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要钱
    毕竟这里是在公安局门口,因此所有炒房者殴打赖星强的闹剧很快就被终止了,赖星强被随后赶到的公安民警抓进了看守所,其他炒房人也都被带进局子里批评教育一番。

    周铭则和小红他们回到了彝山村,他们才到了村里,就有人跑出来告诉他们事情已经上琼海新闻啦!

    随后村里的广播被打开:我们都知道琼海的房地产在最近这几年时间里出现了很不正常的上涨,所有人都怀疑在这背后有人或者某个团体钻了政策的空子,在进行投机倒把的犯罪活动,相关部门一直在做调查,只是苦于没有证据,而在今天这个幕后烟手终于被人民群众给揪出来了。

    就在十分钟以前,星强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赖星强在蓝天路上遭到拦截和殴打,据了解拦截和殴打赖星强的人都是琼州本地人和其他房地产公司从业者。原因是由于国务院发表了关于控制房地产业的新政策,赖星强预感到琼海的房地产投机无法再进行下去,所以才要跑路。

    这个结果说明人民群众的眼睛是很雪亮的,而现在赖星强也遭到了公安机关的逮捕,我们可以相信,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随着广播里最后这句严惩,所有人都欢呼起来,因为坏人终于受到了惩罚。

    “这真是太好啦!赖星强这个人就是罪有应得,居然还想骗我们的贷款,这种就是该死!他太坏了,周老板这么好的人他都能想出这么恶毒的阴谋,更可恨的是还挑拨我们和周老板之间的关系,他死不足惜!”

    周铭也很高兴,他说道:“其实我也得感谢你们,尤其是老村长,要是你没告诉我赖星强的阴谋,我恐怕就要倒霉了。”

    所有人又向老村长欢呼,老村长说:“周老板对我们恩重如山,并且这次也是为我们解决赖星强这个祸患的,我们怎么能因为一点蝇头小利就背叛周老板呢?那样我们我们是不敢进祖宗宗祠,到时候不光我们,甚至还有我们的子孙后代都会被人戳一辈子脊梁骨的呀!”

    说到这里老村长又有些羞愧:“周老板,其实说到这里我必须要向您还有其他同志们道歉,因为在赖星强扔出金条的时候,我居然有一点怀疑,在考虑是不是真的要背叛周老板了,我真是太该死啦!”

    当他这么说,立即招来了其他人一致的指责,觉得他怎么能怀疑周铭,这样的想法是很差劲的。

    不过周铭却表示:“这没关系,毕竟那可是一块金条,证明赖星强还是下了血本的,但好在老村长最后还是醒悟过来,并没有和赖星强同流合污,这不是很好吗?”

    听周铭这话,老村长感动到要哭了:“周老板您真是胸襟宽广,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面对老村长这么高的赞誉,周铭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这也说明这个年代的人都还是把自身节操看的很重,不像后世无下限的笑贫不笑娼。

    周铭随后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那些签的卖地合同包括一些手续都撕了。

    “土地是大家赖以生存的保证,除非政府出面拆迁,否则你们千万不要随意出卖土地啦,因为这是不受法律保护,很容易被有心人利用的,我知道你们迫切的想致富,这是可以达到的,我会想办法!”周铭对大家说。

    这番话再次引起了一片狂欢,所有人都在高呼着周铭万岁,这种当英雄的感觉还挺好的,难怪那么多电影都搞英雄崇拜。

    这时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嘈杂,周铭回头,就见那些新海大厦的炒房团成员过来了,人数足有十多人。

    “你们这些赖星强的走狗!你们怎么被放出来了?你们来这里做什么,想报复周老板吗?我告诉你们有我们在这里,这里是琼海,你们别想得逞,这里不欢迎你们,快滚!”

    老村长和彝山村民们的群情激奋,把那边那些炒房老板一下给吓住了。

    他们站在路口那边进退两难,他们不敢过去,怕这些激愤的村民们像打赖星强一样打他们,他们更不敢离开。

    周铭看他们这副样子张口问道:“你们是有什么事吗?”

