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哪凉快哪待着去
    “那好吧,等我算好了价格,最迟后天会在新海大厦一个个和你们进行交易的,你们都回去等着吧!”

    当王磊他们全都接受了周铭的提议,周铭就招呼他们都回去了,毕竟事情已经谈妥了,让他们都耗在这里也没意义,而当周铭把王磊他们都请走了以后,老村长和小红他们都围上来了。

    “周铭老板你真的打算要把这些钱都还给他们吗?他们可都是要害你的人呀!你这么做不是纵虎归山,他们也不会感谢你的。”他们都劝周铭道。

    就连杜鹏也很好奇问他:“周铭你不是原本要打算给他们一个深刻教训的吗?可是你现在这么简单就把钱还给他们了,恐怕他们不仅不会领你的情,搞不好还会在背后笑话你呀!况且你也很需要这些钱不是吗?”

    周铭摇摇头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你知道这次我们收的这些大都是一些支票和转行转账,你要知道现在国内的金融体系并不完善,如果把他们逼急了,真拼着犯罪也要跳票或者找人把钱再转回去,我也没办法,所以还不如做一个顺水人情。”

    “另外我要合作真的也不需要通过这种撕破脸皮的方式,那样我和赖星城就没区别了。”周铭又说。

    “我只是感觉周铭你忙前忙后这么长时间,还担着这么大风险,最后却什么也没捞着,这也太亏了!”杜鹏说。

    “亏?可我觉着自己是赚大发啦!”周铭却说出一句让他们莫名其妙的话。

    周铭并没有多解释什么,他随后就让小红和老村长他们去告诉那些被赖星强骗了地和贷款的村子,自己已经帮他们把地拿回来了,贷款也能还清。当然周铭可不会老好人的亲自送上门,毕竟戳穿了他们一夜暴富的美梦,难保不会有些人接受不了,所以对周铭来说就是一切凭自愿了,想拿就来拿,不想来拿要继续做鸵鸟也随便。

    事实也证明周铭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老村长他们回来告诉周铭的确有些人并不理解周铭为什么要坏了他们的好事,他们觉得是周铭的责任,甚至还嚷嚷着要周铭赔他们钱。

    周铭对此就一句话:“哪凉快哪待着去,有能耐谁骗你去找谁要钱去!”

    当然大多数人都还是很懂事的,因此当天晚上他们就送来了好吃的,为周铭在彝山村搞了个盛大的篝火晚会。

    不过这边周铭跟这些琼州农民很开心的玩着,但对于另一边的炒房团来说,就不那么友好了,从彝山村回去后,他们就聚集起来开会了。

    “你们说那个周铭真的会把钱都还给我们吗?”

    有人首先抛出了这个问题,这也是所有人都最为关心的,立即有人接上来说:“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他不会只是在故意耍我们,是故意对我们这么说,实际上连夜在把我们支票和汇款兑现,那就麻烦啦!”

    有人跟着附和:“还有他说要把那些地拿回去,我看就是在故意搪塞我们的,他会有那么好去帮那些琼海农民?就是三岁小孩都明白一旦琼海的房价崩了,这些地皮就一文不值,他凭什么花这么大价钱做,肯定是有阴谋的!我们不能被他这样戏耍,我们必须掌握主动权!”

    还有人也把责任归咎到了王磊身上,指责他:“你不会是和那个周铭一伙的,现在是在故意坑我们吧?要不然你怎么能答应他这么离谱的要求,我告诉你如果我们被骗了我可饶不了你!”

    王磊对此很不耐烦道:“你们觉得我骗你们?那好啊,你们再去找周铭去谈啊,要是你们害怕他从中使诈,你们就一直打电话给银行确认你们的支票和汇款信息啊!实在不行你们拼着被抓起来也要去跳票啊!”

    面对王磊这一句接一句的话,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这些人就又都沉默了。

    “王经理,我想大家也都是太着急了,你不要这么咄咄逼人,其实大家今天在这里也都是为了拿回我们的钱,我们没必要内讧。”

    最后是远洋集团的人站出来说话,他不愧是体制内的人,不管态度如何,至少这话说的很圆滑没有任何问题。而当他说了话,其他人也都立即像是找到了突破口一样跟着嚷嚷起来,觉得王磊这真是小题大做了,一个个都似乎忘记了根本是他们先挑起来的一样。

