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马主任的脸
    “我管你爷爷是谁,就算是天王老子都没用……你说啥?杜中原?”

    马文下意识骂出声,不过他作为琼海第一大管家反应还是很快的,马上就回过了味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

    杜中原可是之前一任的国家主席啊,马文怎么可能会不认识,就算真正的一把手是杨定国总设计师,但那也只是对那个级别的人来说的,而对于他这种小厅级干部而言那就是高不可攀的。

    可那种成分的人物怎么会出现在琼海呢?

    看着马文脸上露出的狐疑,少爷杜鹏不高兴了:“看来马主任并不相信我的话嘛,那么要不我现在打电话给我爷爷,让他老人家和你们盛书记打个招呼?”

    杜鹏说着就拿出了电话作势要拨号码,这个动作顿时把马文的魂都要吓掉了。

    “不用了,杜鹏同志,杜主席他老人家事务繁忙,还是不要惊扰他了。”

    马文急忙拦下他,他可不敢让杜鹏打出去这个电话,尽管他不确定,但万一这是真的呢?杜中原一个电话打到领导那里,那可就是自己的办事不利,自己这个大管家分分钟就会被抛弃啊!

    “既然知道了就一边待着去吧,我们这边还有事。”杜鹏对他说。

    一句话让马文欲哭无泪,大哥,我好歹也是琼海省的一号管家,现在这里这么多人呢,让我走开就走开,像赶苍蝇一样,能给点面子吗?

    “好了杜鹏,既然马主任这么着急赶来,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周铭这时问。

    周铭这句话让马文几乎都要高兴的哭出来了,大哥,你才是我的亲大哥啊!

    “还是周铭同志深明大义,我这一次的确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马文说。

    周铭恩一声点点头,随手指了旁边不远处的小板凳:“我知道了,你先坐那边等一会,等我这边事情忙完了再说。”

    马文看着那边的小板凳感觉自己心里在飙血,大哥咱不是说好了深明大义吗?怎么转脸也跟着一起赶人了,难道你没听到我说了很重要的事情吗?

    整理了一下心情,马文又强调道:“周铭同志,我想你还并不了解情况,我这一次找你是奉了盛书记的指示。”

    “哦?原来是有盛书记的指示吗?那可不能怠慢了。”

    周铭说,马文那边刚松口气觉得周铭终于懂事了,就见周铭对杜鹏交待:“给马主任开个上好的房间,像什么豪华套间或者总统套房什么的,让马主任好好休息一下,等我这边忙完了再找他。”

    马文真的要吐血了,他很想大吼出声:特么的这都什么鬼?这就是你说的不怠慢吗?你能不能搞清楚重点,是盛书记有重要的指示,是要你现在就听,不是给我开个豪华套间休息的啊!

    不过他可不敢真那么喊,那就真丢脸到家了,所以他只能强忍着满心的草泥马继续说道:“周铭同志,我想你误会什么了,我所说的盛书记的指示,就是让你马上停止在这里收购土地,停止你现在的事情!”

    “原来是这个事情啊!”周铭点头表示,“我知道了,你放心等我收完了就马上停止。”

    收完了就停止……

    听着这句话,马文感觉自己的智商在被一遍又一遍的蹂躏,特么的我就是来让你停下来的,结果你说你做完了再停?你特么都做完了还停个鬼啊!

    “马主任,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如果你听懂了就请先让一让,请别耽误我做事。”

    周铭对马文说,虽然周铭的语气很平常,但听在马文耳朵里却让他顿时菊花一紧,然后就真的退开了。

    这一幕无疑惊呆了所有人,面前排着的队伍都惊叫出声。

    “谁来告诉我这不是真的,那可是琼海的第一管家啊!周铭老板居然一句话就让他退开了?这也太离谱了吧,要知道当初赖星强可都是上赶着要讨好他的。”

    “看来那个杜鹏的身份是真的了,如果他没有一个国家主席的爷爷,恐怕他们也不敢这么嚣张,我的天老爷,这琼海这么小的一座庙,居然来了这么大的一尊佛吗?难怪赖星强会是那个结局,现在想想他也真是该死,最后居然还连累了我们。”

    “我也好想有一个国家主席的爷爷啊,这样我就也能这么不给面子了,什么省委书记什么办公厅主任,老子就不认识你!”

