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一出戏
    “喂你好,请问是周铭老板吗?我是老村长,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我刚刚把地全卖了赚了好多好多钱!而且我看别人都是卖了然后再贷款去买地再卖掉,就这样一来二去我赚了有好几十亿,我数都数不过来啦!我现在出来找您,不过我担心会有坏人盯着我们,我们去旁边蓝天公安局门口好吗?至少那安全,好的周铭老板您先去我马上就到。”

    在新海大厦的会议室里,老村长当着赖星强和其他炒房核心成员的面给周铭打过去了电话,并且为了让所有人放心,赖星强还是把电话内容放出来给所有人听的。

    当老村长打完了电话赖星强就摆手对他说:“你做的很好,先去外面等着吧,我和这些老板还有事情要商量。”

    “好的老板你们聊你们的,我先出去不打扰你们了,只要别忘了我的报酬,嘿嘿!”

    老村长一边说着一边退出了会议室,而等他离开,赖星强冷哼骂了一句:“真是一条追逐金钱的狗,只是不知道这些钱够给你买棺材的吗?”

    随着赖星强这句话,所有人哈哈笑了起来,赖星强又告诉他们:“那么接下来就是我给你们说的计划,只要周铭去了那里,我们就可以扒掉他的衣服,给他身上泼粪撒尿,然后还请各路媒体来看,让他身败名裂啦!”

    赖星强说完其他人立即欢呼起来:“这可是我们听到最好的消息啦!这个该死的周铭,居然敢让这些农民坏我们的好事,就是熬让他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到时候我一定要拍照留念,看看他的惨样!”

    还有人则自告奋勇:“我刚好认识一些媒体那边的朋友,可以请更多的媒体来报道这一盛况,把周铭那个家伙的样子更广泛的曝出来,哈哈!”

    赖星强很高兴:“能听到你们这么说我很高兴,这表明我们还是很团结的,不会被一个跳梁小丑所干扰,想想他居然想派几个琼海农民进来就妄图要搞毁我们的房地产业,简直天真!”

    这些人又欢呼起来:“那些农民算什么?他们根本什么都不懂,他这么做也太瞧不起我们了,他注定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他以为他自己是谁,自己没本事进来赚钱就想拉着我们一起毁灭吗?他这是做梦,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就必须接受教训!”

    赖星强示意大家安静随后说:“不过为了教训他,有些事情还必须你们帮忙。”

    面对赖星强这个请求所有人一致拍胸脯表示没问题,只要是教训周铭就没问题。

    赖星强这才说道:“是这样的,我为了更好让周铭上钩,让那几个农民告诉他说卖了很多钱,所以我需要大家先出钱把地都买过去,给周铭制造一种的确卖了很多钱的假象,否则我不确定他是否还在新海大厦里有眼线,万一没有办法引他出来就麻烦了。”

    赖星强接着又说:“大家请放心,这只是我们演给那个周铭看的一出戏,只要骗了他出来,我就会再还给你们。”

    所有人立即纷纷表示赖老板这说的是什么话,既然是为了对付周铭,那这他们当然是义不容辞的,再说这原本也就是一桩地产交易,就算不为教训周铭他们也是能接受的。

    赖星强面对这样的回答连连点头表示感谢,不过没人注意到在他低头的时候脸上那阴险的笑容。

    商量好了,这些人纷纷离开去做准备,只有赖星强自己还没离开。

    这时仍然满脸阴鸷的智囊孔明如同幽灵般从旁边的房间里走出来到赖星强旁边。

    “没想到这些家伙还真好骗呀!”孔明冷笑道。

    “不是他们愚蠢,而是你的办法让人防不胜防才对。”赖星强说,“我想这些满心以为能看到周铭身败名裂的家伙做梦也想不到,这次会议就是为了骗他们钱的吧。”

    其实并没有人猜到,赖星强他们这次会议是别有目的的,所谓把地买了要让周铭上钩不过就是他们要这些炒家把钱都拿出来的理由,实际他们就是要拿着这些钱跑路的。作为赖星城的亲弟弟,赖星强第一时间就确定新华社上午十点那条消息就是中央要强制拉停琼海房地产业的号角。

    赖星强要跑路,但他的钱又仍然还在房子和地皮上,不仅之前的还没卖掉,甚至由于周铭让老村长他们临时介入进来,让赖星强又多买了很多地。

    或许从账面上看,赖星强赚了很多钱,但他的钱都被套在了地皮上,为了马上在不影响市场的前提下抛售套现,他和智囊孔明才想出这么一个“假装”的办法,假装让其他合作单位先出钱收过去,假装是为了骗周铭上钩,但实际上钱一旦到了他的口袋里,就不会再拿出去了。

