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处理袁志刚
    “这不是下面示威人群的领头人吗?怎么把他给抓上来了?”袁志刚表示很诧异。

    由于袁志刚之前下去安抚了示威人群的,因此他当然能认出示威人群的领头人,也正是这样才让县委书记顾平和厂长王辰顿时惊呆了,他们没想到会有这个局面。

    “郭松你现在的胆子是越来越,连我的命令也可以不听了吗?我不是让你想办法维持下面的秩序吗?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抓他上来,难道你不怕这样做会激化矛盾,引起更大的问题吗?”顾平很愤怒的咆哮道,吓得原本想要邀功的公安局长一个激灵。

    不过周铭这时站出来帮他做了解释:“顾书记,陈安已经俯首认罪,下面那些人其实都是他花钱雇来的,他这种蓄意制造事端的行为郭局长表示可以按照寻衅滋事的罪名抓他去劳教。”

    郭松忙不迭点头:“没错书记事情就是这样的,那些示威人群可以证明。”

    顾平和袁志刚有些没反应过来:“示威人群可以证明什么?证明是陈安花钱雇他们吗?你的话可不可以再逗一点,你是拿我们当白痴吗?觉得我们会相信这种蠢话。”

    “郭松同志我一直都很看好你的,如果你敢在这种事情上面欺瞒我,我可不会放过你!”顾平也说,尽管他没有像袁志刚那样直接说什么,但话里话外的意思显然也是不相信的。

    “书记这是真的呀!”郭松说。

    他们才说完,就听外面走廊上响起了又一阵杂乱的脚步,随后就看到很多人来到了门口。

    见到这些人,袁志刚当即跳起来了:“他们怎么上来了?郭局长呀郭局长,我就知道你捅了大马蜂窝了呀!那些人就是下面的示威人群,郭局长你快挡住那些人,我保护顾书记先走!”

    袁志刚说着就挡在了顾平面前,一副忠心护主掩护领导先走的架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顾平问道。

    “这还能是怎么回事?肯定是郭局长抓了他们的领头人,这些人追上来啦!”袁志刚说,“领导您先走,我保证在我倒下之前他们不可能伤到你!”

    袁志刚忠心耿耿的表态,然而随后的事情却让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就见那些人来到会议室门口就停下了脚步,然后一个个争先恐后道:“领导,我们举报陈安寻衅滋事,我们都不要钱了,我们愿意戴罪立功!就是他给我们每人一百块钱,要我们配合他来这里闹事的,我们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们都是被他诱骗的啊!他是坏人,我们可以证明!”

    他们同时还说:“领导,我们真的知道错了,我们为我们之前的行为道歉,我们一定认真反省,还希望领导大人能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过我们这一次,求求您啦!”

    举报?证明?道歉?

    这些话就像是无情的巴掌狠狠扇在了袁志刚的脸上,让他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太丢人了,他刚刚那么积极的表现想保护县委书记,还嘲笑周铭和郭松,可结果这些人马上就开始举报道歉了,你们是故意的吗?

    “好了志刚同志,我想我暂时还不需要你的保护。”

    顾平对袁志刚说,同时示意他让开一下,这让袁志刚更要哭出来了,自己只是想在县委书记面前表现一下,怎么就成了小丑待遇了呢?

    顾平可不管袁志刚的尴尬,直接大踏步走过去到那些人面前。

    “乡亲们同志们,我是南晖县的县委书记,我很愿意相信你们是受到了不法分子的诱骗,由于你们并没有任何主观上的违法意愿,但却仍然做出了寻衅滋事的违法行为,不过我们本着教育为主的原则,这一次只会对你们进行口头批评,希望你们下次遇到这种事情要多想想,不要盲目的跟着犯罪分子啦!”顾平说。

    面对这番话,这些人忙不迭点头答应道:“领导放心,我们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领导真是包青天再世海瑞重生,真是替老百姓着想的好官呀!领导是铁面包公又是好心肠的菩萨,我们会为您祈福的!”

    在这些人感谢称颂以后,顾平才很满意的挥手放他们离开了。

    “顾书记,那这个主犯你打算怎么办?”周铭指着陈安问。

    对于这个问题,顾平很想直接现场处理了,但他随即想到这个事情背后可能的不简单,最后只能摆摆手说:“先带回去再说。”

    有了县委书记的命令,顾平很痛快的带走了陈安。

    “不得不说,周铭小同志你做的很棒,看来你的确是天生的商人。”

    顾平又夸了这么一句,然后也灰溜溜的离开了会议室,而当顾平他们这些官员还有示威群众都离开以后,会议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这也让袁志刚莫名的心头一跳。

    只见周铭慢慢的走到会议桌边,拿起烟灰缸狠狠砸在桌子上:“袁志刚你好大的胆子!”

