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一切照旧
    “什么?你说的企业居然是琼马和琼生药吗?”魏中兴表现的很惊讶。

    周铭对此有些好奇,魏中兴随后解释:“琼马和琼生药这两家企业是我们琼海的明星企业,一直以来他们都是效益非常好的企业,就算是这次房地产业整体崩溃,也没听对他们有多大影响啊。”

    “那只是你不知道罢了!”伍平说,“琼马和琼生药的确是咱们琼海的明星企业,他们的效益也一直很好,但那只是过去,这次房地产业的崩溃也对他们影响非常大,我不知道他们究竟是炒了房还是怎么,但总之最近他们的资金也十分紧张,有要出售部分产业或者股份换取投资的意思。”

    伍平说到最后也有些不好意思:“当然,我们和这两家企业也有一定的经济往来,不过周铭老板您请放心,我知道您是很了不起的大老板,在首都都有关系的,我可不敢给您找那些歪瓜裂枣,我可以用我的名誉担保他们都是值得投资的企业!”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很感谢伍经理你给我提供这么重要的信息,如果我有机会和你说的这两个企业合作,我一定会首先帮他们还了你的钱。”周铭说。

    周铭随便说说的一句话就让伍平高兴到几乎要跳起来了:“真的吗?这真是太棒啦!周铭老板您绝对是我们琼海企业的大救星!”

    周铭随后就送他走了,在伍平离开后,魏中兴过来问周铭:“周铭老板您真的要买这两家企业吗?虽然伍平这个人的动机有问题,但这两家企业本身还是很不错的,我刚好认识朋友在琼生药,如果周铭老板您真有兴趣,我可以帮您联系一下。”

    周铭点头表示知道了:“这个事情我肯定会考虑的,不过眼下我们还是先把椰汁厂的事情定下来。”

    周铭嘴上没什么表示,但其实他心里是乐开花了的,因为这两个公司是周铭后世都能叫得上名字的大企业啊,放在二十年后的全国范围内也是明星企业,琼马汽车就不说了,自己前世开的那辆小破车就是琼马的,尽管只是低端车,但性能还不错。

    至于琼海生物制药,或许光听这名字很多人没印象,但他旗下的一款农夫山泉却是全国范围家喻户晓的,没想到就是这么两家企业,现在居然也和椰汁厂一样困难成这样子了吗?

    等把椰汁厂这边稳定一下就去那边看看。

    周铭心里是这么打算的,他本身没有任何明星企业收集癖,但好歹重生回来了,有机会能把未来大红大紫的企业拿到手上如果还不错,那不就等于把钱往外推吗?周铭可不会做这种事。

    心里做出了决定,周铭马上召开了所有琼海椰汁厂的厂干部大会,要把厂子的未来规划说一下。

    “同志们,这位就是我们琼海椰汁厂的大救星周铭老板,是他在我们厂子最危难的时候伸出了援手,是他帮我们解决了所有的债务,这等于是搬走了压在我们身上的五行山,这是天大的恩惠呀!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琼海椰汁厂就姓周了,周铭老板是我们厂唯一的最高领导,我们都是他的职工,现在我们有请周铭老板给我们讲话,大家掌声欢迎!”

    在椰汁厂办公楼的会议室里,厂长魏中兴激动的为所有厂干部介绍着周铭并请周铭讲话。

    周铭随后站起来:“我很感谢魏厂长还有大家对我的信任,我也知道大家都是椰汁厂的老职工,一直都把椰汁厂当成自己家一样,那么我接手了厂子自然也会保持这样一个传统,所以我今天告诉你们的就只有四个字,一切照旧。”

    “首先关于厂内的所有干部和职工都维持原样,比如魏中兴仍然还是椰汁厂的厂长,而你们也还是各自的位置,我并不会做大范围的调整,除非有人犯下了重大过错或者出现本身无法胜任的情况,那我才会直接开除。”

    周铭接着说:“然后是你们的生产,我觉着现在就可以开始进行生产了,我知道厂子的库房都有椰子快放坏了,这可不行。当然对积压产品的销售也必须马上展开,不必拘泥在琼海周边或者是大城市,完全可以铺开到其他地级市甚至是县里去。”

    “除此之外,既然我们的产品是由纯天然的椰子制作而成,那么也应该保持下去,甚至可以把这个特点做成我们的招牌,把纯天然和零添加作为噱头印在产品的包装上。”

    周铭想了想:“我要说的大概就是这些了,最后我希望大家再接再厉争取早日把琼海椰汁做成全国一流品牌,做成国宴饮料!”

