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罪有应得陈老板
    “这真是很棒的表演!”

    周铭鼓掌站了出来,朝骗子陈立高那边走去,而周铭的突然出现也让陈立高和其他村民们都愣住了,因为他们都不认识周铭也不知道他突然出来是要干什么。

    “那个人陈立高是个骗子!他是故意让小军哥哥拿来这么多钱,目的就是为了迷惑大家,他还说可以简单轻松的赚大钱,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这是一个骗局!”小红跟在周铭身边,用琼海话给大家解释。

    “原来这真是一个骗局吗?我就知道哪能那么容易赚钱,如果真有那么简单,我们也不会受穷了。这个陈立高居然还想着来骗我们,还有小军这孩子也真是的,居然联合外人来骗我们,太不像话了!”

    村民们唠叨着,原本他们就有些怀疑,现在小红站出来解释更加深了他们的信念。

    小凳子上陈立高的脸色阴沉,他看着周铭的眼神里都要喷出火来:“这位朋友你是谁?为什么要平白污蔑我是骗子?我明明就是来带着这些可怜的村民发财致富的,你阻止他们发财是什么意思?”

    那个叫小军的人也很激动,他甚至扬起自己的背包:“是啊,你难道没看到他给了我这么多钱吗?你这个坏人为什么要阻止我们发财?”

    周铭摇摇头:“老实说你这个帽子扣的真没水平。”

    周铭随后对小军说:“你叫小军对吗?有时候眼见并不一定就是真的,你有没有仔细想过你手上的钱是怎么来的呢?无知不可悲,但你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就很惨了。”

    “我怎么就无知,就被人卖了?现在钱就在我手上,而且我也能让大家都有这么多钱!而且拥有这些钱很简单,也并不复杂,这是一条很好的快速发财的捷径啊!是陈老板告诉我们的机会!”

    小军激动的涨红了脸,拼命想要解释,但他以他匮乏的词汇量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解释。

    周铭摆手打断他的话:“让我来猜猜你的钱是怎么来的,一定是陈老板带你去哪个银行贷出来的吧?”

    “钱当然是从银行拿出来的,要不然还能从哪拿?你这说的真是笑话!”小军说。

    周铭让他别急:“请注意我说的是贷出来的,也就是说这些钱是你向银行借出来的,小军你好好回忆一下,你去银行是不是签了很多文件?甚至拿了自己房子作为抵押?”

    “那又怎么样?反正这些钱我已经拿出来了就是我的!”小军说。

    周铭不慌不忙对他解释:“那有想过这些钱你该怎么还吗?如果你还不上这些钱,那么你就会被从你的房子里赶出去,你家里的田地也会被银行卖掉,到那时你还觉得这些钱就是你的吗?哦我顺带再告诉你一个事情,你从银行借出来的这些钱是有利息的,也就是说你到时候要还的钱会更多。”

    “我能理解你想发财的决心,但发财是要走正道的,你没觉得你的钱来的太容易了吗?”

    随着周铭这番话,那边小军的脸色越发难看了,他回头看着陈立高。

    “陈大哥,他说的这些是真的吗?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小军问。

    陈立高哪敢回答这个问题:“小军你忘了我和你说的吗?这些都不是问题,不管是你借银行的钱还是利息,只要你的房子盖起来卖掉,你就能赚几十倍上百倍,也就是说现在你从银行借了十万,只要两个月以后,你就能赚一千万甚至更多回来,到那个时候十万块钱对你来说就是一分钱那么简单啦!”

    “可如果房子要是卖不出去呢?”周铭突然质疑道,“又或者说压根你就没想过要帮他们盖房子,你只是单纯的想骗他们帮你去贷款,然后你卷钱跑路。”

    “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你这是血口喷人!”

    陈立高一下跳起来了,很急眼指着周铭说:“你这个人根本什么都不懂就在这里大放厥词,你的话根本就是在误导他们!现在国家就在开发琼海,这也被定为了唯一一个省级特区,你们看南江发展的多好,以后琼海也会像那样的,现在盖房子就是稳赚不赔的!你根本不懂国家政策不懂经济!”

    周铭笑了:“我懂不懂无所谓,那么陈老板你一定懂了对吗?”

    陈立高看着周铭脸上的笑容感到心底阵阵发毛,不过他仍然嘴硬道:“我当然懂了,如果我不懂经济怎么给他们这么多钱?怎么带着他们发财?”

