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厂子推荐
    “八嘎八嘎八嘎!你们支那人都是混蛋!我要杀了你们!”

    东洋人山本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歇斯底里的咆哮着,一边抡起手臂狠狠扇着闽台商人李先的耳光,一边怒骂着。而李先面对山本根本一下都不敢动,不仅站在那里让山本打,并且每被打一下还向山本说一句对不起,贱到了家。

    最后山本的手都打疼了,李先嘴角也给打烂出了血,他仍然还囫囵不清的说道:“对不起山本先生,我们支那人就是混蛋,居然敢冒犯尊贵的山本先生,都很该死!”

    山本揉着自己隐隐发痛的手掌,回身一脚就把李先给踹翻在地:“你知道这个椰汁厂对我有多重要吗?他们对椰汁的油水分离技术是我所需要的,只要有了这个技术我就可以在东南亚大规模建厂了!”

    李先跪在山本面前不住的磕头道歉,山本很鄙夷的低头看他一眼说:“你是我山本一郎养的一条狗,那么现在就是你发挥价值的时候了,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必须给我把琼海椰汁厂他们的油水分离技术给我偷到手,那样我就可以建厂打垮他们了!”

    “是的山本先生,我就是您的一条狗,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李先说,“我一定会不择手段帮您把技术偷到手的,他们就没资格和您竞争!”

    山本摆摆手:“还有和琼马以及琼生药那边谈的怎么样了?我们已经在琼海椰汁厂这里栽了跟头,我可不希望再在其他地方再出问题。”

    “这边一定是没问题的!这一次琼海房地产业崩溃让他们也受到了很大影响,虽然不像琼海椰汁厂那么严重,但他们的资金链也都已经出现断裂了,琼生药那边或许还可以撑一阵子,但琼马却已经到了连生产线都不敢开启的地步,他们就等着山本先生您随时去收购也是拯救他们了。”

    山本这才露出了笑容:“终于还是有一些好消息了,那么你就抓紧去做吧,我需要马上拿到琼马和琼生药的所有权,如果有必要,你可以用点手段逼一下。”

    “请山本先生您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李先回答。

    ……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琼海椰汁厂里,周铭在略微巡视了整个厂子,见没有什么大问题,就和魏中兴和其他厂代表签合同了。

    这听起来是有些草率的,但琼海椰汁厂这边也是没办法的,毕竟公司的帐上早就没钱了,哪怕是厂子的正常运转都是靠着贷款来维持的。过去琼海的房地产市场兴旺,他们还可以凭着手上掌握着的几套房子来向银行继续贷款,可现在随着房地产业瞬间崩溃,别说继续贷款这种天方夜谭了,各种催债的马上就找上门了。

    可以说如果椰汁厂不能尽快找到资金,恐怕要不了半个月,他们这个厂子就要被强制出售了。

    正是这样,他们才这么着急,哪怕面对李先和东洋人的羞辱,他们也只能忍着;现在换成周铭,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自己人,总是能接受了。

    当然他们也并不是只第一次见面就完全信任了周铭,他们也是在合同中留下了确保不会出售厂子机器厂房和一切厂里的重要设备和技术的条款,目的就是防止周铭只是为了花两万买个厂,然后转手就给卖了这种事。

    周铭对此没意见,反正自己也没打算这么做。

    签好了合同,周铭就让魏中兴找来了银行和其他民间借贷的人。

    “就在半个小时前,我已经买下了这个琼海椰汁厂,那么自然所有关于这个厂子的一切债务我也都会接手,而今天我叫你们来也是为了这个。”

    周铭拿出一个笔记本:“关于你们和琼海椰汁厂的债务利息我都看过了,基本没有任何问题,我知道你一直都在追着椰汁厂要钱,那么我在这里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我现在马上写支票把钱还给你们,但是利息只计算到今天为止,也就是说不管当初你们约定的是多少年,从今天往后的利息都不作数了。”

    周铭伸出两根手指:“二是我们继续按照原本约定的方式按月还,我会每个月按时打到你们指定的账户上,你们自己选吧。”

    面对周铭提出的解决方案,那边所有人一下愣住了,他们面面相觑都有些没想到,甚至有人还愣愣问周铭所谓的现在还是把所有钱都还清吗?周铭告诉他们是的。

    这让他们十分意外,他们不是不知道琼海椰汁厂要出售的事,他们原本只以为所谓叫自己来“处理债务”,只是勉强先还一点交差,毕竟就琼海现在这个经济环境,各大企业都在破产跳楼,能拿回一点就是一点了,哪知道这位老板居然开口就是全还,这夸张的让他们都不敢相信。

    “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搞倒了赖星强的周铭老板!”

