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亏本生意
    “你是伍文天对吧,你觉得我们应该多大年纪?”

    面对伍家老者的话,周铭还没做出表示,杜鹏就先站出来了,而伍家老者也没想到会这样,再加上杜鹏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让他一下愣住了。

    “你是杜鹏吧,是大领导的孙子,我不明白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伍文天说。

    “这都不明白吗?”杜鹏很装b的上前两步,“我是想问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年轻,就可以随便欺负了?”

    伍文天急忙摇头表示:“杜老板我们怎么敢欺负你们呢?我们是很需要你们帮助的……”

    杜鹏冷哼打断他的话:“帮助?我看你就是别有用心,你自己也不想想现在琼海的房地产业是个什么情况,这些房子根本一文不值,只怕白送出去别人都不一定想要,而你却想卖给我们,还一副我们占了多大便宜的样子,我问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年纪轻,觉得我们好欺负就可以提这种过分的要求了?”

    周铭搔搔头,他这才明白杜鹏是个什么情况,感情这家伙是在学自己呢!

    不过杜鹏的话也很有效,一句句砸在伍文天心上,让他冷汗直冒,急忙解释:“杜老板您真的误会了,我发誓我绝对不是这样想的!我只是看你们在新海大厦那么积极收房子,我以为你们会有门路……”

    “你以为?这个说法可真是清新脱俗啊!那么我也以为你们作为琼海最大的姓氏家族,会需要更多的土地,我们可以把我们手上一些耕地卖给你呢?”杜鹏问道。

    一席话说得伍文天哑口无言,他很想解释却又觉得不知该从何说起,毕竟就像杜鹏刚才说的那样,现在琼海房地产市场根本已经垮了,他们过来卖地的行为确实理亏,可如果有办法,他们也不至于这样。

    看着面前伍文天为难的模样,杜鹏感觉很好,从他明白周铭在套路盛克林以后就觉得这套路很爽,现在拿来用用果然带劲。

    “好了杜鹏,你也别吓唬老人家了。”

    周铭这时站出来说,让伍文天仿佛看到了救星,急忙请周铭帮帮忙。

    “老人家你也别先急着说帮忙什么的,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急着要把这些土地出手是并不明智的,或者换个简单的说法,你现在卖了一时爽,但是以后会后悔的。”周铭提醒道,“其实正如刚才杜鹏说的,我们虽然年轻,但我们可不傻,你觉得我们会无缘无故在房地产破产的时候收这么多明显会亏到姥姥家的地吗?”

    伍文天顿时迟疑了:“周老板你的意思是琼海的房地产还没破产还有救?”

    “琼海的房地产已经破产了,但却并不意味着这些房子和地皮真的一文不值了,当然前提是你不是在价格最高位的时候买的。”周铭说。

    伍文天还在考虑,但他身后的中年人却忍不了了:“你要收就收,不要就直接说,别给我们讲这些有的没的,中央都已经发文了,琼海的房地产已经破产了,富景那边多少房地产老板都跳了楼,你现在还跟我们说这些地皮还有价值,这笑话你自己相信吗?”

    随着这个中年人的话,其他人也纷纷开口:“就是啊!你们凭什么在新海大厦收那些人的就不收我们的呢?难道看我们伍家好欺负吗?士可杀不可辱,你们要么就收要么就拒绝,在这里说这些没用的耍人玩吗?我知道你们是从首都来的人,你们有很厉害的背景,但这时在琼海,我们也不怕你!”

    “你们怎么这么无耻?明明是你们的要求无理,怎么现在你们还能说出这些话,你们不为自己这些话感到羞愧吗?”苏涵生气道。

    “我看这些家伙根本就是一帮无赖!”杜鹏也说。

    他们这么说也让那些中年人更来劲了,一个个更用力叫嚣道:“你们才是无赖,你们全家都是无赖,明明就是你们这些外地人偷了我们琼海的钱,现在你们还这么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这才是最恶心的!”

    还有人更说道:“对呀你看我们琼海原来多好,但是自从你们这些外地人来了,搞什么房地产把琼海搞烂了,你们想拍拍屁股走人,告诉你们没那么容易!”

    这些话很让苏涵和杜鹏生气,反倒周铭冷笑一声看着面前的老人问:“老人家你也是同样的想法吗?”