    当周铭说完话,现场却是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愣愣看着周铭,似乎一下没反应过来。

    “看来大家对我的提议并没有那么满意嘛,不过我自己觉着还行呀。”周铭开玩笑说。

    这时所有椰汁厂的干部才恍然反应过来,连连摇头表示:“并不是那样的,周铭老板您搞错了,您的提议非常好,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料之外,我们非常满意,如果这都不能满意那就没有满意的方案啦!”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确谁都以为周铭在买下了椰汁厂以后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甚至摈弃他们原本的生产计划,或者为了获得更好的口感而在饮料里添加一些调味剂,或者添加防腐剂用以延长饮料的保质期什么的,甚至为了利润他都会把原本的设备卖掉,改换成更便宜的。

    也正是有这些顾虑,他们在周铭签合同前才会提出很多要求,可哪知周铭居然一点没变。

    为此厂长魏中兴都内疚到要哭了:“周铭老板对不起,我们真是王八蛋呀!您是那么真诚,我们居然怀疑您并给您加了那么多条款,我们真是太过分了!”

    周铭对此倒也很无所谓:“其实这都也很正常,毕竟我们都只是第一天见面,在几个小时前我们可都是谁也不认识谁的,怎么能要求大家有多信任呢?至于我说一切照旧也是因为看椰汁厂原本也并没有任何太大的问题,只要老老实实的做好产品就能把企业做起来,我为什么还要去画蛇添足的改改改呢?”

    随着周铭这番解释,顿时让椰汁厂的干部们都沸腾了,所有人都大声高呼:“周铭老板万岁!”

    于是就在这一片欢呼声中,周铭给椰汁厂的这次会议结束了,这些椰汁厂的干部们散会去向各车间传达会议精神和周铭的指示,不过周铭这边却把厂长魏中兴给留下来了。

    “魏厂长,我对椰汁厂了解的不多,所以这个厂子基本也还是要靠你来管的,而且我是个商人,讲究效益为先,所以如果要是在这些干部或者下面的职工中有那些尸位素餐,占着茅坑不拉屎不做事的家伙就马上开除,如果对方有什么关系,你就告诉我,我来做这个坏人。”

    周铭对魏中兴说:“此外我从小到大的地方也是个国营厂,因此我也知道一般这种单位里会有很多冗余的部门养了很多的闲人,那么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的厂子不养闲人,如果你觉得直接裁撤不好,那么可以选择和其他部门合并到一起,让这些闲人在其他岗位上发挥自己。”

    “要是这些人有意见,或者是故意出工不出力甚至给你摆老资格,魏厂长知道该怎么做了吧?”周铭最后又问。

    魏中兴点头表示:“周铭老板您请放心,我知道您是一心为了椰汁厂的,既然您选择信任我,继续任用我这个末任厂长,我当然也会竭尽全力。”

    周铭点头表示相信魏中兴是这样的人,虽然周铭前世对琼海椰汁并不算了解,却也知道琼海椰汁的品质的确不错,这也是魏中兴就任厂长几年以来的成果,再加上周铭和他接触这一天以来的观感,周铭觉得就算自己不管,椰汁厂只要坚持自己的经营方式,就能走出困境,事实前世或许就是这样。

    那么既然如此,自己就不需要多此一举了,一切照旧就好,周铭可没有非要指手画脚的习惯。

    “好了魏厂长,椰汁厂这边就交给你了,我们再说说琼马和琼生药吧,你说你有认识朋友在琼生药对吗?”周铭问。

    魏中兴点头表示:“那是和我一起下放的朋友,后来他就被分在琼生药了,虽然不是厂长但也是高层干部了,我们关系也都还不错,我想我找他帮忙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那事不宜迟马上联系吧。”周铭当机立断。

    得到周铭的指示,魏中兴也不墨迹马上拿起会议室的电话拨出了号码,那是那边办公室的电话,刚好对方就在办公室,魏中兴很快和对方说明了周铭的意思,并询问了现在过去是否可以,不过对方却为难的表示现在厂长和书记都不在,他并不能做主,表示明天上午九点最好。

    放下电话,魏中兴向周铭表示很抱歉,周铭很大方的摆手:“这和你并没什么关系,毕竟现在时间也很晚了,管事的不在也很正常,既然他说明天上午九点,那我们就等明天好了,反正这个厂子也跑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