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怼 下
    “公安同志,我并不知道这些,都是他给我一百块钱要我这么做的,要抓就抓他,我真的不知道这是违法的呀!还有他们也都是收了钱的!”中年妇女指着他们的领头人惊叫道。

    这个突变顿时引起哗然一片,谁也没想到这中年妇女会突然反水说出这样的话来。

    要知道他们过来就是对娃娃笑的食品安全进行抗议抗议示威的,结果现在你说这一切都是假的,这不是在打脸吗?而且还是自己打自己脸的那种。

    尤其是那个领头人,这个突变让他简直要跳起来了:“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谁给你钱谁要你这么做了?你不要诬陷好人,这明明就是你自己在撒谎,怎么还能怪我们了呢?我们是真正来对娃娃笑示威的,如果你带有别的心思,就不要和我们混为一谈!”

    领头人使劲给其他人使眼色,那些人也很懂的配合道:“是呀!我们可没有撒谎,我们就是来示威的,我们看你是想浑水摸鱼想碰瓷吧?我们是为了食品安全的,不像你还别有用心!”

    还有人说:“你说谁收钱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坏呢?明明是你自己在打歪主意别抓出来了,怎么能把我们都拉下水,你也太坏了!有些话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则我们不会放过你的,我们不知道谁给你的钱,你打算要做什么,但我们肯定和你是不一样的!”

    “你们这些猪嬲个杂毛种,说话能不能摸着自己的良心?”

    中年妇女气急败坏的用临阳话骂出了声,随后她对郭局长说:“公安同志我要举报,今天这些人都是收了那个领头人钱的,他叫陈安,昨天找到我们说给我们每人一百块钱让我们帮他示威,实际上这些人都是隔壁临阳县瓷头镇的农民,都可以查到的!”

    最后她还问:“公安同志我这样算不算戴罪立功?能不能坦白从宽,减轻我的罪责呀?”

    随着中年妇女把所有底都交了,那边领头的和其他人当时就炸锅了,一个个疯狂叫嚣:“吕莲秀你这个婊子居然出卖我们,你个蠢麻批东西做了什么?你这个叛徒!”

    面对这样的情况,公安局长郭松当时就懵逼,握草这是什么鬼情况?刚才发生了什么,怎么剧情就有了这么急转直下的发展了?

    其实也不怪郭松这么看不懂,毕竟刚才周铭那番话怎么看都只是在吓唬中年妇女,只要她咬死不承认,他们面对这种示威局面是不可能抓人的,那样只会激化矛盾。可谁知这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中年妇女,才这么一吓,居然就扛不住压力,倒豆子一般的把什么都说出来了呢?

    而当这中年妇女坦白了,后面其他人就自然也都乱了阵脚,什么出卖和叛徒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这也从侧面给中年妇女做了证明。

    “不要觉得有什么不可思议的,郭局长你要知道这些家伙只是一群临时组建起来的乌合之众,他们只是为了利益,根本没有纯粹的目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我们敢和他们硬怼,让他们明白和我们怼下去没好下场,那么他们自然就会先怂了。”周铭给他解释。郭松听着这话心头一凛,其实他不是想不到,只是在那么长的宦海生涯里早被磨灭了勇气,遇到事情都想求稳害怕出事,因此才在面对示威的时候只敢小心翼翼的安抚,完全没有硬怼的想法。

    但周铭却不同,在他的字典里就没有怂这个字,他就算吃亏也要咬你一块肉下来,就是这种气势,几句话就让他们自己内讧起来了。

    那边的领头人陈安也傻眼了,他怎么也想不通刚才的大好局面怎么一下子就成了这样。

    “都住嘴吧,你们这些蠢麻批!都没有发现他们是在故意吓唬你们吗?”

    陈安突然大吼道,让中年妇女和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

    “你这个时候才提醒他们,好像已经晚了。”

    周铭对他说道,随后周铭转向同样已经傻眼的记者问他:“记者同志,你现在还有什么说的,还要继续用你拍的那些东西来曝光娃娃笑吗?如果是这样,恐怕你会面临收受贿赂的调查了。”

    记者听周铭这么说顿时菊部一紧,他不是智障,当然听得明白周铭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于是他马上做出了表态。

    他伸手拽过摄影师的摄像机,然后拿出里面的录像带,全部扯出来全曝光,最后扔在地上狠踩两脚:“去特么的毒八宝粥!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我在这里只看到了一群可恶的造谣者,他们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要毁掉娃娃笑这么一个优秀的品牌企业!”

