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万壑争流
    随着马文这句拜托了说出口,顿时让所有人懵逼凌乱了,刚才还热烈讨论着的事后诸葛亮们,这一刻却如同被掐住脖子的鸭子般突然就没了声音。

    “那个……马主任这是要报复,要抓走周铭老板吗?”

    有脑抽导致一下没转过弯来的人下意识问道,而他这个问题也让旁边的人很想打爆他的狗头:这个时候特么还问这种问题脑子有病吗?你踏马见过哪个要报复的人一口一个麻烦一口一个请的?最后还说一句麻烦了的?这分明是服软了来赔罪的好吗!

    可这种话谁也说不出口,因为这太打脸了好吗?之前自己信誓旦旦表示周铭完蛋了,结果马文就来这一出,这就是不想让人好好说话了吧?

    但是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能让马文回来赔罪,要知道他可是代表了省委书记省长盛克林的脸面,他回来道歉就意味着是盛克林的意思。而盛克林可是琼海党政一肩挑的绝对权威,再怎么说也是一方大员,可不是县书记县长那种地方小吏,怎么可能会怕区区一个二代三代呢?

    然而事实他们却做到了,更别提外面还带着警车,原来那是为了来接周铭,为他保驾护航了,这可是国家领导级别的待遇啦!

    这样的想法让所有人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再看向周铭和杜鹏的眼神都带着敬畏。

    他们不明白,其实周铭自己也有些糊涂的,刚才只是这个叫马文的家伙过来的时候太盛气凌人让他很不爽,所以才怼他回去的。周铭当然也明白这个后果,不过他并不害怕,老子连杨老都见过了还怕什么?况且你一省委书记要顾忌身份不可能像赖星强那样无法无天,还怕你什么。

    后来在一个个交易他也忘掉了这个事情,现在马文突然又以这么一副态度回来了,也让他摸不着头脑。

    周铭想了想点头对他说:“好的我知道了,但我这里指剩下了最后一些人还没交易,很快的,最多给我一刻钟时间可以吗?”

    周铭这番话显然语气平缓了许多,毕竟不管怎么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马文都已经服软了,自己要再板着个脸拿捏着态度,就太小家子气了。并且周铭说这番话也是一种带着商量的语气。

    “当然没有问题!”马文表示,“那么周铭老板您先忙,我会在旁边等您。”

    马文说完就真的退到了一边,周铭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既然他表态了,自己也就乐得接受,最多自己这边动作快一点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周铭也再开始了交易。

    或许是马文还有那么多警察在旁边带来的压力,也或许是周铭自己的原因,接下来的交易确实加快了速度,才不过十分钟就结束了。

    做完了交易,周铭把文件夹一合,放进自己早准备好的文件包里,带着苏涵和杜鹏跟着马文上了车,很快来到了新海饭店。

    根据马文的介绍,这个新海饭店是琼海在被划为特区后新建的招牌饭店,由于配套设施最全环境最好,省里的高官们也基本都在这里有自己专门的房间,作为省委书记的盛克林,则是这里的一号房间。

    当周铭他们跟着马文来到这里,盛克林正在自己的书房挥毫泼墨,马文让他们稍等片刻。

    周铭表示没所谓,他打量起盛克林,他约摸五十多岁,穿着朴素看起来就和普通的退休工人没什么两样,如果独自走在街上,估计没什么人能认出来他就是执掌琼海的封疆大吏。

    此外根据周铭所了解的情况,这位书记大人也是个命运之子,一生顺风顺水不说,当他调任中央正愁没地方安排,琼海这边就突然曝出了省委书记和省长在会上打架这种小说写了都会被喷的荒唐事。于是那俩毫无悬念的被免职,盛克林就这么空降下来接班了,并且为了避免那种书记省长打架的事情再发生,盛克林就党政工作一肩挑了。

    周铭这边脑中回放着盛克林的资料,那边盛克林很快写完了自己的字。

    万壑争流!

