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吾日三省吾身
    离开了北方证券,周铭苏涵和杜鹏来到了旁边胡同里的一家私房菜里吃午饭。

    他们才坐下,杜鹏就首先问道:“周铭你老大是什么情况?怎么好像一直出神,有点不在状态啊?这可不像我过去所认识的你了。”

    苏涵也紧张起来了:“是呀周铭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呢?今天早上你都没怎么说话,是不是从法国回来的时差还没有调整好,所以你精力不济呀?我们可以多休息的,就算资本世界大战的事情再紧急,这点休息调时差的时间总还是有的,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你可千万要注意呀!”

    周铭先愣了一下,随后笑着摆摆手说:“没有,你们想多了,我只是突然在思考一些事情,没什么身体不舒服的。”

    不过苏涵和杜鹏却没那么容易就糊弄过去。

    “周铭你老大怎么到了这会突然又思考起来啦?今天可是我们去拜访那些叔伯的重要日子,你这样会错过机会的呀!就不能先把眼前应付完了再思考吗?”

    相比杜鹏的呜呼哀哉,苏涵更关心一些:“周铭你在思考什么呀?如果你有什么不放心或者身体不舒服的一定要告诉我,我们都不会逼你做什么事的,就算这次资本世界大战错过也没关系,只要你能好好的,我有信心就算错过了,周铭你未来肯定还是全世界最棒的商界大亨!”

    “停停停!”周铭只好坦白,“其实从昨天回去我就一直在想,最近我是不是太被动了,不管昨天的约人宴会还是今天的上门拜访,都好像是在求人一样。”

    周铭想了想接着说道:“或者说的更远一点,在法国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虽然那是其他资本家族不断针对的结果,但似乎是我更有些放不开手脚了,好像有些患得患失,比不上过去我借高利贷做国库券,还有在港城交易港股股指期货时的不顾一切,更没有在前苏联解体时的果断了。”

    说到最后周铭重重叹了口气:“我感觉自己的顾虑变得越来越多,不如以前那么浪了。”

    杜鹏立即瞪大了眼睛,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我的天!周铭你老大不会是认真的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国外做的那些事吗?如果你这样都还叫放不开手脚患得患失,那其他人就都是住在套子里的人啦!”

    “当然周铭你借高利贷去做国库券的事情我也知道,那很疯狂,但问题那个时间已经过去了!”杜鹏又说,“那个时候你一无所有,甚至你还面临你们厂里所有人的嘲笑,你必须去拼,可现在情况不同了,你已经走出来了,你手里掌握的财富达到了上万亿,当然需要顾虑更多了。”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周铭指出来,“过去是光脚的所以无所畏惧,现在穿上了鞋,难道就要把自己给套住了吗?为什么不能继续浪下去呢?”

    周铭是真心这么想的,正如孔子门生的每日三省一样,周铭要给自己评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反省自己了,而不会固执的认为自己就是上帝之子,做什么都是对的。也正是这个原因,当昨天的宴会被赖星城完全颠覆以后,他回去就在思考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自己好像越来越胆小了。想自己才重生的时候,还敢借高利贷去做国库券,还敢只身闯北俄的白宫,还敢在战争期间越过火线去伊拉克,现在为啥就不敢有这种骚操作了呢?

    周铭知道那是因为自己重生的优势在消失,毕竟国库券自己是知道收益的,很清楚就算是借了高利贷,自己仍然能赚很多;北俄和伊拉克的情况也是如此,但是随着自己对世界的影响越来越大,尤其是在接触到了那些自己前世在网上都接触不到的世界,知道了有资本家族这种存在以后,自己似乎就迷茫了。

    就如同自己刚才说的那样,自己拥有的越多,也就越害怕失去了,尤其是面对未知的事情,自然就瞻前顾后,这说好听了叫谨慎,说难听了就怂。

    周铭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家,即便马上退隐江湖,也依然能过的非常滋润,什么资本家族什么资本世界大战,不管他就是了,自己就做自己的富家翁,想去会所玩嫩模就去会所,想去大学找校花就去大学,随便带着烟.卡去4s店里装装b,似乎也能过了这辈子了。

    这对于很多人而言已经是不敢想象的日子了,但自己可不是一般人,自己可是比中了头彩还难得的重生回来啦,都已经是一个超神的开局了,难道不加把劲推爆对面基地,难道等着对手反打回来吗?要知道所有的资本家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狼,自己已经拥有这么多财富,根本躲避不了。