    突然有人惊叫道,周铭对此也没掩饰点头说:“虽然这话听起来不那么好听,但我想这个人就是我。”

    那边顿时哗然一片,他们这才明白周铭为什么这么牛b,原来是接手了赖星强的资产。

    周铭对此也不解释,只是让他们尽快选择,如果自己无法做决定,也可以打电话询问或者让能做主的人来,总之就是想要一次性拿回欠款的机会只在今天。

    “如果这么说,那意思是如果要选第二种按月还的话,我们无法保证能全部拿回欠款吗?”有人开口询问。

    周铭点头:“我不否认,毕竟经商有风险,我可不能保证厂子永远兴旺不破产。”

    听周铭这么说,原本这些还在犹豫的家伙马上做出了决定,绝大多数都表示选择第一种方案,马上拿回欠款,剩下的利息都算了;只有大银行的代表在沟通了领导以后,表示还愿意按照按月的方式还款。

    其实对周铭来说,他们选择哪种方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最快的解决债务问题。

    当然就大多数人看来,能继续让钱欠着,把资金都投入到生产中是最好的结果,但在周铭这里却无所谓,反而把债务结清了还省了一大庄事,反正周铭自己并不缺钱。此外周铭还觉得债务问题拖着太多太久会对厂子有影响,因此他反倒还倾向马上解决,在话里话外都这么引导了。

    现场一张张收回欠条并把支票给出去,才不过半个小时周铭就把绝大多数债务都解决了,这让椰汁厂的干部们都很吃惊,也很激动,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凭这就都被周铭给征服了。

    “这周铭老板真是太有本事了!一个人一下午居然就把我们整个厂子的债务全搞定了,看来我们选择周铭老板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我真是太幸运了,居然能在这时候遇到周铭这样的老板,在他的带领下,我有信心我们琼海椰汁厂能走出困境更加辉煌!”

    当周铭解决了琼海椰汁厂的债务问题以后,这样的话在椰汁厂的职工里经常被人说起。

    解决了债务,周铭送走这些债主,突然有人想起了什么回头对周铭说:“周铭老板,我看你也是一个非常有魄力和有本事的大老板,我也知道你买下椰汁厂就是因为他便宜,那我知道其实还有其他很多厂子在房地产崩溃以后都很便宜要出售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魏中兴给打断了:“伍平你在说什么呢?你怎么能这么说周铭老板,你这是想把他当冤大头吗?”

    被魏中兴这么一说,那个伍平下意识的缩了脖子,脸上满是很尴尬的表情。

    但就算这样,伍平仍然坚持他这是在为了周铭老板着想的。

    魏中兴又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算盘吗?你分明是也有钱借给了那些企业,现在那些企业都要破产了拿不出钱来还给你,所以你就想要周铭老板来接手,你好让周铭老板来帮那些企业还钱。”

    那边伍平被揭穿以后涨红了脸说:“魏中兴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根本没这样的想法,我只是觉得那些企业也都很不错,并且现在也很便宜,我要买的话绝对是一个好机会,我……”

    这一次是周铭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说:“好了伍平你也用不着解释,其实你就是这么想的也没关系,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那你先说说是哪些企业,看我有想法没有。”

    魏中兴还想说什么,周铭也对他说:“我知道魏厂长你是为我好,不过我也不是二百五呀。”

    魏中兴这才恍然明白过来向周铭道歉,他觉得自己真是太蠢了,怎么会想到怀疑周铭老板会吃亏呢?自己都能看出来的问题,周铭老板那么有眼光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自己百般阻挠不反而会坏了他的事吗?

    “魏厂长其实你做的很好,我也很感谢你能提醒我,这至少证明你对我是很忠心的。”

    周铭对魏中兴说,这话让魏中兴十分感动,没想到周铭老板这么伟大的人居然还会照顾到自己的情绪,自己能跟着这么一个老板真是太幸运啦!

    “好了伍平你说吧。”周铭让伍平说。

    “其实周铭老板您放心,对您这样有本事的人物我可不敢瞎说话,我告诉您的肯定都是最好的单位。”伍平说,“我说的厂子是琼马汽车厂和琼海生物制药公司。”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