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准备好茶好点心,这可是我最好的兄弟!”

    杜鹏对旁边的值班经理吼道,那值班经理这才如梦初醒的反应过来,随后马上点头去准备了,杜鹏摇头不满:“好歹也是我从其他会所挖来的经理,怎么就这个眼力劲?以后再这样就开了她!”

    苏涵这时也跟着说道:“如果你真想开就不用等以后了,她刚才可还把周铭当成了我的小白脸,后来又把我当成了他包养的金丝雀了。”

    杜鹏正要坐下,听到苏涵这番话一下又跳起来了,怒瞪着一双眼睛:“什么?这个愚蠢的女人居然敢这么评论你们,我不会放过她的!”

    杜鹏骂骂咧咧的就要出门去把那个值班经理叫来,周铭却拦住了他说:“行了别咋咋呼呼的了,我让她说两句没关系,不过既然这是你的店,千万让这些服务员记住了,不管任何时候都不能在背后评论顾客。”

    外面还没走远的值班经理一个踉跄,泪流满面,她觉得自己好歹也是高级私人会所里出来的,并且还是杜鹏亲自挖来的,也是面过各种大场面的,哪会那么不堪呢?还不都是碰到了你这样的怪胎,如果不是苏涵那样的身份地位,哪会让她们这样好奇呢?

    不过这话她们可不敢在周铭和杜鹏面前解释,只能说这些大佬已经不是自己能理解的层次了。

    “好了坐下吧,比起这个我更关心在机场的事情。”周铭看着杜鹏,“那个叫贝莱登的外国佬还有接他的绿屋究竟是怎么回事?小涵现在都已经是全国代表了,这很厉害,但他们好像却并不害怕。”

    随着周铭这番话说出来,刚才还活跃不已的杜鹏顿时沉默了。

    这让周铭意外却又是在意料之中的,他能想到绿屋很厉害,却没想到厉害到了这种程度,让杜鹏都压力山大。

    周铭并不催促,只是等着杜鹏的话。

    杜鹏压力大到想拿出烟来抽,但想想他最后又放下了,他告诉周铭:“如果单论绿屋其实并没有什么,但他背后的牵扯却范围很广,让人十分头疼。还有更重要一点,周铭你应该知道,我爷爷在去年就已经退下来了,像谭千军和陶国令这样的事情我可不能再碰了,更何况这次的绿屋可比他们要更难缠。”

    周铭先是一愣,随后笑了:“瞧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就好像我回来就要做点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样。”

    杜鹏一脸鄙夷的看着他说:“你老大这种事情做的还少吗?想想从我认识你,你做的哪件事不是让我爷爷和杨老他们很头疼的,谭千军和陶国令的失败,还有你建立的乡镇工业园,哪一件不影响了全国的政治和经济布局,你这还不叫惊天动地吗?”

    周铭两手一摊:“可这是很必要的啊!就算没我他们也仍然会倒台,我只是让杨老他们更快的下定决心罢了。”

    周铭注意到了杜鹏话里的重点:“所以就是因为陶国令那边的倒台,所以国内的那些资本就联合起来选择并转移到了隔壁的沧海市对吗?”

    杜鹏先是惊讶得要跳起来,不过随后就释然了:“就是这样,看来小涵全都告诉你了。”

    周铭笑了笑不置可否,其实周铭想说苏涵并没有告诉自己什么,而是自己原本就知道。

    华夏第一经济案件!公开涉案金额超过五百亿,实际涉案金额超过千亿,背后所承载这个案件的就是这个绿屋组织。

    那可是新千年左右震惊全国的特大案件,周铭在前世还愤青的年纪也关注过的。

    正是这样,周铭的机场外第一次听到他们这个组织的名字,就有些怀疑,因为在周铭的记忆里,绿屋这个组织是在一年后才正式成立的,现在听到杜鹏的话,周铭才明白又是自己造的孽。

    毕竟这个绿屋是搞走私的,陶国令同样是搞走私的,显然就是陶国令的倒台,让国内的走私资本急于寻找下一个合作对象,绿屋就因此崛起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只是自己加快了这个脚步!

