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双王
    周铭去哪了?

    当陈立高在琼海的省会琼州市发疯一样找,甚至都不惜用了曹‘操’的枭雄手段,在严打风‘潮’还没有完全过去的省会城市闹出了血案,周铭这边却十分惬意的在海边晒日光浴。,:。

    天亚是琼海省最南端的城市,在后世这里被称为东方夏威夷,是国内排名第一的超级旅游城市,不仅在普通人群里知名度颇高,就连很多富豪也都很钟情在这里度假,为此这里有很多专‘门’服务于高端人群的游艇俱乐部,也闹出了沸沸扬扬的海天盛宴。

    不过那都是二十年后的事情,对于现在来说,天亚才是一个挂牌办公不到五年的地级市,别说是全国绝大多数人完全没听过,恐怕就连琼海本地人对天亚的了解也不多。

    周铭苏涵和**正躺在亚龙湾的海边晒太阳,旁边有在这里打工的琼海人帮他们削椰子。

    “是小红给你打的电话吗?琼州那边的情况现在怎么样啦?那些家伙真的在满世界找你吗?还找到了彝山村,那他们没有做出什么很过分的事情吧?”苏涵见周铭放下了手机,炮语连珠一般问道,毕竟她是很关心周铭的。

    周铭亲昵的‘揉’了‘揉’苏涵的小脑袋:“放心吧,现在已经没事了,他们想做曹‘操’,但我让小红报了警,现在琼海的严打风‘潮’还没过去,他们已经被抓起来了。”

    苏涵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拍拍自己高耸的酥‘胸’:“那就好,刚才我听到他们居然敢当街打的人满身是血都吓死我了。”

    “这些家伙看来是有点太跳了,我们有必要帮着提醒他们社会主义铁拳了。”

    周铭很轻松的说着,苏涵这也才完全放下心来,随后看着不远处的海滩说:“真是好美的海滩呀,周铭你怎么能找到这里的?”

    “这里不是刚刚被中央划为重点旅游景区吗?我只是响应一下党的号召。”周铭回答。

    周铭这么说是瞎掰的,他是不知道天亚是什么时候开始开发的,不过现在连机场都还没有显然就还差点了,他完全是凭着重生前的记忆来的,没办法,天亚的名头实在太响,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一次琼海,怎么都得过来看看。

    重生前周铭也想过要来,但那时天亚早成国际旅游区了,什么时候都是人山人海的,哪像现在能三个人躺一整条海滩这么奢侈呢?

    或许后世的亚龙湾才是开发完全的,但现在这种纯天然的白‘色’细软沙滩,蓝‘色’的海水,不远处隐隐约约在雾气中的岛,还有背后成片的椰林和棕榈树,还是不错的。

    苏涵一脸茫然似乎并没有听说过的样子,周铭随即转移话题看向**:“张哥你都看不出有特别的肌‘肉’呀,我一直觉得你该是像终结者里施瓦辛格那样呢!”

    **能看出周铭在转移话题,却不说破:“那是为了健美塑形的,真正练到那样的肌‘肉’反而没多大力量,并且发力也不方便,更重要还会影响动作的灵敏,总之实战搏击这种都不会有那样的身材。”

    “周铭你老大太不仗义啦!我在首都给你们忙成了狗,你们在天亚却这么潇洒!”

    当这边周铭和苏涵**聊天的时候,突然旁边传来了一个抱怨的声音,这个声音周铭他们根本不用看都知道是谁。

    “我说杜鹏你难道忘了你在燕京那边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你在燕京的消息,我们这边不管做再多都是无用功。”周铭问他,“那么你现在过来看来是带来了好消息对吗?”

    杜鹏让**起身躺在了他的躺椅上,然后甩给周铭一份文件。

    “你老大又猜对了,中央的确已经注意到了琼海不正常的房地产情况,但由于一些老人的‘插’手,再加上林泽康主席刚刚上台内部不稳,所以中央才迟迟没动手,不过前一阵子有个中央的特派小组来琼海调查了,把这边的情况上报中央后,林主席在请示了杨老以后表示不能再忍了。”

    杜鹏指着周铭手上那份文件说:“杨老和几个中央大佬昨天在静元阁碰头了,这是他们碰头会议的秘密记录手抄本,看完就得毁掉。”

    只凭这一席话,周铭就能感觉这份文件的重要,也是因此周铭才明白杜鹏为什么必须亲自跑一趟了,毕竟这种东西可不敢传真,万一流出去半份就是大地震,就算是杜鹏的爷爷都未必扛得住的。要知道可能就是一般的中央领导都不一定会知道,只有当天参与会议的有限几个人才知道的。