    王磊这时也看清这些人的嘴脸,就坐在那里冷笑,根本懒得再和他们多说一句话了。

    就这样,争吵和互相埋怨成了他们这次会议的主题,他们一直吵到晚上八点都没一个结果,最终还不欢而散,只等着周铭的通知。

    只不过他们这一等就等到了第三天。

    当然周铭这并没有故意戏耍他们的意思,而是第一天在彝山村,所有村民太热情,周铭玩到了很晚,导致第二天很晚才起来,同时有那么多土地那么多的公司要计算,周铭身边也没有一个会计团队,只能靠他苏涵和杜鹏三个人去一个一个算,做起来自然就慢了。

    不过他们在第二天运用半天的时间终于算好了所有人的房子土地还有金钱,第三天一大早就来到了新海大厦,搬着凳子坐在了大厅一楼的公证处旁边,让公证处的小姐姐陪着对每一笔交易进行公证了。

    很快在周铭面前就排起了一条长长的队伍,这倒不是这些人多么守规矩,而是周铭说了一句“任何不排队的家伙都给老子滚蛋”,于是这些人不得不老老实实排队了。

    “你的房子是位于蓝天新区的十套预售房,这些房子都已经处于在建状态,并且即将完工,所以按照琼海房价泡沫起来之前的六千一个平方,你的这些房子总价值为八百四十万。”

    “你的房子从预售房到楼盘都有,按照我的计算方式,最终你的金额总共为五千六百二十万……”

    周铭一个个给他们算钱,然后从那堆支票里抽出相应的给他们,而对于周铭的开价,他们大多数人都表示能够接受,毕竟原本他们觉得周铭肯定能借此机会狠宰他们一刀,能拿回一半的钱就不错了,可谁知他们居然还能拿回大半,这绝对是意外之喜。

    这也正常,周铭就没打算赚他们这个钱,在扣掉赎回那些农民的贷款以后,剩下的钱就都还给他们了,至于那从什么地方开始算的价格,就只是一个随便安上去的名头罢了。

    周铭就这样很快就收回了一半的土地,而这时,突然几个人气势汹汹的走进了新海大厦。

    “你们这里是在进行什么交易?我命令你们都给我停下!”

    领头那人一声喊,随即走到周铭面前说:“你就是周铭对吗?我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马上给我停下,我是马文。”

    周铭注意到当他报出自己的名字,面前排队这些人顿时都倒吸了口气,甚至还有人赔着笑脸在向他问好,而从他们的话里,周铭得知了这个人的身份。

    “马主任你好。”周铭向他问好,这个人是琼海的省委办公厅主任,同时也是琼海省委书记的秘书。

    这样的安排按后世的官场规则来看其实是不大合规矩的,但现在由于琼海才成立特区,很多事情特事特办,出现这种情况就也能理解了。

    琼海省委书记同时还兼任着省长,也就是说面前这位马主任是琼海党政.一把手面前的大红人,琼海省名副其实的一号管家,随便在他领导那里说点什么,都很容易引起地震,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面前这些炒房团们才很怕他。

    “不知道马主任突然到访有什么事吗?我在这里收地,好像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规定或者政策吧?”周铭问。

    见周铭居然还反问,马文的脸色立即很不好看了,他提醒道:“周老板,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现在是在命令你停下工作,而不是在和你商量。”

    周铭听他这么说,立刻转开头去:“原来是这样啊,我知道了,你先哪凉快哪待着去,等我这边忙完了再找你说话。”

    随着周铭这话,现场顿时一片哗然,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没人想到周铭在得知了对方的身份以后还敢这么说话,你不想在琼海混了吗?要知道你只是个商人,而对方是琼海第一大管家,以他的权力地位,要在琼海把你整成乞丐甚至更惨都是很容易的!

    就连周铭面前的那个人还都在不停给周铭使着眼色,示意周铭赶紧给他道歉认错。

    不过周铭却仿佛并没有看到一样。

    面前的马文这时却气乐了:“看来传闻的的确没错,你这个人确实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你可知道在我面前这么说会惹来什么样的麻烦吗?”

    “什么麻烦我不关心,我现在只希望你赶紧滚蛋,别在这耽误我做生意。”

    周铭随意说着,甚至还很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这让马文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作为琼海第一大管家,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要知道当初赖星强在的时候都不敢这么和他说话的。

    “看来你是真的不了解情况了,得罪了我你还指望做什么生意……唉你干什么?”

    马文咬牙切齿对周铭说,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杜鹏一把推开了,他怒视着杜鹏:“你特么是什么东西?居然敢推我?”

    杜鹏也乐了:“我劝你想好再说,我爷爷是杜中原,你说我推你有没有关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