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智囊孔明
    赖星强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原本想要狠狠教训周铭的,就算拼着自己不赚钱到最后了也要把周铭给坑里面,可现在的情况却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为什么我们的房子和地皮都还没卖出去?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我们要尽快抽身离开了吗?”赖星强咆哮着质问,“肯定是你们这些贪心不足的家伙在故意拖延,你们这些蠢货!”

    对赖星强来说,因为周铭现在突然抛出这么多地皮进来,摆明就是来捞一笔,顺带还要搞崩市场价格,是来恶心自己的,但偏偏自己由于手上的房子和地皮都没来得及卖掉还在坑里,还必须要帮周铭擦屁股,等于在帮他赚钱,这让赖星强心里憋屈的要发疯,他现在能忍住不杀了眼前的这位智囊先生就已经是最大的克制了。

    面对赖星强几乎的贴脸咆哮,智囊先生弱弱的说:“少主,可是这个命令是你下的,我也说过我们要尽快抽身,可是你说房价能升到七千以上,地价能升到五百五十万以上的,而且我们手上这些房子和地皮都是你刚刚从刘经理那里买回来的。”

    气氛瞬间尴尬了,赖星强的表情十分僵硬,他仔细想想好像也的确是这么回事,好像就是自己在听到价格能疯狂上涨,自己才把那些已经出手了一半的房子和地皮又全都买回来了。

    “不对!”赖星强又说道,“那肯定是咱们星城集团里有叛徒,否则那个该死的周铭怎么会知道我把房子和地皮又收回来的消息?或者那些央企负责人,有人背叛了我们,要不然那个周铭不会选这个时间!”

    智囊先生一脸无奈,他哪里看不出来自己这位少主是在强撑着自己的面子不愿意背这个锅:“少主,不管是谁出卖了我们,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先稳住市场的价格,否则那周铭的阴谋就真得逞啦!”

    赖星强这才点头说:“没错,我们的地还没有卖出去,我们要先脱手出来,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吃下这些地!”智囊先生说,“既然这些地已经流入市场了,不管他的身份怎样我们都必须想办法把这些新流入进来的地也活动起来,营造一个繁荣的假象,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房市价格的继续攀升。”

    “真是操蛋!”赖星强狠砸了一拳桌子,“可这样一来不是便宜了那个周铭吗?”

    面前的智囊先生露出了很阴险的笑容:“我并不这么认为,我反而认为这是周铭自己急不可耐的要跳出来当我们的替罪羊了。”

    赖星强一脸迷茫似乎并没想明白,智囊先生无奈只好继续给他解释:“随着未来中央的调控,琼海的房价崩溃是必然的,我们捞一笔就走,然后把房价崩溃的锅丢给周铭,原本这个操作是有些麻烦的,毕竟我们要费心费力演一场戏,可现在周铭主动进来,我们就能说是他的行为搞崩了房价。”

    赖星强这才明白过来,他高兴的一拍大腿:“原来是这么回事,你不愧是哥哥信赖的智囊,那个周铭他以为恶心了我,却万万想不到反而帮了我们的忙吧!”

    对于赖星强的夸赞,智囊先生只是淡淡笑笑:“少主,不过现在还并不是高兴的时候,我们必须先把这些地吃下来,然后卖给那些央企接盘尽快抽身才是正经,因为我……总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赖星强满口答应:“一切都听你的,马上买……”

    可紧接着赖星强就又皱起了眉:“可是我们并没有这么多钱,过不了公证那一关啊,难道都要欠款吗?可是这么做的话,岂不很容易给市场一个很不好的信号吗?”

    “这是问题也不是问题。”智囊先生说,“因为我们可以把地抵押给银行进行借贷拿钱,并且同一块地我们可以抵押给建行再抵押给工行,这样我们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尽可能多的钱了。”

    赖星强听到这个办法眼睛顿时一亮:“的确,我们现在就是要尽快回笼资金,而我们从银行借钱买地再把地卖出去,这样我们就等于赚了两倍的钱,这真是个好办法!”

    赖星强的行动是很迅速的,决定后马上就给下面的部门打了电话,同时也分别给琼海目前几大主要银行包括琼海本地的信用合作社,总之赖星强就是把能贷款借钱的金融机构都打了电话,至于这种重复抵押贷款的方式合不合法,那就不是他所考虑的了。

    约摸半个小时后,赖星强才终于打完了所有电话,他立即虚脱的瘫在了自己的椅子上,好半天才又直起身来。

    “虽然事情解决了,但是被那个周铭这么摆一道还是让我很不爽啊,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再教训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赖星强问。

    “不知道少主您打算怎么教训?或者说您想要一个怎样的结果?”智囊先生问。

    “我要他身败名裂!”赖星强咬牙切齿的说,“最好还有办法能把他弄进去,或者让国家不得不出面驱逐他出境,永远不能回来!”

