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我反对这交易
    琼海椰汁厂的厂长名叫魏中兴,虽然他对闽台这位名叫李先的老板态度还有那个东洋商人的身份恨的牙痒痒,但为了给椰汁厂找出路,为了能给厂里几百名职工发工资,不至于让他们下岗,他只能忍耐。

    门口的迎接仪式很短暂,事实上对着东洋人,这些椰汁厂员工们也都提不起什么热情,随后魏中兴只能咬着牙请他们进厂参观。

    琼海椰汁厂规模并不大,也只有两条生产线,此外由于琼海天气炎热,再加上厂房里没空调,东洋人只待了片刻就匆匆离开了,魏中兴带他们去了行政楼的接待室里。本以为这么做很对得起他们,却没想才进了接待室,闽台的老板李先就大发起了雷霆。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明明这里有这么好的房间,为什么不给山本先生安排?居然还带着山本先生去那么糟糕的车间参观,你们以为尊贵的山本先生能和你们一样吗?不懂事又落后的野蛮人!”

    李先这边怒斥着琼海椰汁厂众人,转头过去就给东洋人赔起了笑脸:“山本先生,他们这些人都是些山村野人,如果您不高兴就告诉我,我骂他们。”

    虽然魏中兴他们都听不懂李先在说什么,但从他脸上表情却都明白这个狗腿子汉奸肯定在贬低自己给那个东洋人拍马屁,毕竟他当着自己的面都敢那样说,背过自己说日语鬼知道是什么。

    可就算这样,魏中兴和其他人为了厂子也都只能咬牙忍耐。

    “李老板恩……李先生。”魏中兴开口叫他,但马上想起对方之前的纠正急忙改口,“既然你们是要收购琼海椰汁厂,那么对车间的考察就是必然要进行的,否则要是连厂子的设备和车间生产情况都不了解,那怎么谈收购呢?我们可不会欺骗你们。”

    那边李先一句句给山本翻译着,随后山本又叽哩哇啦说了一堆,让李先负责翻译。

    “山本先生说了,他对于你们的诚实很欣赏,但同时你们的诚实也是很愚蠢的,因为就你们那些老掉牙的落伍设备,等山本先生的株式会社接手后会全部卖掉,更换全新的日系设备。”李先说。

    魏中兴一听就急了:“可是李老板,厂里的设备可是两年前才进行更换的,也都是全新的德国进口设备,是现在国际上最先进的,怎么能全卖掉呢?”

    魏中兴不能不急,这些设备都是他亲自赶赴德国谈判买回来的,而且还是厂子全体职工勒紧裤腰带省吃俭用好几年省下来的钱买的,在魏中兴看来就和他的亲生孩子一样,现在听别人说卖就卖,他怎么能不心疼。所以一时口快忘记李先生这个称呼了。

    那边李先当即沉下了脸:“我需要再纠正一遍,请叫我李先生,不要用你们这边土了吧唧的什么狗屁老板!”

    魏中兴这才反应过来急忙道歉,不过李先却还是冷着一张脸:“我能接受你的道歉,但你说你的设备全新就全新,先进就先进吗?你出过几次国,看过几种先进设备就敢这么说?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而我们尊贵的山本先生,他是东洋山本株式会社的继承人,那里可是比你们这要先进一万倍的发达国家,他说你的东西是垃圾就是垃圾你明白吗?”

    李先的语气极尽轻蔑,显然在他眼中魏中兴这些人还有这个椰汁厂就是给山本提鞋都不配。

    “看样子你还不服气是吗?”李先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居高临下说,“我想你这种野人一定没去过东洋吧,那里随便一个县城就比你们所谓的省会要繁华,像你这种垃圾厂子在那里遍地都是!”

    李先看向山本的眼神带着谄媚,但转头过来对着魏中兴他们就又是不屑了:“山本先生是好心才愿意帮你们解决难题,否则就你们这垃圾厂子多看一眼都嫌脏,你还以为自己有什么讲条件的资格吗?”

    谁特么要和你们讲条件了,你们都特么给老子滚出去!

    魏中兴很想开口咆哮这么一句话,但是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冲动,因为他还肩负了椰汁厂几百职工上千家属的生计,不管什么事情他都必须要忍耐再忍耐。

    可魏中兴的忍耐却让李先更飘了,他看着魏中兴说:“看来你似乎很不服气?魏厂长,我想你似乎还不了解这个世界的规则,他不是由你说了算,而是由山本先生和我这样的人说了算的。”

    “我明白了李先生,不过这个厂子虽然我是厂长,但我也要征求其他同志的意见。”

    魏中兴感觉很屈辱的低下了头,也是因此他才没看到那边李先和山本在听到他的话以后,都下意识松了口气。

    “对于你们这种落后的体制,山本先生可以理解。”李先随后又提醒,“不过请你们快一些,因为山本先生的时间非常宝贵,可没时间看你们在这里做无聊的表演。”

    魏中兴点头表示明白,他让山本和李先在这稍等片刻,然后带着其他厂干部去了旁边另一个房间,他们才进去,魏中兴就听到一片反对声音。

    “厂长不能答应他啊!这厂里的设备都是我们所有厂职工辛辛苦苦省吃俭用攒出来的,也是厂长您亲自赶赴德国买回来的,这就和我们的亲儿子一样,怎么能给他们随便处置呢?”