    至于杜鹏,如果他爷爷不是才退下去没多久,有些事情还需要请教他一起拿主意,恐怕也不可能知道。

    随后周铭打开文件翻看,这些是很普通的信纸,上面是杜鹏爷爷的亲手笔迹,可想而知这文件的重量。

    里面的内容很简单,就是一些谈话记录,很口语化,内容核心就是关于琼海已经快要失控的房地产市场。

    整治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怎么治才是他们会议的重点,毕竟他们作为一国掌舵人,自然不会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虽然琼海是房地产失控,但单纯的限制房地产‘交’易是肯定不行的,毕竟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必须要有一次‘性’能把投机这种歪风邪气打死的政策。

    对于杨老的要求,包括杜鹏爷爷在内的老同志都束手无策,毕竟他们都是泥‘腿’子出身,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这时新任主席林泽康表示可以从银行下手。

    林泽康表示琼海的炒房资金大都来自银行,包括央企在内的很多人都是从银行拆借的资金投入进去的,所以只要严格控制信贷规模,提高贷款利率,查账银行的违规拆借资金,就能有效的抑制琼海房产泡沫了。

    “不愧是从滨海走出来的林泽康书记,一下就抓到了关键。”周铭说。

    周铭是真的‘挺’佩服这位林泽康书记的,虽然后世他有段时间被烟的很惨,但不得不说,九十年代这关键的十年,是他把国家一手烂牌打好了,现在面对琼海的房地产泡沫,也是他给出了对策。

    所以周铭想想琼海的地产泡沫也有几年了,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开始要整治呢?一方面除了形势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还有一点也是林泽康才在中央有了发言权吧。

    “那么他们准备什么时候动手呢?”周铭问,关于这个问题,在文件上并没有记录。

    对于这个问题,杜鹏摇头说:“这点我爷爷也说不清楚,他只说肯定会在最近,说周铭你老大应该能猜到。”

    “杜主席这也太看得起我了,我特么只是个屁民商人啊!如果不是运气好一点,我恐怕还失业在家,最多后来独自去南江打工,见到个县长都是个天大的官啦!现在居然让我猜中央的动作时间。”

    周铭无奈道,不过他这也说的是事实,因为要是没重生,按照之前的命运轨迹,可不就是那样吗?你说自己一个屁民,怎么就能妄议中央呢?

    杜鹏却哈哈大笑道:“谁让周铭你老大已经摆脱那条命运线啦,所以就得你看着办!”

    周铭把手里的文件撕碎点燃撒进海里:“那我就在这边玩累了再回琼州!”

    ……

    与此同时在首都燕京,一辆挂着中央普通牌照的特殊车辆开到了钓鱼台附近一处四合院,这里一大片住宅区都是被围墙给圈起来的,所有了解内情的人都明白这里是那些退下来的国级大佬们的住所,而这辆车最后停在了杜鹏爷爷杜中原的居所‘门’口。

    “老领导您好。”林泽康从车上下来向太师椅上的老人问好。

    杜中原点头示意他坐下问:“林主席突然造访不知所谓何事?”

    “我想老领导您一定知道周铭小同志在琼海的事吧?我记得老领导您对我说过他也是奔着地产泡沫去的,那么我很想知道他接下来会怎么做?我知道老领导您的孙子和他平时走的近,您也对他比较了解。”林泽康问。

    杜中原对这个问题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这么问?难道你准备配合他吗?”

    “是相互配合。”林泽康纠正回答,“因为我们拿出了对策,能通过对银行的调控戳破这个地产泡沫,但我们能做到的也只是及时叫停,而泡沫毕竟是已经发生了的,损失的钱也再拿不回来了,那些投机分子也得不到应有的教训,要想教训这些人,只有周铭才能做到!”

    “你对他很有信心?”杜中原又问。

    林泽康点头说:“打个很不恰当的比喻,我们到了现在这个地位如果说是政治上的王者,那么周铭就是商业资本领域的王者,或者从他在国外的那些手段来看,或许他比我们想的还要厉害。”

    杜中原沉默了半晌才说:“我明白了,我没办法告诉你太多,我只能说对于他可能的动作你不要去猜,我们只做好我们应该做的就行了,至于他……既然你说了他可能是比我们还要高半头的王者,你就应该要相信,不管你怎么做,到最后都一定是在配合他。”

    尽管之前林泽康一直在称赞周铭,但到了这一刻,他反而动容了。

    “我明白了,多谢老领导提点。”林泽康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