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琼海穷海 上
    事情的确就如盛克林反应过来的那样,周铭就是在反套路他的,毕竟周铭收了那么多地可不能白放在那里,绝对要利用起来的。

    对周铭来说,原本他就没打算通过戳破地产泡沫来敛财,尽管那样能一下收到很多资金,但也基本把全国从中央到地方的资本财团都得罪光了,这可不是周铭想看到的局面。

    因此周铭从一开始的打算就是他的捡垃圾理论,利用地产泡沫被戳破以后,所有资本都争相逃离琼海,致使琼海的所有一切产业都被低估的时候,低价收购吸引资金重新入驻,这才是堂堂正正的经商!事实上很多资本寡头都是这么崛起的,最出名的就要数掌控墨西哥的世界首富,和北俄依靠苏联解体发家的资本寡头了。

    但要做到这一点周铭必须要拿到琼海省委省政府全权许可,因为周铭计划会引进外资搞合资企业甚至把地卖给外国公司开发,但在这个特殊的年代,人们没有那么开放,会认为这是新时代的搞租界是卖国行为。

    并且由于动了另一个特区的利益,中央也有人推波助澜,曾经琼海就为这事闹过很大的风波,甚至都有学生上街抗议了,为此导致琼海第一任书记仅仅一年就匆匆退休,最后一年之内就郁郁而终。

    这种观念在周铭看来无疑是很扯淡的,但这个年代就是这样,观念的碰撞很严重。虽说后来杨老出面讲话表示办合资企业不是卖国,承包土地给国外企业也不等于租界,但后来琼海却一直没敢跨过这条红线,周铭不知道盛克林是否会支持自己的想法,只能打好预防针,拿到先斩后奏的特权再说。

    不过最重要的,也是盛克林针对性格开口的套路给了周铭启示,既然盛克林你可以这么套路我,我当然也同样能有样学样的套路你了。

    周铭觉得自己这么做的成功率还很高,因为要是年纪相仿的人,或许还会防着周铭一手,正如周铭防着盛克林一手那样,但盛克林作为省委书记,他根本想不到周铭居然有这个胆量去套路他。

    最终事情的发展果然就如周铭所计划的那样,盛克林毫无察觉的上套了。

    能给省委书记下套真鸡儿爽,不过也就只能爽爽了,要想短时间内提升琼海的竞争力,把手上的土地变废为宝,还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但还没等周铭想想具体规划,琼海房地产业崩溃的冲击却先狠狠体现出来了。

    才离开新海饭店,就接到了小红的电话,周铭拿起来接通就听小红那边很急切喊道:“大哥哥不好啦!你快来新海大厦看看,这边出大事啦!”

    虽然不明白现在还能出什么事,但周铭还是第一时间赶到了新海大厦。

    “我靠!这里发生什么事情,被抢劫了吗?”杜鹏惊叫道。

    也不怪杜鹏会这么惊讶,当他们到了这里的时候,就见这里空荡荡一片,桌子椅子东倒西歪,地上散落着各种文件纸张,甚至就连一个楼盘沙盘都被推倒了,满地狼藉。

    那边小红和小军急急跑过来:“大哥哥你们终于回来啦,这里所有人都跑了!”

    周铭让小红不要着急慢慢说,随后小红整理了一下思路,才把事情一点一点说出来。

    其实事情并不复杂,就是前不久那些地产公司不计代价要把房子抛售给周铭的事情引起了整个市场的恐慌,而当周铭走后,几大银行的工作人员到这里来收账,更加剧了这种恐慌,结果所有房地产公司集体跑路了。

    “所有的房地产公司和其他对房地产业有涉猎的公司都跑了!原本新海大厦有三千多家公司,但是刚才我和小军上去看了看,现在恐怕已经跑的不到一百家啦!”

    就当周铭和小红说话的时候,那边电梯又匆匆走出几人,他们拎着几个布袋,看到周铭他们一下愣住了,小心翼翼询问:“你们不是银行的人吧?”

    周铭摇头回答不是,他们这才松了口气,随后周铭又问他们这是准备去哪。

    “当然是要跑路啦!不跑难道等着银行的人堵上门吗?刚才银行的人已经过来了,砸了好几个公司的办公室,甚至我看到还有人的手指都给砍了,直到有人报警才走,太野蛮了!之前都满是笑脸求着我们贷款,现在催债就翻脸不认人了,真是垃圾!”

    听着这个人在这里碎碎念着,让周铭不由惊讶原来自己离开这短短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这里发生了这么多精彩故事吗?