    这记者还是非常识时务的,毕竟就连这些农民都不会为了陈安给出的一点利益赔上自己,更别说他了。

    而看他这样,陈安却急了:“你这是干什么?就算示威有瑕疵,但至少录像里还能证明这个家伙的流氓,证明娃娃笑是一个很没有素质的企业!”

    陈安怪喊怪叫着,他感觉自己就快疯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刚才还那么怂那么拼命的想要安抚想要把事情给压下去,怎么转眼画风就完全不对了?这周铭究竟有什么底气,居然敢在这种时候这么怼啊?就不怕怼出事吗?

    “我证明你吗b!”这一次连记者都很恼火的骂出了声。

    周铭让他淡定,然后转身问郭松:“郭局长,就陈安这种别有用心的寻衅滋事,我替娃娃笑公司报警你们可以抓他吗?”

    郭松大手一:“当然没问题!”

    随后几个公安一拥而上铐住了那边的领头人陈安,他拼命的挣扎着:“你们凭什么抓我?我并没有违法,你们这是和娃娃笑公司蛇鼠一窝公权私用以权谋私,你们中间肯定有不可告人的交易!”

    “真尼玛烦,你给老子闭嘴!”

    周铭随手操起旁边的拖布,狠狠堵住了陈安的嘴,而周铭的这个举动也让郭局长和那记者恶心到头皮发麻,同时他们也在心里暗暗记住了,周铭是绝对得罪不得的!

    周铭这一手也震住了刚才的中年妇女还有其他人,周铭面对着他们:“你们想成为这个家伙的同伙共犯被抓去劳教吗?”

    所有人都拼命摇头,周铭这时又指向陈安:“那么你们就只能戴罪立功,指证他的违法行为。”

    对于这个条件,所有人都毫不犹豫的做出了决定:“没问题,我们都一定会指证他的,今天就是他去瓷头镇找我们,给我们每人一百块钱让我们跟着他一起来示威,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只是一时财迷心窍,我们并不知道这是违法的呀!领导们千万不要和我们一般见识,要原谅我们啊!”

    “你们都放心吧,我肯定会原谅你们的。”周铭说。

    被两位民警架在那里的陈安听到这些,他非常想争辩几句,但他这块拖布天知道是拖哪里的,上面的恶臭都辣眼睛了,就算他屏住呼吸都还是感觉要被熏晕过去了。

    ……

    相比楼下的和谐,周铭的父母周国平王凤琴和苏涵还有县委书记顾平他们,都仍然在很紧张的等待着消息。

    “苏董,您和周铭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呀?否则怎么会这么快回来了呢?”顾平问。

    随着李庆远被提上来了,苏涵就辞去了总经理的职务,现在是娃娃笑董事长。所有人都知道她出国去找周铭了,这个时候应该是在首都燕京,所以当事情发生,大家几乎都没有考虑过他们。现在顾平这么问,是想起他们能这么及时出现在这里,又那么准确判断局势,是不是得到什么消息了?

    “我们是有一些消息,不过更担心错误的决定。”苏涵回答,让顾平和袁志刚很尴尬。

    为了转移话题,顾平又问:“那么周铭同志这么下去没问题吧?毕竟下面的局势很紧张。”

    “是呀苏董,那些都是很不讲道理的野蛮人,你看我那么客气都被他们打了,周铭他性格那么刚烈,还要怼他们,万一起什么冲突可怎么办?”袁志刚也说。

    “我认为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苏涵淡淡的说。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闹,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尤其是才被教训了的袁志刚,都有些草木皆兵的跳起来了。

    “你看吧,我就说这个事情没那么好解决的!那些人都不讲道理,就算是周铭也说服不了他们,只能先安抚他们的情绪,怎么能去刺激他们呢?只希望周铭不会被打的太严重,能吸取教训就好!”袁志刚说,“苏董,我认为我们应该下去救周铭出来呀!”

    苏涵没有说话,袁志刚又说:“苏董你要相信我,我是和那些家伙打过交道的,真没有那么简单!”

    “周铭同志是一个很自负的人,或许这也和他一直没有失败有关吧,所以他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判断还有自己的能力,这是他的优点,但却也并不意味着什么时候都是好的。如果这一次他真弄砸了,我相信郭松和公安的同志还是能保他平安的,只希望他以后做事能更成熟一些了。”顾平也说。

    然而他们的话音才落,就听外面走廊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是周铭回来了,这让顾平和袁志刚都有些意外,而更意外的是而在他身后,领头人陈安被民警给带进来了。

    见到这个画面,顾平和袁志刚顿时傻眼了:这什么情况?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