    这就是盛克林写下的字,他放下毛笔转身对周铭说:“万壑争流,表达的是无数的溪流在山谷中奔流的景象,用来形容改革开放以来人才辈出的大浪淘沙,我觉得再合适不过了。借用英国作家狄更斯的名句,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人们拥有一切人们也一无所有。”

    盛克林说完笑了笑:“很抱歉和你感慨了这么多。”

    老实说,盛克林的这番开场是让周铭有些意外的,因为按照盛克林那么顺的情况,应该是一个十分自负的人,会和之前马文第一次进新海大厦的情况类似,但现在他的表现却更像一个和蔼的老人,看来对于这些高官们的情况不能那么简单的去做评判了。

    “书记您客气了,你能以这么简单一句话来概括这个时代,也给人以醍醐灌顶的感觉。”周铭也客套道。

    盛克林随后看向杜鹏:“或许你已经不记得我了,但我可是你爷爷的老战友,而且你爷爷现在已经退下来了,你要真为你爷爷好,以后在外面就别把他抬出来了。”

    杜鹏点头表示受教了,盛克林最后对苏涵说:“很年轻的全国代表,娃娃笑的董事长,以后大有作为!”

    苏涵很大方向他道了一声谢,盛克林这才邀请周铭他们坐下进入主题。

    “你们在琼海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真是很难想象你们几个小家伙居然能闹出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几乎要毁了琼海吗?”

    盛克林上来就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周铭能感觉到苏涵和杜鹏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话锋转变都有些紧张,看来这高官就是高官,别的不说,就这说话的节奏变化就拿捏得炉火纯青,要是一般的年轻人还真会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不过周铭却不慌不忙:“书记很抱歉我并不认同你的话,反而我觉得我是拯救了琼海。”

    随着周铭这句话,让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变得紧张起来了,马文站在盛克林旁边一个劲在给周铭使眼色让他好好说话,毕竟盛克林找不着周铭就会找他这个主任出气呀。

    “拯救琼海?这个说法让我感到很新鲜。”盛克林说。

    周铭却摇头:“书记,对我来说你刚才说我毁了琼海才是让我惊讶的,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我引爆了房地产泡沫吗?况且那也不是我,最大的诱因难道不是中央的调控吗?况且琼海之前几年的房地产增长原本就是不正常的投机行为,要我说这种泡沫早爆了早好。”

    “周铭你在胡说什么?你可知道琼海作为特区是什么情况吗?中央并没有像南江那样给那么大的支持,在书记接手之前甚至连县长的工资都发不出了,如果不是书记想出了土地换投资的办法,琼海哪有钱搞现在这样的建设?你不懂就不要瞎胡说!”马文着急给盛克林解释说。

    “这是个办法,但却是杀鸡取卵的办法,治标不治本。”周铭说。

    马文还想说什么,但却被盛克林摆手制止了,随后盛克林对周铭说:“其实你说的这些我也知道,但很多事情是没办法的。”

    盛克林又说:“而且我找你也并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不管土地换投资的办法好还是不好,但至少他的确为琼海换来了大量投资涌入,杨老说过不管烟猫白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嘛!但是现在你却把这些投资放跑了,难道这对琼海不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吗?”

    周铭明白了:“原来书记的意思在这里,是要把土地留给那些投机商,把资金留在琼海。”

    盛克林点头:“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人在炒房吗?你以为中央愿意坐看这种歪风邪气的死灰复燃吗?但是有时候为了大局只能这样,否则琼海开发需要的资金太多,中央为了南江已经耗尽了全力,琼海本地又拿不出钱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我也知道中间出现了很多违法行为,比如有人恶意哄骗琼海农民抵押土地贷款,然后骗走贷款这种恶劣的诈骗案件,但整个琼海经济的大方向还是很好的。”

    盛克林接着说:“我作为琼海省委书记要做的也就是把握这个大方向,牺牲一些个别利益也是可以接受的。”

    对于盛克林这番话,杜鹏和苏涵都皱起了眉头,他们觉得盛克林这番话不对,地区是要发展,但也应该在保证相对公平的情况下,这样放任那些犯罪分子欺诈农民也太过分了!可他们最终却又没说出口,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反驳,的确要站在盛克林的立场,他为了快速发展确实也顾不了那么多。

    而马文则表示很惊讶,他不明白领导怎么会对周铭这么一个商人说这些,要知道这可是领导之间交流才会这么直接的呀!难道领导这是把周铭当成了相同等级在交流吗?

    反倒周铭没有表态不知道在想什么。

    为此盛克林又多问了一句:“周铭小同志你觉得呢?”

    面对这个问题,周铭终于抬起了头,不过他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盛克林道:“书记,你看我今年多大年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