    面对这些要求,智囊先生考虑一会说:“其实从刚才我就一直在思考,现在我们不确定他在中央除了杜主席以外还有什么其他的关系,所以不能确保其他,但让他身败名裂还是能做到的。”

    “这真是我今天听到最好的消息啦!”赖星强很高兴的说,“那么我该怎么做呢?”

    “这就需要下面那些琼海农民的帮忙了。”

    智囊先生的答案让赖星强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不明白怎么会和那些人有关,况且那些人原本就是周铭找来的人,可能说服他们帮助自己吗?

    智囊先生知道赖星强的疑惑,他随即给他解释:“那些琼海农民,他们帮周铭来销售那些房产,无非就是为了钱的,只要我们能出更高的价钱,他们为什么不帮我们呢?况且我们不是还有派出所的关系吗?到时候请赵所长过来配合我们演一出戏,要抓起来吓唬吓唬他们,他们还不服服帖帖的吗?”

    赖星强点头深表同意:“的确如此,就那些邋遢什么都不懂的蠢农民,要治服他们很简单,可是他们能有什么用?难道是要他们把周铭骗出来吗?”

    “这只是第一点。”智囊先生竖起一根手指,“当然如果只是单纯的骗周铭出来,以他的警觉未必会上当,所以我们可以以资金方面的问题为由,或者干脆以更高的价格交易什么的,最好还能让公证处这边出面,降低他的警惕又能让他乱了阵脚。”

    “那么只要等他被骗出来到我们指定的地方,我就可以喊人给他套上麻袋狠狠揍一顿吗?”赖星强问。

    智囊先生摇头提醒:“少主,如果只是简单的揍一顿,就不是身败名裂了。”

    赖星强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表示自己冒失了,还是得听智囊的主意。

    智囊先生随后说:“其实少主的思路没错,就是把他骗到我们指定的地方,不过这地方并不需要太偏僻,就在闹市区即可,最好还是能在派出所公安局这种单位门口,目的就是让他放松警惕。”

    赖星强一脸迷惑,在他看来怎么能到这种地方?那周铭是觉得安全是能放松警惕,可同样自己也不好动手了呀。

    智囊先生告诉他:“到时候少主你就只需要让你的人打扮成农民的模样冲出来脱掉他的衣服,然后围着不让他走骂他操纵房价的奸商,同时通知媒体在附近待命采访。”

    赖星强很兴奋的拍手道:“这个办法真是太棒啦!有媒体曝光,有人脱了他的衣服指责他操纵房价,这样不仅能让他身败名裂,顺带还能把以后房价崩了的罪责全推到他身上去,真是一举两得啊!孔明你不愧是我哥的智囊军师,我星城集团的卧龙先生啊,这么好的计划也只有你能想到啦!”

    被称作孔明的智囊先生微微一笑,似乎觉得自己真有一种羽扇纶巾的潇洒。

    “如果只是一举两得,那么这个主意就是垃圾,我之所以把地点选在派出所或者公安局门口,就是为了在羞辱了那个周铭以后,再让公安局不得不为了应对舆论压力,先把他抓起来。”

    赖星强接过孔明的话说:“而只要能把他抓起来,那么以我在看守所里的关系,就能再好好玩玩了,到时候我可要他跪在我面前叫我爸爸,哈哈!”

    “到时候少主你想让他叫你爷爷都行。”孔明说,“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中央得知他在这边的事情,不管到时候是否能查实琼海的房市投机是他主导的,面对全国的舆论,中央必须给个交代,所以他就会成为牺牲品,要么被判刑,如果中央有人帮他,那也免不得永久驱逐的处分。”

    赖星强不住的点头:“的确,琼海的房市缺口可是高达上百亿的,必须要有人背锅,那这么看来,我就还不能把他玩死,最多玩疯了,哈哈!”

    赖星强想着到时候周铭平白无故背了这个烟锅,气到想吐血的样子就忍不住的笑了,甚至高兴到嘴都咧到耳后根了。

    “周铭啊周铭,这就是你和我作对的代价!”赖星强豪气冲天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