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娃娃笑冤
    由于冷空气侵袭,整个滨海大雪纷飞,白皑皑的街道让这个城市变得不像在南方了。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学让准备迎接春天的滨海人又重新换上了厚厚的棉衣,在家里升起了煤炉,亲戚朋友们都围在一起打起了麻将。

    “侬讲这是啥事体嘛,眼看着要到春天了,阿拉上个礼拜都把衣服拿出来晒了,结果又下了这么一场雪,侬看一看,这雪越下越深咯。”

    在靠近外滩的巷弄里,一户普通人家,几个人围着打麻将,他们看着外面越来越大的雪,一个老滨海人感慨道,其他人听他感慨也都看了一眼。

    “是越来越大了,不过你们晓得为啥会突然下雪吗?”另一个人说。

    “伐晓得,侬讲讲看,难道这里面还有啥特别原因吗?”

    他这话勾起了其他三人的好奇心,虽说早就破了四旧,但有些事情还是很让人好奇,尤其还是关于娃娃笑的消息,这可是最近整个滨海乃至全国最沸沸扬扬的大新闻,就更让他们感到好奇了。

    “侬都晓得最近娃娃笑毒八宝粥的事情吧?阿拉有个亲戚在供销社上班,他说这个事情就是有人在故意诬陷娃娃笑,所以老天爷在为娃娃笑喊冤。”

    这个答案让三人大开眼界:“哪可能这样啊?这种事情恐怕只有城隍老爷才能决定吧?”

    那个人见其他人都不相信,他急忙解释:“侬咋个就不相信呢?否则阿拉大家都吃过八宝粥的,为什么就没有出事?中央台的广告也都在说啦,过年不收礼就收娃娃笑的,而且很多领导家里也都有很八宝粥的,如果是毒八宝粥,那早爆炸了好伐,哪里还能等到现在才说出来的。”

    “无风不起浪,可是现在那么多报纸都在报道,还有受害者站出来了,这就很明显啦!没有其他的消息出来,肯定是被这个公司压下去啦,无商不奸这句话侬伐晓得啦?还什么老天爷为娃娃笑哭冤,他以为他是窦娥了吗?哪里有那么多窦娥呀?肯定是侬亲戚娃娃笑卖不出去了这么说的。”

    “侬怎能平白无人清白?阿拉只是告诉你们一种可能,阿拉说话都是摸着良心的……”

    他们讨论的不可开交,突然门被打开,有人进来说:“赵家浜那边出大事啦,有人在工商门口闹,要求工商局查封娃娃笑工厂!”

    这可是大新闻,他们都是老滨海人,知道市工商局就在赵家浜,听到这个消息,他们立即放下了麻将,带上瓜子急急忙忙跑去六条巷弄以外的赵家浜,当围观群众了。

    事实上这样做的并不只有他们,还有很多在屋里身上快长霉的老滨海人在得到消息后都赶往了赵家浜。

    赵家浜是过去漕帮的堂口所在,现在则是滨海工商局在这里办公。

    赵家浜原本就处在交通要道,人流较多,而今天这里则聚集了更多的人,他们站在工商局大楼门前,几乎都要把门前的路给堵死了。

    如果穿越人群到门口,就能听见不断的相机咔嚓声,一群记者围成了一个半圈,几个人跪在地上,手里举着牌子和标语,上面写着:毒八宝粥谋财害命!奸商不得好死!娃娃笑你还我儿子命来!

    “青天大老爷啊!求求你们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呀!一定要惩治这个娃娃笑公司,他们就是奸商,我的小孩就是吃了他们的八宝粥结果上吐下泻,最后都吐血出来啦!现在还在医院抢救,没有脱离危险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啊!这些烟人的商贩就应该都拉去枪毙,他们就是祸害!”

    一个中年妇女坐在地上大声哀嚎着,不住痛骂着娃娃笑八宝粥,在她旁边,几个穿着工商制服的人要拉她起来,但她就是不起来。

    “大姐,有什么话可以先起来再说,这地上凉,而且单位门口铲过雪,地上都是湿的,不管什么事我们都可以起来再说。关于你反应的情况我们已经都知道了,这件事市委领导已经知道也高度重视的,我们工商局也成立了专门的办公室就是应对这个案子的,就是我接手的,所以你大可放心。”

    一个领导模样的人站在面前很苦口婆心的对她说,不过这中年妇女显然并不领情。

    只见她狠狠一挥手:“我才不相信你们这些当官的,你们和娃娃笑肯定勾结到一起了,就骗我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老百姓,你说市里领导高度重视,那为什么现在不去把娃娃笑公司给查封,把那些奸商给抓起来?肯定是你收了他们的好处,就在这里忽悠我们!”

