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琼海穷海 下
    “周铭老板,如果可以的话我劝你还是赶快离开琼海吧,在这里是没有什么发展前途的,琼海琼海,我早该能想到就是贫穷的穷,这里注定不会富的啊,哪怕被划为了特区也一样。你放心,如果你要建好这个楼盘,只要你给足工钱,我们会尽心尽力帮你建好,之前欠的随便补一些就好了,毕竟那和你没关系。”

    小红的六叔在对周铭说完这些就带着他的工友们离开了新海大厦。

    这让周铭有些无奈,因为周铭已经告诉了他们自己有发展琼海的想法,琼海是贫穷的穷这种说法根本是无稽之谈,但六叔却并不相信。

    为此小红还向周铭道歉:“对不起大哥哥,六叔他只是不了解你,或者是他受的打击太大了,他不是有意的。”

    周铭表示自己并不在意:“这没关系,还正好能说明你六叔他是个正直的人,我的项目交到他手里我很放心,相反如果他没有任何负罪感接受我那些工资,还很热心我会劝你小心他了。”

    小红点头表示受教了,这时杜鹏说:“虽然那个六叔眼光不高,但有一点他还是没说错的,现在琼海就是一团糟,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周铭想了想回答:“先去看看我那些楼盘吧,刚才小红她六叔不也建议我去看看吗?”

    随后周铭又交待小红:“你帮我去工业区看看,我觉得这次房地产业崩溃的影响这么大,那边肯定也会有影响的,你看有什么厂子要倒闭要出售的都告诉我。”

    这其实才是周铭真正的目的,也是周铭在省委书记盛克林面前表示的捡垃圾理论的精髓所在,毕竟之前房地产业那么火热,琼海的本地企业不可能一点不动心,肯定会投入进去。那最后既然就连远洋集团这种大央企资本财团都要栽,他们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资不抵债,破产倒闭贱价出售都是最起码的。

    但这并不能说明这些企业真的就那么垃圾,而是在房地产业崩溃的大背景下,这些企业的资金链断裂会破产,价值会被严重低估;此外之前投机的大量热钱逃离琼海,也会造成琼海的资金减少,形成通货紧缩的现象,同样会造成企业价值的降低。

    简单说来,就是原本价值一百万的厂,现在只要五十万甚至更低的价格就能买到了,那么只要自己买了这个厂撑着不让他倒闭,等到房地产业崩溃的影响过去,琼海经济恢复正常,光是厂子本身价值的恢复就能让自己的资产翻倍,更别说企业本身还能创造效益了。

    这种做法几乎是全世界所有资本寡头都在做的事,那么周铭从北俄到墨西哥都亲自见过那么多了,怎么能不拿他们的做法来用一下呢?便宜自己总比便宜别人要好。

    小红得令带着小军去做事了,而周铭他们则也坐上车去巡视他刚拿到的那些楼盘了。

    其实周铭也并不需要特别去找,作为和南江一样到处都在建设的特区,周铭只要走出新海大厦沿着主干道走就能看到一个个正在施工的工地。

    一路过去,周铭看到这些建筑工地都处在停工或者半停工的状态,有的钢筋吊了一半悬在半空中,有的水泥搅拌机已经空了却还在自己工作着,工地的工人们都聚集在工头的办公室,不过工头早就得到消息跑了,可怜的工人们就只能狠狠砸着各种办公用品发泄自己的愤怒。

    还有很多人已经开始各种搬堆放在工地上的建筑材料,指望着卖掉这些东西能换点钱。

    在路过另一个房地产公司比较集中的富景写字楼的时候,周铭还看到楼下聚集了很多人,甚至警察都来了,不过还没等他们下车询问,就见人群又是一阵喧哗。

    周铭抬头,就见在写字楼顶站着一个中年男人,他已经跨过围栏显然是要跳楼。

    “这位同志你要冷静,想想你的家人你的妻子和孩子,死并不能解决问题!”

    下面有公安拿着大喇叭在劝着,并下命令要救人,可中年男子下一刻却直接跳下来了,伴随着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底下一片尖叫。

    “这已经是今天第三个了,真是作孽呀!”

    旁边有老人哀叹道,周铭他们询问这是怎么回事,老人回答:“还能是怎么回事?还是不都是房地产给搞的,听说琼海房价崩了,那些赚了钱的老板都卷钱跑路了,这些人房子卖不出去,欠了一屁股债还不起,又被高利贷逼上门,就只能选择跳楼啦!”