    见周铭想说什么,陈立高紧接着又说道:“你不要想我会给你看这些东西,因为这些文件都是绝密的,我不可能也不会给你看!”

    周铭很无奈的摇头:“你想多了,要知道你是不是个棒槌哪需要这么麻烦。”

    那鄙夷的目光让陈立高几欲抓狂,可接下来周铭的话却让他又懵逼了。

    “既然你懂经济懂政策,那么请你解释一下什么叫gdp,什么叫cpi,房地产价格指数的变动程式吧。”周铭说。

    陈立高嘴里喃喃念叨着这些名词两眼懵逼,周铭很暖心的接着说:“看来你似乎听不懂这些了,那么请你帮我解读一下中央关于全国房地产市场的红头文件,并且分析一下这份文件对琼海房价的影响吧。”

    “我听不懂那些什么洋文,但我知道这个中央政策文件,就是要提升房地产市场,而这份文件出.台,就会带动琼海房价进一步上涨!”陈立高说。

    周铭又笑了:“陈老板你确定吗?”

    那关爱智障儿童一般的眼神让陈立高头皮发麻,他想说确定,但随即想到了什么说:“你不要想诈我,我看这些分明就是你编出来的,根本就没这些东西吧!有本事你解释这些出来我就承认我是骗子!”

    “陈老板你确定吗?”

    周铭又反问出了这句话,让陈立高当时就炸毛了:“我特么确定,但是我肯定你什么都说不出来!”

    “那好吧,既然你这么诚恳的问了,我就给你科普一下好了。”周铭说。

    陈立高听着这话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特么你怎么能听出我是在诚恳询问的?我那是在嘲讽你懂吗?

    “所谓gdp就是国民生产总值,简单来说就是在某一个地方所有人的劳动产值,比方这里大家种的那些槟榔和椰子;而cpi则是居民消费物价指数,就是指我们在这里购买槟榔和椰子的价格变动指数,一般来说这些指数能有效的从宏观上表现出一个地方的经济和消费情况。”

    周铭接着说:“至于房地产价格指数,我想这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就是指一个地方的房地产价格的变动情况,而据我所知琼海的房地产价格已经在几个月内上涨了超过一百个百分点,这是非常不正常的,也就是说价格已经超过了房子本身,是没有投资价值的。”

    “最后我再来说说中央出.台的红头文件吧。”周铭说,“也并不是像你说的要提升房地产市场,而是对房地产市场进行宏观调控,也就是抑制房地产市场的过热发展,直接一点说,就是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房地产价格会下跌,如果现在你们再盖房子,自己住没问题,但要想卖出去赚钱,那不可能!”

    周铭的话一句一句就像是一柄铁锤狠狠砸在了陈立高的心上,他身体一晃。

    “不可能,根本不是这样的,这些都是你瞎掰的,根本没有这些东西!”陈立高做着最后的挣扎。

    “如果你确定这些都是我瞎掰的,那你在害怕什么?我想你肯定是不知道其他的,只知道一个gdp吧,你知道我的解释没问题,所以你能猜到我其他的解释也肯定是对的,最后你害怕了。”

    周铭一字一句都如同钢针般扎进了陈立高的心里,但周铭到这里还并没有结束。

    “看来你现在真是慌的不行,你没想到为什么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人,你以为凭着你那点忽悠能力,就能随便骗钱了,骗这些村民去银行贷款,然后你拿着这些钱跑路美滋滋,至于这些一个月才几十块钱收入的可怜村民如何还几十万的贷款,那就不是你考虑的了。”周铭说。

    陈立高崩溃了:“没错,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在这里,这不科学!”

    周铭居高临下看着他:“因为你在这里犯罪,而我就是来戳穿你的!”

    陈立高终于再也支持不住,居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周铭上前两步:“怎么样?现在可以承认自己是骗子了吗?”

    “什么?原来你真是个骗子?你真的是要我们帮你去银行借钱,然后让我们来还吗?”

    小军大声质问他道,他的脸上写满了愤怒。

    如果是刚才,陈立高能说出一百种理由,但是现在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这个骗子我打死你,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你这种骗子了!我们这么穷你也骗,你简直没有人性!”

    小军愤怒的朝陈立高挥舞起了拳头,而这个时候其他村民也反应过来,一个个也都义愤填膺的冲上去暴打陈立高了,毕竟就像小军说的,他们已经这么穷了,居然还把行骗骗到他们头上,这就是人渣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