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赖星城
    “好几个周铭,还真是胆大包天呀!”

    对面中年人紧咬着牙说,他的脸色铁青,一副要把周铭给扒皮抽筋的样子,而在杜鹏在旁边只开始的时候扑哧笑了一下,然后就马上捂住嘴不发出一点声音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周铭很莫名的两手一摊:“很抱歉,我说错了什么吗?”

    “你并没说错什么,只是年轻人你似乎忘记了祸从口出这句话,你可知道因为这句话,你彻底得罪了我。”中年人说。

    周铭做出很惊讶的表情:“啊?原来是这样吗?我以为我早就得罪你了,否则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破坏我和余高他们的宴会呢?虽然我并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

    中年人眼皮不自然的抽搐了几下,周铭那故作天真的语气在他听来简直就是对他的无情嘲讽,拿他当三岁小孩,简直让他气的要发疯。他抬起手指着周铭想说什么,但最后却都没说出口。

    “这位大叔你慢点,如果不知道要说什么就先别说好了,你可以端着一个碗去旁边自己坐着,我们这边说完了再找你。”周铭说,随后还真的拿一个碗并夹了点菜递到他手上。

    “你特么是白痴吗?还是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是白痴?”

    中年人很直接把碗砸了,他还想说些什么,不过却被余高拦住了,余高对他说:“赖兄弟不要那么动怒,何必和这些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在余高的劝慰下,中年人这才慢慢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余高这时站出来说:“周铭小同志我想你刚才的话可就错啦!他可并不是来破坏我们宴会的,因为我们的宴会根本不存在,又何谈破坏呢?”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知道吗?其实我根本不在乎你是否能记得我的恩情,我今天是带着谈生意诚意来的,目的仍然是参加资本世界大战……”

    不等周铭说完,中年人就狠狠打断他道:“真是笑话!你以为就只有你知道资本世界大战,只有你能参与吗?我告诉我同样也知道,并且我们了解的要比你更深刻,你没有任何在我们面前装b的资本!”

    余高也说:“当然如果你可以把你从北俄拿到的那万亿财富都交出来,我们也可以带你加入这次资本世界大战,这可是一笔好交易,因为你拿别人的钱就能赚到自己的收益,这不是你一直都在做的吗?”

    “可是你忘了你在北俄,是卡列琳娜帮助你达成一些合作了吗?现在居然还这么对周铭说话,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苏涵忍不住骂道。

    余高冷笑道:“你真以为几句好话就能让我感激涕零吗?那些原本就是我的,就是因为你们在前苏联的所作所为,才会让我的工作变得更困难,还想让我感恩你们,我没有直接骂你们就已经是很克制了!忘恩负义?你们也只适合生活在无忧无虑的象牙塔里,你们这些幼稚的孩子!”

    “这些都无所谓,只是我觉得你要跟着这个走私犯去参加资本世界大战,未必是好事。”周铭提醒道。

    “跟着他没好事,难道你就有吗?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余高很鄙夷的说,“你真以为自己带着金融班去了国外喝了几年洋墨水,就能指点天下了吗?我告诉你你还差很远,我是真的在国外金融市场里操作过的,我们会比你这个菜鸟更懂!”

    最后余高恨恨的一甩手:“算了和你说这些也没用。”

    说完余高就和中年人一起离开了,还有其他四大行和中粮的老总,他们尽管想说什么,但最后却也叹息跟着走了。

    余高和中年人一起走出了谭家府,余高问中年人对周铭有什么看法。

    “这些年轻人就是自大,以为自己年纪轻轻爬到了现在的地位就是天下第一了,浑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居然还想我感激他,真是不知道自己算哪根葱了!”余高说。

    中年人冷哼一声:“那就是个幼稚的蠢货!这种无勇无谋的家伙根本不足为惧,要不是忌惮杜鹏的关系,我告诉你我今天就要让他跪下叫爸爸,否则他都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随后中年人拍拍余高的肩膀对他说:“你放心吧,贝莱登先生那边已经帮我们在国外开好了户头,并且资本世界大战的操作我们可以跟着进行的,不会有问题,你就等着收钱吧,大把的钱!还有你们四大行和中粮集团,任何跟着我一起投资的合伙人,我都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余高和其他人都露出了笑脸:“这就是我们选择赖兄弟的原因,我们等着自己的财富。”

