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厉害的周铭
    燕京饭店位于首都著名的王府井旁边,正对面就是大会堂,出正门右转就是天.安门以及中南海,也是因此燕京饭店固然不是首都最贵也未必是最好最完善的饭店,但他仍然可被称为是燕京第一饭店。

    上午十点,周铭苏涵和杜鹏一起来到这里,今天他们在这里有重要的会面。门口大堂经理已经在等着他们了,并亲自带他们去往早就定好的包厢。

    由于燕京饭店经常会用于接待不适合入住国宾馆的客人,因此这里的包厢可不是其他饭店那种四四方方的小房间,而是一个小型的宴会厅,一般都会预留出三到四张桌子的空间;周围是用半透明的屏风交错的围着,让人有很不错的视野,不至于像在普通小包厢里那种压抑感,同时还有非常精美的装饰。

    杜鹏为周铭定好的是谭家府,这是燕京饭店最高档次的包厢,也是请的传承百年的著名谭家菜传人掌厨,这基本可以算是国宴的规格了。

    他们只在这里等了一会,他们所宴请的客人们就陆续到了。

    “杜鹏你好啊,让你们久等了,苏涵还是那么漂亮,我真希望自己能年轻三十年啊!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周铭先生吧?你好你好,之前对于你的名字就已经如雷贯耳了,今天总算见到真人了。”

    一位中年人走进包厢分别和周铭苏涵杜鹏握手问好,周铭也向他问好。

    根据之前杜鹏和苏涵的介绍,周铭知道这位中年人是远洋集团的董事长和党组书记余高。

    周铭过去对国内的资本情况并不了解,尤其还是这种吃着国家饭的央企,恐怕就是国家主席,都不一定能准备了解这些企业的能量。

    就像这远洋集团,或许听起来就只是一个航运公司,了不起就会和港城那边的船王们一样,当然吃着皇粮会比他们要更滋润一点,但后来通过杜鹏了解更深入一些,周铭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首先远洋集团在成立三十年以来,就是不断吸收了各路的民间资本和其他央企资本逐渐壮大起来的,并且借着自己全世界的航运优势,是第一批走出国门的进入世界资本市场的企业,甚至在自己去港城之前,远洋集团就已经在国际资本市场上进行操作了。

    其中最出名就是去年在新加坡借壳上市,狂卷十亿美元投资的惊人之举了,就连华尔街都不得不关注这支国际市场的新兴力量。

    而今年远洋集团还计划在港城韩国美国和欧洲陆续成立多个控股公司,更多的参与国际金融市场的运作。

    不过比起这些事情,周铭更关注的是远洋集团在背后推动成立招商银行和太平洋保险公司的事,因为这是财团发展的必经之路,而远洋集团通过银行和保险公司辐射其他行业,就已经具备了一个大财团的雏形了。

    远洋集团绝对是所有中央军里数一数二的强者!

    这是杜鹏对他的评价,要知道杜鹏的关系可不一般,通过他家里的关系,他是能了解很多外人到死都不可能了解的隐秘。

    而在这种情况下,杜鹏都给出了这样的评价,由此可见这个远洋集团的强势。

    当然除了远洋集团,还有中粮和四大银行的董事长和党组书记也都先后到场。

    对于这些大人物的到场,饶是燕京饭店见多了大世面的经理也都忍不住紧张起来了,毕竟这些人太可怕了,他们联手绝对可以引起一场蔓延全国的经济地震。

    “不愧是杜鹏大少爷和苏涵代表,恐怕也只有他们才能有这么面子请到这些人了。”

    燕京饭店的经理看着这宴会大厅里的一位位企业巨头无不惊讶感慨,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她当场傻眼了。

    只见这些大人物都落了座,周铭苏涵和杜鹏也回到包厢内坐下,这时远洋集团的董事长余高首先站起来举杯敬向周铭:“我谨代表我自己还有其他央企同志,感谢周铭同志的帮助!”

    在余高的带头下,其他四大银行和中粮等央企的董事长都站起来向周铭举杯表示感谢。

    这让燕京饭店的经理彻底懵逼了,这是……搞错了吧?为什么这些大人物要向那个人敬酒呢?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也不怪她看不懂,毕竟她只在国内,周铭原本在国内的知名度就不高,再加上他这几年还不在国内混,因此这燕京饭店的经理开始只以为这是杜鹏和苏涵的跟班或者只是普通朋友,毕竟苏涵在崛起前是草根阶层,有几个乡巴佬朋友也正常。

    就算再不济也会是求他们办事的人,可她万万想不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居然才是今天宴会的主角吗?尤其还是这些大人物主动敬他的酒?

