子已经是很尊重了好吗?你可知道我在我的城堡里都是这么做的。况且我能看上她这就是上帝的恩泽,她居然还敢拒绝吗?”

    “什么上帝的恩泽,我才不要!”那空姐很厌恶的。

    乘务长更严厉了:“这位先生我要你马上放手,否则我就会采取行动了!”

    “采取行动?我倒想看看你们能采取什么行动?自己坐在我的‘腿’上动吗?如果是这样我会很乐意……”

    那外国人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乘务长拿出了一个电击器,他看着那闪烁着的电弧和噼啪声,立即放开了手:“好吧,其实我想我是要投诉他的,因为他刚才给我的东西有问题,刚才我和这位‘女’士要了一杯红酒,可他却给我拿来了一杯可乐,难道你们以为我会分辨不出红酒和可乐吗?”

    “你谎!”那空姐急忙辩解道,“琳姐你相信我,他刚才明明叫的就是可乐,我并没有上错,是他在故意找茬!”

    外国人很恼火的拍了桌子:“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明明是你们的问题,难道要推到我们身上,这就是你们华夏空乘人员的做事方式吗?”

    空姐还想辩解,不过乘务长却示意她不要着急,乘务长上前:“很抱歉这位先生,我们无意推卸责任,那么既然你要红酒,我们这就为您准备红酒,这样的解决方式您看还可以吗?”

    “这当然没问题。”

    外国人随后端起他的杯子又:“不过在此之前,还请你把这杯红酒喝了吧。”

    乘务长皱起眉头,不过最后还是走上前要接过那杯可乐,但就在这时,那外国人突然抬头就把可乐泼在了乘务长的脸上。

    “先生您这是做什么……”

    乘务长的话音还未落,那外国人伸手就从乘务长手上夺来了电击器,然后狠狠电了乘务长一下,随着乘务长一声惨叫就被电倒在地。

    那外国人这时很嚣张的坐会自己的椅子上,双‘腿’翘在了桌板上,扬起头看着那空姐:“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过来给我捶‘腿’?还是你和这个婊子的关系不好,觉得我应该再电这个婊子几下呢?”

    那空姐这时已经被吓傻了,六神无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那外国人这时又冷哼一声:“难道你也想尝尝这个滋味吗?不过比起电棍,我还有更好的‘棒’子哦!肯定会填满你这个漂亮的婊子……”

    “这位先生,请你适可而止吧!”这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那是一个中年人,他穿着一身素布衣服,从他的座位上站起来,一步步朝外国人走去。

    “这位先生,刚才的情况我都听到了,显然是你在无理取闹,所以请你不要再继续下去了,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的,你可知道我是李龙截拳道的传人,当然除非你想接下来的时间在医院里度过。”中年人着把空姐保护在了身后,同时还摆出了李龙的经典造型,“哦打!”

    外国人似乎被吓住了,他举起了双手:“好吧李龙,我可并不想去医院。”

    中年人很满意这个结果:“看来你是一个聪明人,那么就请放下电击器,放了这位可怜的空姐吧。”

    “当然,我输了,这是必须要做的,但是我好像并没有输!”

    外国人着突然‘露’出了非常狰狞的笑容,然后突然暴起拿电击器狠狠按在了中年人身上,他猝不及防也被电倒了。

    外国人十分得意甚至哈哈大笑起来,他还很鄙夷的在中年人身上吐了口水:“没想到吧,愚蠢的华夏人,你真以为我怕了你吗?我看过那部电影,你们这些该死的东亚病夫!你,李龙也不过如此!”

    随后他向那空姐招手:“那么美丽的‘女’士,好像你只能过来了……恩?”

    在他眼中,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狠狠踹在他的脸上把他踹飞了出去。

    “去你大爷的东亚病夫,哪来的这个神经病啊呸!”周铭狠啐一口。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