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请你闭嘴听我说
    当这一句反对喊出来立即震惊了所有人,谁也没想到这都已经要尘埃落定,工商局都要出动去抓人的时候,会突然有人站出来反对。

    这人谁呀?懂不懂事?

    这是所有人此时心里的唯一想法,在他们眼中,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朴实的中年人,似乎由于快步跑来的缘故气都还没喘匀,他大踏步走到众人面前,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就有人认出了他的身份。

    “阿拉认得他,他是娃娃笑的总经理李庆远!”有人大喊道。

    他的确是李庆远,在临阳那边见到周铭,周铭授权他全权处理这边的事情以后,他就立即回来了滨海,才下飞机,就听说工商局这边又有人闹事,他是知道临阳八宝粥总厂事情的,因此本能的感觉事情或许要升级了,因此他又一刻不停的赶来了这边。

    那一声喊也让其他人反应了过来,尤其是那位中年妇女,她立即激动的起来喊道:“原来就是你!你就是这个毒八宝粥的老板,你还我儿子命来,你这个谋财害命的畜牲,我和你拼了!”

    她一边喊着一边疯狂的朝李庆远张牙舞爪的扑去,李庆远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其他娃娃笑的工作人员上前拦住了中年妇女。

    但她哪甘心就这么被拦住,回头又喊道:“你们这些当官的都是死人吗?现在犯罪分子就站在这里你们都不动手抓他吗?”

    她也对记者喊道:“记者同志你们都看到了,这就是他们官商勾结的证据,他们分明就是一伙的,要不然为什么这奸商都站在面前了还不抓人?什么马上行动,什么下命令查封娃娃笑,那都是骗我们老百姓的!记者同志你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呀!”

    随着她的话,其他人也都哭喊道:“你们这些恶鬼,你们害死了那么多人,你们做毒八宝粥赚昧良心的烟心钱,你们不得好死!”

    面对这些话,工商局的官员们很头大,因为按照法律他们是无权抓人的,只能让公安来,但现在却又不能什么都不做;然而相比工商局官员,那边李庆远却很淡定。

    “到底是谁在颠倒烟白,谁在赚昧良心的钱会不得好死,你们自己心里真没数吗?”李庆远冷冷的说。

    这话让中年妇女和其他人都是一愣,随后他们更激烈起来。

    “我们有什么数?就是你不得好死,就是你在赚烟心钱,就是你们的八宝粥是有毒的,害死了我儿子!”中年妇女嚎啕大哭,“我的孩子呀,你怎么那么命苦呀,被八宝粥毒害了,结果这些杀千刀的畜牲还不承认!”

    “你说你的孩子吃了八宝粥以后食物中毒了,那么我想问你,你的孩子在哪家医院?”李庆远问。

    那中年妇女又很警惕的大呼小叫起来:“你想干什么?难道你还想害我的孩子杀人灭口不成?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奸商没安好心,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我手上有照片,我的孩子那么可怜,你这个王八蛋!”

    说着她拿出照片给记者看,同时还喊道:“你们看我的孩子多可怜啊,他现在就躺在医院里,可这些奸商还不肯放过他!”

    “大姐请你放心,我并不是像你想的那样,如果你的孩子真是因为吃了八宝粥食物中毒,我可以给你孩子转去更好的医院,得到更好的治疗,甚至出国治疗都可以,我们会负担全部的医疗费用。”

    李庆远很努力的向她解释,但她并不听:“都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想骗我,他就是想杀人灭口,你们看我的孩子呀!为什么没有人能抓走这个混蛋,他们就是官商勾结,欺负我是个女人什么都不懂就想骗我,我这个可怜的女人如果我的孩子没了我该怎么办呀……”

    在路边的轿车里,幕后绿屋的人露出冷笑。

    “没想到这李庆远还真敢站出来呀!不过现在已经晚了,而且你也肯定不知道和女人吵架是怎样一种绝望的事情吧,而且还是这样一个耍赖的泼妇。”

    李庆远的确很头疼,面前这个中年妇女就一直坐在地上耍赖,就一口咬死是毒八宝粥和工商局娃娃笑公司官商勾结,自己问她小孩在哪家医院她就不说就拿出照片来说,自己要讲其他的道理她就耍赖说自己一个女人什么都不懂,说自己拿着她听不懂的东西来糊弄她,也没人管这样。

    最关键她这样也确实能博得旁边围观群众同情,很多人都对李庆远指指点点,说他一个大公司老板欺负一个女人巴拉巴拉的。

    什么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恐怕这就是了,更别说这完全就是胡搅蛮缠的泼妇了,气得李庆远很想扇她一巴掌。

    李庆远深知肯定不能这么做,他深吸了一口:好在有周铭先生的提醒。

    如果在两天前,李庆远的确没办法,但是周铭给了他一条锦囊妙计,那就不一样了。

    李庆远给了自己员工一个眼神,很快给他拿来一个喇叭,李庆远清了清嗓子然后大声道:“这位大姐我请你闭嘴好吗?”

