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黄氏家族
    最近几天来闹的沸沸扬扬的娃娃笑毒八宝粥事件在昨天终于画上了句号,据本报记者昨天从滨海市工商局发来的报道,刘姓中年妇女与其同伙在工商局门口闹事,娃娃笑滨海总经理李庆远找到证据和证人当面戳穿了他们的谎言,原来整件事情根本子虚乌有,刘姓中年妇女是受人指使这么做的。

    公安机关随后展开跟踪调查,很快抓住了此次事件的幕后主使,据悉这位策划了这次娃娃笑毒八宝粥事件的犯罪嫌疑人名叫张启东,上港人,由于好赌欠下巨额债务无力偿还,就萌生歹意,想给娃娃笑公司制造毒八宝粥的假新闻进行勒索敲诈。

    据悉公安机关在近期会将犯罪嫌疑人移交检察院,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

    周铭坐在车上,放下手里的滨海日报,对身旁的李庆远竖起大拇指,夸他一句干的不错。

    “周铭先生过誉了,这都是周铭先生领导有方,如果没有周铭先生您的指示,我不可能有这么简单完成任务。”

    李庆远说,他这么说并不是在恭维周铭而是很认真的,毕竟要是他可想不到泼妇能有多难缠,就不会带上喇叭,更不会想到要去把她儿子给找出来当面对质了,而要是没这些手段,解决事情就变得麻烦很多了。

    “不管怎么说,事情总还是你做的,而且做的很出色。”周铭又说,“不过只解决了滨海这边的事情还并不算完,全国还有很多类似的事情,都要小心处理,同时也要保证我们本身的产品没问题。”

    李庆远点头表示没问题,周铭这才跳过这个话题。

    “那么说说看吧,这个黄家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能联系到他们的?”周铭很好奇的问,而这也是他们此次坐车要去的目的地。

    李庆远告诉周铭,这个黄家是长三角地带实力雄厚的大家族,解放前是滨海赫赫有名的“纺织大王”和“面粉大王”,垄断了江浙一带超过一半的纺织和面粉生意,剩下那一半,也或多或少有黄家的影子。由他们家族控股的滨海银行,也是滨海名头响亮的大银行,甚至就连交行在困难时期都低声下气找他们借贷帮忙。

    “或许再多的话语来讲解这个黄家有多厉害都是很苍白和没有说服力的,那么就只需要记得,在解放时主席和其他人都公认的,华夏在世界上能真正称得上是财团的,就只有黄家一家!”李庆远说。

    的确,相比其他解释,这才是最关键的。

    要知道华夏不管什么时候都不缺商人,像掌管着满清经济命脉,号称白银帝国的晋商家族,还有岭南有着天子南库的粤商,甚至按照美国人的统计,粤商中还出了一个当时的世界首富,也就是现在旧金山的唐家。

    然而就是这些全国乃至世界都名头响亮的家族,却仍然比不过黄家,仍然只有黄家能被称为是真正意义上的财团,这表示黄家比起这些家族,还要拉开了至少半个身位,这黄家的财富和影响力由此可见一斑。

    “要说到我和黄家的关系,是我太奶奶就是黄家出嫁出来的,只是后来我家没落就没再提了,现在我做起了娃娃笑,我父亲才告诉我。”李庆远说。

    得知了这个答案,周铭才彻底明白真正的娃娃笑是怎么在李庆远手上崛起的了,并且由此看来李庆远本身也是一位名门之后了。

    “那看来我今天能有机会去见黄家的黄老爷子,是托你的福了。”周铭调侃道。

    但李庆远却摇头很认真的说:“周铭先生并不是这样的,不是您托我的福,而是我托了您的福。”

    周铭很诧异,原本他以为自己是托了李庆远这个关系,才有机会见到这位国内唯一财团的家主,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但为什么还要托自己的福呢?周铭很确定自己在这次回国前是从来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个黄家的,就连自己前世在网上都没看到过,但李庆远也应该不会瞎鸡儿乱说。

    “因为是黄老爷子点名想要见周铭先生您,是他托我引见您的。”李庆远为周铭解惑道。

    可这却让周铭更不解了:“他要见我?这是为什么?”

    李庆远摇头:“周铭先生很抱歉,这我也不知道,他没有告诉我,我也没资格问。”

    周铭点点头表示理解,毕竟李庆远现在还只是娃娃笑的滨海总经理,不是后世的饮料帝国缔造者,不过全国首富,哪有资格去询问一个最大财团掌门人这个原因呢?

