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公审大会
    当一切准备就绪,赖星强豪情壮志的一声令下开始,老村长他们就带头朝蓝天新区的公安局过去,至于赖星强和其他人就跟在后面,当然为了不露出破绽,赖星强他们是隔着很远跟着的。

    看着老村长他们渐渐走向公安局那边,赖星强都要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了。

    “我已经联系了那边,我们所有的人还有记者都已经就位,只等老村长他们和周铭碰头,他们就可以随时冲出来配合我们采访了。”

    对于赖星强这话,他的智囊孔明也向他竖起了大拇指:“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因为据说贝莱登先生和你哥哥都在这周铭手上吃了大亏,现在少主你居然能让他身败名裂,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赖星强十分得意:“我早说过那周铭也就那么回事,栽在我手里太正常了!”

    而与此同时,在公安局门口,周铭早已等在了那里,跟在他身边的还有苏涵和杜鹏。

    “周铭老板我们来啦!”

    远远的,老村长看到周铭就快步跑过去:“周铭老板,我果然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不仅把我手上的地全给卖出去了,我更听别人的说法,再买回来卖到楼上,这么一来二去,我卖了好多钱,你看着都是我赚的。”

    老村长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自己随身的挎包,里面装着很多支票。

    “周铭老板您也知道现在琼海并不太平,我带着这么多钱也不保险,所以才要在公安局门口,至少这里能放心。”老村长解释。

    那边赖星强提着一颗心看到老村长和周铭终于碰头了,他高兴的都要跳起来啦。

    “哈哈!我是看过周铭照片的,就是这个人,我还以为周铭是个多谨慎的人呢,没想到现在看到了钱也一样成白痴啦!不过这也难怪,毕竟那可是整个琼海足有上百亿的资金,任何人都不能忍住不动心吧!”

    赖星强志得意满的大手一挥:“那我们现在不用等了,过去让这个杂种身败名裂吧!”

    赖星强说完就带着孔明还有其他合作伙伴围了过去,同时他还让早就埋伏在旁的记者还有其他人也都围了上去,不让任何人有机会逃跑。

    “哈哈哈!周铭没想到你躲了这么久,最终还是被我抓到了吧?”赖星强走过来说。

    面对赖星强这么大架势,周铭却一点也不惊慌:“你是……赖星强?”

    随后周铭又看了看周围:“你带这么多人来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这里就是公安局门口,这里聚集这么多人,他们不可能会不注意,如果你要闹出什么事情来谁也保不住你。”

    赖星强和其他人都嘿嘿笑起来了:“我说周铭周老板呀,都说你聪明怎么现在我看着你却这么愚蠢呢?如果我要教训你有的是办法,哪里还会让你有机会躲到这里来呢?而且我觉得单只教训你一顿也太便宜你了,所以我想出了更有意思的办法。”

    赖星强说着随手一挥:“你看这边是新海大厦一些重要房地产公司的经理们,他们也是现在琼海最顶尖的企业家们;然后你再看那边……”

    赖星强又指道:“就是你周围那些人,他们都是我请来来自各个媒体的朋友们,至于其他人,他们则是对你有很大意见的普通人。”

    周铭环视一圈道:“所以呢?你们打算做什么?”

    赖星强有些惊讶:“没想到周老板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能如此淡定吗?真让人惊讶。”

    这时其他人纷纷对赖星强说:“赖老板还和这个家伙废话那么多做什么,直接教训他让他身败名裂!他这种人就是死不悔改,不见棺材不掉泪的!”

    甚至很多人都在跃跃欲试随时准备亲自出手了。

    不过赖星强却摆摆手说:“大家不用这么着急嘛,现在周铭这个人已经是一只瓮中之鳖,是跑不了的,那么我们既然请了记者同志来,我们当然就要理所应当的配合好,为周铭老板开一次公审大会啦!”

    听他这么说,其他人立即欢呼起来,赖星强示意大家安静他才说道:“首先周铭老板,你恐怕不知道你面前的老村长,他其实早就成了我的人吧。”

    随着赖星强的话,老村长马上从周铭手上抽回了他的包,然后跑回到赖星强面前交到他手里,赖星强高高举起手中的挎包洋洋得意道:“怎么样?周老板眼看着这笔巨款从自己手里飞走是不是很绝望啊?但我告诉你,你的绝望从现在才刚刚开始!”