    老人先示意那些人安静,随后才说:“周老板杜老板,如果刚才他们的话有什么冒犯的地上,我先代他们向二位道歉,毕竟我们琼海这地方落后,说话也没那么多规矩,他们嘴上都没把门的。”

    之后才又说:“不过话糙理不糙,我们的确很急于卖出这些地,而且刚好周老板杜老板你们想要,大家就行个方便,当交个朋友。”

    “那我们要是不答应呢?难道你还能把我们抓起来从我们口袋里抢钱不成?”杜鹏说。

    伍文天说:“我们虽然落后但也是遵纪守法的,抢钱的事情做不出来,但是我们交不了这个朋友会很遗憾的,毕竟琼海这个地方很多事情你们并不了解。”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杜鹏冷着脸反问。

    伍文天连连摇手:“当然不是,只是一些提醒而已。”

    杜鹏还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拦住了他先说道:“好的没问题,我交你们这个朋友,你们的地我可以买下来,按照商品房价三千一平米,建筑用地二百五十万一亩,这是我的底价,如果你不接受就算了。”

    面对周铭交底,伍文天还在犹豫,但他身后的中年人却已经稳不住了,在背后一个劲的拾掇让伍文天赶紧答应;其他人虽然没说话,但也都很希冀的看着他。

    最后伍文天只好答应,不过他还没开口,周铭又加一句:“另外我补充一个条件,别误会,是以后如果你们还要再从我这里买回地去,则至少会在四千和三百二十万一亩以上了,并且我还要这些家伙给我鞠躬道歉。”

    周铭伸手指着伍文天身后那些中年人,他们显然没想到周铭居然会这么说,先是一愣,然后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说周老板你以前是说相声的吗?要不然怎么这么爱说笑话呢?我们现在就是来卖地的,而且琼海的房地产市场都已经破产了,我们怎么可能还会再买回去呢?还鞠躬道歉,放心等你死了我们会给你鞠躬的!”

    面前的伍文天虽然没这么自大,但也笑着表示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一定监督。

    从他的表情和态度,显然也是没把周铭这话放在心上的。

    周铭对此倒也并不在意,随后就带着伍文天他们去了新海大厦,在公证人员的公证下把交易合同给签了。其实原本伍家这些人是想在这里完成交易,觉得新海大厦太麻烦了,但周铭坚持这么做公平公正,他们最后也接受了。

    最后交易完成伍家这些人欢天喜地的离开了,甚至都没给周铭道一声谢。

    才离开新海大厦,伍家刚才叫的最凶的中年人洋洋得意道:“三叔,我就说这些家伙是欺软怕硬的吧,你好声好气他们根本不理你,只有你强硬起来他们才会怕你。”

    老者伍文天却叹了口气:“你呀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是这么猴急猴急的沉不住气,我们原本可以做的更好的,而且我能看出那两个年轻人很不简单,我们今天和他们的交易未必是赚了。”

    “赚当然是少赚了很多,毕竟房价最高峰都达到了七千一平米和近六百万每亩的,现在才只卖了三千一平米和二百五十万每亩。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现在房地产崩了,我们没早出手呢?”中年人说,“但好歹我们也是当初在房价一千块每平米的时候入手的,现在也已经赚了两倍啦,这已经是我们伍家这几十年来最赚钱的交易了吧!”

    随着他的话,其他人也都纷纷称赞起他睿智的商业眼光,说当初如果不是他跟着赖星强一起囤地炒房,现在也不可能为家族带来这么大的利益,他就是伍家的商业天才。

    这些称赞让中年人飘飘欲仙:“那是当然,两个年轻人而已,还想让我们给他们道歉,真是毛都没长齐几根就知道在外面吹牛皮了!还二百五十万每亩,要我看他们就真的是个二百五啊,这个生意他都要亏到姥姥家去啦!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这么蠢!”

    伍文天看他这么牛皮哄哄,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

    与此同时在新海大厦里,杜鹏看着伍家这些人趾高气昂的离开,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周铭你老大干嘛要答应这些家伙收他们的地,难道我们还真怕了他们不成?”杜鹏说,“现在你收了他们的地我估计他们还要在背后笑话我们是傻子了。”

    相比杜鹏的恼火,周铭却只是笑笑:“笑话就笑话吧,反正现在他们怎么笑话将来就怎么还回来了,反正这些家伙都是皮痒痒,你不狠狠抽他们两耳光,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玩意。”

    “可是新海大厦那边还可以说是用的赖星强的钱,但这次和伍家的交易,却是我们自己的钱,而且还要那么贵,这样我们真的能赚吗?”杜鹏有些担忧。

    周铭却信心满满道:“放心吧,我可不会做亏本生意。”

    杜鹏还想说什么,这时周铭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周铭拿起接通,是小红打来的。

    “周铭大哥哥,您交代我的事情我已经做好啦!您现在在哪里,我过来找您。”小红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