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山雨来前风满楼
    (鞠躬感谢“风神羽少”的月票支持!)

    在海关总署对面的贡院大街上竖立着一座绿皮大楼,这就是被称为“绿屋”的星城集团北京办事处大楼。

    在普通人眼里,这座绿屋就是一般的大型集团办公楼,但对于一些“业内人士”而言,他们却知道这里是怎样一个纸醉金迷的销金窟,这里不仅桑拿房卡拉ok厅和小型电影院等休闲设施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专门的情调酒吧和好几个特色舞池。

    同时这里所有的用品设备都是高档货进口货,哪怕只是一个抽水马桶都不马虎,整栋不足五千平米的大楼总投资居然超过五亿元,并且这还是在平均月薪只有几百块的九十年代初,由此星城集团的实力可见一斑。

    集团的董事长赖星城就坐在五楼的舞厅内,一位身材窈窕的女人,穿着非常暴露和性感的旗袍,趴在赖星城背后,轻轻的给他捏肩。谁也不敢相信这个女人就是时下以人美歌甜和清纯著称的歌星,但她为赖星城捏肩的手法,比起职业技师也不遑多让。

    而在赖星城面前的舞池里,有好四对男女正在跳着贴面舞,他们有个共同特点,所有男的都戴着面具,而女的都是精挑细选出来和男人身高相匹配的美女,她们穿着各种不同的服装,或把头埋在男人的肩上,或和男人调笑着什么,甚至还有主动把手伸进男人裤子里的,一派少儿不宜的画面。

    突然舞池的大门打开,一个穿着小西装,看上去像管理人员的女人走进来,路过女人都叫她“姐姐”,赖星城也马上站起来了。

    “老板,贝莱登先生已经休息好了。”她对赖星城说。

    赖星城点点头,他先招呼了舞池里几个人,然后出门来到了四楼的按摩室里。

    才推开门,顿时一副很刺激的画面扑面而来,只见一个外国佬仰躺在按摩床上,身上盖着一条薄毛毯,一左一右的搂着连个女人,两条冰柱般的美腿夹着两条毛腿,不难想象这薄薄的毛毯底下是怎样香艳的景象。

    见到赖星城进来,那外国佬马上坐了起来,浑然不管刚刚伺候他的两个美女的走光。

    两个女孩惊呼出声,但立即遭到‘姐姐’的呵斥:“你们难道还有什么是老板没见过的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丢人!”

    赖星城则摆摆手,示意她把两个女孩给带出去了,赖星城坐在外国佬面前。

    “你这里的女人味道不错,我很喜欢。”外国佬点烟说道。

    “只要贝莱登先生您喜欢,我随时可以给您送来更多,包括上次您在路上看到的那个女孩,我已经查到她是北外的学生。”赖星城谄笑着说。

    “原来是这样呀?不过照你这么说那应该不是你的人,你也能办吗?”外国佬问。

    赖星城脸上的谄笑更浓重了:“当然没问题,这些女人存在的意义不就是给您的吗?况且能有机会伺候像贝莱登您这样大人物,那是她们的无上荣幸,请相信我,我一定会帮您把事情办好的。”

    外国佬满意的点了头:“我对此当然毫不怀疑,不过比起这些,我更在意那些事情都办的怎么样了。”

    赖星城对此表示:“当然都已经办好了!我已经找人和其他资本集团打过招呼了,不会有人和周铭合作的。并且只要贝莱登先生您把您的投资方案告诉我们,我相信他们会一定都把资金投到我们这里来的。”

    “这可真是太好了!”外国佬说,“赖先生你可真是非常认真负责的合作伙伴呀!”

    “那都是贝莱登先生从国外给我带来的运气。”赖星城说。

    “不过只是这样那还不够。”

    外国佬突然说道,让赖星城一下没反应过来,不明白他这么说的意思,外国佬接着对赖星城说:“赖,你可知道我在那该死的警察局究竟经历了什么,我现在只想杀死那个混蛋!所以如果只是阻止他融资,那就太轻松了,我要让他后悔和我作对!”

    赖星城想了一下说:“我知道他有一个八宝粥厂,并且他的父母好像就在这个企业里。”

    外国佬咧嘴露出了很残忍的笑容:“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呀,那么我们就拿这个企业开刀好了,知道吗赖,如果不是你阻止我,我一定会杀人的。”

    “当然明白我尊敬的贝莱登先生,只是他们的命永远不如您。”赖星城说。

    外国佬摆摆手:“既然知道了就快去做,还有再给我换两个女人进来,我现在一肚子的邪火,需要漂亮的华夏婊子来发泄!”

