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暴怒憋屈的赖星强
    目送着老村长他们进去了新海大厦,周铭他们也都坐回到了车里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没出什么乱子。

    “不得不说周铭你老大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这个叫小红的女孩年纪虽然很小,但勇气和责任心却是一等一的,在那种情况下那些大人都要腿软溜了她却还敢站出来,只是做事的方法还需要加强。”杜鹏对周铭说。

    周铭也点头说:“从第一眼看到她我就觉得至少她是值得信任的,毕竟做事的方式方法可以锻炼,但一个人的担当和三观才是基础,我相信她只要敢挖掘自己,未来就不会太差。”

    杜鹏表示非常认同,就刚才那些村干部都在后退,想着要把事情交回给周铭,只有她一个人站出来这一点,就足以说明她和那些村干部的不同了。

    不过随后杜鹏又说:“小红这个人没问题,那其他人呢?你放他们进去交易就不怕出问题吗?你可知道那里面是赖星强的地盘,所有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投机者,况且你也说过赖星强现在到处找你,在防着动手,那么一下子新海大厦进去这么多陌生面孔,他不可能不警觉的。”

    周铭摇头回答:“如果平时我会担心,但是现在我想他比我更害怕出事。”

    “首先新海大厦经过三年的房产交易,已经有了一套较为完整的交易模式,甚至政府都在这里设了专门的公证处为每次交易进行公证,尽管还比不上股市,但至少是安全的,对外号称是一个完全不懂生意的人也能炒房地产,那么如果他们不给钱或者其他手段骗了老村长的地,破了这里的规矩,我想最慌张的是他们。”

    周铭接着说:“当然更重要一点,你没听刚才小红传过来的消息吗?里面的房价都已经炒到接近七千一平米的大关了,而商品房用地也炒到了五百万每亩。”

    “至于老村长他们这种三无土地,虽然不是琼海政府指定开发的,没有正规的审批手续,但由于是集体用地,再加上现在法律缺失和特区政策的纵容,他们是以农村宅基地的方式走另一种审批手续。”周铭说,“这种地在里面拿上台面交易的不在少数,当然价格比不上有正规开发手续的,但也能卖到近四百万元每亩。”

    听着周铭这么一点点剖析,杜鹏十分感慨道:“虽然我来之前就知道这边的房地产很疯狂,也听你讲过,但是现在我还是觉得太可怕了,老实讲如果在几年前我知道这种事,我恐怕也会陷进去的。”

    “在一楼贷款买地到了二楼转手卖掉就能挣至少几十万,这么傻瓜的赚钱方式是个人都会想掺一脚的。”周铭说。

    “不过我有个问题。”杜鹏突然说,“我记得周铭你说过他们这种房地产的交易模式是和股市很像的,那么现在你突然一下丢这么多地进去,那岂不会引起地价的暴跌吗?”

    杜鹏又问:“而且一直以来也就新海大厦里面这些炒房团在交易,资金基本都在这些人手上转来转去,现在你突然加入这么多地,他们会有多余的资金收入吗?如果要是这些地加入了炒房,但最后没人还有钱收怎么办?这样岂不也同样会引起价格波动吗?”

    周铭略做夸张的哟一声:“小子不错嘛,这几年看来学了不少经济学理论。”

    杜鹏嘿嘿笑着说自己既然决心做个大商人,怎么也不能像过去一样瞎混了。

    周铭表示不错:“的确简单来说,如果在需求不变的情况下,商品的供给突然增加,通常一定会造成价格的下跌,毕竟市场上的钱只有这么多,你为了卖出去只能顺应买方不断降低价格。”

    面对周铭的解释杜鹏不住的点头,表示自己担心的事情就在这里,因为如果他们的地皮卖不出去戳破了房产泡沫造成价格暴跌,那岂不糟糕了吗?

    “所以一旦出现了这种情况,周铭你老大打算怎么应对?”杜鹏问。

    周铭反问:“应对什么?我压根就没想过这种事情。”

    这个的答案让杜鹏当场痴呆了,他不是没想过周铭会怎么回答,但却万万想不到周铭居然压根没想过!

    大哥你是在开玩笑吗?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能不想对策呢?这太不负责任了吧,你不是说这是你计划的最重要一环吗?还有你难道不知道如果房价因此崩了,你不仅成全了赖星强,甚至你还直接得罪了所有的央企还有各地的财团,你这是自绝于人民啊!咱们说好的团结同志呢?

