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宴请的变故
    周铭心中感慨万千,眼下这个情况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毕竟在特区南江那里解决掉陶国令顺手帮了余高的大忙还情有可原,但自己去北俄参加刀塔计划就是一次意外了,那个时候周铭可并不认识卡列琳娜,麦塔和对前苏联的经济战争也只是停留在网上的传说。

    就算后来通过陶国令留下的联系方式,周铭找到了卡列琳娜了解到了刀塔计划,那也是单纯的想从中捞一笔,天知道居然还帮了余高这么大忙。

    不过想想这也正常,前苏联这么一个**oss突然倒了,自然是谁都想扑上去咬一口了,西方资本作为主宰,那么国内的资本自然也不甘于落后,至于还有国家层面的事情,那就不是周铭所了解的了。

    自己前脚在北俄帮助那里的寡头资本们截留下了那么多财富,他们自然会投桃报李,对其他华夏人抱有好感,更不要说这里主持大局的是卡列琳娜,别的不说,就冲她对自己的感情,也给余高他们提供很大的帮助和便利,当然还着重提到了自己。

    这个卡列琳娜居然还做了这样的事!

    周铭在心里暗叹一句,他知道卡列琳娜这么做是在给自己攒人品,而余高显然也很给力的记住了,于是才会有现在这一幕了。

    “我很庆幸能给予你们帮助,虽然我自己也没想到。”

    周铭说着主动端起自己身前的酒杯一饮而尽,随后他又倒了一杯酒,端起来对大家说:“刚才那杯酒是为我们能有这个缘分,是你们敬我的酒,我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委,这酒不能不喝,而接下来这杯酒则是我敬你们的,为的是接下来我要说的事。”

    余高和其他人都端起酒杯,余高喝完说:“周铭同志但说无妨,只要不是违反纪律的事情,我们想我们都还是能商量的。”

    “只怕接下来我要说的事关重大!”

    周铭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才接着开口道:“资本世界大战,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就是有很多个像远洋集团这样的财团在一起通过资本和商业手段进行互殴,基本模式就和对前苏联的掠夺一样。”

    “其实很多经济危机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这种资本世界大战的结果,而接下来的资本世界大战将会在东南亚开始,我想要参与这场战争,但单凭我一个人的实力却又根本不够,所以我今天邀请各位来,就是想邀请你们一起来参与这次战争,和我合作。”周铭说。

    随着周铭这番话说完,现场突然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很显然他们都已经了解资本世界大战是怎么回事了。

    看来还真是不同人不同命啊!

    周铭面对这样的情况心里无奈的想着,自己在外面那么拼死拼活才知道资本世界大战的消息,没想到国内这些家伙就已经知道了,甚至还可能比自己接触的更深。

    不过仔细想想这也正常,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代表了国内的顶尖财团,同时余高和他的远洋集团还是华夏最早一批一直睁眼看世界的人,连陶国令都能和麦塔先生直接搭上线,那么余高这样身份的人,又怎么会不和其他贵族交好,再通过他的渠道了解这些呢?也只有自己这种草根出身的家伙才不会被这些圈子所接纳和认同吧,就算自己帮助凯特琳夺回了哈鲁斯堡,但哈鲁斯堡已经没落了,否则胡安和查理王子就不会那么直接的来找自己做炮灰了。

    “周铭同志,其实不瞒你说,你刚才对我们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

    当周铭胡思乱想的时候,余高终于开口了,显然这些人种是以他为核心的,余高对周铭说:“但是这次资本世界大战我们却并不打算介入。”

    对他这个答案周铭并不感到意外,尤其是猜到他了解资本世界大战以后。

    “那么原因呢?”周铭很平静的问道。

    余高面对这个问题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起了周铭:“你真的了解这种资本世界大战吗?还是只是听某个贵族的邀请,说是有这么一次盛会,然后你就要参加了呢?”

    周铭听出余高这话里有话,所以他没有急着说什么,而余高则接着说:“但是我参加过!”