    “这么看来这些琼海农民们可是我们的大功臣呀,少主你打算给他们多少报酬?”孔明问。

    赖星强却很不屑的冷笑:“就这些贪得无厌的垃圾还想要钱?我特么没有一巴掌呼死他们就已经是对他们最大的恩惠了!要不是之前为了拉拢他们,我给他们一毛钱都觉得恶心。”

    孔明也说:“是呀,就他们一群琼海的山野村夫,见到那一根根金条还有那一箱箱钱,只怕就目瞪口呆到走不动路了吧!”

    “那些家伙根本不配有钱!”赖星强最后拍桌子说。

    ……

    不得不说,赖星强这些合作者们不愧是央企的负责人,至少办事效率还是有保证的,才不过一刻钟的工夫,他们就把和赖星强的房地产交易完成了,并且这些人都还把兑换的支票亲手交到了赖星强手里,或者直接打到了赖星强指定的银行账户上。

    “赖老板,我们可是很高调的在新海大厦里收了这些地的,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买了这些农民的地,并且这琼海的地价还因此上涨了不少,很多因为上午那条消息而观望的人都结束观望开始重新交易啦!这样我想就算那周铭再警惕也不会怀疑了。”

    赖星强对此感到很满意:“没错,就算他再怎么狡兔三窟,这一次他也跑不掉了!你们都干的很棒,不仅完成了任务,还顺带稳定了琼海房地产市场的形势,我有你们这些合作伙伴真是太幸运啦!”

    赖星强说到最后做出一种非常兴奋的模样,甚至都为此挤出了几滴眼泪。

    这些人也都很感动:“赖老板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对付周铭这个祸害人人有责嘛!只是我们想到自己的钱会被放在这些农民的账户里,要交到他们手上,就算明知道这是为了骗周铭上钩却仍然很不爽。”

    赖星强安慰他们道:“放心吧,这些都只是暂时的,只要骗周铭出来就好了。”

    所有人这才都喜笑颜开:“没错,这才是我们的目的!为此我已经请了我的很多媒体朋友来报道这场特大新闻。国内外著名企业家当街遭到老百姓羞辱泼粪,这个场面光是想想就很让我兴奋啦!周铭那个家伙居然敢和我们作对,就得让他付出最沉重的代价!”

    当然也有人询问赖星强:“赖老板,不过这些钱可要尽快还给我们,由于上午国务院的新政策,银行那边要开始清查关于房地产这边的账目,我们需要填回去至少帮他们过了这一关。”

    “这还用说吗?原本这些钱就是为了钓周铭上钩的,只要完成了任务,自然会还给你们,我可不要这些死钱,我可还希望拿回我的房子和地皮,毕竟那些东西是还能增值的,这些钱可不行。”赖星强说,“我可还怕到时候你们不肯把房子和地还给我了,或者趁机宰我一刀,那我可真没地方哭了。”

    对于赖星强最后的玩笑,所有人都露出了笑容,尽管他们表面上都表示肯定不会做出这种过河拆桥的事,但赖星强却能明显看到很多人的表现并不真诚。

    不过这对赖星强来说并无所谓,他并不在乎这些人心底在打着什么算盘,反正他们都是表面兄弟,并且最重要的现在钱已经全到了自己手上,接下来就只要在他们眼前演好这最后一场戏,自己就可以带着这些钱跑路了。

    至于以后琼海的房地产业崩溃,房价雪崩暴跌,这些人还有那么多银行烂账该怎么解决,那就不是他所要考虑的了。

    哦不对,自己不是已经给他们指定了一个背锅侠吗?

    就是现在马上要去教训的周铭,到时候不管出了任何问题就都由他担着好啦!

    赖星强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兴奋,几乎都要跳起来了,不过最后他还是强忍住了,因为他不住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越是到了这种重要关头自己越要冷静。

    “赖老板,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呢?”老村长来到面前询问。

    赖星强这才回神过来,他大手一挥道:“现在就出发吧!”

    他随后还不住的叮嘱:“你们请放心,我们就在你们身后,你们要大胆勇敢一些,此外就是在事情结束以后,你要把这些支票都交还给我,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吗?我会额外给你一笔数量很大的钱。”

    老村长眼睛都冒星星了:“赖老板您放心吧,就是您不说我也一定会找您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