    “我一定会帮您办好的,祝您玩的开心。”

    赖星城一边向外国佬很谄媚的说着,一边退出了外国佬的按摩室。

    外面,他的女经理在等着他:“老板,里面的情况怎么样?贝莱登先生还有其他的要求吗?”

    赖星城摇头表示:“没有,你就把前几天招进来的那俩女孩给他送去就行,还有就是那个周铭,他是真的惹到我们的贝莱登先生生气了,所以我们必须要他倒大霉才行。”

    “可怜的周铭呀!你可不要怪我,要怪就只怪你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等着哭吧。”赖星城狞笑着说。

    ……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周铭和苏涵开车来到了燕京最负盛名的古长城山脚下。

    作为最早开放的长城景区,尽管这才是休闲匮乏的90年代初,但古长城这里的设施已经十分完善了,更重要的是现在大多数普通人的经济条件并不算好,长城这里并没有后世的旅游大军,当然游客的稀少也能让长城更贴近原貌,砖石上不会有那么多的到此一游。

    周铭和苏涵买票上山,但才过了检票口,却发现山上有一群人正在急急忙忙的往下走,这让周铭和苏涵有些奇怪。

    “你们这是组团爬长城下来了吗?”周铭好奇问道。

    路过的是个中年人,他也愣了一下,他打量了周铭和苏涵两眼:“你们也是要上长城的游客吗?那我劝你们还是马上回去吧,因为要下雨了。”

    他说着指指头顶上,抬头望去,果然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乌云密布了,烟压压一片。

    “这一会从停车场上山的功夫,没想到天上居然这么多乌云了吗?明明刚才上来还是晴空万里的。”周铭有些意外。

    他听周铭这么说,突然表情有些尴尬起来:“那恐怕是我们要和你说抱歉了。”

    周铭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这天气变化还和他有关不成?

    中年人接着说道:“因为在这长城上其实除了单纯的长城,还有一座八郎庙的,据说里面供奉的是这座山的山神,一般这八郎庙是并不开放的,但今天我们单位的一小同志不懂事,非要去八郎庙看看,当然这本身没什么,但他最可气的是还不小心打翻了庙里供奉的香炉,这就麻烦了。”

    “惹怒了山神,所以山神就会降下狂风暴雨吗?这可是很无聊的说法。”周铭说。

    “我们原本也没当回事,我们也是党员不相信这种事情,但是你再看现在,也确实是天烟了,我们不得不提前下山了,毕竟我们是来爬长城的,可不想被淋成落汤鸡。”中年人说,“所以你们就放弃今天爬长城吧,和我们一起下山,等天晴再来也一样,也就一个门票钱……诶?你去哪里?”

    中年人说着还准备带周铭和苏涵下山,却看见周铭在向他道谢后却反而往山上走去,这让他很不理解了:“这位小同志你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我说这是山神的愤怒,这山上马上就要下雨啦,而且还是狂风暴雨的那种,你怎么还往上走呢?”

    周铭回头笑着说:“谢谢大叔,不过我是党员,我可不相信这种牛鬼蛇神的事情,况且我来的时候看过天气预报了,今天不会下雨。”

    “我说你这个小同志怎么就这么犟呢?你没看到这天上都已经烟成这样了吗?这明显就是狂风暴雨的前奏嘛,好吧就算你是瞎子难道你也感受不到旁边吹的风吗?这就是山雨来前风满楼的架势啊!”

    对于周铭的不信任,中年人感到有些恼火,不过随后他似乎也反应过来自己和年轻人这种置气有些很跌份,于是又说道:“我知道你是舍不得那几块钱的门票,不过天有不测风云这是没办法的,几块钱浪费了也比自己淋生病了要强啊,而且就算你自己不关心自己,难道你还不关心你身旁的这位女同志吗?”

    周铭闻言转头问苏涵:“这位大叔说待会可能会下雨,但我觉得应该不会,你愿意继续跟我一起爬长城吗?”

    苏涵毫不犹豫的抱住了周铭的手臂,重重的点头:“我愿意!”

    那中年人无语了,甚至有些恼羞成怒了:“你们这是在玩我吗?我都告诉你要下雨了,你难道是瞎子看不到吗?”

    周铭微微一笑:“我当然看到了,不过我仍然相信他不会下雨,要不然我们可以打赌。”

    中年人先是一愣,随后更恼火了:“打什么赌?你神经病啊,好心当成驴肝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