    “这倒让我惊讶。”周铭很严肃道,“那么结果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似乎并不乐观。”

    “何止是不乐观,简直是糟糕透顶!”余高说,“我知道周铭同志你买过港股的股指期货,那么你肯定还记得87年的那场莫名其妙的股灾对吗?其实那就是那一次资本世界大战的结果。”

    周铭点头表示了解,关于这件事胡安和查理王子去哈鲁斯堡的时候曾和他提起过。

    “只是那次资本世界大战的规模很有限,因此所造成的影响也十分有限,但那个有限也是相对于的。”余高随后转了话锋,很沉重道,“因为那次我和其他一些国内资本也参与了,并且我们损失惨重,最后直接造成了国内的经济动荡,影响很坏。”

    “就是88年的物价闯关失败?”周铭问。

    余高露出了苦笑:“其实那次物价闯关是能成功的,但由于我们在国际市场上损失很大,直接导致国内的财富吃紧,最后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最终引发社会动荡,但好在中央处理及时,否则我们就是华夏的罪人了!而原本远洋集团的董事长也是因为那件事遭到了处分,我才能接任的位置。”

    周铭心里很唏嘘感慨,没想到在88年的物价闯关背后还有这么一段隐秘吗?而在物价闯关失败后,严重的通货膨胀和不断攀升的物价还直接造成了很大的社会动荡,最后连累到一位总.书记的下台。

    这一切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但如果仔细想想却又的确是彼此相联系的。

    “所以有了这种前车之鉴,你才不愿意再招惹这样的事情了。”周铭说。

    “周铭同志请你注意,并不是我不愿意招惹这样的事情,而是这个国家这个华夏正在改革开放的关键时刻,根本经不起第二次的物价闯关失败了,也不会再有第二位总.书记会被丢出来背锅了。”余高纠正道。

    周铭点点头:“的确,现在国家的发展正是需要资金的时候,不光是几个特区,甚至全国各个单位省份都在伸手要钱,这个时候怎么还能拿财富出去参加资本世界大战呢?能平稳崛起非要以小博大,那是赌徒心态,如果成功了还好,失败了会更惨。”

    周铭说到这里却又突然一转话锋:“但是我有一个问题,就算上一次参与资本世界大战真的输的很惨,但也不应该要整个国家来兜这个底,就算要国家来兜这个底,也不应该会造成全国范围的经济社会动荡,这太严重了,是不是还发生了别的什么事呢?”

    余高对此摇摇手说:“周铭同志你这个问题很尖锐呀,但是我劝你还是不要再追问下去的好。”

    “这是为什么呢?难道这里还涉及到了另一个秘密吗?”周铭问。

    “因为当你得知这个问题的答案以后会绝望的!”突然有人回答道。

    “是谁?”杜鹏马上站起来追问,因为回答这句话的人并不是余高,而是一个从外面进来的中年人。

    杜鹏看到这个中年人,他的脸色立即就变了:“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真没礼貌,你应该叫我一声赖叔叔才对。”

    那个中年人说,随后他慢悠悠的走进了宴会厅,他先向余高示意一下:“很抱歉了余高老兄,我因为刚才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来晚了一些,才让你陪着这几个小家伙说了那么长时间的故事。”

    “这并不重要,现在你来了,那么这里就交给你了。”余高说,他最后还伸手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那中年人这才坐下来在周铭面前,苏涵忍不住娇斥道:“你是谁?我们并没有邀请你,请你离开!”

    中年人吧唧嘴啧啧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周铭居然还需要一个女人出头,自己只敢躲在背后瑟瑟发抖吗?”

    “你……”

    苏涵气不过要说什么,周铭却先拦住了她,然后看着中年人叹了口气:“原来今天这次宴会就是一场阴谋,那么余董,就是你之前说的你对招行和在北俄的事情也是假的了?”

    “那些是真的,只是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你真以为那些事情就能让我对你感激涕零了吗?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余高很不屑的说,“实话告诉你吧,就算没有你,我的招行依然会成为最好的商业银行,我也依然能从北俄拿到更多,甚至比现在还要多,就是因为你,才让北俄没有崩溃彻底!”

    “所以你以为我会感激你?除非你能把北俄的那些财富全送给我!”余高说。

    面对他这些话,杜鹏和苏涵都气得要发抖:“你怎么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那些本来就是周铭从刀塔计划中截留出来的,原本就不是你们的,现在北俄人能对你们那么好,你们怎么反而还能怪起周铭来呢?你这也太无耻,太是非不分了吧?”

    “所以你们还是小孩,很幼稚根本不懂世事。”中年人随后转向余高,“好了余高老兄,你也没必要和一个小孩置气。”

    他最后又面对周铭道:“那么这位叫周铭的小孩,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你可能还不认识我……”

    不等他说完,周铭就打断他道:“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你这个走私犯。”

    听到周铭这么说,杜鹏立即忍不住的扑哧笑出了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