    “没关系,反正我们马上就到了,到了就知道了。”周铭说。

    开玩笑,自己从国内国外这么多事情都过来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就算他们是赖星城的后台,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

    作为滨海乃至全国的唯一财团,黄家公馆位于外滩二号,原本应该是一号的,但由于黄老爷子觉得一号太过张扬,就放成了二号,尽管只是一个门牌号的小变动,不懂的人觉得没什么,但真正懂的人,依然能凭这一件小事,显示出黄家背后的巨大能量。

    约摸十分钟以后,周铭和李庆远来到了黄家公馆,这里虽然能看出进行过改造,但大体布局还是和解放前差不多的,外面是一圈围墙,里面是一栋四层高的别墅洋房。

    将车停在院子的草坪上,周铭和李庆远下车,就见一个约摸三十多岁的人朝这边走来。

    “周铭先生您好,我叫黄荣,很抱歉的说我父亲由于年事已高腿脚不便,所以由我代他来接你。”他过来主动和周铭握手说。

    黄荣,这个名字……

    虽然周铭在车上就听李庆远说黄老爷子有个三十出头的小儿子叫黄荣,但现在听他这么自我介绍,周铭心里还是有点别扭的,毕竟那个黄蓉太出名了,现在陡然有个男的也叫黄荣,总是让人尴尬的。

    不过周铭的养气工夫早已炉火纯青,自然什么都不会表现出来,只是一句简单的久仰,然后就轻巧带过了。

    随后黄荣带周铭和李庆远走进公馆,一位头发斑白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的老者就坐在一楼的太师椅上,周铭知道他就是黄家的掌门人黄仁平。

    黄仁平站起身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然后爽朗道:“果然不愧年少英雄一表人才,我想就算是在旧社会的老滨海,大亨也少不了你一位!尤其周铭同志你五官命格奇异,颇有逆天改命之相。”

    黄仁平这番话让周铭很惊讶,因为重生是自己最大的秘密和底牌,就连苏涵和凯特琳以及自己父母这些最亲近的人都没有告诉过,却没想到这位第一次见面的黄仁平,居然一口说出来了,尽管他没直接说出重生,但也看出自己原本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他不明白是什么原因,只能辅以一句逆天改命了。

    看来这些民国留下来对某些领域有钻研的老人,眼睛果然很贼呀!

    “年纪大了,就总喜欢说一些命格命理的话,周铭小兄弟切莫见怪。”黄仁平反应过来自己不该见第一面就说这些,连连道歉道。

    周铭则摇头表示没关系:“其实黄老爷子您说的也没错,我一路走来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在逆天改命!”

    黄仁平听这话露出了十分欣赏的神色,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就只是请周铭和李庆远坐下。

    “相信在来的路上,李庆远应该已经把我和黄家的事情和你说了,那么我就不重复了,我知道你现在最好奇的肯定就是我找你过来的原因。”

    面对黄仁平的话,周铭连连点头表示就是如此,但黄仁平接下来的话却让周铭大吃一惊。

    “我知道你和赖星城以及绿屋的矛盾,我也知道赖星城在对付你,而且你在首都想要拉拢的那些央企家族,是我打的招呼,还有现在的娃娃笑毒八宝粥新闻等等,因为我是赖星城背后最大的股东。”黄仁平说。

    周铭心里叹息一声果然如此,其实周铭之前就曾想到过这个问题,有那么大的能量让让那些央企家族乖乖听话,肯定不是简单的实力,黄家作为华夏第一也是唯一真正意义上的财团家族,身份最符合了。至于他为什么会和赖星城搞到一块,拜托商人哪会管钱是不是干净的呢?如果黄家真这么迂腐,也成不了第一财团家族了。

    “我是中信国际投资的董事长,并且我已经收到消息,在即将召开的十四届会议上,我会当选为国家副主席……”

    黄仁平一句句对周铭说着,周铭听着这些话愈发感到奇怪。

    “黄老爷子不好意思我打断您一下,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周铭问。

    黄仁平没有回答,而是先好奇的问道:“难道你对我说的这些一点也不惊讶吗?还是你早就猜到了?”

    周铭很诚实的点头说:“我的确有想到过,我也很惊讶,但我更好奇。”

    这个答案让黄仁平陷入了沉默,好半天才感慨说:“你这个年轻人不得了呀!”

    随后黄仁平又说:“原本今天我请你来是另有目的的,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从今天开始,黄家会逐步放弃对赖星城集团的支持,转而跟你周铭合作。”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