    这太夸张了吧?

    燕京饭店的经理感觉这种话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可现在这事却就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了自己眼前。

    那么这个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什么他能有这样的待遇?之前还以为余高这些央企老总过来是看在了杜鹏他们的面子上,原来是看在这个人的面子吗?

    其实不说这经理这么惊讶,就是周铭自己也给吓了一跳,因为他可不觉得自己在国内有什么知名度,怎么这些家伙就来感谢自己了呢?周铭想疼了脑袋也不明白自己和他们究竟有什么交集啊。

    周铭看向苏涵和杜鹏,只见他们也都是一脸搞不清楚状况的茫然。

    对面余高看出了周铭的疑惑,只好先放下了酒杯:“很抱歉周铭同志,看来我们都太唐突,恐怕吓到你了。”

    周铭摆摆手表示:“这并没有关系,只是我很好奇你们这是为什么?因为我的确不记得我曾经帮助过你们,或者说过去的我就算想这么做恐怕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余高摇摇头:“周铭同志你太谦虚了,只是你一向低调,但实际上你所做的很多事情都很影响深远。”

    随后余高就给周铭娓娓道来,其实说开的也没有什么惊人内幕,无非就是余高他们当初成立招商银行的时候遇到了很大的阻力,直到远洋集团通过成立港城招商局拉拢外资的手段,才勉强成立。

    不过虽然招行的牌子最终挂出来了,但一度遭到了深发展和他身后的资本力量的打压,在90年代以前处境都很糟糕,甚至一度他们都想放弃南江这个特区,直接北上滨海甚至首都燕京了。直到周铭干掉了谭千军和陶国令,导致深发展背后的资本力量出逃,才让招行有了喘息的机会。

    “现在招行已经是最成功的商业银行啦!”

    余高说到兴奋之余都自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这都是归功于周铭小同志你啊,如果不是你帮我们搬走了挡在我们前面的石头,恐怕我的道路不会这么顺利!”

    “原来如此,没想到我居然还帮了你们的忙吗?看来这杯酒我也有必要喝了。”周铭也喝了一杯。

    这时余高又说:“如果只是因为招行的事情我会很感谢你,但却不会认为自己欠了你一个人情,更不会那么想见你和你谈合作的事情了。”

    周铭点头明白余高说的就是事实,通过前世的记忆周铭很清楚就算没有自己,招行依然很强势,自己只是让他的强势来的更早了一些,像余高这种人会感谢自己,但却并不会认为没有自己不行。

    余高又喝了一杯:“另一件事就是关于前苏联恩……或者说是北俄吧,你知道我们远洋集团虽然名字是远洋,但却并不意味着我们只搞航运,事实上我们还借助着远洋公司的渠道和很多国家开展贸易往来,前苏联就是我们最重要的一个贸易伙伴。”

    随后的事情就让周铭更没想到了,很早以前就有人看出前苏联的产业配置有问题,就开始和前苏联进行双边贸易,拿轻工业和农业产品去换他的重工业产品。

    这种贸易一直在维持着,虽然远洋公司和他的合作伙伴们通过这种贸易赚了很多钱,但主动权却一直被苏联人握在手上,这让他们总是低声下气的很糟糕,为此余高还在背地里骂苏联人不是东西。

    后来当前苏联解体,远洋公司第一时间嗅到了天大的商机,余高在几个月内往前苏联的首都克里斯科派了上百组考察队,想要在前苏联解体的时候大捞一笔。

    周铭点头,不得不说余高的眼光还是很准的,伴随着前苏联的解体,的确有很大的一笔财富被爆出来了,但由于北俄人依然存在骨子里的骄傲,他们看不起华夏人,因此远洋集团很难达成什么交易,这让余高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急的跳脚,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

    这很正常,毕竟不管谁看到面前地上有一地金子,但自己却没办法抓一把,恐怕都要发疯了。

    不仅如此,远洋集团身为央企,面对一个轰然倒了的超级大国,恐怕还会有一些其他的任务,比如趁机弄点先进的军工产品或者技术人员这些,不过这就不是周铭所了解的了。

    但不管是哪个任务,余高派出的那些工作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法完成。

    后来还是周铭,是他拉拢了北俄的资本寡头,让这些人重新认识了华夏人,同时也爱屋及乌的对余高的态度有了转变。

    “当时我亲赴克里斯科,见到了卡列琳娜女士和伊尔别多夫先生,他们都是北俄最顶尖的资本寡头,是他们告诉了我,我必须要感谢周铭同志你,否则我根本连和他们面谈的机会都不会有。”余高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