    “而且厂长你看他们那副口气,就好像他们是高高在上的神仙,我们只是他们随意蹂躏的奴仆,我们凭什么要被他们这样看不起?还有那个人他可是东洋人,是过去杀了我们很多同胞的侵略者,现在天知道他们是带着什么坏心眼的,我们不能答应他们啊!”

    “厂长,我们都知道现在厂子的情况很遭,但我们想想办法咬咬牙总能挺过去的,不能被他们这样随便摆布呀!”

    面对这一片片的反对,魏中兴抬手示意他们安静。

    “我知道,你们说的每一句我在心里问过我自己,我也很不想看那一个小鬼子和一个汉奸的脸色,我也很想把你们的这些话当着他们的面拍在他们脸上,但是我们都扪心自问一下,我们真的可以这么做吗?”

    魏中兴看着每一个人说:“你们都是厂里的干部,厂子的情况你们也是最清楚的,难道你们还不知道我们厂现在还有多少钱了吗?是,我们的会计算出来把所有设备抵押贷款只剩两万,但实际是早已资不抵债啦!”

    “如果琼海的房地产市场不崩就好了。”人群里有人弱弱道。

    他的话也引来其他人的赞同,因为在之前琼海房地产最火的时候,椰汁厂为了能尽快扭转厂里很糟糕的财政,就也参与了炒房的活动,但最后没来得及撤出就和其他那些跳楼的房地产老板一样亏惨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让琼海椰汁厂本来就糟糕透顶的财政顿时崩溃,如果不是这样,魏中兴也不会想着这么急着要出售了。

    魏中兴摇摇头:“其实要我说,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参与这个什么炒房活动,我们办厂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见到过一天就能赚几十万的事情?更重要是他们那种做生意的模式,我们根本不懂,进去只能给人当猪宰啊!”

    这话也让其他人又纷纷说:“是啊我当初就说这种事情不能参与,我们都不懂,还不如老老实实办我们的椰汁厂,只要我们努力工作,欠银行的那些钱总能还清的,我们的产品又不差,结果非要去搞什么炒房子,现在好了,欠的钱越来越多,多到只能卖厂了!”

    面对愈演愈烈的后悔,魏中兴摆摆手:“好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现在再说这些也都没意义了。”

    随着魏中兴的话,所有人都低下了头,魏中兴接着说:“那么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已经都摆在大家眼前了,我们还是老规矩,投票表决吧。”

    魏中兴说着首先举起了手:“不管怎么说为了厂里的职工,我认为我们别无选择!”

    ……

    与此同时在接待室里,东洋人山本仍然端坐在那里,而闽台老板李先则拿出扇子在很殷勤的给他扇风,尽管这接待室里是有空调的。

    “山本先生请您不要着急,他们肯定会答应您的。”李先生宽慰道。

    “我当然不着急,我为什么要着急?我想现在着急的应该是他们。”山本说。

    如果此时魏中兴他们在这里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山本这时说的是字正腔圆的华语,甚至比魏中兴他们还要不带任何地方口音。

    “我们和赖星强的合作非常成功,通过这次房地产泡沫,他们的厂子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如果找不到资金,那么他们就只能去要饭。”山本带着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这种情况用你们华夏的话来说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除非这个时候有上帝降临在这里,否则他们别无选择!”

    似乎是要证明什么一般,当这边山本的话音才落,接待室的门就被打开了,魏中兴带着其他椰汁厂的干部走了进来。

    “你们终于商量好了吗?你们的运气不错,如果再多两分钟,山本先生就要离开了。”李先很高傲的居高临下道,“能告诉我你们的结果吗?”

    魏中兴低下头,像是用尽了自己全身力气一般说:“我们同意出售椰汁厂,同意一切由你们处置。”

    李先并不意外,带着早知如此的笑容:“这就对了,早这样多好,浪费时间。”

    李先的话一字一句都像是巴掌一般打在魏中兴和其他椰汁厂干部的脸上,让他们感到很难受很屈辱,这对他们来说无异于是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或者对他们来说比那还严重得多。他们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他们也很想大吼:什么狗东西汉奸小鬼子,都给老子滚!

    可他们却明白,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他们很想哭,他们在心里大喊:谁能来帮帮我们?我们不想这样啊!

    李先冷冷道:“人生就是这样,不如意的十之**,你们不想但你们只能这样,都别跟个娘们一样扭扭捏捏了,既然都决定了就赶紧签合同吧,我……”

    李先的话还没说完,接待室的大门就突然被推开,一个洪亮的声音喊道:“我反对这个交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