    不过想想银行那边也没什么办法,就是后世银行为了回收资金,会将收不回来的帐当成不良资产打包出售,交给专门的收账公司通过他们的手段处理,吓唬和侮辱人格等都是常用手段,甚至还有辱母案这种。

    二十多年后尤为如此,那么在各种制度还不完善的93年,这些手段显然更激烈更暴力了,尤其琼海房地产资金也不完全来自正规银行,其他金融机构乃至所谓的民间借贷资本,那手段肯定更狠更无顾忌。

    难怪刚才他走出电梯看到自己那么警惕,恐怕也是怕自己是银行叫来收账堵门的了。

    周铭想着这些,那人却又想起了什么问:“那你也是新海大厦里炒房地产的吗?那你赶快跑吧,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都别上楼了,上面银行的人正在查楼呢!”

    “那么你们的房子和楼盘买卖合同也不要了吗?”周铭问。

    “那还要什么,保命要紧啊!那些东西就都丢给银行好了!”他说,“看来你还不明白现在的情况吗?琼海已经完啦,中央在针对琼海房地产,今天过后琼海的房子将会一文不值,你还要那个做什么?”

    这人还想说什么,但他的同伴却在催促着他快点走,神色紧张,似乎身后有什么可怕的怪兽在追赶着他们一样。

    看着这一拨人匆匆离开,杜鹏对周铭说:“看来你在琼海捅的篓子比想象还要大。”

    周铭来不及说什么,就听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周铭转头看去,只见一群农民工模样的人冲了进来。

    “王老板呢?好家地产公司在哪里?”

    他们进来就大喊着四处寻找,甚至还把矛头指向了周铭:“你是谁?是不是这里房地产公司老板?你认不认识一个叫王军的老板?”

    “六叔,我是小红,你不是在月牙那边的楼盘干活吗,怎么会来这里?你不要为难周铭大哥哥,他肯定和那些房地产老板不是一伙的!”

    小红站出来帮周铭解了围,通过她的话周铭也知道这些人的确是农民工。

    “虽然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认识你们要找的王老板,但我想你们恐怕白跑一趟了,因为这栋大厦里的房地产公司基本都跑路了。”周铭说。

    小红也跟着点头确认,而且她还和小军上去检查过的。

    得到这个答案,六叔和其他人显然有些不能接受,显得十分懊恼悔恨,甚至还有人嚎啕大哭起来:“哎呀我就知道我不该回来的!我们在南江那边打工多好,琼海这边就不会有什么发展,什么特区什么中央规划都是骗人的,这种什么都没有,还热的该死蚊虫又多的小岛有什么能发展的呢?”

    “这……究竟发生什么事啦,能说说吗?”周铭问。

    小红的六叔尽管没哭,但也显得十分沮丧,他看了周铭一眼,重重叹口气然后告诉了周铭原委。

    说起来事情也不意外,就是他们是月牙那边一个楼盘的建筑工人,原本在那边干活已经好几个月没拿到工资了,去问总说半年或者一年肯定会结钱,他们想着那么大一个楼盘在这也跑不掉。但今天他们突然听说新海大厦这边出事了,所有的房地产公司都在跑路,银行都找人堵上门了,他们才慌了,打电话也没人接,就集体跑过来了。

    “果然是这样啊!他们压根就没打算给我们工钱!”小红六叔说。

    “你是月牙那边的楼盘吗?”周铭想了想,“好像那个楼盘现在我买下来了。”

    随后苏涵帮周铭找一下,果然发现了那个楼盘的合同。

    “这样吧,既然这个楼盘我接下来了,你们就放心接着干活,我最迟明天就会让小红把之前你们拖欠的工资补齐,以后每月按月发,把楼按图纸盖好就行。”周铭说。

    小红六叔他们听周铭这么说都一下愣住了,周铭好奇道:“怎么你们不相信我吗?不过我现在也不可能拿出那么多钱给你们。”

    小红六叔急忙摇头说:“老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虽然都是粗人,但我们也知道冤有头债有主,我们都没帮您干一天活,怎么能要您的工钱呢?”

    另外一人接着说:“而且我们在来的路上也都听说琼海的房地产价格要崩啦,所有的房子都要变得一文不值啦,所以这些房地产公司的老板都是提前收到消息才集体跑路的,老板您本来接手楼盘就亏了,我们就更不能要您的钱啦,老板你要是可以的话,趁着现在房子还值点钱就卖了吧,以后就算再便宜也没人要啦!”

    “对呀对呀,我算看明白了,琼海这破地方的房子本来就一文不值,都是那些房地产老板炒起来的,然后他们卷了钱就跑路了,破房子一钱不值的底就露出来了!”

    其他人也纷纷说道,语气当中充满了悲观的氛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