    虽然之前就猜到可能是这个原因,但现在真听老人讲出来,还是让周铭他们心里堵的慌。

    书上说经济危机逼人跳楼是简单一句话,可现在却是真正发生在自己面前,那种冲击就不是一个概念。

    随后老人还说:“唉!之前我就说过,琼海琼海,难道还不明白这里是不会富的吗?什么特区什么房地产,如果这里的地真那么值钱,为什么我们还会住着茅草房,连大彩电都买不起呢?去银行贷款,去借高利贷炒房,也不想想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老人悲观到了极点的语气让人忍不住想安慰,不过周铭他们还来不及说什么,就听另一边有人大喊道:“琼海完了,警察同志你开枪打死我吧,我也不想活啦!琼海的房子就是黄金,求求你们买吧!”

    随后老人又叹息道:“又是一个被逼疯的!”

    周铭摇摇头,转身回到车上。

    “琼海太惨了!”杜鹏说,“周铭你老大说如果我们告诉他们我们能帮他们把琼海搞起来,会不会好一点?”

    对于这个问题,都不用周铭开口,苏涵就帮他回答道:“我觉得就现在这个情况你这么说要么就是自取其辱,他们会把你当成个笑话,要么就会更刺激他们的情绪,让他们暴打你一顿。所以你要这么做随便,但是请别带上周铭。”

    周铭则说:“与其去无聊的向他们保证什么,还不如做点实际的要靠谱。”

    “那你还去月牙那边的楼盘吗?”杜鹏问。

    周铭摇头表示不去了,毕竟现在连蓝天新区这种中央重点规划的开发区都变成这样了,月牙那边稍偏一些的地方会怎么样就可想而知了,刻意去看那边怎么惨就没必要了。

    随后周铭他们开车离开,不过却看到路边一个醉汉在高呼:“琼海蓝穷海难,天涯海角烂尾房,百万房价一天掉,千亩良田烂沙滩,大浪淘沙黄金现,可惜穷海无关联,金钱他会绕道走,发展发展就跳楼!”

    周铭叹了口气,从这个人说的这些话可见他也是个文化人,在这个文盲都还有不小占比的年代,这个人显然不简单。但就是这样一个原本应该颇有成就的人,现在却像一个乞丐一样毫无形象的躺在路边,只能通过这些调侃的话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憋屈。

    “老实说,如果不是周铭你老大,不管换做任何人,哪怕是杨老跟我说他要发展琼海,我都不会相信他能成功,不管他能让中央给琼海多少资源倾斜都一样。”杜鹏说。

    “别说是你,就连我自己都被这气氛感染的很头疼。”

    周铭苦笑着说,毕竟神仙难救想死的鬼,如果在你很有志气要发展的情况下,中央给你一定资源让你发展,但现在整个琼海都是一副悲观氛围,每个人都认为琼海完了的情况下,中央就算把全国资源都丢进来也没用。

    周铭他们随后回了彝山村,才到门口,就见老村长急急朝他们跑来。

    “不好啦周铭老板,伍家的人来找您啦!”老村长说。

    伍家?

    周铭不是琼海人,显然并不知道这个伍家是何方神圣,随后老村长给周铭介绍,伍姓是琼海本土最多的姓氏,据说是伍子胥的后代,在伍子胥被吴王赐死后举家迁移到了琼海,后来发展成了琼海最大的家族。

    这个说法无所谓真假,不过伍家在琼海的确是很有名的,他们不仅人口多,也是琼海掌握了最多财富资源的,如果说滨海黄家是国内第一财团家族的话,那么伍家就是琼海第一财团家族了,他们家族有很多人在政府当官,掌握很多土地,甚至整个琼海有将近一半的企业都和他们有关。

    据说就是当年岛国侵略者攻占了琼海,都要对伍家客客气气的。

    一边走着,周铭一边了解了这个伍家,不过这也让他更疑惑了,自己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伍家,也和他们没有交集,他们来找自己做什么?难道也是为了房地产的事情吗?

    事实也的确向周铭所预料的那样,当他来到彝山村的谷场,就见一位带着烟框眼睛的老者带着几个中年人在那,看到老村长带着周铭过来,他就急忙过来道:“请周铭老板救救伍家!”

    周铭面对这话感到有些莫名其妙,那老者也知道自己这话很突兀,于是解释道:“周铭老板是这样的,我听说您在新海大厦回收了不少房子和地皮,我们手上也留有不少,那个……希望您也能回收回去,价格就和新海大厦的一样,或者低一些也没关系,我们很好讲话的,嘿嘿!”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