    面对这些你一句他一句的话,马文都快咬掉自己的后槽牙,感觉自己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他是曾有幸在燕京见到过杜中原的,而他上下打量着杜鹏,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也的确和杜主席有几分相似,难道说他真是吗?那么杜主席的孙子站在旁边,那个叫周铭的年轻人还端坐在那,那么他又是什么身份?

    官场中人最怕的就是事情麻烦,而眼下这些事情显然已经完全超出他的预料。

    马文思来想去最终决定只能回去请示领导再做决定了,于是他马上离开去找电话,可他没有料到他这么一走顿时让大厅里又沸腾了。

    有人惊讶:“看到没,马主任真的走啦!被周铭老板和杜鹏老板几句话就说走了,我这不是在做梦吧,这也太夸张了!”

    有人并不看好:“他们也太嚣张了,就算他们背后有人,但终归县官不如现管啊,他们要在琼海做生意,首先就把这里的大领导给得罪了,那还怎么玩?要知道盛克林兼任了书记和省长,肯定背后也有人呀,太子党就是太子党,从小娇生惯养作威作福的习惯了,浑然不知外面的险恶,看来他们要倒霉了。”

    也有人完全搞不明白:“如果说他们是打着捞一笔就走,那盛书记拿他们是没办法,但他们现在收回土地,显然是要在这边发展的,那还不和省里大领导搞好关系?还是他们觉得手里握着这么多土地,就能叫板省委书记了?要真这样也太天真啦!”

    听着面前这些人谈论的声音越来越大,周铭轻轻敲了敲桌子道:“请大家都安静一下,如果你们不想要回你的钱了,那么今天的活动到此为止。”

    只一句简单的话,顿时让面前的队伍安静了下来,听到了的马上闭嘴,没听到或者不在意的旁边其他人也会马上让他们闭嘴。

    周铭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表示活动继续。

    再看周铭旁边那两位公证员小姐姐,已经震惊到说不出话了,这是一股什么样的神秘力量啊?省委大管家说轰走就轰走,面前这些人让他们安静就安静,这特么已经是bug了好吧。

    于是接下来的交易就在一片肃穆中完成了,之前还会有人大着胆子和周铭讨价还价,但现在都是周铭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不过这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周铭开出的价格比较公道。

    很快半个小时过去了,渐渐的周铭这次回收房地产交易也快完成了,当所有人都在好奇难道马文这位省委大管家吃了这么大的憋就这么算了的时候,新海大厦外突然警笛大作。

    “怎么回事?难道这附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这么多的警车,这就在上次抓捕琼海一霸的时候才有过的情况啊,难道现在才没几年就又有一个南霸天出来了吗?”

    新海大厦里所有人惊讶不知发生了什么,突然有人跑进来,他也带来了外面的消息。

    “是马文,是马主任带着警察来啦!”

    他的大喊这才让所有人恍然大悟,原来是马文回来要找回场子了。

    面对这个情况,有些人很慌张的要跑路,毕竟在琼海做房地产,他们的手脚也不干净,虽然知道马文肯定是冲着周铭来的,但万一殃及池鱼就没地方哭了。

    当然也有更多人做起了事后诸葛亮:“刚才我说什么来着?我就知道周铭刚才那么做是要倒霉的,马文好歹也是省委办公厅主任,现在盛克林党政权力一把抓,他这个琼海大管家的权力也自然水涨船高,刚才怼人怼的很爽,忘了在谁的地盘了吧,现在马文带着公安局回来找场子,看他怎么办。”

    “所以说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总以为自己牛皮哄哄,谁都能不放在眼里。是你爷爷是主席,但现在不已经退下来了吗?你还牛气什么,不是自找麻烦吗?不得不说他们刚才的做法真是太没脑子了!”

    “打狗还得看主人,你怼马文怼的很爽,但也不想想这么做是在打盛克林书记的脸啊!你们家世牛b,但盛克林在琼海能党政权力一把抓也肯定不是省油的灯,你在琼海这么不给他面子,他当然也要给你们一个教训了,等进了局子恐怕就牛不起来要哭爹喊娘啦!我们就等着看戏好了。”

    这些围观的事后诸葛亮们冷言冷语,但接下来的事情却狠狠扇了他们一巴掌。

    只见马文气势汹汹来到周铭面前突然摆出一副讨好的笑脸道:“周铭老板还有杜鹏老板,这位是苏涵老板你们好,我刚刚得到了领导的指示,麻烦你们在你们的工作忙完以后,跟我去省委一趟吧,我们领导想见你们,这很重要,还请你们务必不要推辞,拜托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