    ……

    与此同时在谭家府内,气氛很压抑,尽管他们刚才并没有真的吃什么亏,但那种被人算计的感觉还是很不好的,更别说余高还是那样的忘恩负义了。

    “那个余高我真不敢相信他居然是远洋集团的董事长,怎么可以这么过分?明明他自己都说了我们是对他有恩的,尤其是周铭,卡列琳娜和我说过她是真的和远洋集团有合作的,可为什么最后反而还坑了我们?真是混蛋!”苏涵很为周铭抱不平。

    “虽然说一个人的位置越高,就应该越聪明,但更多时候是性格决定的,或许如果他没有这种心思,就不可能成为远洋集团的董事长了。”周铭说。

    杜鹏则来到了周铭身旁说起了另一个事:“真是没有想到啊!周铭你老大居然真的敢称呼他是走私犯!”

    “因为据我了解他好像就是搞走私的吧?不光是起家,甚至是在公司做大以后,他仍然在走私,不光自己在做,他还贿赂了很多人给他的走私保驾护航,大有把走私做到更大做到全国的架势。”

    周铭说的就是实话,从他见到中年人进来的第一眼他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赖星城。

    赖星城就是周铭之前在机场碰到的绿屋的创建者,也是前世响当当的人物,华夏大地最大的走私犯,关于他的案件还成了涉及面最广规模最大和金额最大的经济案件,可以说就算是在案件尘埃落定的十年后,提起他的名字也仍然是家喻户晓的。

    周铭就是从这个年代过来的,怎能不知道这个人,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呢?

    杜鹏点点头:“这我当然知道,不过也正是这个原因,他才更痛恨这个称呼。”

    周铭叹口气说:“其实我是想好好和他谈谈的,甚至对于机场的事情,如果必要我也可以道歉,但他现在的态度摆明就是来找事的,那我可不能再惯着他了,只是没想到他的手伸的远比我想的要远。”

    周铭的确是这么打算的,不管前世那个案件的涉案金额有多大,周铭都是没打算要和他多接触的,所以才首先让杜鹏请来了余高他们,却没想到他们居然已经和赖星城走到一起了,甚至还配合着一起给自己挖了个坑。

    这样的情形已经超出了周铭的记忆,或者说原本这个事情就比曾经新闻里说的要深,又或者因为自己的原因,已经让事情起了更大的变化;甚至更有可能是两者都作用在一起了。

    杜鹏表示了解,毕竟他也不傻,明白赖星城今天既然敢这么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这里,就不会是什么好事,那么自己何必还要继续低声下气在他面前呢?直接怼回去才是最爽的!

    “周铭你说这个事情是不是和那个叫贝莱登的外国人有关?”杜鹏突然问道。

    这话提醒了周铭和苏涵,毕竟那天来机场接贝莱登的就是绿屋的人,那次因为周铭的嚣张,贝莱登肯定受了很多罪,如果他和赖星城的关系很好,甚至他就是赖星城参加资本世界大战的联络人,赖星城就更要出手帮他了。

    苏涵摇摇头:“应该不会吧?我相信周铭,那个贝莱登肯定不是什么真正的贵族,赖星城没道理会那么重视他。”

    “不管那个贝莱登是什么来头,但现在既然赖星城已经这么过分了,我们就必须想想办法了。”杜鹏问周铭,“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要先把赖星城给对付了?”

    周铭想了想,然后先没有回答,而是先问了目前国家对打击走私的决心。

    得到了答案以后周铭才说:“如果国家没有这个决心或者这个决定不够就还是先观望一下吧,毕竟他们可不好扳倒。”

    周铭是这么说也是这么想的,这倒不是周铭仁慈,而是稳重,毕竟在他的印象里赖星城似乎是被一封几十页的举报信给弄倒的,但周铭却觉得事情肯定没那么机简单。怎么说赖星城不是一天就突然崛起的,为什么之前的举报信都石沉大海,怎么就这封被递上去了呢?尤其这几十页的举报材料,也不可能是一个普通人能准备详细的。

    所以那么既然自己暂时不了解这个秘密,那就还是不要随意出手的好。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杜鹏问。

    周铭想了一下回答:“还是再继续找找其他人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