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敷衍
    (鞠躬感谢“水煮天下90”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尽管第一天的情况很不理想,但是第二天周铭苏涵和杜鹏仍然还是再出发去找其他人了,毕竟周铭这一次回国的目的就是为了尽可能的聚拢资本,以便在接下来的资本世界大战中能做出更多的事情。

    当然由于昨天宴会的挫折,他们就放弃了把所有人一起约来的想法,而是一个个上门拜访了,这么做一来是未必每个人都有时间,二来也是表示对他们的尊重。其实昨天之前周铭就曾想过为什么以杜鹏的身份就能约来那些大人物,最关键那些大人物还同时都有时间,后来想想那就是坑啊!

    既然有了这种事,那么就肯定要换策略了。

    工业总公司就是杜鹏带着周铭和苏涵去找的第一个单位,相比远洋集团这种通过远洋航运在外布局的外向集团,工业总公司就是国内的老牌央企了,包办了建国以来几乎所有的军工生产,还有国内的大型工厂甚至核工业核电站这些,可以说从飞机到坦克,从重型机床到核工业,全部都是工业总公司的下属集团公司。

    由此这个工业总公司的实力可见一斑,不说这个公司对于国家多么重要,就说这四十多年里,他垄断了几乎全国的重工业产值,这所创造的财富就不可小觑。

    前苏联依靠重工业在解体时被爆出了26万亿的财富,华夏固然不是超级大国,建国时间也比前苏联要短很多,但依靠着比前苏联更多的人口和更积极的建设,还有华夏人固有的勤劳,所创造出的财富无疑也是很可观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杜鹏才会选择工业总公司作为第一个拜访对象。

    “这个工业总公司可是央企中的老大哥,他掌握着很庞大的财富,但同样也因此傲视其他央企,所以可能会没有那么好打交道。”杜鹏对周铭说。

    周铭点头对此表示理解:“就是原来我所在的760厂的普通工人,面对周围的农民都会带着傲气,那这么大规模又很老资格的工业总公司,有点自己的傲气很正常。”

    随后他们走进了工业总公司的总部大楼,在传达室警卫的带领下来到了楼上的会客室,不一会一位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而一向玩世不恭的杜鹏,在见到这位中年人进来,他立即站起来主动上去握手:“李叔叔您好,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周铭知道这位中年人就是自己和杜鹏要找的工业总公司总经理李树平了,于是周铭也跟着站起来和他握手问好,尽管相比昨天的一把手,这位李树平只是工业总公司的二把手,由此工业总公司的傲气可见一斑。

    “你叫周铭?我可认识你,在北俄的克里斯科还有墨西哥都做了很了不起的事情。”

    李树平笑着夸了周铭一句,这让周铭有些意外,因为从他能准确说出地方,证明他是真了解,不是随口一说的。

    李树平随后让周铭苏涵和杜鹏坐下,他接着说道:“我对于你们的来意都知道了,说实在的,我个人对于你们这么年轻就敢于挑战国际资本和西方豪门的勇气感到震惊,我个人也很想帮助你们,毕竟这对国家是有好处的,但是很可惜,国家政策并不是儿戏,我们必须要保证国家财富的稳定,不能孟浪轻掷。”

    “我想你们这么聪明,一定能明白我的意思吧?”李树平问。

    周铭哪能不明白呢?他虽然没有真正在体制内待过,但也接触过很多,因此也能听明白这种弯弯绕的说话方式:无非就是我支持你们去做,但别想要我出钱。

    “我能明白,不过李叔叔,毕竟我们的实力非常有限,如果只是我们参加的话,恐怕并不能起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甚至可能起不到作用,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才会找李叔叔你,希望能给予我们一些帮助。”周铭说。

    李树平点点头:“我知道你有困难,但是有困难并不是随便向国家伸手的理由。”

    李树平随后犹豫了一下:“但是凭着我和杜鹏家里的关系,我也不可能完全坐视不理,所以我会象征性支援你一些。”

    李树平说着拿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信封放在周铭面前:“工业总公司是国家企业,不可能直接给你钱,这个工业证券公司是我朋友经营的金融企业,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下,这些金融活动是被放开了,所以他们是可以转移像几百万这种大宗资金给你们的。”

    “只有几百万吗?这些根本不够。”周铭说。

    “这已经很多了,年轻人不要太贪心了。”