    听到周铭这个问题,那边终于走出一个人:“周铭老板您好,我是燕京地产的王磊,我知道我们本不应该再出现在您面前,但是我们也有苦衷,我们的钱也被赖星强骗走了,还请您能大发慈悲还给我们。”

    王磊这个名字周铭是知道的,后世一位房地产大亨,以前看起报导似乎他也的确说过自己的第一桶金是在琼海赚到的。只是按照记忆,他应该是提前跑了的,现在看来自己的到来显然改变了他的轨迹。

    而他们这个要求也并不出乎周铭的预料,或者当周铭看到他们第一眼就猜到了。

    原因很简单,他们要么是央企下来的负责人,要么就是来琼海淘金的,这么大一笔钱如果他们拿不回去,那么央企的负责人背着这么大的债务回去肯定会遭到处理;而个人或者地方企业则会立即破产不说,还会背上一大笔债务,从此只能远走他乡流浪啦。

    相反如果他们能要回钱,哪怕只有一部分,都能好过很多;央企的疏通疏通关系还有机会,地方企业和个人留着一部分钱也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正是这样的原因,不管这样的做法多让他们感到不耻,一边天堂一边地狱,他们也必须要硬着头皮来试试。

    这边周铭在思索,那边其他人在王磊站出来以后也纷纷表示他们就是来要钱的,在赖星强的骗局里大家都是受害者,他们并没有要针对周铭这样。

    “你们简直无耻!”苏涵气不过对他们说,“什么叫我们都是受害者?什么叫你们也受了骗,你们扪心自问真的是这样吗?我们从来到琼海第一天开始就在想办法帮你们,但是你们却在干什么?和赖星强同流合污,随便听他几句话就把我们视为仇人,跟着赖星强不惜一切办法对付我们,甚至还要亲手向我们砸臭鸡蛋,这就是受害者吗?”

    面对苏涵的质问,那些人都低下了头,没人敢直视苏涵的眼光,毕竟他们也还是有羞耻心,不是那么毫无下限的。

    “现在你们居然还敢来向我们要钱?也真亏你们开得了这个口,你们想想,如果换成你们,如果是我们的钱落在你们手里,你们会还给我们吗?”

    苏涵冷冷的质问铿锵有力,砸在那些人身上让他们步步后退,最后还是王磊站出来了。

    “对此我们非常抱歉!我们很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所以我并不奢求你们的原谅,我想刚才的表达是有问题的,我们并不是受害者,我们是罪有应得,所以我们是求您行行好,能大慈大悲还给我们,求求您了!”王磊说,到最后都给周铭跪下来了。

    在王磊跪了以后,其他人面面相觑好一阵也才跟着跪下来了。

    他们这么做反而让苏涵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毕竟别人姿态已经放的这么低了,总不好再去羞辱,但就这么把钱还给他们,就又太便宜他们了,怎么说这也是他们自己送出来的钱,自己没偷没抢的,凭什么。

    “不得不说,你们这一手很漂亮,反倒让我很为难了。”周铭对他们说道,“不管怎么说,你们先起来吧,只要你们起来我就还给你们。”

    原本他们还想说什么你不答应就坚决不起来的话,但当听到周铭这么说,他们就都站起来了,只有王磊是最后被人拉起来的。

    “周老板您说的是真的吗?”

    对于这个问题,周铭点头表示:“当然是真的,不过你们先别急着高兴,因为我所说的还,并不是直接那么把支票和汇款退回的,毕竟那是通过正当的交易手段拿来的,那么你们想拿回去也很简单,同样通过正当交易。”

    这话给他们听懵了,他们完全不明白周铭说的这通过正当交易是什么意思。

    只有王磊琢磨出了一点意思:“周老板您是指通过和我们进行房子和地皮的交易吗?”

    周铭点头表示没错,得到周铭答复他们立即七嘴八舌说这没问题,只要周铭肯把钱还给他们,他们就愿意把房子和地皮全交出来,反正他们留在手上也没用了。

    周铭抬手示意他们安静:“大家听我说,我并不是要逼你们做什么,这是因为曾经有很多不应该出现在新海大厦的土地被赖星强通过欺骗的手段扔进了市场,所以我必须为这些村民把地拿回来,至于其他拥有合法手续的土地还有房子,我也会在进行评估以后给你们一个合适的价格。”

    “我接受!”王磊首先说,而他身后的其他人则都还犹疑不定。

    周铭对此微笑道:“你们是不是还幻想着能按照你们和赖星强的合同一分不少的再拿回那些钱呢?你们难道不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很幼稚可笑吗?”

    尽管周铭脸上带着微笑,但周铭这番话却让他们感到一股从心底涌上来的冰寒,让他们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所有人这才立即点头:“我们接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