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毒八宝粥
    “为什么那个家伙没有淋雨?为什么我们这些躲雨的都淋了一身湿,反而那个迎着雨去爬长城的家伙没有被淋呢?这也太不公平啦!”

    “要我说那个家伙肯定是在长城上面下雨的时候躲进烽火台啦,所以他才没有被淋到,然后下来跑我们面前装b,这种行为真是蠢爆了,也只有那种死要面子的人才会这么做,他肯定就是这样的!”

    “可是他好像并没有真的被淋到雨啊,我们都是在这里一直看着他爬到最高烽火台的,整段长城只有他们并不会看错,就算是雨下到最大的时候他们也都没有躲进烽火台,好像这场雨就只是下在山下的,长城上并没有下雨,这也太针对我们了吧?”

    “啊!早知道我们就不出来了,跟着他们一起继续爬长城多好,结果我们才爬了一半就要下来躲雨,现在躲雨也没躲了,还不能爬长城了,这才是最心塞的啊!我们继续爬长城还没事啊,那我们还下来干什么?我们还笑话别人是傻b,结果我们才是最大的大傻b啊!”

    长城山脚下,那群人一片呜呼哀哉,那中年人脸色铁青,因为劝周铭不要爬长城的是他,带头嘲笑周铭的是他,最后要等在这里看周铭笑话的还是他,然而最终成为笑话的却也是他。

    更重要的是周铭似乎根本没把他当回事,很无辜的拍拍屁股就走了,也没嘲讽他也没在他面前装b,这让他十分受伤。

    不过周铭也真的没再管他们直接离开了,毕竟周铭今天来长城也只是心血来潮,并没有准备什么,现在从长城上下来,自然要回去了。

    “周铭你现在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了吗?”坐上了车,苏涵问道。

    “看来你也看出来了。”

    周铭笑着说,的确就像苏涵问的那样,周铭在听到山上要下雨以后还执意要上山,就是要给自己树立自信的,否则要按昨天以前的想法,既然要下雨,就干脆回去算了,几块钱门票就更是笑话。

    周铭爬长城并没有看过天气预报,但今天的天气到了山脚下都还是不错的,然后要上山就听中年人他们说打翻了什么香炉就要下雨就要放弃爬长城?那不是笑话吗?周铭这一次就不愿意服这个软,偏偏要爬长城看看是这个莫名其妙的神厉害,还是自己的决心更强。

    这听起来是很任性的,但周铭这么做也是在给自己打气,毕竟现在绿屋那边对自己的封锁也很厉害,给所有大央企都打过招呼,让自己找不到合作伙伴。

    这不就像是长城上烟压压的乌云吗?如果自己怕了退缩了,那自己就不可能爬上最高的烽火台了,但自己没有害怕,就能爬上最高的烽火台,那么对绿屋那边也一样,不管他们要做什么,自己也都一定能解决。

    “看他们的样子,肯定是山上下雨山下没下的,连老天爷都向周铭你低头了,什么绿屋什么赖星城,他们肯定都不会是你的对手!”苏涵很有信心的说。

    周铭伸手捏捏苏涵的俏脸:“我当然相信这一点,而且我现在可不用你再给我打气啦!”

    随后汽车启动,周铭和苏涵离开了长城,突然周铭身上的传呼机响了,是杜鹏打来的传呼,说是出了大事让他马上回来。

    “看来周铭你的想法果然没错,那个外国佬和赖星城那边果然没有善罢甘休。”苏涵说。

    “不知道他们是怎样一个利益共同体,不过没关系,不管他们要做什么,我都接着就是了,我不怕他们针对,就怕他们什么都不做。”周铭说。

    一个半小时后,周铭和苏涵回到了杜鹏经营的会所。

    杜鹏在大堂里焦急的走来走去,见到他们回来他立即感慨总算回来了。

    “手机在长城那边没有信号,不过我接到你的传呼马上就赶回来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这么急急忙忙的。”周铭问。

    “是你的娃娃笑八宝粥和钙酸奶出事了。”杜鹏说。

    钙酸奶?