    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声音一下把中年妇女和其他围观群众都震懵了,甚至就连有准备的李庆远自己都吓一跳。

    “和垃圾是没有道理可以讲的,直接吼他娘的就是了!”

    这是周铭的原话,李庆远也是这么做的,吼懵了中年妇女,他接着说道:“这位大姐,你一直在强调你的小孩食物中毒躺在医院,但是我想说你这是在撒谎!”

    中年妇女尽管现在一阵耳鸣,但听李庆远这话,她又激动起来。

    “你才撒谎你们全家都撒谎!你这个烟心奸商,把我小孩害那么惨还不够,还想颠倒烟白吗?你就知道欺负我们女人,这个世界还有没有良心,这个人还有没有人可以管了……”

    见中年妇女又开始撒泼了,李庆远无奈对着喇叭道:“这位大姐请你闭嘴听我说。”

    中年妇女继续嚎啕大哭起来:“你想要说什么?你什么都不要说,你的话都不可信,你肯定又要诬陷我了,我怎么这么可怜呀……”

    李庆远懒得和她继续争了,自己说道:“各位记者同志还有工商局和其他同志们,我想告诉你们,我说她在撒谎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她的小孩根本就不是吃八宝粥的食物中毒,也并没有在医院抢救。”

    “你才是在撒谎!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给我泼脏水,你这个烟心商贩……”

    中年妇女还想继续撒泼打断李庆远的话,但李庆远是拿着喇叭的,她扯着嗓子也不可能喊得过。

    不受到泼妇的干扰,李庆远慢条斯理继续说道:“根据我们从新闻上的资料获悉,这位大姐的小孩名叫胡凯,根据这个名字,我们公司派人走访了全滨海以及周围各县市两千多家大小医院,总共查到近期因为食物中毒住院又年纪相仿的只有长兴的一家镇医院。”

    李庆远指出:“而就是这唯一食物中毒的胡凯,根据病历和医生的话来看,他也是因为吃了过期的豆腐乳所致,和娃娃笑八宝粥并没有任何关系。”

    “你在说谎,你以为你编出这些故事就能让人相信你吗?你怎么不说你查不到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呢?”中年妇女继续撒泼。

    李庆远呵呵笑道:“我知道你不会承认,所以我把这位胡凯小朋友也带到这里来了,同时跟他一起来的还有镇医院的医生和长兴镇的户籍民警,以及这位刘大姐的丈夫。”

    李庆远说完一挥手,果然两位穿着制服的民警带着几个人走出来了,那中年妇女看到这些人过来,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李庆远没有闲着,他向所有人介绍道:“首先这位大哥就是刘大姐的丈夫,这位小朋友就是他们的孩子,这是他们的户口本,上面清楚的印着他们的家庭关系还有照片,有这两位户籍民警作证。还有这位医生,他手中的病历可以证明胡凯小朋友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食物中毒,和娃娃笑八宝粥并没有任何关系。”

    说着,李庆远还让民警和医生拿着户口本和病历去给震惊到不行的记者给他们看。

    “所以至始至终就是这位刘大姐在撒谎,故意诬陷娃娃笑公司!”李庆远低头问她:“那么刘大姐,你现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面对李庆远拿出的这些证据,中年妇女似乎完全震惊了,她随后想到了什么,还是拼命喊道:“不是的!这一切都是你这个家伙在撒谎,这些都不是真的!”

    啪!

    她丈夫过来狠狠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怒吼道:“你这个婆娘,怎么到了这个时候还不肯说实话?你还要撒谎到什么时候?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是违法犯罪,你知不知道如果李老板追究起来你要被抓起来,我们家里要赔他们几千万损失,我以为你是进城打工,原来你是在做这种骗子事情吗?”

    中年妇女这下再也忍不住了:“我这也是想为了给家里赚钱啊!”

    她哇哇大哭起来:“那天是有人说给我一千块钱,说我只要做好了这件事,他还会给我一千块钱,我不知道会这样啊!”

    李庆远长出了一口气,他走到记者面前:“我想现在事情水落石出了。”

    与此同时,滨海上空的雪也停了,太阳也出来了。

    “当然对于这件事我们娃娃笑公司也报警了,真正的幕后主使跑不掉!”李庆远说。

    旁边嗷嗷的警笛声响起,一辆停在路边的轿车被包围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