    既然这么中头彩的一次南柯一梦,那自己还怂什么?继续浪下去就是了,这样才能无愧于自己重生这一次。

    杜鹏并不知道这些,于是他听到周铭这番话当即愣住了,很不能理解的说:“你还想继续浪下去?这难道还有什么办法吗?想来想去就只有找这些人合作这一条路的,那个时候你还能借高利贷,现在这样你就算想借高利贷,恐怕也没人有能力借给你了。”

    “所以这就是我现在思考的问题。”周铭说,“我觉得我必须得甩掉这些思想包袱,继续浪起来,这样才能打出一些骚操作。”

    “你还要继续浪起来?”杜鹏很无语了,他随后转向了苏涵,“小涵你也帮我好好劝劝这个家伙。”

    苏涵对周铭说:“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杜鹏无奈扶额:“我真是被你们这两口子给打败啦!”

    周铭哈哈笑着表示这才是自己的女人,随后他也对杜鹏说:“我说你也别这么一副死人脸,我能察觉到这一点是很幸运的,要是继续这么下去才真的糟糕啦!”

    “随便你怎么说吧,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我们还要继续接着去拜访那些央企的掌门人吗?”杜鹏问。

    周铭面对这个问题略微考虑了下:“你老实告诉我,这些掌门人真的可以完全做主他们的央企吗?”

    “说可以也可以说不可以也不可以。”杜鹏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周铭知道杜鹏是不会故意给自己一个绕口令一样的答案,所以他没有急着说话,就等着杜鹏接下来的话,而杜鹏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开口了。

    在杜鹏接下来的话里,周铭知道杜鹏这么说是有他的道理。

    按照华夏的传统政治形式,不管任何人问鼎天下都会对功臣进行大规模的分封赏赐,华夏是新形势的现代国家,但也仍然跳不出这种政治延续,毕竟功臣不封不赏那多寒人心啊。

    但现代国家又不可能有诸侯国这种封建东西,因此这种大型央企,就成了很多功勋家族的分封领土。将这些家族的掌门人放进这些央企当高管,只赚钱不碰政治,一般比较稳妥,同时央企也有编制,如果想从政也可以随时转型,这样的分配让这些功勋家族很乐得接受。

    从这方面来说,这些家族几十年的经营,是能做这些央企的主的,但同时华夏是一个现代国家,不会真的把掌握国家命脉的央企,真的交到这些家族手里。

    因此中央也经常会挥舞着名为法律的大棒,狠狠敲打这些功勋家族,并且还会用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互调,或者其他明升暗降的方式,让这些人活动起来,不至于让他们有时间真的把一个央企经营成自家的私人企业,更别说这些企业的控股权和话语权永远在中央了。

    正是这些原因,当某位家族掌门人成为某央企董事长的时候,的确拥有很大的话语权,并且可以对央企的大事进行决策,这些都是中央默许的,但要说这个央企就是这个家族的私人领地了,那却不行。

    这也就是杜鹏说的也可以也不可以了。

    “原来如此。”周铭考虑了下,“那我们就不必再找了,反正既然已经有人打了电话在针对我们,那再找其他人的结果肯定也一样,就没必要自己去找不痛快了,明天我可以和小涵去爬长城,如果杜鹏你爷爷或者杨老他们有空的话,我也可以找他们打牌下棋。”

    杜鹏感到有些讶然:“那资本世界大战呢?你还要找资本合作者的事情怎么办?”

    周铭对此很大度的摆摆手:“这些都可以先放放了,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何必急在一时呢?况且就算没有合作者又能怎样?不是还有杜鹏你吗?凭我们现在所拥有的资源,照样能打趴那些外国佬!”

    杜鹏倒吸了一口气,很惊讶的看着周铭。

    如果要是其他人,杜鹏肯定很鄙夷,但现在面对周铭,他却从周铭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凛然不惧的气势,他是真的有这样的信心和能力。更重要的是,杜鹏从周铭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不同于之前带着些许暮气的活力,好像真的五年前那个在南江天不怕地不怕的周铭又回来了。

    “而且我觉得既然有人要找我麻烦,那他肯定会准备一个套餐的。”周铭又说。

    杜鹏意识到了:“周铭你是说他们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吗?”

    周铭点头:“所以我就等着看他们接下来的把戏就是了,我不着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