    李树平随后站起来了:“好了我还有事先失陪了,杜鹏如果你朋友愿意在燕京游玩的话,可以随时找我的秘书,他会负责期间的全部费用。”

    李树平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看着他离开,苏涵很不满的嘟囔道:“什么嘛,就只愿意出几百万吗?这什么老大哥央企!还有那个所谓的证券公司,我看就是他或者这个工业总公司的吧。”

    杜鹏被苏涵这句嘟囔吓得都要跳起来了。

    “我的姑奶奶你可得小声一点啊!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地方,万一要是被李叔叔听到就麻烦啦,你不想又得罪了赖星城现在又要得罪工业总公司吧?”杜鹏说,“况且李叔叔根本不了解你们,他能拿出这些钱来已经很难得啦!这还是看在我家老头子的面子上啊!”

    随后杜鹏又说:“周铭你老大是怎么想的?”

    周铭似乎有些怔怔出神在想着什么,听他这么说才恍然反应过来:“我的想法啊,再去下一家吧。”

    “我真是拿你们这两口子一点办法都没有啊!”杜鹏哀嚎道。

    周铭苏涵和杜鹏很快离开了工业总公司,他们选择的第二个地方是煤炭总公司,正如后世周铭所了解的煤老板一样,现在的煤炭总公司也是很有钱的。

    不过和之前在工业总公司一样,煤炭总公司对待他们的态度也并不算积极,同样是一位总经理出面接待了他们。

    “之前杜鹏也已经说过你们的事情了,其实就我本人来说,我对你们这么年轻就敢参加这种什么资本世界大战是很支持的,但奈何我是国家干部,我不能拿着国家的钱给你们挥霍,那样是犯了错误的,但杜鹏的爷爷对我有知遇之恩,这个忙我也一定要帮,那么你们可以通过这个号码联系这个人,他会给你们一笔钱的。”

    同样的这位总经理的处理方式和之前的李树平几乎是如出一辙,也是给了他们一个联系方式,让他们去找他拿钱。

    随后周铭他们离开了煤炭总公司又连续去了两家其他公司,相比工业和煤炭总公司,他们的态度更加冷淡,甚至还有些嘲讽。

    “杜鹏,我们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是很有雄心壮志的,但是资本世界大战,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吗?难道谁都可以拿着钱参与进去吗?别开玩笑了,如果我真那样做才真的是个笑话了!”

    “你们懂什么是资本世界大战,你们了解这其中有多少门路又有多少危险吗?还是你们就只是头脑发热?你这么做是在害我,如果不是你爷爷,我根本不会见你!”

    离开这两家公司,时间已经是临近中午了,他们去到了最后一家公司。

    “我们上午最后要找的这位王叔叔和我父亲的关系非常好,不过他现在才有时间,我相信他的态度会和之前那俩不一样的。”

    杜鹏对周铭说,然后带着周铭和苏涵来到了北方证券公司,也见到了杜鹏的那位王叔叔。

    相比之前,王叔叔的态度的确不同,他也向杜鹏他们讲出了不一样的话。

    “你们要尽可能的拿到更多的资本然后参加资本世界大战,这是个好事,但这不是我见你们的重点。”王叔叔突然话锋一转,“你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杜鹏当时就愣住了,他没想到王叔叔居然上来就是这么一句话。

    王叔叔从杜鹏的表情知道他并不明白,于是他提醒道:“从现在的时间来看,恐怕你们是已经去找了其他人,也同样问了他们是否能支持你们对吗?但是效果并不理想。”

    这下杜鹏马上反应过来了:“王叔叔你是说有人故意在搞我们?”

    王叔叔点了头:“我在回来的时候,就有一个身份很高的人给我打了电话,让我不要掺和你们的事情,所以我想其他人肯定也一定接到了电话,并且你们再去找其他人,恐怕也会是这个结果。如果身份够,会由这个人亲自打电话,而要是身份不够,那么恐怕底下的人就能摆平了。”

    “肯定是绿屋和那个该死的赖星城,就只有他们会做这种事情!”苏涵也很愤愤不平。

    “所以我劝你们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或者暂时不要再做这种无用功了,因为你们很年轻,你们有的是时间和机会,过了这次还有下次。”王叔叔说,“当然如果你们这次一定要我帮助,那么我也肯定不会什么都不做,但一样会很敷衍,我这么说你们都明白了吗?”

    杜鹏和苏涵都陷入了沉默,而周铭则仍然怔怔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