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你们惹事了
    十个小时以后,周铭所乘坐的航班稳稳降落在首都机场,苏涵挽着周铭的手臂走下飞机,乘务长和空姐在机舱门口再次向他鞠躬致意为他制服那外国人表示感谢。

    “都是同胞,举手之劳而已,我也很看不惯这外国佬的垃圾行径。”周铭摆摆手表示很无所谓,他随后又问,“不过你们把他交由警局的时候最好小心一些,那外国佬很卑鄙的,被他偷袭就很蠢了。”

    在周铭身后的中年人一个踉跄,他百感交集泪流满面,怎么自己到这一刻都还能再被嘲讽一番呢?不就是不小心的装b失败了嘛!

    这时副机长和另外一位男机组成员押着外国佬走出来,他们向周铭表示他们一定会看好那个家伙,绝不会让他再有任何机会逃跑的。而那外国佬则在拼命挣扎,被中年人的袜子所堵住的嘴嗯嗯啊啊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想来不是在骂人就是在威胁,都是很没营养的话,无论周铭还是这些机组人员都没有任何听的兴趣。

    随后周铭和苏涵走下了飞机,然后来到取货口等着拿行李。

    这都是很正常的流程,但当周铭和苏涵正等在这里的时候,突然就见不远处有人气势汹汹的带着很多人朝这边走来。

    “就是那个混蛋!他就在那边,你们一定要给我好好教训他,让他明白自己做出了怎样愚蠢的事,我要打断他的手脚,把他的脸踩在脚底啊!”

    一个外国人在前面嘶吼咆哮着,一群华夏人围在他身旁不停安慰他让他息怒,并表示他们一定会帮他报仇。

    那外国人自然就是周铭在飞机上教训的那个家伙,而其他人则让苏涵皱起了眉:“原来是他们请来的人,看来有些麻烦了。”

    苏涵的话让周铭诧异,但还没等苏涵解释,那些人就已经走到了面前。

    “是他,就是这个混蛋,给我狠狠的教训……啊!你特么又打我?”

    那外国人愤怒指着周铭,手指都要戳到周铭脸上了,周铭懒得废话,直接抬腿就是狠狠一脚踹倒。

    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那边刚才簇拥着外国人的那些人也都懵了,谁能想到周铭一个不爽就直接动手……不对是动脚了呢?这也太夸张了,哪有这样的?你难道没看见我们这边有这么多人吗?

    时间仿佛停滞了片刻,但随后这些人就回神回来了,他们有的蹲下跪下询问那外国人怎么样了,有的在指着周铭的鼻子骂他不懂事,指责他怎么能随意殴打外国友人呢?还有的拿出电话在大声报警,或者招呼周围的人民群众抓住周铭这个凶手,总之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周铭摇摇头叹了口气,知道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看来自己不解决是肯定没法走了。

    苏涵告诉周铭,这些人都是一个叫“绿屋”的组织人员。

    听到这个名字,后面不用苏涵再介绍他已经明白了,因为那在后世可是赫赫有名,是一个笼罩了很多企业家和资本的国内大团体。

    没想到自己才回国居然就和这些家伙撞上了!

    周铭在心里感慨,他倒也不怕,只是自己现在正是要整合国内资本去参加这一次资本世界大战的时候,这个绿屋尽管劣迹斑斑,但不可否认却掌握了巨量的资本,原本也是周铭想要争取的对象,结果现在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看来这贼老天的恶趣味犯了,是不打算让自己顺顺利利的过关了。

    这里是国际航班区域,在机场属于特殊地带,尤其国内现在正处于改革开放的关键时刻,对于首都机场国际航班区域这种国家脸面地方是非常重视的,因此才不过一分钟时间,就有警察快跑过来了。

    他们见警察来了,马上很多人围上去七嘴八舌的指着周铭说起来:“警察同志,就是这个人,是他打了我的朋友,你看他被打的多惨,这可是从法国来的尊贵客人,是来支持我们改革开放的,这种穷凶极恶的坏蛋,一定要把他抓起来,给他判重重的刑!”

    也有人见到警察也壮胆的过来:“你这个恶棍,你打伤了贝莱登先生,我要狠狠教训你!”

    周铭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当在他面前,周铭对他们说:“你们这些人是跪太久站不起来了吗?还是那外国佬是你们的爹,值得你们这样维护?我想你们对自己亲爹恐怕都没这么热心吧?”

    周铭这番话马上让那边炸了锅,他们下意识叫骂道:“你才是爹,你们全家都是爹!”