    一声如惊雷般的怒吼,让袁志刚下意识就跪下来了,瑟瑟发抖。父母周国平王凤琴和厂长王辰都被吓了一跳,只有苏涵并不感到意外,她还小声让周铭的父母不要紧张。

    这不仅是因为苏涵了解周铭,更是她本身作为企业管理者的嗅觉,觉得这个袁志刚有很大问题。

    当然这么说并不是袁志刚收了谁的钱做了叛徒出卖企业利益怎么样,而是他这个人的性格有问题,他有点骄傲自大同时又有点欺软怕硬的窝里横,尤其是在面对很激烈事情的时候,他会很容易妥协。

    就像今天这样,他在面对下面有示威人群的时候,他并不会管这些人是怎么来的,又有什么目的,就只会一味的妥协服软,可以答应他们任何条件以换取息事宁人。

    这无疑是很官僚主义的,在对于官僚来说很正常,也是后世各种和稀泥各打五十大板的典范,就算对政府也是很有害的,更不要说是企业了,这是任何有责任心的老板所不能容忍的,尤其是周铭这种。

    “周铭先生,你这是干什么?突然吓了我一跳,我好像也没做错什么吧?”袁志刚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故作轻松的说。

    “没做错什么?看来这就是你的自我认知了。”

    周铭愣愣说道,随后转身:“袁志刚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当上了个副厂长就很满足,是不是觉得自己负责了八宝粥的销售工作这个厂子你就是老大,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了?”

    “我哪敢不把任何放在眼里,我可是一直很尊重您和苏董的。”袁志刚说。

    “那么我父母和王辰厂长呢?”周铭又问。

    袁志刚当时就愣住了,周铭接着说:“别以为你在这边做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你无非觉得我父母就是什么公司管理都不懂的工人,觉得苏涵一直在忙其他事情,觉得王辰厂长性子软,就没人能管你了,你就觉得你是厂里实际上的老大了对吗?”

    “我也一定是很尊重他们的,有周铭先生和苏董在,我哪敢有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呢?”袁志刚着急解释。

    周铭冷笑:“你哪敢?可我今天看你却很敢嘛,一直在反对我和我爸妈还有王辰厂长的正确做法,一门心思的就要想花钱安抚下面那些闹事的家伙,还要住酒店请吃饭给红包?你难道没有想过这么做会留下隐患,鼓励别人来闹事吗?我问你你这么做究竟是何居心?”

    袁志刚的头摇的就像拨浪鼓一样:“周铭先生我没有什么居心,我只是想为娃娃笑更好更快的解决问题呀!”

    袁志刚随后想到了什么,他又说道:“那都是顾平书记要这么做的,本来我也不想这么做的,但顾平却威胁我们说要找我们麻烦,我也是没办法……”

    “志刚同志,希望你能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一个很严肃的声音传来,袁志刚听到这个声音差点魂都要被吓出来了。

    “顾……顾书记,您怎么还没走呀?”袁志刚哆哆嗦嗦问道。

    “呵!本来我是找周铭同志有些事情的,不过现在我很庆幸自己没有离开,否则就听不到志刚同志你那么精彩的发言了。”顾平说。

    “顾书记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顾平却摆摆手:“很抱歉我没有时间,下次有机会再听吧,那么周铭同志,我以后会再找你的。”

    留下这句话顾平就离开了,袁志刚也仿佛被抽掉了全部的力气一般瘫倒在地上,嘴里喃喃的说着怎么会这样。

    周铭这时走过来说:“看来你已经不适合在这里待了,是不是很恨我?”

    袁志刚心头一震,的确他刚才是有一点恨周铭,觉得如果不是周铭他怎么会这样,但现在他是一点都不敢这么想了。因为就像周铭说的那样,自己刚才得罪了县委书记,自己可不是周铭这样的企业家,县委书记要整自己可不要太简单,好吧就算书记大度可以不和自己计较,但阎王好过小鬼难缠,他的秘书还有其他想拍马屁的官员呢?

    “袁志刚,好歹你也在厂里工作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虽然今天的事情和态度很操蛋,但总的来说也是性格使然,也不是你真的背叛了企业,所以我会在滨海或者南江给你一个分区经理的位置,你放心,待遇肯定不会比你现在差。”周铭说。

    如果之前袁志刚还会争取一下,但是现在,他却只能成了一只斗败的公鸡:“我明白了,非常感谢周铭先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