    周铭对这个名字有些惊讶,苏涵告诉周铭那是周铭出国以后娃娃笑新推出的产品,并且根据李庆远的计划,他希望能通过酸奶产品的成功来带动娃娃笑这个品牌进军饮料市场,因为据他估计这个市场以后大有作为。

    “李庆远说现在国内的饮料市场是一个正在兴起的新兴市场,并且国内并没有一个真正立足于饮料的国产品牌,或许健力宝算一个,但他更注重饮料的保健效果,各种小饮料品牌导致质量参差不齐,他希望能借助酸奶的销售让娃娃笑在饮料市场站稳脚跟。”

    苏涵又说:“并且我也亲自带着会计走访过全国,通过分析计算的确饮料市场是有很大潜力的……”

    周铭摆摆手表示他并不怀疑他们的决策,因为其实这也原本是他成立娃娃笑就做好的决策。

    周铭心里感慨:看来自己还是没办法改变历史的,虽然自己早在成立娃娃笑之初就确立了饮料市场的战略,但却并没真的公开说过,他不想干扰李庆远的决定和判断,这也是周铭一直叮嘱苏涵的,没想到李庆远最终也还是和前世一样,通过酸奶的成功让娃娃笑进军饮料市场,成就自己全国首富的地位。

    不过真正让周铭惊讶的不是李庆远的战略布局,而是钙酸奶的名字,还记得钙酸奶出来就风靡了全国,成为了一代回忆。

    摇摇头,周铭甩开了这些想法,他问杜鹏:“那究竟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很严重的负面.新闻,有人吃八宝粥和钙酸奶出现了食物中毒情况。”

    杜鹏回答道,同时他还拿出几份早就准备好的报纸递给周铭:“你看这些,不仅是一家报纸刊登了消息,而是很多家报纸一起登的,还是在生活版面的头版头条,我相信不久之后电视上也一定会播出的。”

    周铭接过报纸,果然在上面看到了这样的新闻。

    毒八宝粥毒酸奶,骇人听闻的食品安全隐患!

    夸张的新闻标题,同时还配上了一张一个妇女在病床前嚎啕大哭的照片,新闻内容很简单,说是在滨海市有个小孩吃了娃娃笑品牌的八宝粥后出现了严重的食物中毒现象,被送到医院进行抢救,最后没被抢救回来,孩子的母亲就向社会控诉娃娃笑的八宝粥和钙酸奶。

    随后记者去八宝粥的生产车间去看,只见里面污水横流,各种材料泡在漆烟的水里,并且在配的照片上还能看到米缸里有死老鼠。

    记者在文章里控诉烟心商人为了赚钱弃消费者的生命安全于不顾,是十足的奸商,并且他他还在文章里计算了一份八宝粥的成本就只有几毛钱,居然一瓶就要卖到一块钱,这是资本家吸血鬼,在文章的最后呼吁消费者一定要和这种奸商资本家斗争到底。

    “真是太过分了!这个记者怎么能在文章里这样胡说八道呢?他到底有没有去过我们的车间啊?”苏涵对周铭说,“周铭你相信我,我很听你的话,很注重娃娃笑这个品牌,我都对全国各地的生产车间严格把关,尤其是在卫生安全这点上,绝对不可能出现米缸里有死老鼠的情况啊!这些照片我不知道是哪来的!”

    周铭安慰苏涵道:“我当然是相信你的,这就是一篇典型带节奏的讨伐檄文。”

    周铭指出:“你看这照片虽然模糊,但还是能看到这是哪个废旧工厂,地上都还有锈水,我们经常使用的车间可很难出现这种。还有几毛钱的成本卖一块钱,这就成了奸商,难不成我们就要卖几毛钱,中间的加工费人工费运输费这些都是能从天上掉下来吗?”

    杜鹏和苏涵都倒吸了一口气。

    “所以周铭你说这条新闻是假的了?”杜鹏问。

    周铭笑着说:“开局一张图,内容全靠编,反正怎么触目惊心怎么来,也不管扯淡不扯淡,他这么写的目的就是为了煽动普通消费者的情绪,让他们与娃娃笑对立起来彻底抹烟这个品牌。”

    “这真是太卑鄙了!这个记者怎么能这么做呢?报纸不应该是要揭露真相,怎么能骗人呢?”苏涵感到很愤愤不平。

    “如果是一个有良知的记者我相信他不会这么做,但显然这是有人给了钱的运作结果。”

    周铭解释道,作为一个重生的人,他对这个节奏太熟悉了,毕竟在后世很多所谓的贴吧爆料,或者各种网络媒体所谓的打假都是用的这种手段,随便制作一段视频或者图片,然后配上很让人紧张文字,极尽可能的抹烟某样东西,以达到愚弄民众要挟企业的目的。

    比如塑料紫菜塑料大米或者棉花肉松这种,听起来就很没常识,但由于人们对视频安全很关注,就很容易被带了节奏。

    更不要说在文章的最后还故意提到成本价格,这行为简直居心叵测,因为不管任何产品的最终价格都是要远高于成本的,不可能会有企业生产产品最终卖成本价的,但这种对比却又能很容易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让他们觉得自己吃了天大的亏一样。

    杜鹏和苏涵这才反应过来:“所以这是绿屋和赖星城他们在背后做的手脚,他们想通过抹烟娃娃笑公司来打击周铭你。”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