    “大姐,你要知道任何事情都是讲程序的,总不能你说抓我们就马上抓吧?我们总要查清楚事实,有了证据以后才能开始执法的,况且抓人也不是我们工商的职权,我们也要联合公安部门的同志配合的。”

    这位领导模样的人最后说:“而且大姐,请相信我们党员干部是不会骗你的,如果你不相信我们,又何必到这里来呢?”

    但这中年妇女却根本不听,她转身对那些记者说:“记者同志们你们都看到啦?这就是这些当官的态度,他们就是和娃娃笑官商勾结,就是不把我们老百姓的死活放在心上,你可一定要把这些事情曝光,既然这些当官的不管,我只能求求你们来给我们所有受害者讨回公道!”

    那工商局官员脸色烟成了锅底,他现在很想一巴掌拍死这个蛮不讲理就知道在这里撒泼打滚的泼妇,但就是因为有这些记者,他只能耐着性子讲道理。

    “大姐请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公道的,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马上调查……”

    中年妇女还是不听他的话:“什么叫马上调查,这不就是随便说说骗我们老百姓的吗?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调查,是不是调查就只在最上说说,根本不会付诸行动?我的孩子现在就躺在医院里,现在你们还在这里推脱,你们还有一点人性,你们难道就没有小孩,就不会愧疚吗?”

    “这怎么能混为一谈?”

    “什么叫混为一谈?要不是你们不作为,要不是你们官商勾结,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你说话得负责任,哪里有官商勾结?我们都是清正廉明的,你这是诬陷!”

    “清正廉明就去查封娃娃笑啊,就知道欺负我们老百姓,还诬陷我诬陷……”

    在工商局门口,这工商官员被中年妇女吵的头都要炸了,那些记者在拼命的拍照记录,其他人则在愉快的当他们的吃瓜群众。

    “阿拉就说这娃娃笑肯定是有问题的啦,阿拉家里是祖传十代的煮粥大王,粥就像阿拉亲儿子一样,阿拉只要吃一口就知道这东西肯定不好,粥都是要现煮现卖才好喝嘛,像他们这样做拿到全国去卖是肯定不行的,这个粥就是有问题的,侬看吃出人命了吧。”

    人群里有人在振振有词的说着,引来了很多人的关注,甚至就连前面的记者也都转头回去也给他拍照了。

    见到记者的镜头,那人显得更来劲了:“记者同志,其实阿拉很早以前就向工商部门举报过这个娃娃笑八宝粥了,但是阿拉也伐晓得为什么,就是没有人管,其实阿拉的话要是早有人听,也不至于现在出人命。”

    “而且还有一点,所有粥的材料阿拉都看了,最多也就几毛钱,阿拉卖五毛钱他卖一块,这就是彻彻底底的奸商,还是烟心奸商!”他挥舞着拳头大声说道。

    “那么对于这位大姐她所举报的关于毒八宝粥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呢?”有记者问他。

    “查封,把所有相关责任人都抓起来,阿拉是完全支持的!这种无良商贩,就是应该狠狠打击!”他又说。

    随着这些话,人群中很多人摇头。

    “看来这娃娃笑公司完蛋了,到现在他们居然都没有任何作为,显然这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让他们无所适从了。”

    “其实我是觉得他们的八宝粥大多数应该是没问题的,不过现在这大姐还有其他受害者这样闹,工商和市委肯定不会置之不理,至少应该先停业整顿以平息众怒。”

    “但是这公司就像庞大的机器,一旦关了想要再开起来就难了,这娃娃笑挺可惜的。”

    似乎是为了证明这些人的想法一样,那边工商大楼里突然跑出来一个工作人员,他快速跑过来在那官员耳边说了几句,那官员马上正色起来。

    “好了大家,这位大姐请你先起来吧,我们工商局里领导刚刚作出了决定,说我们可以马上出发去查封娃娃笑公司!”

    得到这个答案,那中年妇女一下高兴到跳起来了:“这太好啦!”

    其他举着牌子和标语的人也都很高兴,也在拜谢那工商官员:“感谢领导关心,您真是青天大老爷海瑞再世呀!”

    在不远处路边的一辆车里,有人正看着工商局门口发生的一切。

    “娃娃笑完了!你们的确是被冤枉的,但这个时候你们也无计可施!”

    这是他们最后的结论,随着他这句话,滨海的天显得越发阴沉了,天上的雪花也下的越来越大了。

    当工商局里正在调派人手,在无数记者的镜头里准备随行出发的时候,有一行人却咔呲咔呲的踩着雪地拨开人群快步跑到工商局大楼门口。

    “请等一下,我反对这样做!”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