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还想摘下来?
    法国大使赫德的话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当时把所有人都炸懵了,不管是耍赖玩横的外国佬贝莱登,还是坚持崇洋媚外的王局长,他们都愣在那里目瞪口呆不出话来。。

    他刚才了什么?真的是法国总统办公室打了电话,就因为这样的事情?

    之前这个话不管周铭还是苏涵出来,贝莱登和王平他们都当成笑话在听,可现在当赫德出了同样的话,他们却不敢再当成玩笑了。

    要知道一国大使就等同于这个国家的威严,大使同时也是可以随时约见所在国元首的,这样的身份地位让他必须对自己所的每一句话负责,慎之又慎,不可能随便开这种玩笑的,况且更不要一般人也没资格把一国大使叫到面前来开这个玩笑吧。

    “贝莱登先生,这真是你们国家的大使吗?他怎么会帮那个家伙话,还圆了这个谎呢?”有人忍不住声问道。

    “闭嘴!他就是大使先生,我知道,我不许你侮辱他!”

    贝莱登低声怒斥道,虽然他嘴上这么,但实际上他心里也是无比吃惊的,他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什么最荒诞的噩梦,要不然怎么会出现这种离奇的场面呢?那可是大使啊,他怎么会帮那个华夏人话?那个华夏人怎么可能有资格给法国总统办公室打电话呢?

    那是总统办公室,不是哪个地方的邮局,怎么可能自己随便坐次飞机就能遇到呢?而且一般到了那种身份的人也不会坐飞机,而是有自己的‘私’人飞机了好吗?

    不管怎么想,这都是不可能的,但现在却又摆在自己眼前,这让贝莱登感到很崩溃凌‘乱’。

    “大使先生,我很高兴你能来这,但是很抱歉我现在恐怕没办法和你握手。”

    周铭抬起了手臂给他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铐:“虽然我很不想,但这就是你的朋友所造成的,他诬陷我要抢劫他的东西,还要求大使馆向公安局施压要把我抓起来,这让我很不理解,难道这就是总统先生所赋予你在外国的权力吗?无论对错,哪怕是个‘混’蛋无赖也要保护?”

    赫德大使急忙解释:“当然不是这样,我们只会为我们的公民争取正当的权益,这样的行为显然是错的,而且我也根本不认识他,他并不是我的朋友。”

    “大使你你不认识他吗?可是他明明打了办公室的电话。”周铭。

    “那肯定是他认识我办公室的助理或者秘书,请周铭先生您放心,我一定会严查此事的!”赫德大使保证道。

    随着大使这番话,王平刘队还有其他人下意识看向贝莱登。

    怎么原来周铭的话才是对的,之前你真的只是在大使馆里有朋友,你并不认识大使呀!

    那种揶揄鄙夷的眼光让贝莱登想吐血,他不服气的抗争道:“我本来也没有我认识大使先生啊,我一直是在大使馆会帮我伸张正义,明明就是这个家伙要抢劫我,但是这里的警察不公正,我才向大使馆求助的!”

    听他这么,其他人也强撑着面子跟着道:“没错,贝莱登先生他只是在求助,并没有任何干预司法的意思,现在倒是这个家伙,他为什么要打法国总统办公室的电话,为什么要找到大使先生您,还不就是想要为了自己开脱,大使先生难道您要为了他干预司法吗?”

    面对这些话,刘队声询问:“王局,要不我们就赶快放人算了,毕竟我们做错了。”

    原本这位王局也有服软的意思,但他听刘队这么,立即又嘴硬道:“我们哪里做错了?我们并没有错,我们只是在正常执法,这个周铭他就是我们要抓捕的犯罪分子,就算法国总统来了也没用!”

    贝莱登那些人听王局这么,都为他竖起了大拇指不吝赞美道:“王局不愧是富有责任心的好警察,党的好同志人民的好领导,我们会为您送去锦旗的!”

    这些赞美也让王平飘飘‘欲’仙了,他随即对赫德:“大使先生,虽然我很尊敬您,但也请您不要敢于华夏的正当执法,这是违法‘乱’纪的犯罪分子!”

    然而这个时候,突然又有声音传来:“周铭先生我们来帮您作证啦!”