    周铭在心中叹息,随后他拍拍杜鹏的肩膀对他说:“我的兄弟你放心吧,我这次回国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拉拢国内的资本财团们,筹措资金准备参加马上开始的资本世界大战,什么绿屋红楼,我并没有对付他们的兴趣。”

    “真的吗?”杜鹏看向周铭的目光中满是狐疑。

    “你大爷的!”周铭没好气的一巴掌拍过去,“我这还要骗你吗?你也不想想我只是个商人,并不是正义感爆棚的超级英雄啊!今天和他们在机场门口的冲突只是个意外。”

    周铭说的是实话,毕竟国内不同于国外,尤其自己的父母还在国内,如果不是必要,周铭没必要和他们对抗。当然更重要的是经过赫德大使和绿屋的事情,周铭也有些看透了,觉得历史都有他自己的规律,自己还是不要去改变的好,况且自己就算有能力也真的打垮了绿屋,最终也会和陶国令一样,天知道再出来一个什么牛鬼蛇神。

    周铭可没兴趣做这个反犯罪先锋,还是老老实实的收拢资本,准备即将开场的资本世界大战吧,在此之前还是不要搞事的好。

    况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绿屋不管这个组织是烟是白,但至少他拉拢了一大批国内资本,这是周铭所看中的。

    “资本世界大战,这是什么?之前就听周铭你老大在电话里提起过,但是我却始终无法理解,因为真正的世界大战是动枪动炮动飞机坦克的,那么资本世界大战怎么搞?”杜鹏很费解的问。

    周铭笑着给他解释:“其实都是一样的,只是资本世界大战当然动用的是资本了。”

    随后周铭就给杜鹏解释资本投资模型,还有如何动用资本对经济进行冲击然后从中获利,最后再介绍全世界的财富分布,以及各大财团家族相互之间的关系。

    周铭在茶楼里和杜鹏侃侃而谈,这一次他并不打算惹事,只想顺顺利利的通过绿屋然后联系到其他的国内资本,最后把这些资本统合到一起,但很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周铭不想找事,但事却仍然主动找上了他。

    首都机场分局的审讯室里哀嚎声不绝于耳,毕竟这个年代不比各种改革的后世,公安内部的审讯可没那么文明,面对一些该修理的混蛋,警察叔叔还是会上一些手段的。

    突然一群凶神恶煞的大汉被带进了审讯室,守在门口的公安有些诧异:“刘队这什么情况?怎么还把拘留所里的家伙给带过来了,这是要给那些家伙准备什么套餐吗?可里面有个外国佬,不会有事吧?”

    带人来的就是今天在机场和周铭见过面的刘队,他看了里面一眼很不屑的冷哼一声。

    “今天整的就是那个外国佬,今天他可把咱们王局得罪的够呛,还有其他那些家伙,都得往死里弄,不弄服他们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刘队突然随后想起什么又说道:“不过我们这里毕竟是首都机场分局,表面形象还是要维护的,如果有人问起来你知道该怎么说吗?”

    那年轻公安马上立正道:“当然,我们怀疑他们涉嫌和另一个案件有关。”

    刘队夸他一句聪明,随后又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声惊慌失措的惨叫,刘队看了一眼咬牙道:“今天害我们丢尽了脸面,这些可恶的家伙!”

    这个时候,突然外面一阵吵嚷,刘队很诧异的抬头看去,就见他们分局的王局长正点头哈腰在陪着两个领导模样的人进来,其中一个刘队认识,那是他们的顶头上司齐副厅长。

    王局长很快来到刘队面前,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你这个刘建国,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把我们尊贵的外国友人给抓回来?现在还要进行审讯,你还有没有一点大局观和国际主义意识了?现在我们的外国友人在哪里?是不是在里面接受审讯?我命令你马上把他给我放了!”

    刘队被王局长这一套怒骂直接给骂懵了,虽然他不明白这是在干什么,但却能明白肯定出事了,于是他马上打开了审讯室的大门,正好看见一个壮汉正脱了裤子压在一个外国人的屁股上。

    顿时场面一片诡异的死寂。

    “啊!这是怎么回事?贝莱登先生这是怎么了?你们怎么能这么对他,快点去救他放了他啊!”一个中年人惊叫道。

    “你们怎么能对外国友人随意滥用刑罚?我强调了多少次要文明执法,杜绝一切刑罚,可是你看看你们现在就在干什么?还不快给我把贝莱登先生给解开,难道要我亲自动手吗?”齐副厅长也说。

    随着他们发话,刘队马上抽出了警棍一马当先冲进了审讯室拉开了那个壮汉,对着他一阵乱捶。

    和齐副厅长一起过来的中年人则急忙跑过去慰问被刚刚解开的外国佬。

    “贝莱登先生我很抱歉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没有受伤吧,你需要我做什么都可以说。”中年人说。

    “周铭!”外国佬咬牙切齿道,“这个混蛋,我不会放过他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