    赖星强慢慢走出人群,故意站到那些记者面前。

    “大家都在琼海,我想大家也一定都知道最近琼海的房价走势,一路攀升是非常离谱的,甚至中央为了抑制琼海的房价,都专门出.台了紧锁银行贷款和暂停房地产公司上市的政策。”

    赖星强说:“可琼海的房价在上涨,但是琼海本地人却并没有因此致富,他们仍然十分贫穷,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坐拥土地的本地人,在房价上涨的时候却一点也吃不到房价的红利呢?这都是因为琼海的房价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的,这个房价是很不合理的房价,所有上涨的钱都被这个幕后烟手给赚走了!”

    赖星强这番话让现场一片哗然,尽管这里大多数人都知道赖星强是要给周铭泼脏水的,但却也没想到他能说的这么狠,这几乎把整个琼海房地产业的屎盆子全扣在周铭头上啦!

    不过赖星强的话可没到这里就简单结束,他接着说道:“或许你们并不了解这个人,他是一个从国外回来的商人,他脑子里就只有国外资本主义投机倒把那一套,所以他把琼海原本好好的房地产市场弄得乌烟瘴气,让我还有这些新海大厦的正经房地产开发商都没办法做下去了!”

    赖星强随后介绍起了自己:“可能大家都还不了解我,我是星城集团赖星城的亲弟弟,我和哥哥一样一直以来都以一个有责任的商人自居,看着房价一天天的上涨,我一直都感到很心痛,因为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所以我必须要惩罚这个在背后作恶的人!”

    说着赖星强随手指向周铭:“这个人就是他,这也是我今天带这么多人在这里堵住他,要教训他的原因!”

    “凭什么琼海的房价要受到人为的操控,凭什么我们要为他的投机倒把买单?那么今天我在这里就要告诉你们,正义或许会迟到,但他永远不会忘记狠狠砸到你们的头顶!”

    赖星强越说越激动,到最后都要歇斯底里起来了:“所以今天我就是要带着你们狠狠教训这个周铭,带着你们扒他的皮抽他的筋,让全国人民都明白,这种烟心的资本家是没有好下场的!”

    随着赖星强这番话,现场顿时欢呼雷动,所有人都为赖星强叫好起来。

    不过在这番欢呼中周铭仍然还很冷静,他淡淡看着赖星强问他:“你废话那么多,都说完了吗?”

    沉浸在喜悦中的赖星强第一时间都并没有听到周铭的话,直到他身旁的孔明提醒了他才反应过来,他看着周铭深深皱起了眉头,因为他预料中周铭跪地哭泣求饶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反而周铭仍然很淡定的站在原地。

    这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能这么淡定?

    赖星强完全搞不懂,但这个时候周铭却说了:“我简直无法想象世界上居然会有赖星强你这么无耻的人,明明是你在操纵房价,不管是房价的暴涨,还是去欺骗琼海的农民,让他们贷款盖房子,然后你把贷款骗走,这些无论什么罪名都足以枪毙你!”

    “可是结果你居然还能在这里高谈阔论,居然还有脸指责别人,你真是无耻至极!”

    周铭对他说:“来来来,赖星强你告诉我你把手上的房地产都卖是要干什么?是不是看中央出.台政策叫停了琼海的房地产市场,所以你忍不住要把所有的房源都套现跑路了?你又是不是……”

    “你放屁!你这是在血口喷人!”

    不等周铭的话说完,赖星强就狠狠打断了道:“你这些话根本都毫无根据,你在污蔑!”

    赖星强随后缓了缓才又说道:“早就听说周铭就靠这张嘴皮子吃饭,今天见了果然能颠倒烟白,居然到了这个时候还能倒打一耙。”

    “不过这也只是毫无意义的困兽之斗罢了。”

    赖星强说:“真正的事实可不会因为你这几句话而改变,那么接下来,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的,动手!”

    随着赖星强最后这句动手,一直在赖星强面前的老村长突然从自己的包里掏出几个臭鸡蛋狠狠砸在了赖星强的脑门上。

    “草你吗!这是干什么?”

    赖星强才来得及骂这一句,随后旁边其他人也都叫喊着冲过来,他们有的扔菜叶和鸡蛋,有的甚至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桶粪尿,从头到脚泼到了他身上。

    现场所有炒房团成员还有这边被请来的记者们当场懵逼了。

    只有周铭无奈的摇摇头:“很抱歉的说,赖老板你的话我还给你了,任何事情的确都不会因为你的几句话而改变,不过后悔的人只能是你,刚才公审的也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