    这一次,不光贝莱登王平他们这些人,就连赫德大使也愣住了,因为这是很柔美的‘女’声,他们顺着看过去,就见几个‘女’孩正急急朝这边跑来。

    见到这几个‘女’孩,贝莱登他们这些人的脸‘色’马上就变了,作为同一伙人,或许他们不清楚贝莱登究竟做了什么,但他们却知道自己是从那些机组人员手上把人要走的,显然就是犯了事了。而现在朝这边来的,她们就是之前那架次航班上的乘务长和空姐。

    原本他们以为贝莱登不过就是找普通人报仇,再加上他们绿屋的势力,他们这么多人,对方怎么都得服软了,却怎么也没想到居然碰到了周铭,并且身边还有一个同样厉害的苏涵。也正是有苏涵在这里,他们才不敢去找一些人,因为苏涵同样能找人,而一旦事情闹大了,他们就不好收场了。

    因此他们才会不断在这里胡搅蛮缠,想要通过这种不断的纠缠和歪理来整治周铭一番。

    事实证明他们的想法很不错,凭着贝莱登那个打给大使馆的电话,王平也的确给周铭戴上了手铐准备拷走他了,但谁知道他们都已经准备庆祝胜利了,就突然发生了变化。

    首先是赫德大使的亲自赶到狠狠打了他们一巴掌,戳破了他们的狐假虎威;好吧要只是这样也只是有一点瑕疵,他们还是可以继续头铁的坚持周铭就是要抢劫,反正死无对证,或者至少现在是死无对证的。

    可哪里知道他们才这么这些该死的机组成员就来了,特么的你们是商量好的吗?

    这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的打脸让他们感到很难堪,而贝莱登都在悄悄的向后退去,想要直接逃跑。

    “贝莱登先生这是要去哪啊?难道是知道自己的事迹要败‘露’,所以想逃跑了吗?”周铭。

    贝莱登整个人身形一怔,没想到周铭会突然这么,而随着周铭的话其他人也都看过来。

    那些目光让贝莱登感觉自己就像是众目睽睽之下的丑一般,扒光了任人观看和品头论足,这让他极其尴尬。

    “我当然没有想逃跑,我怎么会想逃跑?我看是你这个家伙想逃跑了吧!”

    贝莱登有些恼羞成怒了,他站出来指着那边跑过来的乘务长和空姐:“就是这些家伙,她们是和这个周铭是一伙的,他们都想要抢我的东西,快点把他们都给抓起来!”

    乘务长和空姐刚好跑过来,听到贝莱登这么,她们当时就愤怒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呢?居然这么睁着眼瞎话,我们什么时候要抢你的东西,明明就是你在飞机上耍流氓,还出手殴打其他乘客,这位周铭先生是为了航班的稳定才帮助我们机组成员制服你的,你怎么能颠倒黑白呢?”

    相比义愤填膺的空姐,乘务长则理智许多:“这位公安同志,刚才是这些人威胁我们然后从我们手上带走的这个外国人,他原本是我们要移‘交’给机场分局的,不光是我还有整个飞机上的乘客都可以作证,还有那位被他打伤的乘客已经去机场分局报警了。”

    空姐随后附和道:“是啊公安同志您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这样的人千万不能纵容他呀!我们乘务长都还被他打了,他就是个人渣!”

    “我没有!她们是一伙的,所以她们是帮助那个‘混’蛋在污蔑我!”

    贝莱登还在最后死不承认,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再怎么不承认也没用了,毕竟现在机组人员已经到了,还有人去报警了,王平就是再蠢也该反应过来了。

    “你这个垃圾犯罪分子,我差一点就被你骗了!来人,立即把他给我抓起来!”

    王平几乎是咆哮着嘶吼出来,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恨不能直接活剐了这个外国佬,就是因为这个杂碎,自己在这里丢尽了脸。每每想到刚才自己居然还那么帮着他话,那就让自己恨不能去死。

    贝莱登还在拼命挣扎着,并且还向他们的大使求助,但赫德大使却只是冷哼一声:“你简直是法兰西的耻辱!”

    随后赫德大使对王平:“我们一向都是遵纪守法的民族,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我很痛心,我很希望对这种人予以严惩,如果需要,我们大使可以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

    王平这个时候也‘挺’直了腰板:“请赫德大使放心,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什么背景,我们都会依法处理!”

    一套套的完,王平随后看向了周铭,马上堆出一脸笑容:“这位周铭同志,既然误会已经消除,我现在就给你解开手铐了。”

    王平着就让刘队拿出了钥匙,但周铭却不让他打开。

    “王局长,我想你不会是健忘吧?刚才我过了,这手铐铐起来容易,想要再摘下来可就麻烦了。”周铭。

    王平的表情顿时尴尬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