    只是这样强行认爹的话让周铭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几名机场警察来到周铭面前敬礼说:“同志你好,这几位同志刚才举报说你恶意伤人,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警察同志你好,我并没有伤人,只是正当防卫,这个外国人才是违法乱纪的犯罪分子。”周铭说,“在刚才的飞机上,他曾侮辱我国航空公司的乘务长和空姐,并且还殴打我国公民,请警察同志明察……”

    周铭耐心的解释着,但那边的人却根本不给周铭任何解释的机会,周铭一边解释他们一边七嘴八舌的说着,最后甚至打断了周铭的话。

    “警察同志你和这个凶手狂徒说什么,直接抓走他啊!他就是个恶棍垃圾,打伤了我们非常尊贵的客人,这种人就是要打死他!”

    “这就是个无赖,我们的客人是尊贵的外国人,怎么可能会做那些事情?这都是他编造出来故意诬陷的,就是为了混淆视听,妄图开脱自己的罪责,这种混蛋不能放过他,警察同志你直接抓走他吧!”

    “警察同志你看看我们的客人这么一米八的大高个现在都被他打成什么样了,他根本不讲道理的,这种人就是我们国家的害群之马,快点抓走他!”

    “什么狗屁犯罪分子,什么狗屁正当防卫,你这全都是在放狗屁,我们不听不听……”

    这些人如同一群泼妇围着警察不断叨叨着,让许久没回国的周铭有些颇不适应,好歹也都是绿屋这种国内顶尖资本集团的人,怎么现在就像是一群市井小民一样在这里吵吵呢?太丢人了吧?

    不过他们这样子的做法也确实十分有效,那几名警察被他们吵的头昏脑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这个时候领头的那个才说话道:“警察同志你好,是我炎华公司的,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个人绝对是不法分子,并且他还诬陷我的客人,明明非礼空姐的就是他,为此我刚刚才把贝莱登先生救出来。”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道:“对呀!他就是最可恶的犯罪分子,是个该枪毙的流氓!还诬陷其他人,在飞机上就是他非礼空姐,真是恶心至极这种人!他还打了我们尊贵的客人,你可知道贝莱登先生他是法国的脸面,现在他这么做就是在打法国的脸面啊!”

    面对他们的吵吵,那警察就要做决定了,不过这时苏涵突然站了出来:“警察同志你好,我是苏涵。”

    几名警察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后他们才猛然想起来,马上鞠躬哈腰,带着笑脸问好道:“原来是苏涵女士吗?我刚才就觉得您有些眼熟,没想到果然是您!”

    这突然改变的态度让所有人目瞪口呆,就连周铭也有些惊讶,不过他更惊讶的是苏涵现在是啥身份了,怎么才说出名字就立即被人认出来了?难道是经常能上新闻联播的吗?

    苏涵摆摆手表示无所谓:“没有关系,不过这个案子一定要秉公彻查。”

    这如领导指示一般的话语,那警察忙不迭的说:“请苏涵女士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彻查清楚的……”

    见他这样的态度,那边的人不乐意了,马上插话道:“警察同志你们怎么能这样呢?难道你们有什么关系,所以你们要徇私吗?你这是严重的违法乱纪,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警察则说:“你们难道认不出来吗?这位是苏涵女士,是南晖工业园的领头人,甚至现在还是人大代表在大会堂开会的,我没有徇私,但她的话肯定也有说服力的。”

    那边的人惊讶了,没想到踢到了这么一块硬骨头,不过他们仍不打算放弃。而周铭这也才明白自己离开那么长时间,小涵都是代表了。

    “怎么他是代表说话就有特权吗?我们就没有了吗?你要这样维护她,而且就算他有特权,但我们说的是旁边那个男的,是他在违法乱纪,警察同志你一定抓他起来!如果警察同志你害怕人大代表的话,那我老板可以解决,因为他也是代表!”

    还有人则直接指着周铭说:“你这个垃圾,难道就只配躲在女人身后吗?果然废物就是废物!”

    警察赶到左右为难,最后那外国佬站起来了,他对警察说:“我不知道什么狗屁的代表,但我却能知道他侵犯了我,而我在法国是很有身份地位的人,我现在很生气,我会打电话给大使馆,是你们逼我把这个事情上升到外交事件的,我会让你们知道你们究竟得罪了谁!”

    外国佬很强硬的说,那些警察一听这话脸色马上就变了,因为对他们来说最怕的就是把事情闹大,更别说现在还要闹成外交事件了,那绝对是大事中的大事,如果处理不好他们就要倒霉了,所以他们马上改口说保证帮他,保证把周铭给抓起来。

    这下轮到周铭不满意了,他冷哼一声:“一个大使馆就把你们给吓到了呢?如果我能找来法国总统办公室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