    周铭看着杜鹏那一脸诧异的表情,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周铭笑着对他说:“我不考虑这种事情,是因为这种事情是应该由新海大厦里面那位赖老板去考虑的。”

    杜鹏听周铭这么说,他先是一愣,但马上明白了过来,向周铭伸出大拇指:“周铭你老大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你太狠了,我估计赖星强知道会想拿刀砍死你的!”

    事实的确如此,当老村长他们被各路炒房团们当大爷一样请进新海大厦,当老村长他们在新海大厦开始交易的消息传到赖星强耳朵里,他当即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大发雷霆。

    “这些人肯定是那个周铭的人,是他派来故意给我们捣乱,要搞崩我们市场的!”

    赖星强几乎有些歇斯底里的咆哮着,顺手操起办公桌上价值几十万的青花瓷就狠狠砸了。

    一个满脸阴鸷的人就站在他面前,赖星强抬头指着他咆哮道:“还有你不是我哥的头号智囊,怎么都让那个周铭做出这样的事情了却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到了琼海这里,你就成了只会吃饭的造粪机器吗?”

    如果其他炒房团的核心成员在这里,一定能认出这就是赖星强的助理之一,但实际上这个人却是赖星城的军师,在星城集团内部被誉为是头号智囊,甚至可以说赖星城的崛起他居功至伟,只是他一直都在幕后活动,除了星城集团的核心成员,其他人都知道有这么个人,但却都不知道他是谁长什么样。

    这一次他就是被赖星城派来琼海帮助弟弟,同时也是为了监视的。

    这位智囊咬牙站在赖星强面前,显得很不开心,这让他原本就阴鸷的脸变得更加骇人了。

    “少主,对于现在的事情我非常抱歉,事后你想把我怎么样都行,但是眼下我们先必须过了这关。”他说。

    “我特么也知道!”赖星强没好气道,“那么得嘞,我现在就带人出去砍死周铭那个狗杂种,既然他派人来了,那他本人也肯定就在附近!”

    赖星强说着就拍桌子站起来,不过那位智囊先生第一时间拦住了他。

    “少主请您千万不要冲动,现在您可不能离开新海大厦,突然市场上多了这么多地皮,下面那些家伙肯定会来找您的,如果您现在不在,那局面就会失控了啊!”

    智囊一语成谶,他话音才落,赖星强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赖星强拿起接通,是一位央企在琼海的负责人,他张嘴就惊叫道:“赖老板不好啦,下面有很多新地在卖,这是怎么回事呀?是不是有人在故意搞我们呀?赖老板你要给我们想办法呀!”

    “这个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是哪个周铭在搞事,我正在想办法!”

    赖星强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而经过这个电话赖星强也逐渐冷静了下来,随后抬头看着面前的智囊:“的确如你所说,那么我该怎么办?”

    “收走这些地皮,稳住房价为上。”智囊先生回答。

    “不愧是我哥哥倚重的智囊,果然颇有急智。”赖星强皮笑肉不笑的说。

    “少主过誉了,赖星城先生待我不薄,遇到这事情我自当竭尽全力……”

    那智囊的话还没说完,赖星强就顿时暴怒起来,直接掀翻了自己的办公桌,冲着面前这人吼道:“我去你吗的竭尽全力,你特么真当老子在夸你吗?你特么也不看看自己出的这是什么主意!”

    赖星强口沫横飞的怒吼,唾沫都直接喷到了对方的脸上:“现在那个周铭正在下面突然横插一脚来赚我的钱,结果我还要花钱来帮他稳定房价帮他擦屁股吗?你出的这是什么孤儿主意,如果你不是我哥哥直接派来的,我都要以为你是周铭请来的逗比了,你真是我哥哥倚重的智囊吗?我看你就特么是一傻缺!”

    那智囊不敢去擦脸上的口水,急忙解释:“少主您冷静,我当然是为您考虑的,因为我们现在不能让房价崩了啊!”

    “为什么特么的不行?反正我们最后的计划不就是这个吗?早一点崩晚一点崩有什么关系,顶多我们就少赚一点钱罢了,我就是要整死那个周铭!”赖星强说。

    “可是我们现在并不是少赚一点的问题,我们是也会跟着一起崩溃呀!”智囊先生强调。

    “为什么?”赖星强问。

    “因为我们才刚刚收了下面那些人的地皮和房源,现在我们的钱也都花出去压在房子上了,如果房价崩了,那我们的钱就也被套在房子和地皮上了呀!”

    赖星强又懵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